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下载错误:’>

胡文革主演《贵妃醉酒》

历经纽约、华盛顿12天,京剧全剧首次在林肯中心、肯尼迪中心两大剧院上演。 当地时间8月28日晚,北京京剧院举行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双班演出”。 《约好》全球巡演在美国华盛顿结束。 继梅兰芳先生访美震惊世界84年后,拥有舞台领军人物称号的穆桂英再次将国粹艺术引领到舞台艺术的巅峰。 美国著名的独立戏剧评论家安东尼·托马西尼在《纽约时报》上表示,“该版面一半以上的报道代表了美国主流社会的观点。

“能走向世界的,才是最民族的。”

纽约三场演出尚未结束,观众对演出的热情就已经蔓延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 因此,演出团抵达华盛顿的第二天,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就邀请整个演出团参观使馆。 梅兰芳的儿子、梅派现任领导人梅葆玖表示,带领弟子赴美国演出,既兴奋又压力。 “我不确定这些年来美国观众对梅派艺术的认可程度如何,百老汇已经成为舞台艺术的象征。 只有在这里成功才能证明你被认可。 不过,几场演出后外国朋友的反馈,为我们再次访问美国打开了可能性。 只要身体允许,我会继续带队宣传梅学。 崔天凯大使在致辞中盛赞京剧是“国宝、中华文化、国粹”。 此次访问的表现充分证明,只有走出去的才是最民族的。 今年是梅兰芳大师诞辰120周年、梅葆玖先生80岁华诞、中美建交35周年。 此次巡演具有特殊意义。 我们一直在说,我们要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前提是两国人民之间的理解。 京剧对我们来说不仅是一个载体,更是一张王牌。 它让美国观众了解中国的哲学、艺术,甚至中国人所信仰的生活原则。你们的歌剧可能比我们的外交官更好。 这么多年了,这意义重大。”

“未来我可以自豪地说

我跟梅葆玖先生打过招呼。”

京剧在美国受到的欢迎和礼遇与它在中国的处境和衰落形成鲜明对比。 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始终认为,“不是传统艺术死了,而是搞传统艺术的人没有尽全力。 “所以,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华盛顿,他对舞台细节都要求完美。在肯尼迪艺术中心,他甚至要求舞台工作人员反复修正幕布上的一个皱纹。“我们不能在舞台上凑合着,而京剧也卖不便宜,所以这五场演出,我们的票价都是按照剧院、歌剧院的票价来定的,除了媒体换票之外,几乎没有免费票。 就连中国著名美女陈香梅女士也是自己买票的。”演出运营方吴策划总经理吴家同也表示,“长期以来,中国人似乎对此没什么兴趣。认为进口产品很时尚。 京剧人本身往往缺乏自信。 如果我们的京剧,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演出,都能有这些场景的精神,保持一贯的专业水准,京剧生态永远不会是这样。 京剧人只能提高自己的精神。 连日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芝加哥论坛报》、《路透社》等知名媒体的大量正面报道在演出团内部流传,振奋了传统艺术的士气。在肯尼迪中心工作了42年的肯尼迪艺术中心馆长,在这里出席活动时几乎与从约翰逊到奥巴马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有过交流。然而,这样一位公认的专家却表示:“未来,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向梅葆玖先生打过招呼。”

“世界公认的男旦艺术

这个国家几乎没有土壤”

本次巡演的两档节目的主角均由“梅派男旦”第三代传人胡文革饰演。 作为梅葆玖唯一的男丹弟子,他的艺术近年来也取得了升华。 当年将他介绍给梅门的美籍华裔艺术家卢燕认识了他,“他越来越像梅先生了”。 作为仅存的男丹丹艺术传承人,梅葆玖把一切都奉献给了胡文革。 每当他上台的时候,他的师傅总是在台边监督表演。 演出结束后,第二天他肯定会看到师父和徒弟坐在一起吃早饭。 在餐桌上讨论艺术。 胡文革说,“师父告诉我,《贵妃醉酒》应该多一些高贵,穆桂英要加强握印时手握千斤的分量和深度,这些细节在表演中是无法做到的”靠技术。解决办法就是用心去欣赏。” 作为梅派男旦旦,胡文革每​​次表演都不敢懈怠。 在美国的五场演出中,他每场演出都大汗淋漓,卸妆时也满头大汗。 衣服都沉甸甸的,“这两个剧院对于京剧艺术来说太重要了,国外观众对演员的要求一定和国内不一样。我一定要对得起舞台,对得起梅老师。师父一直以来对于接班人的问题一直很焦虑,我们中国的专业院校几乎不招男旦旦,戏曲频道对此也有点排斥,这样被世界认可的表演方式在中国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大师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且我也在寻找15岁左右的新晋男段选手,而这次纪念梅大师的《双约定》也许是一个机会,让人们重新认识这种形式的表现。”

幕后花絮

顽固“梅党员”争相献宝

梅葆玖的朋友遍布世界各地,这不仅仅体现在梅葆玖先生所收藏的众多海外粉丝和弟子上。 这次巡演一路跟随他的“梅党”,足以证明他这群朋友的强大。

在纽约,台湾张德超先生收藏了84年前专为梅兰芳先生访美而制作的宣纸线装书。 本书是为了让观众了解京剧艺术而特意印制的。 本书分别用工尺记谱和五行记谱记录了父亲1930年访问美国时所唱歌曲的乐谱,以及所穿的服装、使用的乐器等,堪称一部完整的书。京剧作品集. 这本书在美国以英文印刷,在苏联以俄文印刷,在日本以日文印刷。 无论是印刷方法还是所用纸张在今天都是无价的,而且我们父子两代都在上面签名,非常有价值。 据悉,这本书的原主人是出身中医世家的张德超先生的一位患者,老人在去世前将这本书捐赠给了同为粉丝的张德超先生。死亡。

在华盛顿,已故戴先廉先生的遗孀托朋友找到了梅葆玖先生,并将其丈夫心爱的七架钢琴全部捐赠给了北京京剧院的小提琴家舒健。 据她介绍,丈夫年轻时,与梅葆玖先生是上海震旦大学的同学。 他热爱梅派艺术,并跟随梅兰芳大师的最后一位制琴师江凤山学习琴艺。 这七架钢琴中的一架不仅是梅葆玖先生赠送的,而且是蒋凤山先生亲手制作的。 此次捐赠给舒健,不仅是为了善用这架钢琴,更是因为舒健是江凤山先生的孙子。

每场演出前,夏威夷大学的Lisa Wei教授都会上台用英语讲解当晚的演出内容。 这位金发碧眼的美国教授不仅是该校亚洲戏曲研究中心的主任,而且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京剧迷。 每隔四年,她都会邀请中国的京剧老师来美国为学生排演大戏。 体能课、声乐课甚至乐队的武术场都是专业水准。 “其中,梅派艺术自然是重头戏。我们已经排练过《贵妃醉酒》了,学生们都疯了。”

摄影/施春阳

京剧资讯_京剧搜索_京剧资料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