北京京剧院玩儿先锋

《阎惜娇》演绎新版“杀惜” 信报讯 北京京剧院新创排的小剧场京剧《阎惜娇》令人艺小剧场里人满为患。演出还没有正式开始,慕名而来的观众就把剧场挤满了,没有买到座号的观众就坐在过道上,或者干脆站着看戏。 取材于京剧《坐楼杀惜》与昆曲《活捉》的《阎惜娇》,和两折传统经典剧目相比有着本质的不同,整出戏的主角变成了阎惜娇,故事的主线也换成了演绎阎惜娇生生死死的情感历程。在传统戏里,宋江是大义的英雄,阎惜娇则是个狠毒的淫妇;而这出新《阎惜娇》却站在人性的立场上,用现代人的眼光对这个已成定论的故事进行了大胆演绎。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看到了一个为报答葬父之恩而被包占的女人因色生情,继而移情别恋,最后不惜采用最极端、恶毒的手段要挟宋江,结果反而被杀。死后的灵魂因对恋情念念不忘又去寻找自己的情人,却失望地发现张文远不过是个无情无义的轻薄之人。这时的阎惜娇依然不愿放弃这段感情,于是又以色相勾引她的“三郎”,她似乎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却忽然发现,连情人英俊的外貌也变成了令人作呕的小丑模样。 虽然整出戏中只有三个人物出场,但紧凑的情节设计和人物间强烈的矛盾冲突却牢牢地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无论是刘山丽饰演的阎惜娇、高彤饰演的宋江,还是包飞饰演的张文远,都不时博得观众的阵阵掌声与喝彩声。特别是刘山丽,把阎惜娇对张文远的一片深情,继而对宋江的厌恶要挟,以及最后发现张文远的风流劣迹后的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把这个人物复杂的心理与对爱情的执着描画得惟妙惟肖。 演出结束后,一位特意从海淀赶来看戏的观众对记者说:“早在上世纪50年代,周信芳就重新整理了《坐楼杀惜》,后来周先生的那个剧本成了舞台上久演不衰的范本。前些日子我就听说北京京剧院将这出戏重新进行了改编,今天看了以后,最大的感觉就是这出戏变年轻了,比较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另外,宋江杀惜的动机也更加合理,矛盾冲突的发展非常顺畅,服装也很漂亮。这出戏里宋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不是以什么英雄形象出现,他和阎惜娇、张文远的矛盾也就有了现实意义。可以说这出戏无论是内容还是表达方式,都可以和现在的一些先锋戏剧一较高下。”而在演出现场,一位年龄较大的观众表达了他的不同看法,他认为和《乌龙院》、《坐楼杀惜》相比,《阎惜娇》中对阎惜娇的改造和心理阐释有简单化、概念化之嫌,令人难以接受。许多观众戏刚一完,就在剧场里各抒己见,争论了起来,这可是多年来戏曲演出后难得一见的场面。(记者 刘颖) (摘自 《北京娱乐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