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京剧文学剧本填四川

京剧搜索_京剧官网_京剧资讯/

新编历史京剧大有成就——评京剧文学剧本《填川》

杨耀健

京剧文学剧本《填满四川》,发表于《川剧》2021年12期,由作家王宇根据重庆出版社出版的自己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 小说参加茅盾文学奖并荣获重庆市五个一工程奖。 该书以英文出版并改编成32集电视剧。 京剧文学剧本《填四川》抓住了小说的精髓,以生动精彩的描写再现了“湖广填四川”的动荡多彩历史。 读者好评如潮。

明末清初,战乱不断,四川满目疮痍,房屋十间,空置九间。 康熙帝下令移民填川,挽救颓势。 福建客家妇女宁仪与丈夫常维汉响应圣旨入川。 历尽千辛万苦,他们终于在四川省重庆市荣昌县成立了基金会,买了房产发了财,参与了天府之国的重建。 这不仅是一个关于移民的故事,更是一种精神符号,一种曾经激起“巴山沭水荒地”生命奋斗的激情。 历经岁月风雨,这种激情凝结成一个生机勃勃、励志的复兴四川形象,像一道永恒的光芒闪耀在后人心中。

填川、渡关东、西行、南阳,是华人移民史上的重大事件。 填川是国家行动,这么重大的课题,怎能无事。 王宇热爱京剧,从小就喜欢看李家班表演的京剧。 为了创作京剧文学剧本《填川》,他审阅了30多部经典和新历史京剧剧本,请教了京剧界多位人士,请著名专家指导,对稿子进行了五次修改。 从一稿的传统京剧剧本写法到当代京剧剧本写法,进行了二次创作。

1. 精心挑选并提供适当的细节

俗话说“剧本是一部剧的基础”,剧本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由于原著叙事规模宏大、时间跨度长,既要忠实于大事、以史实为依据,又要在小事上不拘小节,以适应故事的呈现。戏剧人物和故事。 还必须考虑到京剧艺术的表演特点,客观上增加了编剧的工作量。 困难。

幸运的是,王羽不仅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而且还是一位著名的剧作家。 早在20世纪80年代,他就创作了独幕剧《花为谁而献》。 后来,应峨眉电影制片厂导演李嘉木的邀请,将其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 峨嵋电影制片厂将其搬上银幕,并命名为《少年朋友》上映。近年来,他除了写小说,还写话剧、电影剧本。话剧《开港》由峨嵋电影制片厂大声演绎。重庆戏剧院,场场爆满,好评如潮,剧本发表于《川剧》后荣获天汉戏剧奖,电影文学剧本《产房》荣获“双像杯”一等奖电影文学剧本《网络Nexonal》发表于《中国作家》2021年第三期影视版,并登上封面。电影文学剧本《十八梯》 《》已经获得国家电影局批准拍摄,正在准备拍电影。正因为如此,王宇对此非常熟悉,二次创作的努力也是可圈可点的。

《填四川》原著是一部26万多字的小说。 这个剧本去繁就简,突出重点,以小见大。 全剧文字14000余字。 主线故事的选择,并不是力求包罗万象,只是把人物写好。 作者要体现的不是时代的历史,而是中华民族积淀下来的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精神。

在京剧文本中,作者丢弃了原作中的某些细节。 例如,闽西客家移民更愿意迁居家乡,沿途必须露宿,面临重重困难。 又比如如何占地、如何纳税、康熙之后雍正王朝制定了哪些新政策等等,需要很多文字来解释,所以作者用人物歌词来简化。和旁白。

据《四川通志》记载:“自汉唐以来,蜀地人口众多,烟火相对。明末战乱后,人口稀如晨星”。 您如何反映四川的现状和当时移民的艰辛? 作者的独创性在第一个场景“遭遇老虎”中就可见一斑。 瞧,宁毅和她的丈夫常伟汉等移民正在山路上艰难地走着。 他们突然遇到了一只老虎,大吃一惊。 他们还遇到了一个绑架了他们年幼儿子的飞人。 既惊险又悬疑,在短短的一幕中展现了天府之国的衰落和荒凉。 还呈现了宁乙的京剧艺术,有武术、唱腔、念子、打斗。

客家人生性雄心勃勃、好动。 自东晋“五胡之乱”以来,他们先后经历了五次大迁徙,取得了许多令世人惊叹、神灵惊叹的丰功伟绩。 客家人的到来给四川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大量客家移民的到来,促进了四川人口和农业的恢复。 他们带来了苎麻、猪、折扇等,以及客家习俗文化,至今仍在四川流传。 至于如何表现勤劳能干的客家人,剧本的第八场《追忆往事》表演了。 宁义以荣昌县万岭村为基地,白手起家,白手起家,创办了丝麻作坊,建立了煤矿和轿车产业,随后将业务触角延伸到了重庆、成都。 各项成就的拓展,代表性地展示了历代移民填川、建川、富川,为四川经济文化的恢复、发展、繁荣作出的贡献。 在此期间,宁弈父子也纷纷入仕,反映了雍正帝如何继承康熙的遗志以及由此产生的问题。 行文连贯,开合方便。

2.剧情紧凑,有张力有松弛。

京剧表演需要很高的鉴赏力。 《填四川》京剧剧本是一部情节引人入胜的作品。 全剧紧凑,高潮迭起。

四川荒无人烟,危机四伏,康熙颁布了《补四川诏书》。 宁毅历尽千辛万苦,从福建来到四川,定居荣昌县万灵寨。 他在围场里挖了两罐金子,引起了诉讼。 宁毅的丈夫常维汉从县令归来。 还没来得及与宁弈重温旧梦,就被诬陷绑在杀场,悬念十足。

除了京剧剧本《补四川》的主线剧情外,还包括宁毅的父亲宁德功进京迎圣、常维翰流放从军、宁毅与赵修齐的恩怨、宁毅的与小轩的关系、贵昌之战等支线剧情。

作品在对社会环境的生动描写和悬疑故事的推进中,描绘了四川险象环生、匪徒猖獗、斗智斗勇的场面,可以说具有古典戏剧的魅力。 在剧情安排上,作者也善于在合理范围内制造惊喜。 常光莲和赵庚棣虽然跨过了两个仇人通婚的藩篱,但在结婚当天却发现他们是兄妹,心里又高兴又难过。

在《追忆往事》和《想你》两场戏中,宁毅和邻家女孩谈桑麻、思念丈夫、谈儿女情。 就像高潮之间的间隔一样,温柔而温暖。 这些音程带来的节奏变化内涵丰富,对比强烈,逻辑性强。 它们起到扩大外在形象、延伸内在视野的作用。

以细节打动人,以情感打动人,是京剧文艺剧本《填川》中追求欣赏的主要手段。 这部剧对于细节的处理让人印象深刻。 我们知道,细节的真实是细节的前提。 没有真相,就不可能谈论细节。 在这里,所谓真理有两层含义:一是必须符合生活逻辑;二是必须符合生活逻辑。 其次,要符合人物的性格逻辑。 细节是人物的符合生活现实的行为和人物的性格逻辑。 有创作经验的剧作家都知道,编出一个故事大纲很容易,但编出一系列符合生活现实和人物逻辑的细节却很难。

《填充四川》中所选择的细节非常具有典型性。 刑场上,宁毅从老韩手里接过一碗米酒,递给常维汉,说这是她和孩子们送丈夫喝的家乡风味米酒。 在封建时代,确实有在刑场上给亲人敬酒的习俗,这叫活祭。 宁弈在刑场上敬酒,既表达了她对生死的悲愤,也表达了侠女的品格,那就是她要为自己的武士丈夫做好事。 在《认儿子》的戏份中,宁毅用新娘常光莲给新郎赵庚棣刮伤,并委婉地询问赵庚棣背上是否有胎记的详细情况,确认了赵庚棣就是自己的儿子。 常光莲翻箱倒柜,找到了长寿锁的细节,进一步增加了鉴定的可信度。

3.人物塑造,生动传神

高尔基曾说过:“文学是对人性的研究”。 对于历史题材的剧本,应将人物视为叙事的主体。 王羽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始终努力塑造有血有肉的典型人物,从而使他的作品生动鲜活。 剧中的主角宁毅尤为引人注目。 作为一个封建时代的弱女子,她在赴川途中遭遇了母亲去世、夫妻失散、小儿子被绑架、敌人逼走、举目无亲的困境。 然而,她坚持了下来,面对困难。 很难起身。 她辛苦养育途中出生的双胞胎孩子,纺麻织布,经营丝绸作坊,搭建煤窑,供养儿子经营轿子。 她太忙了,很少有安静的时间,无法与他人交往。 她善于应对环境,改变自己。 应对是手段,改变是目的。 她是一位自信、诚实、善良、不屈服的移民女英雄。

《灌满四川》是一部情感浓郁的作品。 与丈夫一起习武的宁毅,外表坚强,内心却温柔水汪汪。 端庄贤惠的女人是大多数男人的理想伴侣。 她的外表和心灵都很美丽。 她对被送去参军的丈夫常维汉一往情深、忠心耿耿; 她与帮助她的土著学者赵树林关系密切,生死相依。 宁毅的生活或许琐碎,但她享受着真正的亲情和家庭幸福,这让她显得深刻而珍贵。 这位温暖的女主角在人生的旅途中将她的人格魅力全部释放出来。 历尽千辛万苦,她终于嫁给了赵树林,她得偿所愿,我们都很高兴。

赵家是四川人,是万岭村的首富。 家长赵修齐先是反对侄子赵树林与宁弈交往,后又因两坛金子而与宁弈对簿公堂。 高产区撒了铁砂,差点酿成两家打起来。 因为宁毅的阻拦,风波才得以平息。 后来,当宁毅主动送上一坛金子时,赵树林感动不已,在杀戮场上为常卫寒哭泣。 而当赵修齐发现,从非人手中买来的侄孙赵庚弟,竟然是宁弈的亲生儿子。 承认母亲后,赵耿娣表示愿意留在赵家,这最终感动了赵修齐。 就这样,两家人不仅和解了,还默许了侄子赵树林最终要嫁给宁弈,成为姻亲的事实。

剧本虽然对宁谧的父亲宁德功的描写不多,但却讲述了他早年为了拯救弱女子赵修齐,不顾个人前途,杀死黑帮廖三的故事。 他憎恨邪恶、追求正道的性格在书页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作者没有刻画反派宣贵昌,并解释说他的初衷其实是为了肖宁的迁徙,怀有邪恶的思想。 所以,当赵家因从宁弈圈地里挖出两桶金而被赵家打官司时,他就偏袒宁弈了。 只是在多次追求宁弈无望后,才决定与他为敌,陷害常卫寒,希望置他于死地。

剧中的其他人物,如常卫寒、老韩、焦大、程世业、桃子、宜亲王等,都是因剧情需要而得到合理安排和照顾,各有千秋。个性鲜明,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4.歌词精练,对话简洁

京剧是国粹,歌词优美委婉,歌词简洁凝练。 顾名思义,有歌词,有歌词。 没有歌词,就没有京剧唱腔;没有歌词,就没有京剧唱腔;没有歌词,就没有京剧唱腔。 如果没有良好的对话,就很难解释剧情。 王宇有扎实的写作基础。 无论他以前的小说如何,甚至从这个京剧文学剧本来看,都值得称赞。

首先,每期节目的标题新颖、新颖。 每部剧的标题只有两个字,大纲简洁,概括程度高。 其次,在唱词上,是当代京剧剧本的写法,上下句结构相对应,有“七言句”和“横字句”唱词,押韵在一起。 为音乐创作留下了空间。

京剧文学剧本《填四川》的唱词对白工整,层次分明,文学色彩浓厚。 比如宁毅首演的咏叹调:“骏马启程出境,随处随行,立下轮廓。当它们老了,异国他乡,还在我的祖国”。 ……久违了,异乡就是故乡了。” 不仅介绍了他的身份,还开启了剧情,听起来让人耳目一新。 出闽西,途经江西、湖南,露宿,吃干粮,舔咸蛋,住东岳山。背着长子怀六甲,与丈夫同行,蚕丛上行走千里。鸟径遍布四川。” 千里之外入川的情景,无论从词句上,都特别好。

剧本中的歌词也注重人物的身份、年龄和情感,丰富了人物形象。 比如,赵树林初访宁谧的歌词:“海棠香国开清雾,闲步青山。” 青鸟来来去去,鸣鸟来来去去,黄莺在云边上下飞翔。” 文学中充满了受过良好教育的学者的本色。 宁毅唱词:“两河兰桂,多林秀美,一路细肥树园,唯横门艾村翁真乐处,春光灿烂。” 表现了移民妇女对自己定居之地的仰慕之情。

《填四川》中的人物有生、旦、纯、丑。 人物有忠奸、美丑、善恶之分。 他们的歌词独特而贴切。 例如,小丑宣贵昌的歌词揭示了他对情敌常维汉的根深蒂固的仇恨,也揭示了他尚未完全泯灭人性的复杂心理:“毕竟我们都是家乡人,爱生死之后才诞生,匪寨二公子传来消息,威寒三坐是罪身,难以夺走我的宁一气,他活不过今日。

剧本的叙述注重简洁明了,没有多余的文字,紧扣情节。 比如,《思王》中赵树林的忏悔中,他从侧面描述了常卫汉几年的生活,不仅省略了场景,而且还明确地指出了原因:“宁毅,你的丈夫常卫汉杀了一个人。”老林虎,一气喝虎血,却被土匪俘虏,土匪据点在本县铜鼓山,土匪头子孙亮敬重你丈夫的武功,拜他为兄弟,请他“当第三领导,他发誓不做土匪。孙亮夫人写道,她表弟信任我,所以我请我在县政府的亲戚程先生帮他当总经理。”

《填补四川》剧本中的歌词和对白,语气和语气变化很大,有温柔的话语,有甜言蜜语,有真诚的恳求,也有愤怒的指责。 这些唱词和表白,从内心的冲击到舌尖上的剑,呈现出情感的波峰波谷,生动地展现了语言抑扬顿挫的艺术,验证了作者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正确把握。

5、有意义,值得推荐

京剧资讯_京剧官网_京剧搜索/

王宇在京剧文学剧本《填四川》的创作谈中说:“这是一次艰难的跋涉,我仔细查阅了相关资料,做了很多笔记。” 他回忆说,写完小说《填四川》后,他去了明清建筑保存完好的万岭镇,又去了盛产亚麻、客家移民后裔众多的盘龙镇,他的想法是:再次打开。 他修改了初稿中故事发生的地点; 他了解了当地的民俗风情,包括老人们唱的山歌、编织麻歌等,他把这些活矿里的挖掘物都用来写剧本。 让艺术情境创作和人物塑造更加富有生活品质。 从他的创作讲述中,我们可以体会到剧作家对历史题材的超越和体现的用心,体会到他对文化品格的追求。

京剧文学剧本《填四川》注重写实与写意相结合,叙事性与抒情性并重,拓展了该剧的意境。 对人物内心独白的具体处理,不同时空下人物内心的交融与交流,营造出诗意的形象。 这些技巧的互补,增加了舞台剧的厚度,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产生了强烈的审美效果。

综上所述,京剧剧本《从湖广填四川》并没有简单地停留在表面层面,而是对“从湖广填四川”进行政治阐释和道德评论。 而是用饱满、感人、立体、生动的艺术形象看透人物。 复杂的内心世界揭示了人物灵魂深处的人性之美。 剧本艺术地展现了移民女主人公宁谧的坚韧与承诺,以及她与闽西武士常伟汉、土绅士赵树林的生死相爱。 生活的种种磨难,创业的种种磨难,演绎出一出感人至深的人间悲喜剧。 更重要的是,这部剧深刻而艺术地反映了天府之国从万户荒芜到复兴的过程,具有史诗般的意义。 作者用一个历史故事的话题升华了精神和精神意蕴,足以让我们感受到过去的哀伤和传统的光辉,并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重新审视诠释天府之国跌宕起伏但坚定不移的发展历程。

京剧剧本《填四川》的创作也向我们传递了一个信息:京剧新写的历史剧可以大有作为。 这个剧本为京剧下一步的舞台艺术创作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思想性、观赏性、艺术性的有机融合,使京剧《填川》获得了优越的审美品质,同时也具有可预期的市场效应、可预期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我们相信,这部优美、励志的京剧剧本一定会在京剧舞台上大放异彩。

(作者杨耀坚,重庆市文史研究会副会长、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