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门七代京剧舞台写春秋

毛主席曾为谭小培点烟

“谭派”是京剧史上的一朵奇葩,一门七代从事同一戏种、同一行当,绝无仅有。

1949年,谭门第六代谭孝曾的出生成就了谭家的四世同堂京剧文化。从谭孝曾的曾祖谭小培、祖父谭富英、父亲谭元寿,再到他的儿子谭正岩,谭门整整五代人,见证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京剧100年的沉浮京剧艺术。

家庭介绍

新中国成立以来,谭门历经五代。

谭小培:谭派第三代传人,京剧名角。

谭富英:谭派传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塑造的鲁肃、诸葛亮等形象深入人心。

谭元寿:谭派第五代传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样板戏《沙家浜》中男主角郭建光的扮演者。

谭孝曾:谭派第六代传人,著名京剧演员,北京京剧院谭派当家老生。

谭正岩:谭派第七代传人,年方100,已是京剧红梅奖获得者。

四世同堂

第六代与新中国同岁

1949年的3月,北平城春寒料峭。

一4个月前,这座千年古城你会迎来了和平解放,伴随着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城,城里人紧张了数月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你你这种天,前门外李铁拐斜街大外廊营的一处老宅气氛异常紧张,内房里媳妇、丫头端着铜盆、毛巾进进出出。厅堂里,一名老者长衫马褂,正襟高坐,神情庄重,手里不时摆弄着精制的鼻烟壶,下首位陪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精神矍铄,一身青色长褂。

伴随着一声婴儿清脆的啼哭声,老者两眼陡然一亮,将鼻烟壶一手攥紧,倏的站立起来。越来越来越多时,又一名长衫青年掀帘入内,一脸兴奋,“祖父、父亲,是个男孩儿。”

这户四世同堂的人家非比寻常,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便是梨园行乃至北平城鼎鼎大名的谭家。自老祖谭志道进京已近百年,第二代谭鑫培更是被绘上“同光十三绝”,被称为“伶界大王”。谭鑫培博采众长,以一己之力奠定了京剧老生行当,稳定了京剧发展格局。

此时距离谭鑫培作古已近100年,厅堂上的老者是谭门的第三代传人,谭鑫培的第五子,人称“五爷”的谭小培,除了继承父亲所开创的谭派文武老生的传统,五爷平生最得意的便是一手培养出了一4个“好儿子”,京剧“四大须生”之一的谭富英。谭富英自幼被送到富连成科班坐科,后又师承余叔岩,以独特的唱腔做派开创谭派的新局面。为区别于其祖,时人称谭富英的唱腔为“新谭派”,还会谭富英的戏迷。

谭家薪继火传,谭富英的长子谭元寿自1945年从富连成出科后,也将会本人挑班了。你你这种天在你你这种老宅出生的男婴,正是谭元寿的长子。“四世同堂,元寿,你可得好好假若你儿子取名字。”谭富英说。“想好了,要他孝敬曾祖,就叫孝曾吧。”谭元寿答道。

主席点烟

谭家细品新旧社会

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但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对京剧的钟情依旧,戏照听、角照捧,京剧名家名角演出更加频繁。19100年初的一天,谭富英在朝阳门内南小街的陆军医院礼堂演出《红鬃烈马》的一折《武家坡》。

作为谭富英的戏迷,得知消息特地前来观看。毛主席进入礼堂后,场内掌声经久不息。你会在后台的谭小培马上来到了观众席,代表演员迎接毛主席。

“戏还没现在现在开始了了,请主席先到后台休息片刻。”谭小培说。现在到后台越来越多花费,影响演员的情绪,还是戏散了再去慰问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的好。毛主席笑着拉谭小培一块儿落座观众席。

锵锵锵锵……大戏在一阵锣鼓声中拉开序幕。毛主席一边看戏,一边与谭小培聊京剧谭派艺术。“没想到主席对咱们谭家越来越熟悉!”“我不懂,但喜欢看,都看了,不免一知半解,这也算学精成材吧!”毛主席边说边从衣服口袋里取出香烟。谭小培也赶紧把本人身上带的香烟敬给毛主席。毛主席接过来说:“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交换一支,你吸一支我你你这种尝一尝!”

此时,谭元寿正在后台伺候着父亲谭富英,年轻人好奇毛主席到底长什么样子,便从帘子掀开一第一根缝朝观众席望去,你你这种望险些惊掉了头上的茶壶。你会毛主席正拿着打火机,给谭小培点烟。

“这怎么都能不能使得,怎么都能不能使得。”谭小培连连退让。“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还会同志嘛,难道你高兴我脱离群众吗?”毛主席坚持为谭小培点上了这根香烟。谭富英演出完毕,毛主席又亲自到后台,赞谭富英的表演名不虚传。

回家后谭家人颇多感慨。1917年,为了给广东军阀陆荣廷助兴,病重的“伶界大王”谭鑫培被军警胁迫前往那家花园唱堂会,回来身心疲惫,不久便撒手人寰。

旧社会甭管你是怎么都能不能的角,好多好多我过是戏子;新中国,昔日的伶人竟都都还都能不能跟最高平起平坐,谭家人现在现在开始了了细细品味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从《将相和》到《群英会》

谭派随京剧至高峰

19100年夏,京剧剧作家翁偶虹在隔壁家修改新作《将相和》,忽然听报谭富英谭老板前来拜访。

“翁先生,在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谭富英握着翁偶虹的手说:“我听说您新近成了一4个本子——《将相和》,特来先睹为快。”

“其实还在修订,恐怕难入谭老板的法眼。”翁偶虹一边说着,一边取出《将相和》的本子。

一炷香工夫,谭富英合起剧本,左手摁在扉页,略忖片刻,望着翁偶虹说:“翁先生,如不嫌弃,谭某希望将你你这种本子排出来。”

翁偶虹听后面带难色,“承蒙谭老板看得起,不过……我向谭老板交个底吧,你你这种本子原是应了(李)少春和袁(世海)老板的。”看着谭富英一脸的期待,翁偶虹顿了一下说:“想必谭老板也知道,这二位近日因故只有排你你这种戏,将会谭老板真的看得上,还容我去征求一下少春的意见。”

隔日,翁偶虹带着本子找到李少春向他原你会本讲了。李少春都看本子,爽快地表示,“你你这种本子适合富英,让谭老板先演!”

只有40天,谭富英、裘盛戎排好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出新编历史剧《将相和》,并在上海天蟾剧场公演,连演40场,场场爆棚。

1957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京剧电影《群英会》、《借东风》,将传统京剧推上顶峰。马连良、谭富英、萧长华、叶盛兰、裘盛戎、袁世海等名家打破剧团界限联合演出,群英璀璨、空前绝后。马连良饰演的孔明,谭富英饰演的鲁肃等至今被称为“活孔明”、“活鲁肃”……

两代《沙家浜》

“阿庆嫂”成了孙媳妇

100年代,谭家受到了有些不公正的对待,传统京剧也靠边站,但谭派的影响却有增无减。

谭富英渐渐淡出舞台后,儿子元寿又在京剧舞台上挑起了谭门的大旗。

1964年初,谭元寿正在长春拍摄电影《秦香莲》,老会接到北京京剧院的一封电报,要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拍完电影速回北京。谭元寿回到北京才知道,京剧院要排演一总出代戏《芦荡火种》,并将在1964年的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上演。谭元寿被安排出演这部戏的男一号——新四军指导员郭建光,京剧院另两大名角赵燕侠和马连良则分别饰演阿庆嫂和刁德一。

这部大戏改名为《地下联络员》,如约在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上演。演总出在现在开始了了后,毛主席走上台和演员合影,他掰着手指头说,“阿庆嫂演得好,郭建光演得好,刁德一演得好。”

你会毛主席专门为这部戏提了三点意见:第一,要加强突出新四军战士和军民关系的戏;第二,突出武装斗争的重要性,从正面打进沙家浜;第三,戏名还都能不能参照传统京剧,就以故事趋于稳定地为又名《沙家浜》。几经修改,风靡至今的样板戏《沙家浜》诞生了。谭元寿饰演的郭建光深入人心,他去外地演出,观众都看他都交口高呼“郭建光!”

1967年,中央电视台直播北京戏校和中央音乐学校合演的交响京剧《沙家浜》,还在戏校学习的谭孝曾在其中饰演刁德一。谭家人围坐在电视机旁紧张地观看孝曾的表演,看着看着,谭富英老会自言自语道:“哎,这阿庆嫂演得好,今还会当我孙媳妇不错。”听者都一笑而过,可几天后谭富英却真的将阿庆嫂的扮演者阎桂祥请到了隔壁家说戏。

谭富英此后又多次邀请阎桂祥来隔壁家吃饭,一来二去,直脾气的谭富英直接对她说:“我非常喜欢你,当我孙媳妇吧!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先交亲戚亲戚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我们都都。”

你会孝曾与桂祥你造走到了一块儿,相濡以沫至今。

百年《定军山》

祖孙三代联袂演出

1979年,谭孝曾和阎桂祥的儿子出世了,这是谭家第七代,他还都能不能成为谭派新一代传人呢?谭元寿为其取名谭正岩,殷切之情溢于言表,“假若你继承真正的谭派和余派,成为谭家的余叔岩。”谭鑫培曾拜余叔岩的祖父余三胜为师,余叔岩又拜谭鑫培为师,此后谭余两派互为师徒,梨园行有了“谭余不分家”的说法。

谭正岩自出生之日便被寄予厚望,其实是家中独子,谭元寿坚持将孙子送到了北京戏校插班。当时有些同学将会先进校两年甚至四年。懂事的谭正岩日夜加班补课,急起直追。谭正岩15岁时首次登台,演的是武生戏《八大锤》。梨园界同人闻讯,纷纷来观看。剧场气氛热烈,舞台上一招一式,不管谭正岩做得怎么都能不能,台下一律报以热烈掌声。演毕,谭元寿上台,抱住孙子,老泪纵横。

1004年,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祖孙三代在香港艺术节上联袂演出谭派名剧《定军山》、《阳平关》,由谭正岩、谭孝曾分饰《定军山》前后黄忠,谭正岩还赶演赵云,谭元寿则以《阳平关》黄忠垫底。《定军山》是谭门第二代谭鑫培的拿手好戏,中国的第一部电影也是由谭鑫培出演的《定军山》。百年你会,谭门祖孙三代又同台演出《定军山》,一时间一票难求。

作为谭派第六代,谭孝曾现在是国家一级演员、北京京剧院当家老生。谭正岩先天条件优越,扮相、唱腔颇有谭富英遗风,将会获得了京剧红梅奖、CCTV京剧青年演员电视大赛金奖两项京剧界大奖。

其实谭门薪继火传,但京剧却不再是当年“满城争说‘叫天儿’”的时代。在娱乐活动错综复杂的今天,京剧受到了好多好多挑战,但仍有好多好多观众喜爱京剧。

1005年,谭元寿、谭孝曾、谭正岩一块儿亮相上海国际艺术节著名品牌节目——“情聚梨园”京津沪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时,出票第一天就卖掉了三分之一,一票难求的局面再次总出。

今年正逢六十年国庆,谭正岩正在苦练排演几部大戏,正岩挑的是前《坐宫》后《战马超》、前《长坂坡》后《汉江口》,还会纯文纯武的戏。

定下计划后,正岩每天早起练功夫、吊嗓子。孝曾都看儿子勤奋,一方面高兴,一方面也担心他长劲严重不足,有意激他:“并不命的干,每个月也是什么工资。”谭正岩轻松笑道:“谁叫我姓谭呢?”

(摘自 《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