腼腆迷人天真好埂式男演员

“除了唱歌之外,我收你为徒,更看重的是你私底下(台下)不女性化,有男性气概。” 作为宋长荣唯一的男徒弟,朱俊豪尤其记得师父的话。 师父一直提醒我:唱男旦旦,台上要清秀迷人,台下要帅气帅气。 切记不要扭转局面,否则就毫无价值。

京剧埙派艺术以花旦的韵味和柔美为主要表演特色,在京剧四大名旦中独树一帜。 宋昌荣拜荀惠生为弟子后,在继承恩师艺术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的条件和理解,丰富和发展了荀惠生的表演艺术。评论家称赞他“比前辈更耀眼”; “其貌更如神,其化更惊人”!其荀京剧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无知的小男孩开始了他的京剧之旅

朱俊豪很好地继承了嵩派艺术在舞台上所特有的迷人、柔和的表演特点,被业内称为“小宋长荣”。 然而,朱俊豪与京剧的缘分却来自一次意外。

“当时我对京剧一无所知,也没有听说过。”朱俊豪说。 1999年,12岁的他刚刚上小学五年级。 由于对音乐的热爱,他深受音乐老师的喜爱。 有一天,淮阴京剧团委托淮阴文化艺术学校招收京剧专业的学生。 老师对他说:“你试试吧。”

负责招生的老师让他唱戏曲《哎呀呀》。 惯于! 朱俊豪摇了摇头。 后来老师让他唱儿歌和流行歌曲。 那时候,朱军的嫂子喜欢听一些女孩子的歌,他也喜欢听、唱。

经过多轮筛选和专业文化考试,年幼的朱俊豪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家乡连云港灌云县。 直到进了校园,他才了解了京剧,知道了淮阴京剧界有宋长荣,他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男舞者。 “你喜欢唱姑娘歌,如果你能跟宋老师学京剧,你就很幸运了。” 开学之际,老师的一句话在朱军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种子。

头两年,他练习踢腿、翻筋斗等基本功。 虽然很辛苦很累,但是朱俊豪翻跟斗的技术非常好。 第三年,他开始涉足不同的行业。 朱俊豪向老师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想学习花旦专业。

当时,男旦日渐衰落,很少有人选择它。 学校里很多老师都劝朱俊豪放弃这个想法,但朱俊豪依然坚持。 学校里没有专门的男担担老师,朱俊豪就跟着自己的青衣老师、著名京剧大师刘树华学习青衣。 一年后,刘淑华因病请假,学校聘请了淮安长荣京剧院的花旦老师接班。 随着这位花旦老师的到来,朱俊豪的命运翻开了新的一页。

立志当花花公子,名师指导她做“红娘”十年

花丹老师叫王庆梅,她和宋长荣既是同事又是朋友。 宋长荣已经听说朱俊豪一年前不顾老师的劝阻,坚持学男旦。 听说王庆梅要去戏剧学校当代课老师,宋长荣特意嘱咐他要留意这个孩子,看看他有没有潜力。

第一年辅导结束后,王庆梅特意告诉宋长荣,孩子声音好,有潜力,并在年底学校汇报演出时邀请宋长荣去看演出。 “2001年底汇报演出《苏三七解》时,王老师特意让我化妆。” 朱俊豪说道。

半年后,学校的两位领导带着朱俊豪来到了宋长荣家。 宋长荣看着朱君浩,道:“我先教你。” 从此,朱俊豪每天下午都准时去宋长荣家。 上课前一个小时,他先学习做人的道理,然后学习专业知识。 他学的第一部戏是《红娘》——京剧埙派最难的戏。 把最难的戏学好,后面的戏就水到渠成。

朱军酷爱学戏,丝毫不敢怠慢。 他对《红娘》反复思考。 虽然此后他又学了其他戏,但他始终为《红娘》刻苦练习,打磨每一个笑容、每一个动作。 2006年,朱俊豪正式拜宋长荣为弟子。

虽然正式成为了妓女,但朱俊豪心里依然惦记着《红娘》。 在宋长荣的精心创作下,朱俊豪很好地继承了嵩派艺术在舞台上所特有的迷人、柔和的表演特点。 其洒脱的步伐、水袖等,都有着“活红娘”宋长荣的风格。 2012年,宋长荣告诉朱俊豪,自己“红娘”相当厉害,以后如果有学生来读书,他可以当他的助教。 从2013年开始,所有来宋长荣学习的学生首先都会由朱俊豪教授剧目的基本框架和方法。 几年后,他独自承担起教学重​​担,为老师传道。

不负师恩,继承男旦传统,发扬光大

2020年10月31日晚,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举办的纪念荀惠生诞辰120周年“荀艺留香音乐会”上,朱俊豪清唱了濒临灭绝的剧目《玉堂春》教授其师宋长荣。 咏叹调。 有观众听后感叹京剧男演员日渐式微,“埙派”男演员更是凤毛麟角。 现在很难听到如此醇厚的男舞者唱歌了。 为他的毅力点赞!

男段在过去很常见,包含了段的所有类别。 武旦以表演为主,青衣以歌唱为主,花旦以表演和歌唱并重。 最难的是花旦。 巽派花旦饰演的女子,或俏丽,或风骚,或率直,或坚强。 “男旦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和顽强的生命力。” 朱俊豪感慨道。 他要把独特华丽的男旦艺术传承下去,不辜负老师的恩情。 师爷大师所创的埙派艺术。

近年来,朱俊豪的剧作多次在中央电视台《天空剧场》节目中播出。 在“北大百年讲堂”主演新历史京剧《提鹰救我父亲》,主演《红娘》、《卓文君》。 该剧曾多次在上海邵氏舞台、北京长安大剧院、天津中国大剧院、北京梅兰芳大剧院演出。 还曾赴俄罗斯、韩国、保加利亚等国进行文化交流演出。

最让他难忘的是参加保加利亚国际面具节的经历。 “一个国家,一场表演,我代表中国表演《红娘子》。” 朱俊豪回忆,演出当天,每个演员上台表演时,舞台一侧都会插上一面国旗。 “我开始表演的时候,观众还是三三两两,不太集中。表演到一半的时候,观众围过来给我鼓掌,很多人还挥舞着国旗,为我加油。”

看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观众,演出结束后,朱俊豪请音响老师再次播放伴奏音乐。 音乐声中,朱俊豪拿出舞台边缘的国旗,以京剧风格在舞台周围挥舞……

■综合媒体记者 何剑锋

通讯员 朱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