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宝剑鞋底上磨一磨听戏夜话十七

——坛上君,为京剧忧!吾曰:“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且莫愁。戏撰文,以飨诸君,不亦乐乎!

京戏《白蛇传》,小青青要杀许仙,宝剑乱甩,最要紧的每位演员到这关键时刻,都会把手中的宝剑在鞋底上磨一磨,地道些的演员磨过去,再侧着磨回来,他没忘记这可是把双刃剑。只是磨也白磨,白娘娘舍不得,许仙就没有杀成功。这夫妻间的事,不是讲道理,是论感情。小青青拎不清,换到今朝,小青青有这点空,去吃《肯特鸡》,才不管这闲事了。戏照旧会做下去……。

龙泉宝剑鞋底上磨一磨,本没有什么好多说的,可一想起而今一些大制作,有大导在皇城里提到观众看“袁宗焕”,说观众在思考。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看出观众在思考?又如何知晓观众是在思考什么?笔者年过甲子,很明白同一事物,各人眼睛中看出来是不一样的。这些大导们的先智先觉,方有他们时尚前卫的介绍。笔者是土老儿,看戏眼中看到了什么,又想到了什么,且也有我土的一说。

传统的京剧,总被走在时代快一步的一批新潮者所瞧不起,每个时段都一样。这京剧老戏嘛,要寻点毛病,可也不胜枚举,也难怪乎被人诟病不息,您看,老祖宗的传统戏,先不说这“龙泉宝剑鞋底上磨一磨”!就说《钓金龟》,老娘穷,儿子钓鱼儿,钓到一只小乌龟,又编出个这只小乌龟会拉金屎?这不穷疯了嘛!可也好,不受穷了还是穷人心,忘不掉大儿子亲情,命小张义去看望哥嫂,送掉了性命。戏又增加了一段“行路训子”,哭哀哀无穷尽……。

再说《乌盆记》,这张别古,靠打草鞋挣两个钱糊口,偏又碰上个小奸商,两双草鞋钱也赊帐,讨上门去,现钱没有,一只乌盆抵货款,您说寒碜不寒碜。闹得张别古最后被包大人打了,这官儿嘛,叫是包大人,换了别个,打了还叫您发自内心、触及灵魂讲:打得好!穷人嘛,恰似洒家年轻时,看大街上大小姐跌一交,爬起来先看玻璃跌破了没有,至于皮肉出不出血,会长好的。呜呼,中国小百姓世代相传的凄楚,可别笑张别古,巴望五钱银子凑作一两。您说他穷疯了可以,可饱汉是不知饿汉饥的!

再说一个《探阴山》,过去朝代,官儿焉有尔今清廉,一门心思为人民服务。这宋朝的官儿,连阴曹地府也讲人情?绝无仅有的一个包大人,“日断阳、夜断阴”,从阳间管到阴间,我还怀疑他忙得过来否?中国的小百姓寄于官儿的期望值也太高了一点!

好,举三个例子,您想京戏这玩意儿,您要认真,认真的地方多着呐,本来就是平民百姓玩儿的东西,太认真了不成。要退回去三、四十年,不要说《乌盆记》、《探阴山》,连《三娘教子》也是禁戏。这健忘嘛,也不愧是一种解脱。唱京戏的,纵然是“老佛爷”看戏,看得好有赏,看得不好叉出去,摆摊头,做小生意。也不可能进什么院的、省的,去“紫薇花对紫薇郎”的。何怪乎那位“绍兴师爷”,对梅兰芳走进“沙龙”,大演《贵妃醉酒》,《天女散花》,会不胜感叹!也无怪乎尔今场面上,京剧界要面子,唱不完的《锁麟囊》,那可是高贵的小姐,且体恤“弱势群体”;演不完的“坐宫相”,那可是皇亲国戚,且有身价;逢年过节,再来上一出歌舞升平的大戏,无非是《龙凤呈祥》。说穿了尔今不是“玩艺术”,要混得好些,且胡乱搪塞,尔今是“玩生活”。我们应该理解再加理解!

笔者说了半天,也无非说这京戏“消费”的层次并不高,也无须高。这“好高人易妒,过洁世同嫌”,本不该寄托了一点“乌托邦”,惹出了不少麻烦。笔者还觉得这与当初京剧老祖宗的宗旨也是不相符合的。也只是谋生在即,无可奈何罢了。

这京戏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东西,翻转戏考,排一排戏目,笔者看到的戏,渔、樵、屠夫,店家、乞丐,纵然帝皇将相,才子佳人,总是弘扬良善,关爱苍生百姓。说来说去离不开小百姓的生活,盼的官,当然要为小百姓说话的清官。可正由于此,京剧才为小百姓所喜闻乐见。笔者作文,喜欢从根子上去想。而仔细看戏,撰写心得,谈的是鸡毛蒜皮。所以别家看《白蛇传》,关注的是西皮二黄,唱腔归宗何派何人;而笔者看戏、听戏,纯属看热闹。题头关目“龙泉宝剑鞋底上磨一磨!”,定让我们可爱的“戏疯子们”气得发昏!但是我每每看到这《断桥》一折,怎么也放不过这小青青的龙泉宝剑,在鞋底上磨一磨的动作。笔者认为这磨与不磨还很关健,因为小青青追来追去,许仙围着白娘娘躲来躲去,三个演员在台上不时地转悠,这磨剑动作一顿,且是转折。这底下看戏的观众,看到台上动了半天,这磨剑稍一停顿,噢,他奶奶的,来真格的了!这点噱头,恰是画龙点睛之笔。会做戏的演员是不会忽视,或者省略这个动作的。京剧老祖宗编戏,就是如此细腻地贴近小百姓的生活。我们是中国人,剃头师付用“避刀布”磨剃头刀,这小青青台上无有磨刀砖,砂轮机,这剑要杀人,得磨快一点,顺手鞋底上一抹。这贴近生活的形象动作,您让尔今新编,会加进这般的小动作吗?估计不会,也不会喜欢。为什么?投资千百万,这龙泉宝剑在鞋底上磨磨,太跌身价了!

而在笔者看来,这《白蛇传》的《断桥》一折,老祖宗编得真好,就小青青这么一个小动作也惹洒家喜爱!小百姓嘛,“小乐惠”,洒家就“小来来”,瞎写写!几百只洋看“新编”不实惠。当然,若正宗法国人来演中国京剧《探阴山》,笔者冲着那句“悲惨惨、惨悲悲”,宁可放掉几百只“羊”,洒家“穷一举”,定去看!尔今嘛,宁可老眼昏花,胡侃这“鞋底上磨龙泉宝剑”!

本贴由鹧鸪天于2006年3月27日19:50:53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