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轶事海派京剧名旦一

长期以来,京剧有南北派之分; 南方学派称为上海学派或外江学派,北方学派称为京潮学派。 其实南北派各有千秋,南派中也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京剧演员。 其特点一是多才多艺,二是富有创新精神。 这两点,都是北派所望尘莫及的。 当然,其中有很多人是从北方来到江南定居的。 根据笔者(本文作者姜尚行先生)的所见所闻,以及罗良生先生掌握的信息(姜尚行先生与罗良生先生是多年好友,曾询问过罗谈艺术),下面我列出一些有代表性的著名演员。

夏奎章、夏家班

据文字记载:夏奎章是第一位南下的著名京剧演员。

夏奎章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来自安徽省怀宁县的一个小城市。 他出生于安徽班。 进京后,就读于安徽四大班之一的三清班。 师从名师龚老生,其学识和演技无人能及。 皇帝的帽子、扶手、纱帽、百褶巾、孔明戏等老生戏他都不会。 云文、云舞都是文武全才。

清同治六年(1867年),浙江宁波人刘伟忠与何丹姝在上海合办了一家较新的戏院,名为丹桂茶园。 刘伟忠北上请演员,他请来的主角就是夏奎章。 在丹桂之前,上海最著名的剧院叫满庭坊。 但表演并不是纯粹的京剧。 由于丹桂请来了一批京剧演员(除了夏奎章,还有七彩大奎管、花旦黄宝林、小丑李毛儿、郎双喜、胖美人、痘痘大王等),还有有夏奎章这样的优秀演员,不仅生意兴隆,压倒整个宫廷,也让京剧在上海扎根。

夏奎章和谭鑫培是一对儿女。 他们在上海相识,发生了很多小插曲。 老谭于清光绪五年(1879年)首次来到上海,出演《金桂轩》。 他在两个月内演出了63部不同的戏剧,但他无法扮演《宛城之战》中的张绣,并认为这是美中不足。

当时,夏奎章在丹桂演出了这部剧。 谭九牧向夏请教。 非常好。

后来,夏氏接管了丹桂。 1901年,谭鑫培受上海三清茶园之邀,第三次南下,签订为期两个月的合约。 但他觉得这包银子太短了,就唱了一个月,就不再去杭州上香了。 到达杭州后,他给女婿夏月润发电报,说回上海后要去丹桂演出。 夏家虽然不知道真相,但他们是至亲,无法拒绝。 没想到海报一出,三清就以原合同未履行为由提起诉讼。 结果,经过调解,决定在三清再唱三天,然后再去班丹归。

没想到,他在丹桂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唱了一个月后,他说要去苏州旅游,但从苏州回来后,却没有再回丹桂。 他还与天仙茶园洽谈公事,因为天仙给予他更高的待遇。 夏家闻讯责怪神灵,老谭却认为夏家不顾亲人挡住他的生路,故意将首日的剧名《定军山》改成了《劈开》。夏侯渊持刀”,下意识地将手指指向了他。 夏家。 夏家也不甘示弱,立即编排了一部新戏,名叫《抓地老谭》。 这部剧后来因为谭向夏家道歉而没有上演,但这也说明到了光绪末年,夏昆仲已经能够编排新剧了。

夏奎章有四个儿子,都是有名的。 他把武生剧留给了弟弟乐润,自己改演了武丑剧。 擅长表演《三岔口》、《九龙杯》、《花蝴蝶》等话剧。 尤其是《花蝴蝶》剧中的江平,在“水战”时,他蹲在桌子上等待位置,花蝴蝶利用“毛通道”从他的胯部穿过。 江平同时使用了“发通道”。 ”从桌子上翻下来,两侧相对,姿势优美,堪称绝活。(《花蝴蝶》这部戏是南方武术生独有的,不是北方武术表演的)艺术系学生。)

1911年辛亥革命期间,夏坤忠为革命服务,在攻打上海制造局(清代武器制造地)中生死攸关,做出了突出贡献。 新教革命成功后,岳衡退出舞台。 他发起成立了上海南市消防俱乐部,并动员武术同仁参加。 他当时被誉为爱国艺术家。

夏月山是第三代人,又名石桥。 她是工文武毕业生。 小时候,她的艺名是小庚弟。 她长期跟随父亲到各地演出。 他的艺术继承自他的家族,但也具有创新性。 《铁莲花》、《胭脂虎》、《阴阳河》、《梅陇镇》等剧目演出的剧目属于老徽班风格,都与京剧风格不同。 能编、导、演,是海派京剧的创始人之一。

当时,他编导了剧本剧《济公》,由他主演,名噪一时。 他还写过一部话剧,叫《茶盘斗声》,在剧中扮演潘海宇,以幽默取胜。 后来名扬上海的赵汝泉就是他的私人弟子。 民国初年因古装京剧走红的冯子和也是他的学生。

夏月润​​星霸,原上海演员联合会主席、上海南市消防协会会长,是一名武术学生,同时饰演洪升一角。 武功深厚,以容貌、工架、台风着称。 民国初年,上海《同文报》举办菊花榜,他被选为武林状元。 他在《花蝴蝶》中饰演蒋永志,跳四桌舞; 他还创造了火环,就是用木框,上面贴上纸,形成门窗风景。 表达了盗贼跳墙的意图。 这是石海风格的特点,也是他的绝活。

光绪末年,时任两江总督、上海道与上海士绅共同在十六铺修建了新戏台。 夏月恒出面租下,夏家戏班搬到了新戏台上演出。 他们首先运用灯光布景,排练了许多新剧目,让京剧观众耳目一新。

民国初年,新戏台由十六铺迁至九亩地。 其舞台建筑更加新颖,成为全国第一家演出最新风格京剧的剧院。 1914年1月竣工开放,没想到好景不长,4月8日(嘉阴3月13日)凌晨5点50分。 新戏台隔壁的葵阳楼餐厅起火,瞬间蔓延,导致新戏台被烧毁。 当时报道称:“新台损失达20万至30万元”,可谓一场浩劫。 如今,不少戏剧史料都说,夏月润在新台演出《走麦城》当晚,后台发生火灾。 尤其是有人说,他们没有给关公像敬拜上香,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这都是废话。

笔者查阅了当时上海的两大报纸《申报》和《新闻》。 事实是,新舞台曾贴出王洪绶将演出《关公走城》的预告,而4月8日火灾当天,新舞台的日场剧目正是王洪绶的《王洪绶》。 。 《处决文丑》,毛云科、夏月山、夏月润的《大人物》完整版。 夜场演出王洪绶的《白马坡》,夏月山、夏月润、毛云科的《拿破仑》。 所谓的“祖麦城”在新舞台失火之前从未上演过。

新舞台被大火烧毁后,哈氏昆仲当机立断,与新舞台签订了租约。 一周后,全队搬迁,并更名为京台。 王红绶离开,夏月润却不服,立即晒出新历史剧《关公走麦城》的预告。 广告中称,“这部剧是为了表忠心、恢复坏习惯,也是为了破除普遍的迷信而上演的。” 诸如“家人荒唐的偏见”之类的短语。

当年6月17日,夏月润首次登上京台表演《城中行走》,随后又拍摄了第二部电影《活捉吕蒙》,月润饰演关公,岳山饰演吕蒙。孟。 为了破除迷信,新舞台火了之后,夏坤忠毅然决然地排练了这部剧。 这不仅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勇气,更是他创新和开明的思维。

夏奎章最小的儿子名叫月华。 他画着一张脸,是月润的统帅。 他的儿子良明和悦润的儿子银沛都是夏氏文武门生第三代。 夏奎章有一个女儿,名叫张顺来,是一位武术家。 他的武侠剧以勇敢而闻名。 张德禄,其子名德禄,是南派短打武术界的佼佼者。 早在1919年,张德禄就出现在银幕上。 其代表作《四侠村》被中国电影制片公司拍成电影。

夏昆仲在京剧创新方面最显着的成就是在剧目排练上。 他始终走在时代的前沿,保持着海派风格的独特风格。 早在清末新剧盛行之际,他们就邀请著名新剧大师刘一舟参加,既表演新剧(后称文明戏)、老剧(京剧),又表演西洋剧。

刘一舟当时的新戏也用了锣鼓,所以他和京剧演员相处得很好。 他们曾排演过《吴禄贞》、《黎元洪》等根据当时政治风云变化的戏剧。 夏月山还编排了《小心》、《那就是我》、《新山茶花》、《血手印》、《拿破仑》和《黑奴》《徐天录》等西方故事。

刘一洲走后,他们又把王悠悠请了回来,许诺高薪,自称“全才”,对他大加赞扬。 那时,老戏班子是排外的。 如果你是文明戏曲演员,来称霸京剧团,下面的剧团就会说三道四:“你可以派全才来唱京剧给我们看。”

有一天,恰巧《天雷报》发文称饰演何家的夏月山生病了。 王悠悠早就听闻八卦,心里有底,便自告奋勇地说:“三老板(指月山)病了,戏要演,我有这个角色。” 演出当天,王氏的表现十分出色,才华横溢,赢得了阵阵掌声,从此,别人再也不敢歧视他了。

后来,王又友编排了《射颜瑞生》,他在剧中饰演颜瑞生,赵俊宇饰演王连英; 舞台变了,汽车上台了,演员们跳进了舞台上装满真水的河里。 布景和道具新颖吸引人,连续三个月过去了,王悠悠为夏家立下汗马功劳,夏坤中也成为排练海派京剧的典范。

多才多艺的卢月桥

卢月桥(1869—1923),原籍直隶通县(今属北京市)。 因在北方学艺,成名于江南(苏州),故又自称苏州人。 初入北方梆子班,拜刘宝莲为师学习青衣。 出师后,改向李春虎学习武术。 李春虎是北京金泰班的,和李春来同班。

清光绪庚子年间(1900年)前,卢月桥随李春来来到江南。 李春来是谭鑫培之父谭志道的弟子,以短打武侠剧闻名于申江。 卢月乔是李春来的私妾,在武侠短剧中的表演颇具李派风格。 不过,他野心勃勃,并不想局限于武术领域。 他立志另辟蹊径,独创风格,于是在文戏上下功夫。 他的岳父何家胜是南方著名人物,教他老生戏,《春秋》全集、《黑驴怨》全集都是他的代表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