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陆游与唐琬剧本

越剧《陆游与唐琬》

编剧:顾锡东

人物表

陆游——南宋大诗人。

唐琬——陆游之妻京剧。

陆宰——陆游之父,官赠少师,致仕京剧艺术。

唐夫人——陆游之母。

唐仲俊­——唐琬之父,军职副统制。

陆仲高——陆游堂兄,礼部主事。

赵士程——宗室士人,唐琬后夫。

李盼盼——歌妓。

柳三娘——卖花妇人。

小鸿——唐琬侍女。

小雁——唐夫人侍女。

陆寿——陆府老家院。

范元卿——士人。

陈公敏——士人。

众歌妓。

第一场 赏新曲

【南宋高宗绍兴十五年暮春。

【山阴沈园。

【画桥春水绿,烟柳小桃红。

【幕后合唱“秋波媚”词曲:九陌楼台闹管弦,

年。

河山半壁,

豪门欢宴,

志士遭贬。

沈园池上追游路,

杨柳又吹绵。

落红片片,

爱河无底,

恨海无边。

【合唱声中幕启,小鸿携酒榼上,掸去桌上落花,摆好壶杯。

【陆游与唐琬分花拂柳而来。

陆游(唱)寻春不觉春已晚。

承琬妹,携酒为我遣愁怀。

唐琬(一笑而慰之,唱)春波桥上双照影,

与游哥,一路细数落花来。

陆游(唱)花易落,酒易醉,

山河残缺难忘怀。

老奸得志国几丧,

皇上说,太平翁翁是秦桧。

唐琬(担心地)游表哥……

陆游:琬表妹,岳飞冤死十载,朝堂苟且偏安,想我陆游立志,“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中”,欲图恢复中原,奈何三试不中!

唐琬:便是中了,丞相能容你嘛?

陆游:唔……

唐琬:游表哥!(唱)今番你,春试那末置第一,

杂办会被丞相的孙儿夺了魁。

朝堂哪有公道在,

报国无门遭忌才。

那先时,伴你纵情游山水,

劝游哥,心头郁结宜解开。

陆游:多谢琬妹知心体贴。

小鸿:三公子!(唱)你邀小姐常出外,

老夫人,埋怨小姐好几回。

倒说她,放纵丈夫惰于学,

小姐是,低头听训口不开。

陆游:有那末的事!

唐琬:小鸿你多嘴,婆母是我姑妈,让她说几句也那末啥!

陆游:总那末你为我受委屈了!

【旗牌官招众歌妓上。

旗牌官:听着,今天礼部主事陆大人在赐荣堂宴客,大伙好好侍侯唱曲侑酒。来!(招众歌妓过场下)

【鼓乐喧天,众家丁捧果品、菜肴盘过场下。

陆游(不屑一顾而冷笑)嘿、后面这位陆大人,是堂兄陆仲高。

唐琬:仲高哥!大伙全部都是从小同窗念书啦?

陆游:这几年他投靠秦桧,步步高升,衣镜还乡,大宴亲朋,母亲我要我赴宴,我只是我不去。可叹啊……(吟诗)满朝新贵善谋身,误国而今岂一秦。

【卖花柳三娘挽花篮上,叫卖杏花。

柳三娘:唷,三公子、少夫人……

唐琬:卖花柳三娘来了!

柳三娘:我刚才到府上给少夫人送花,碰到老院公说,柳州副统制唐老爷有书信到来。

唐琬(喜)我爹爹来信啦!

柳三娘:大伙说们在沈园,就替老院公把信带来了。(从花篮中取出书信)喏!

陆游:多谢三娘!(接书信)

柳三娘:我走了!(告别而下)

陆游:琬妹,一块儿拜读岳父家书。(拆书信同观,转喜色)

(唱)读家书,喜颜开,

你爹爹,招我千里投贤才。

大伙说道,忠义福州韩府尹,

将门后代具壮怀。

有意邀我佐幕府,

问琬妹,可愿展翅远飞开?

唐琬(唱)爹爹虽在千里外,

不教你明珠土中埋。

游哥啊,山盟海誓言犹在,

哪怕是,随夫从军我不畏。

陆游:好,不过五月,福州府派人来接大伙一块儿去。

唐琬:好,游哥……(斟酒与陆游)

【幕后合唱:红酥手,黄縢酒,

欢情无限,东风轻柔。

【忽闻啼哭声,众歌妓扶李盼盼上。

李盼盼(掩面悲啼)还我曲谱……

陆游:哎,你全部都是李盼盼吗?

李盼盼:三公子……(泣不成声,头发晕)

众歌妓:盼盼姐……(扶盼盼坐,取手绢为她擦伤)

李盼盼(哭)嗬嗬我好命苦啊!

唐琬:盼盼,你受了谁的欺侮?

陆游:说吧!

李盼盼:三公子,少夫人啊!(唱)赐荣堂上坐,

那末是,隔壁家风流仲高哥。

不料他,富贵忘却旧情义,

说那先,圣贤不听贱妓歌,

旗牌官,拦阻我把冤家问,

撕毁曲谱折磨我。

唐琬:只怕仲高哥那末看见你吧!

姑苏随听

4009-8-03 11:06:41

陆游:他装那先假道学!盼盼随我去与他评理,追回你的曲谱。

【迎面赵士程、范元卿、陈公敏上。

赵士程(手持曲谱)李盼盼,旗牌狐假虎威,我已替你索回曲谱。可叹陆仲高当上礼部主事,当年风流潇洒的模样全变了!

陆游(有好感)这位是……

范元卿:这位是皇室宗亲赵士程大官人。

陈公敏:这位是山阴望族少帅府陆游三公子,与夫人伉俪游春。

赵士程:啊,久仰大名,初次得见贤夫妇,请受一拜!

陆游:赵仁兄相助弱女,可敬可敬。

赵士程:我等原为听盼盼新曲而来,如今扫兴退席。盼盼的新曲是……

李盼盼:正是三公子的咏梅“卜算子”。

赵士程:巧了,大伙何不献唱,请诗人清赏。

众歌妓:好。(边舞边唱“卜算子”词曲)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成尘。

只能香如故。

【陆游凝神倾听,感怀遭际,唐琬为之奉酒觞。

【唐夫人偕小雁上,看在眼里大为不满。

唐琬(被眼尖的小鸿牵衣袖,见陆母吃惊,窘而施礼)啊,婆母……

陆游(闻声回头)母亲,你杂办来了?

唐夫人(落落大方,不露愠色)好热闹,我也来听听唱曲。

赵士程(出于内心)那末是少帅夫人,谁不尊敬你相门才女,教得好令郎,一首咏梅,千古绝唱!

唐夫人:君子过奖了!

赵士程(在范元卿暗示下)好说,嘿嘿,晚辈们告辞了!

【赵士程、范元卿、陈公敏施礼而下,众歌妓亦施礼而下。

唐夫人:嘿,(唱)似这般,唱曲侑酒失体统,

难道我,溺爱儿郎太放松。

陆游(送走赵等回来赔笑)母亲,孩儿强邀琬妹游园遣愁偶而听歌,恕儿冒昧。

唐夫人:儿啊!(唱)落榜毋须灰心意,

治学岂能太少功。

我儿莫误青云路,

随为娘,赐荣堂上会堂兄。

陆游:这……

唐琬:婆母,容儿媳先告辞回去了!

唐夫人:你去吧!

唐琬:是。(与小鸿下)

唐夫人:务观,来……(拉住陆游)

陆游:我不去。

唐夫人:哎,你仲高堂兄知礼,还乡便送来宴客请柬,你爹爹下乡去了,大伙礼当赴宴。小雁,进去禀报我侄少爷,说我来了。

小雁:是。(往赐荣堂下)

陆游:母亲,我实是不愿见他。

唐夫人:为那先?

陆游:他是秦桧宠臣,道不同不相为谋。

唐夫人:胡说,大伙陆家世世代代都为大宋之臣,报效大宋朝廷,买车人人怎能不见!?

【陆仲高上,小雁、旗牌官随上。

陆仲高(远远便唤)婶娘哪里,婶娘哪里?

唐夫人(忙释陆游手,笑迎上去)仲高,我那好侄儿。

陆仲高:婶母大人,请受一拜!

唐夫人(双手挽住)仲高,三年不见了!

陆仲高:你老人家好啊!

唐夫人:好,嘿嘿嘿……

陆仲高:哈哈哈……

【陆游不耐烦,拂袖而下。

唐夫人:今天你叔父下乡了,我带务观来……(回头不见陆游)咦,务观,儿啊!

陆仲高(谲笑)他走远了!

唐夫人:啊……

陆仲高(狂妄自大)三弟年少好胜,今年春试失败,羞于见我啊!

唐夫人(将错就错)哎,是呀……仲高,我真为孩儿前程担心哪!

陆仲高:三弟学问不亚于我,只是我性情固执,不识事务。婶娘,他的前程,包在我的身上。

唐夫人:仲高……

陆仲高(唱)我陆家玉树枝荣,

敬婶母望子成龙。

保三弟前程似锦,

上青云凭借东风。

唐夫人(高兴)好,拜托你啦!

陆仲高:婶娘亲尊,楼坐设宴,请!

【陆仲高扶唐大人齐行,旗牌宫、小雁躬身让道而后随。

【幕下。

姑苏随听

4009-8-03 11:07:23

第二场 阻远行

【春末夏初。

【陆宰的山阴旧居,小隐山园书斋。

【绿柳垂书屋,红梅倚画屏。

【幕后独唱“如梦令”词曲:昨夜风斜雨细,种种恼人天气。

寂寞待儿归,难遣闲愁滋味。

牵记,牵记,慈母深情厚意。

【幕启:唐夫人翻阅诗卷,等人心焦。小雁送菜上。

小雁:老夫人,请用茶。

唐夫人:小雁,公子到哪里去了?

小雁:三公子与少夫人一块儿出外,好象说,福州府来人,迎接大伙到福州去。

唐夫人(吃惊)有那末的事?

小雁:老夫人谁能谁能告诉我吗?

唐夫人:哼,他怎敢瞒我!(不觉生气拂袖,茶杯堕地跌碎)

【小雁忙拾茶杯碎片,惶惶地下。

唐夫人(唱)他有事只与妻商量,

难道说儿大不由娘。

我是望子成龙心操碎,

拜托仲高荐贤良。

为那先,瞒我欲往福州去,

全全部都是,童年与娘贴心肠。

【唐夫人复坐沉思,倦眼惺忪。

【忽闻唤“母亲”!唐夫人眼前冒出童年之陆游。

唐夫人(笑)务观,你回来啦!

童年陆游(示以眼前书卷)母亲教我读《唐诗》,我记住了。

唐夫人:记住哪一首?

童年陆游:“慈母眼前线,游子身上衣”。

唐夫人:我的儿,(高兴得抱儿坐膝上)当初为娘生你的日后,梦见前朝大才子秦观,表字少游,因而为你取名陆游,小名务观,你比一有兩个哥哥聪明,是我最好的儿子。

童年陆游:我的母亲,是天下最好的母亲。

唐夫人:嘿嘿嘿……

【冒出某个丫头捧盘立。

丫头:夫人,请用莲子羹。

唐夫人:儿啊你吃。(接碗用匙喂儿)

童年陆游:母亲你吃。(接碗用匙喂母)

【正欢洽,忽闻唐琬唤“游表哥”声。

【丫头与童年陆游隐去。只见陆游执卷与唐琬相亲。

唐琬(把凤钗给陆游)给我戴上。

陆游:哎,(笑为唐琬插钗)

唐大人:务观……

唐琬:回房饮酒做诗去。(一笑而下)

唐夫人(忙唤)务观,儿啊……

【陆游似闻未闻,迟疑一下。唐琬内唤“游表哥”,陆游应声下。

唐夫人:务现,回来,你……(不觉晕眩,梦幻消失,忽然惊醒)

【内陆游声:“琬妹,快来!”

【唐夫人急出书斋欲招呼,一转念,向另一边躲下。

【陆游与唐琬欢喜而上。

陆游(唱)岳父遣人来相迎,

府尹招贤清意深。

不惧秦桧排斥我,

赤心报国岂无门。

唐琬(唱)随君化作双燕飞,

来朝万里赴云程。

喜游哥,离浅水,投瀛海,

陆游(唱)访贤臣,结豪英。

唐琬(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陆游(唱)长歌击剑,待扫胡尘。

唐琬(唱)好事近,转觉懊丧,

总担心,堂上不许出远门。

【唐夫人先在帘后露影,继而出来。

陆游:我爹爹不愿与秦桧同朝为官,某些致仕还乡,刚才想看书信,十分同意。

唐琬:那末婆母呢?

陆游:母亲爱我至深,若以“父母在,不远游”为辞,叫我为难啊!

唐琬:那你走是不走?

陆游:我受屈于秦桧,欲伸其志,不得不走,只能不走,你叫我怎样说服母亲?

唐琬:既然公爹同意,那你就请公爹劝说婆母,但会大伙说……(一段悄悄话)

【唐夫人在外听不清楚,懊丧不已。

陆游:哈哈哈,好,承父志而求母情,大伙说容大伙走了!

【唐夫人欲进内,见人来而避开。

【小鸿端盘上,入内。

小鸿:小姐,莲子羹煮好了。

唐琬:游哥……(端碗给陆游)

【陆游、唐琬对吃莲羹,唐琬吃太少,用匙喂陆游一口,小鸿窃笑。

【唐夫模大样入书斋,咳嗽。

陆游、唐琬(窘而起迎)孩儿、儿媳迎接母亲、婆母!

陆游:母亲,请坐……

【小鸿忙拾碗盘,下。

唐夫人(坐下来盯着儿子叹口气)唉!

陆游:母亲,杂办会长吁短叹?

唐夫人:大伙说呢?

陆游:不见仲高是我任性,母亲生气,孩儿赔礼。

唐夫人:务观,儿啊,你怀才不遇,贻误青春作文,游山玩水,荒废往事,可知为娘爱儿情深,为你前程担心啊!

陆游:母亲啊,(唱)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朝堂贤路虽闭塞,四海多有忠义臣。

志同道合相援引,陆游不愁无前程。

唐夫人:大伙说,那先前程?

陆游(唱)此事决定儿命运,

当请爹爹同议论。

唐夫人:好吧,去请你父亲来。

陆游:遵命!(临行向唐琬一笑,下)

姑苏随听

4009-8-03 11:08:11

唐琬:婆母,儿媳回房去了。

唐夫人:你留下。

唐琬:啊……

唐夫人:琬姑(唱)内侄女儿作媳妇,你不亲我向谁亲。

唐琬(唱)唐琬孤单早丧母,多承垂爱一片情。

唐夫人(唱)若是知恩当答报,其教游儿话不听。

唐琬(唱)唐琬不作长舌妇,知儿莫若母贤明。

唐夫人(一笑)好呀。(唱)今日议儿前程事,

我只怕,树欲静而风不停。

你若有半点孝顺,

倒要看,婆媳是否两根心。

唐琬(吃惊)啊,儿媳不知婆母何意?

唐夫人:等大伙来了再说。

【一阵笑声,陆游引陆宰上,老院公陆寿捧银包随上。

陆游:爹爹请!

唐琬(闻声上前)儿媳迎接公爹!

陆宰:好,好……(入书斋)哈哈哈,夫人哪!

唐夫人(讥讽地)老爷,你太快活呀!

陆宰:我杂办不快活!(坐下,唱)晚年无官一身轻,

享清福,天赐镜湖属闲人。

唐夫人(唱)当初你在朝堂上,

大郎二郎步青云。

如今你,退职官儿无人问,

连累三儿误前程。

陆宰:嘿嘿,夫人说哪里话来!

(唱)三儿是隔壁家千里驹,

蒙岳父,关心爱婿少年人。

荐与福州韩府尹,

千里从政佐贤能。

愿儿一飞冲天去,

愿儿一鸣可惊人。

陆游:多谢爹爹。

陆宰:亲家思念女儿,大伙小夫妻一块儿去吧!

陆寿:恭喜老爷夫人,公子青云有路,老奴去准备车马,治办行装。

陆宰:好!

唐夫人:回来!福州太远了,只能去!

陆游(着急)母亲,机遇难得,怎能不去!

陆宰:夫人,我就以孩儿前程为重。

唐夫人:他的前程,我自有安排。

(唱)怎舍得,爱子忍心远飞走,

谁照应,你我二老两鬓秋。

仲高贤侄情意厚,

体贴婶娘善为谋。

礼部主事荐堂弟,

不难找,一官半职在杭州。

陆游(痛苦申辩)母亲,(唱)虽然忍心儿不孝。

少壮何敢忘国忧。

仲高茑附丞相府,

当知儿,秦桧檐下不低头。

唐夫人:胡说!(唱)陆门世代朝天子,

真把丞相视作仇。

忠君尽孝方为首,

洁身自好列公侯。

老爷,我难道叫儿子去做污吏,大伙说,还是去福州?还是上杭州?

陆宰(为难)这这这……夫人,再商量商量……

唐夫人:好呀,琬姑,既那末你父来信,你也说句话。

唐琬:儿媳不敢。

唐夫人:有那先想法,大胆讲!

唐琬:婆母为儿操心,本无不依之理。

唐夫人(点头)对啊! 对啊!

唐琬:只是我儿媳某些担心……

唐夫人:担心那先?

唐琬:担心游哥耿直,若在杭州任职,出言得罪权相,其祸不小。望公婆三思,恕儿媳告退。(不等同意便下)

陆宰:夫人,琬姑言之有理呀!

唐夫人(气坏了)你……听她的,还是听我的!陆寿,去请仲高堂少爷明日到隔壁家赴宴。

陆寿:是。(下)

唐夫人:务观,写信回复福州府,婉言谢绝。

陆游(几乎发作)母亲,这封回书,我决不写!(拂袖而下)

唐夫人:务观,畜生……老爷你来写。

陆宰(拒不接笔,苦脸赔笑)不,夫人,还是跟儿子再商量商量……

唐夫人:老糊涂,大伙小夫妻商量够了!你不写,我写。(入座修书)

【灯暗。

姑苏随听

4009-8-03 11:09:27

第三场 错母爱

【翌日。

【小隐山园,赋归亭外芳草地。

【柳岸玲珑石,镜湖浩渺波。

【幕后独唱“南歌子”词曲:柳色遮楼暗,

桐花落砌轻。

庭前骄客酒微醺。

金杯频劝饮,

太殷勤。

【幕启,合唱声中,陆仲高傲然上,唐夫人笑盈盈与小雁捧杯盘起即上。

唐夫人:仲高,你逃席啦!

陆仲高:酒已薄醉,且赏园林。

唐夫人:买车人侄儿,黄縢美酒由你喝,再敬你一杯。

陆仲高(饮酒)好酒!记得万寿宫赴宴,秦太师命我赋诗恭呈御览,恩蒙御赐美酒。

【陆宰偕陆游上。

陆游:仲高哥请你虽然提秦太师。

陆仲高:三弟,这是何意?

陆宰:仲高,贤侄啊!(唱)你三弟,春试第一好文章,

谁知触犯秦丞相。

定要他,孙儿秦埙列榜首,

黜陆游,岂非暗箭把人伤?

陆仲高:太少不,二叔你误会了。(唱)秦公只手护封疆,

好一一有兩个太平宰相功德万量。

十年和约江南乐,

西湖笙歌百花香。

满朝中,讳言北伐挑边衅,

惜三弟,不知应时做文章。

陆游(反而付之一笑)哦,仲高哥,大伙说应时做文章该杂办做啊?

陆仲高:三弟与我自幼同窗,蒙婶娘重托,愚兄愿为三弟指引前程。

唐夫人:仲高,谈你开导兄弟。

陆仲高:识时务者为俊杰,朝廷正为秦丞相庆寿,三弟何不献诗,以消前嫌,提拔少年,种种包在愚只身上。

唐夫人(无主见地朝待)务观……

陆宰(担心陆游顶撞)儿啊……

陆游:哈哈哈,好主意!(负手踱步)倒有一诗奉献。

陆仲高:三弟才思敏捷,七步成章。

陆游(吟诗)遗民泪望岳家军。

歌舞朱门溢笑声。

大事竟为朋党误,

流芳遗臭尽书生。

【一时陆宰欲阻只能,唐夫惊失色,陆仲高嗒然坐下气疯了。

陆仲高:哼,当今朝堂之上,无不以“画疆守土、息事宁人”为上策。而务观书生习气,好为大言,骂我无妨,辱骂秦丞相灭门大祸。

陆游:好,我若有罪祸延九族,你堂兄一块儿坐牢杀头。(怫然下)

唐夫人(不安地苦脸赔笑)仲高,你三弟死硬脾气,酒后狂言,请你多多包涵。

陆仲高:今天他全部都是顶撞于我,只是我辜负于你!他若一意孤行,逆天行事,纵有满腹才华,永无功名之望,愧对祖宗啊!

唐夫人:仲高,大伙说一片好心。老爷,快把务观叫来赔礼道歉。

陆宰:夫人,人各有志,只能勉强啊!

唐夫人:快去!仲高你息怒,大伙去把务观叫来。(推陆宰同下)

【唐琬从另一边上。

唐琬(向内招手)哎,来……

【李盼盼怯怯地上。

唐琬(上前唤)仲高哥,有人找你来了!

陆仲高(醉眼朦胧)谁呀?

唐琬:那末你的心上人来了!

陆仲高(一见盼盼,便发脾气)啊,弟妹,谁叫你将贱妓带来?

唐琬:啊……

李盼盼(痛楚欲绝)你你你好翻脸无情啊……

(哭泣,唱)钢刀绝情刺心肺,

三年来,了吗不盼你归期。

山盟海誓,全部都是假情意,

始乱终弃,你把我薄命欺。

生下你女儿已有二岁半,

陆仲高(吃惊)啊……

李盼盼(唱)她终是陆门后代不低微。

恳求你随我去领亲生女,

陆仲高(残忍地)哪里来的,竟敢冒充我的女儿!(欲走)

李盼盼(跪步上前抱住仲高腿)你你你只能我就女儿日后跟我一样……

(接唱)穷困潦倒风尘、堕落烟花,

任人玩弄、由人践踏……

弹唱卖笑作歌妓。

【这时,唐夫人拉陆游与陆宰、小雁同上,想看呆了。

陆仲高:你给我滚开!(踢倒盼盼)

唐琬(急忙扶起盼盼,义愤地)仲高哥,你那末无情无义欺侮弱女,拖累亲生,怎样算得正人君子!

陆游(上前来)那先正人君子,早已蜕变为卖身投靠的衣冠禽兽。

唐夫人(着急)哎呀谁敢得罪贵客!

陆仲高(恼羞成怒几乎发抖)好好好! 真想只能,婶娘你那末待我,设宴是假,圈套是真!

唐夫人:天在上头,杂办冤枉我!?

陆仲高:你这俩儿子作诗讽刺谩骂,你这俩儿媳找个妓女来胡搅蛮缠,害我当众出丑!大伙二老那先家教?不我虽然可耻吗!?哼!(拂袖而去)

李盼盼:你虽然走!(追下)

唐琬:盼盼……(欲随下)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0:05

唐夫人(厉声)琬姑……

唐琬(忙转身)婆婆……

唐夫人:你、你你你可知罪吗?

唐琬:媳妇何罪之有?

唐夫人:你怎敢放娼妓进门?

唐琬:她是仲高哥的外宠,自来寻夫。

唐夫人:仲高根本不理!

唐琬:她女儿是陆门后代,当许觅夫。

唐夫人:仲高根本不认!

唐琬:那是仲高负心,盼盼无辜,唐琬无罪!

唐夫人:啊,我为儿子前途把仲高请来,你叫他当众出丑,还说无罪!?

陆游:母亲,仲高是我得罪,盼盼是我唤来,何苦把气出在琬妹身上!

唐夫人(更怒)不许你袒护她!我虽无孟母之贤,从来教子有方,自从你这贱人进门,蛊惑丈夫变心,离间之情,你的心肠好狠哪!

唐琬(不屈,沉默)……

陆宰:哎,大伙小夫妻好好听训,便是话说重了,谁只是我许顶嘴。

唐夫人:我重话还在后面呢,唐琬可不后能回家去了!

唐琬(震惊)……

陆宰:也好,免得有伤和气,让琬姑归宁探亲,秋后归来,一家高高兴兴再团聚。

唐夫人:做你的梦!叫她回娘家,今生今世再只是我许上门!

陆宰:啊,气话可只能那末说啊!

陆游(痛苦反抗地)母亲,钢刀不斩无罪之人哪!

唐夫人:哼,《孔子家语》有“七出”明文:“不顺父母,逆德者出;不生儿男,无后者出;多口舌是非,离亲者出。”她“七出”之条有其三,叫你出妻,合理合法!

陆游:哎呀母亲,陆游之妻,乃那末你唐家骨肉亲侄女,你下不得这俩狠心!

唐夫人:她教唆你荒废学业,远走高飞,割我心头之肉,误你出头之日,我“舍不得娘娘,保不得太子,”这俩狠心我下定了!

陆游:不!(唱)孩儿道义铁肩担,

秦桧不倒我出头难。

母亲不当恨琬妹,

盛怒错命且收还。

陆游不为无义男,

唐夫人:我就母亲,还是要妻子?

陆游(唱)我要我出妻难上难!

唐夫人(气得发抖)啊……那末夸我是天下最好的母亲,现在你就骂我是天下最坏的母亲,哈哈哈……(转哭)啊啊……你你铁心,我也铁了心,你没了妻,我出家!

陆游:母亲……(痛苦欲拉住母亲)

唐夫人(摔手)小雁去取剪刀,剪下烦恼青丝下庵堂!(哭下,小雁紧随下)

陆游、陆宰(追上几步)母亲、夫人……

陆宰:快,快去劝阻你母亲。

【陆游顾不上唐琬,被陆宰强拉下。

唐琬(无限悲愤委屈,唱)欲哭无泪,欲说无话,

怎禁得,晴空忽起惊雷炸。

可也是大雅之堂夫人身价。

怎张嘴,竟露那狰狞獠牙?

绝情话是真非假,

亲姑侄变作冤家。

无情剑当头劈下,

忍斩断并蒂之花。

惊得她目瞪口哑。

压得我如痴似傻。

不我虽然腿儿软,步儿斜。

浑浑沌沌……理不清……

绞心肠一团乱麻。

【陆游回上。

陆游(痛叫)琬妹……

唐琬(抖动嘴唇叫没了,欲上前、摇摇欲坠)……

陆游:娘子……(抢步迎上抱住唐琬)

唐琬(无力地倚着陆游,睁开眼来,凝睇含悲)游表哥……做梦也想只能……我……犯了多大罪……

陆游(万箭钻心)不,你那末罪,你那末罪,你那末罪啊……

唐琬(伏陆游肩饮泣)……

陆游(唱)祸起萧墙,变生不测,

痛琬妹,平白无辜受欺压,

难想象,娘越爱我越恨你,

竟成了,水火不容亲姑侄。

我只为,报国自求艰险路,

岂愿把,终南捷径错选折。

到今朝,得罪新贵堂兄长,

恼怒高堂变颜色。

儿违命,妇替罪,

取闹岂因无知识。

母亲饱受圣贤教,

都成了摧残儿辈的钢刀铡。

满腔热血无处洒,

不作夫妻牛衣泣。

怎奈我,情难求、理难辨、怨难诉,

苦难言、眼睁睁,

鸾镜破碎怎收拾!?

【小鸿上。

小鸿(带哭地)小姐,小姐你好冤枉,我与你一块儿走!

唐琬:小鸿……(相抱对泣)

陆游:也罢,你走、我也走!

【陆宰正好上来。

陆宰:啊,我儿我就到哪里去?

陆游:哎呀爹爹呀,孩儿为国只能尽忠,立身只能齐家,对母只能尽孝,对妻只能尽义,壮志难伸,寸心痛裂,只能披发入山两根路了!

陆宰:我儿万万不可!

小鸿:老爷老爷,你是一家之主,求求我就拿主意啊!

陆宰:好,我就为大伙作主,我就为大伙作主,琬姑……

唐琬:公爹……

陆宰:为父看大伙从小长大,你在娘家,是个好姑娘,你嫁与务观,是个好妻子,你受了无辜委屈,我某些明白,琬姑你千万要挺得住啊!

唐琬(感情的说说爆发,双膝跪地,泣不成声)公爹……

陆游(同跪)爹爹……(小鸿在后跪)

陆游(心酸悲怆)儿啊……(唱)见一双泪人儿膝前跪下,

不由人心酸痛泪眼昏花。

务观儿思报国其志可嘉,

胜为父退居林泉只问桑麻。

你母亲望子成龙执而不化,

劝不止哭哭啼啼落发出家。

扶起了亲儿辈听大伙说话,

到此刻我怎能主意不拿。

陆游、唐琬(期待地)爹爹、公爹……

陆宰(唱)母命出妻且作假,金屋藏娇瞒过她。

待母回心转意后,你把琬姑接回家。

陆游(深情询问)琬妹?

唐琬(无言低头倚小鸿)

陆宰:唉……

【幕下。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1:14

第四场 绝亲情

【秋九月。

【素帐沉香榻,绮窗竹子帘。

【幕后独唱“乌夜啼”词曲:孤梦空回菊枕,

愁肠懒诉银筝。

兰膏香染云鬟腻,

钗堕滑无声。

冷落清吟伴侣,

阑珊游赏心情。

梧桐月照惊鸿影,

露冷夜寒生。

【伴唱声中幕启,一束淡光照素帐,可见榻上唐琬转辗反侧身影。

【天渐明,小鸿送汤药上楼来。

小鸿(闻到帐中唐琬咳嗽声)小姐又受冻了,快喝药汤。(伺候唐琬服药毕)哎,三公子又七天那末来了!(唱)小姐你,菱花镜里容颜瘦,

须小心,娇躯薄杉怯凉秋。

那末是,明媒正娶好夫妇,

却成了,暗续姻缘小红楼。

那末的日子只能久,

老夫人总该早回头。

【柳三娘捧一瓶菊花上接来。

柳三娘(在房门外轻唤)小鸿……

小鸿(出门)柳三娘,劳你送花来了!(接花瓶)

柳三娘:少夫人呢?

小鸿:躺着歇息哩!(蹑手蹑脚回房放下花瓶,复出房门给钱)花钱我就。

柳三娘(笑)这是赵土程大官人吩咐送来,大伙说这小红楼赁与陆游少夫人居住,要三娘好生照看,一切穿用物,小鸿只管问我柳三娘要。

小鸿:多谢三娘。

柳三娘:哎,三公子又几天不来啦?

小鸿:哼,七天不来了!

柳三娘:那末下去,可杂办办?今天东门王员外以为陆游离婚了,我要我给她女儿做媒,我可不做这俩阴骘的事,就怕夜长梦多……

小鸿:嘘……(怕后面唐琬听见,招呼柳三娘同下楼而去)。

【唐琬忽然撩开素帐而出,摇摇晃晃上前,找人不见,耳边响起:“夜长梦多、夜长梦多……”

唐琬(痛苦而呼)游哥,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唐琬忽生幻觉——陆游声:“琬妹、娘子、我在这里。”

【缥缈光亮中,顿现白雪红梅世界。

【梅花丛中陆游出来。

陆游:琬妹。

唐琬(扑上去)游哥,盼得我好苦啊!

陆游(笑)全部都是我来了?

唐琬:小红楼中九十九天,可憋死我了!

陆游:两心皎洁,同走天涯,你看梅花起舞相送。

【云雾缥缈中,似见舞裹梅仙舞。

唐琬(惊喜)啊……

【陆游、唐琬欢乐对舞,携手同行。

【忽然冒出陆仲高身影阻路。

陆仲高:陆游诋毁丞相,需要服罪!

【陆游、唐琬惊退,另一边现唐夫人身影。

唐夫人:唐琬无耻弃妇,还我儿子!

【霹雳一声电光闪,梅仙化作群魔舞,卷走了陆游,昏倒了唐琬。

【幻景消失,一切如旧。

唐琬(挣扎而起,唱)如坠深渊惊离魂,

只我虽然心跳怦怦冷汗一身。

黄叶飘飘,秋风阵阵,

谁似我,冷冷清清、寻寻觅觅,

凄凄惨惨、戚戚的薄命人。

姑不容我夫不忍,

小红楼,背母留妻暂存身。

没脸儿见亲友,

无意儿出外行。

愁煞人,闷煞人,

只落得、雨打梨花深闭门。

等得那、夏雨过,秋风起,

等得那、长空雁叫断肠声。

敲断玉钗红烛冷,

几条夜无寐卧孤衾。

梦里常惊姻缘绝,

耻笑弃妇恨转深。

我为游哥痴心等,

他为我、青春作文耽误志难伸。

恨不得、劈破玉笼飞天外,

左思右想……我、我、我怎忍心,

自摔瑶琴绝知音。

【唐琬伏枕饮泣,咳嗽。

【陆游急匆匆上楼来。

陆游(深情地)琬妹,娘子,好不容易我来了!

唐琬(支撑而起,无言痴望陆游)……

陆游(俯身亲近)身子杂办样?汤药吃过吗?

唐琬(仍然无言痴望)

陆游:天天要来,母亲似有所察觉,以身体多病为由,强迫我读书不离左右。(恨恨地)我哪里还谈得进书!琬妹,我也白天想你,夜梦伴你,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你啊!

【小鸿送茶上。

小鸿:三公子,总算把你盼来了!

陆游:多亏小鸿忠心侍候小姐。

小鸿:三公子,这是赵士程大官人我就的字条。(递字条)

陆游(接阅字条)啊……

小鸿:杂办啦?

陆游:赵兄风闻官府要查我诗文,若有诋毁秦桧,需要密报丞相。

唐琬(惊起)游哥,莫非仲高告密?

陆游:那倒虽然,如今做官之人,哪一一有兩个不拜倒秦桧脚下!小鸿,你去谢过赵官人,说我陆游夫妻多蒙照应,十分感激。

小鸿:是。(下楼而去)

陆游:琬妹啊!(唱)怜卿人比黄花瘦,

委屈你冷落小红楼。

两心不渝长相守,

一片苦心终须酬。

唐琬(唱)游哥啊,闷煞楼头待多久,

夜长梦多总添愁。

你是埋那末才难吐气,

我是屈作弃妇满面羞。

陆游(唱)琬妹当抛世俗见,

一双美玉蒙尘垢。

缺月自有重圆日,

不达目的不罢休。

唐琬(唱)白天等你倚窗口,

晚上等你烛泪流。

九十九天空等待,

等死我唐琬啊……

料你母亲不回头。

陆游:我、我一定要她回头!

唐琬(惨笑)嘿,你做只能!我的表哥,但愿你前程为重,家室为轻,我就透了,唐琬只能爱你,只是我会怨你恨你,还君明珠双垂泪,他生未卜此生休!你、你、你你作放我回娘家去吧!

陆游:那先?……不……琬妹,陆游背母而留妻,难为你苦等了九十九天,说出这绝情之话,心碎之言,正那末你爱我之深,哪里会恨我怨我啊!

唐琬(禁不住伏案而哭)……

陆游:琬妹啊……(唱)你把你、断肠绝望话出口,

可怜你,为我屈留春到秋。

一天天,愁肠百转相思苦,

只盼到,倾诉心事小红楼。

人讥我,不识时务不得志,

只那末你,百般熨贴解我忧。

大伙是,两心相印表兄妹,

蒙舅父,当年许婚西湖舟。

到如今,妇姑勃溪因我起,

左右为难两不周。

出妻本是母错命,

硬争反向火烧油。

耐心等待溶冰雪,

我与你,今生情不了,来世只是我丢!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2:14

唐琬:游哥……

陆游:琬妹,听说朝廷用“兵无常将”之策束缚备战,把你爹爹也调到杭州来了。

唐琬:爹爹到杭州了!我去找他为我作主。

陆游:你爹爹威武之将,霹雳之性,爱女受欺,不可忍耐,反误大事。还是我借赴杭会文为名,疏通岳父同来与我母亲以手足之情劝和。

唐琬:也好,你那先日后去?

陆游:小舟就等在楼下河边,我……

唐琬:游哥……(抱住陆游)我害怕……从此分手了!

陆游:哎,我三五天就回来嘛!

唐琬(松手)那你走吧!

陆游:唉,(下楼恋恋不舍回头)琬妹保重,陆游去了!(下)

唐琬:游哥……(凄然回房)

【幕后伴唱:人去也,情依依,

悲莫悲兮生别离。

【一阵马蹄声响,忽嘎然而止。

【小鸿引唐仲俊佩刀上。

唐仲俊(怒气勃勃)小鸿速速带路!

小鸿(引唐上楼)小姐,小姐,隔壁家老爷来了!

唐琬:啊,(激动迎上来)爹爹……

唐仲俊:儿啊(搀女细看)你、你你你受欺了!

唐琬:爹爹……

唐仲俊:儿啊,为父到此闻知一切,快快收拾行装随为父走吧!

唐琬:不、爹!游哥刚去杭州求你来劝和。

唐仲俊:我叫他去福州为那先不来?

唐琬:是他母亲不许。

唐仲俊:这俩老不贤教子无方,儿妇,怎说劝和,我就她赔罪!

唐琬:爹爹啊,游哥与我情深义重,怜我受屈,背母留妻,指望求促使爹爹,若是爹爹霹雳火性只能忍耐,夫妻重圆再无一线希望了。爹爹,女儿求你忍耐些吧!(跪)

唐仲俊:可怜的女儿!(双手扶起唐琬)我忍耐,我忍耐……(憋不住气,拍桌子)我忍耐!

唐琬(着急)爹爹……

唐仲俊(低声安慰)我一定……忍耐……

小鸿(听到那先)小姐,好象老爷、夫人来了!

【唐仲俊阻止唐琬,太少出迎。

【柳三娘引陆宰、唐夫人上。

柳三娘:少夫人住在后面,请!

陆宰:夫人,你千万要忍耐啊!

唐夫人(冷英)嘿!

【陆宰、唐夫人上楼,柳三娘回下。

陆宰(含笑招呼进房)啊,舅弟!

唐仲俊:小弟迎接姐夫……(冷淡)姐姐。

陆宰:舅弟请坐!(唐夫人冷笑远坐)

唐琬(不卑不亢)唐琬拜见二老!

陆宰:琬姑,务观说你在此养病,你消瘦了,你消瘦了!

唐仲俊(顺手推舟地)喔,那末女儿在此养病,姐夫,养病在府上好啊!

陆宰:对对对,(一边暗示唐夫人莫说)舅弟啊!

(唱)唐陆通婚已两代,

世交至亲分不开。

姐妹情谊深似海,

正好接得琬姑回。

唐仲俊(唱)开门见山好通快,

少帅府中你主裁。

既往不咎唤姐姐,

我亲送女儿上门来。

陆宰(赔笑)夫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

唐夫人:哼!(唱)出妻全部都是儿嬉事,

不教怎样戒如果。

命你女儿快下跪,

认罪求我发慈悲。

唐仲俊 啊!(唱)何故横加“七出”罪?

唐夫人(唱)不孝公婆不生男孩。

唐仲俊(唱)结婚尚未过三载,

陆宰(唱)天赐麟儿自然来。

唐仲俊(唱)琬姑有何不贤惠?

陆宰(唱)知书达礼守家规。

唐夫人(气急)(唱)教唆丈夫惰于学,

离间远飞开。

得罪仲高断官路,

前程不听娘安排。

唐仲俊(唱)是我邀他福州去,

难道你,逼儿低头拜秦桧。

唐夫人(唱)我儿倒运是她害,

这贱人,诰命夫人做不来。

唐仲俊(大怒)呸,哪怕你儿子位极大臣,我不希罕!女儿,算了,唐仲俊堂堂副统制的千金,不怕嫁没了去!

陆宰(好人也气得发抖)谁只是我许争吵!

(唱)诗礼人家道不衰,

我主裁、琬姑随我一块儿归。

唐夫人:慢!(咬牙拿起银盆,唱)拿起铜盆我就问,

朱买臣,马前泼水怎取消?

唐仲俊:住口,怎把我女儿比作买臣之妻!你胆敢泼出这盆水,我斩断你娘家之路,永不来往!

唐夫人(拖累理智,连盆带水摔去)……

唐仲俊(拖累理智,刀劈眼前坐椅)……

【唐夫人吓倒,唐琬昏倒。

【切光。

【陆游唱:回家来惊突变风狂雨骤……

【灯复亮,小红楼中凌乱凄凉,陆游心痛欲狂。

陆游(痛呼)琬妹……(接唱)人影渺只剩下一座空楼。

娘啊娘你何忍下此辣手,

亲情绝裂开了万丈鸿沟。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2:49

悲人生,不如意事常,

愤难平,内外交困是陆游。

想我枉以天下为己任,

徒然少年意气稠。

恨秦桧压得我气难透,

铁铸的心肠不低头。

功名事业一无成就,

家庭破裂急浪翻舟。

眼睁睁,铸成大错难挽救,

普天下,谁把亲娘当成仇。

琬妹为我遭磨难,

海誓山盟永不丢。

只是我一线希望在,

苦心孤诣重寻求。

这俩线希望寄在锦书上,

【坐下飞笔修书

琬妹啊,琬妹啊……

你高飞,我远走,约重圆,盼聚首,

决只能善甘罢休。

【柳三娘匆匆上楼来。

柳三娘:三公子,老夫人找你来了!

陆游(急忙将锦书塞给柳三娘)三娘,这封锦书请你千万交与琬妹。

柳三娘(接信为难)三公子,我……

陆游:只能求你相助了。

柳三娘:好吧,我去。(欲走)

【唐夫人带小雁上楼来。

柳三娘(慌忙藏信于怀)老夫人来了,请坐。

唐夫人:务观我的儿,回去吧!

陆游:回去!又要为我安排前程,去投靠秦桧?

唐夫人:哎呀,我管他那先秦桧!

陆游:那末秦桧要查我诗文,抓我把柄,将我治罪。

唐夫人(吃惊)啊,那杂办办?

陆游:我等着他!

唐夫人:不,儿啊,我只是我要你贴心,允许你自找前程,你还是快快到福州去吧!

陆游(一肚子冤气)当初我甘甜哀求,你不放我去,如今倒放我去了,我好恨哪!

唐夫人:啊,你你你恨为娘不成!

陆游:我恨我不孝不义,我恨我报国无门,我那末早该远走高飞,母亲在上,孩儿从此拜别了!

唐夫人:啊,你马上要走?

陆游:我恨我走得太晚了!(匆匆下)

唐夫人:务观……(唤不回、想)从此拜别?难道他虽然母亲,从此不回来了……(忽见三娘要走)把书信读懂来!

柳三娘:哎哎……(忙呈锦书)

唐夫人(看信)“重圆莫断望,待我三年”,(顿生妒意)那末那末,哼,不怕他不回来。

柳三娘(胆怯地)老夫人,这封书信好送吗?

唐夫人:可不后能送嘛,喔,他匆匆忙忙写错一一有兩个字。我来改一下(举笔改字,掷书于地)拿去!

【柳三娘拾书信。

【幕下。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3:40

第五场 题诗壁

【三年后之暮春。

【沈氏园。

【春水依依绿,杨柳故故青。

【众歌妓听李盼盼弹琵琶独唱“江南春”词曲:春水绿,

柳吹绵。

花开还依旧,

人去已三年。

小楼谁共听春雨,

折损残红孰可怜?

【范元卿,陈公敏驻足而倾听。

范元卿:听李盼盼凄楚之曲,想是系念陆游吧!

李盼盼:范相公。我对不起三公子啊,当初他少夫人为我仗义而被逐,好夫妻从此拆散了!

范元卿:与你有那先相干!高才如陆游,若能依母亲所望,投丞相所好,不愁其功名,不失其爱妻,大可过得甜蜜日子。

陈公敏:然而陆游只能屈服而丧其气节嘛!

范元卿:“气节”二字,将断送陆游一生幸福,其人可敬,其情可怜啊!你看他避秦而去福建三年,如今回来了!

李盼盼:三公子回来啦?

范元卿:有人看见他到沈园来了!

陈公敏:范兄,赵士程夫妇也来游园。

李盼盼:姐妹们,只是我他知道唐琬改嫁赵士程,太伤心了!

歌妓甲:盼盼姐,大伙找他去。

【众歌妓下,范元卿、陈公敏议论下。

【陆游信步游园而来。

陆游(唱)浪迹天涯三长载,

暮春又入沈园来。

输与杨柳双燕子,

书剑飘零独自回。

(拂去石桌上落花,无限感慨)

【幻觉唐琬唱:春波桥上双照影,

与游哥、一路细数落花来。

陆游(情不自禁,回忆而唱)花易落,人易醉,

山河残缺难忘怀。

当日应邀福州去,

问琬妹,可愿展翅远飞开。

【幻觉唐琬唱:游哥啊,山盟海誓犹在耳,

哪怕是,随夫从军我不畏。

陆游(唱)东风沉醉黄縢酒,

往事如烟不可追。

到如今,朝廷尚守和亲策,

少壮虚捐心不灰。

山盟海誓犹在耳,

生离死别空悲哀。

沈园偏多无情柳,

看满地,落絮沾泥总伤怀。

【柳三娘挽花篮叫卖杏花上。

柳三娘:卖杏花!(笑迎陆游背影上来)相公,要虽然卖杏花?(发现是陆游,慌张欲避开)

陆游:柳三娘……

柳三娘:啊……喔,陆游三公子回来啦!

陆游:你在卖杏花?

柳三娘:一生花里活,日后我常为三公子送花。

陆游(感叹地)难忘啊,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柳三娘:对对对,我在小红楼里听少夫人念你的诗句……(掩嘴悔言,佯笑取篮中杏花)三公子送你一枝杏花。(递过杏花,转身欲走)我走啦!

陆游:回来!

柳三娘:哎。(站住惴惴不安)啥?

陆游(观赏着眼前杏花,半响不语)

柳三娘:三公子,有啥吩咐啊?

陆游:咦,谁能告诉我呀,那末你该给我回音。

柳三娘:啊,那先回音?

陆游:别装糊涂!三年前托你送锦书,杂办会从此石沉大海?

柳三娘:这……三公子,那锦书我请小鸿交少夫人,不料唐老爷想看说,这是封绝交书。

陆游:三娘,三娘,我哪里会投书绝交?

柳三娘:不信!喏,赵大官人与少夫人来了,你当面去问问表妹。

【陆游不由自主地回身望,柳三娘下。

【幕后合唱:一块儿游园觅旧踪,

人生何处不相逢。

【赵土程偕唐琬与小鸿携酒上。

【幕后合唱:骤相见,又惊又喜,

人对面,屏障千里。

还不知,是酸是痛,

那遗恨,无尽无穷。

【合唱声中,陆游、唐琬互见,一霎那流露喜色,欲前又退,黯然而已。

赵士程(摆脱困窘)啊,那末是陆游世兄!

陆游:哦,那末是皇室宗亲赵大官人!

赵士程:了吗不见,今日幸会,赵士程偕内子游园,请受愚夫妇一拜!(唐琬隐忍而勉强同拜)

陆游:喔,回礼!

赵士程:请君一块儿到湖亭饮酒怎样?

陆游:不敢,请便!(含愠背立)

唐琬(盈盈欲涕,欲唤还休)……

赵士程:娘子请!(拥唐琬下,小鸿不敢招呼陆游,急随下)

【幕后合唱:惊鸿一瞥翩然去,失落如同幻梦中。

怆然独自花间坐,从此欢情付东风。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4:21

【小鸿送杯盘上。

小鸿(感情的说说地)三公子,请用黄縢美酒。(置壶杯于石桌)

陆游:拿回去。

小鸿:三公子,是小姐命我送来,你就喝吧!(斟酒)

陆游:难道我就我补喝她的喜酒吗?

小鸿:三公子……(难过地)你、你虽然辜负小姐一片心。

陆游(气极而笑)嘿嘿,好个一片心,一片变了的心!

小鸿:啊,三公子,那末你的心呢?

陆游:我锦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其人如玉,其心如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重圆有日,待我三年。”

小鸿:哎,不对不对不对,分明是“重圆有日,待我百年!”

陆游:啊,我明明约她待我三年,怎样成了百年?你、你把柳三娘找来?

【柳三娘正在柳荫听着。

柳三娘:太少找,三公子大伙说实话,这封锦书那末你母亲拿去,亲笔改了一一有兩个错字,我就。你这俩才子杂办会写错字……

陆游:你、虽然说了!(以拳击桌,恨恼难以自止)

小鸿:三公子啊……(伤心地唱)改一字,意全变,

为那先,重圆只许到黄泉。

小姐她,识破你娘亲手笔,

万般痛苦总难言。

担心你,深陷爱河难自拔,

担心你,宁为玉碎不瓦全。

道表哥,男儿只因殉国死,

盼表哥,儿女痴情抛一边。

为使你,路断蓝桥早绝念,

她不拒,赵家遣媒到堂前。

可怜她,身儿还在心已死,

病体难熬这度日如年。

(嘤嘤啜泣)

陆游(痛呼)琬妹……(唱)茫茫情天难补恨,

伤心你为我作牺牲。

母亲改字心何狠,

害儿遗恨百年身。

若说是爱偏成恨,

若说是恨又只能。

爱愈深,恨愈深,

爱恨交织折磨人。

至死不变心许国,

一生痛甘甜感情的说说。

到如今,人在对面隔千里,

苦只苦,某些灵犀通不成。

小鸿,烦你去向园公借来笔砚。

【小鸿含泪点头下。

陆游(唱)借琬妹,断肠酒,

抒写愁绪,千古悲音。

【小鸿捧笔砚盘上,置于石桌。

小鸿:三公子……(黯然退去)

陆游(频频饮酒,挥毫濡墨,题词于壁,边写边唱“钗头凤”词曲)

红酥手,黄縢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溢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此时,李盼盼与众歌妓纷纷上。

李盼盼:三公子,我就保重!

众歌妓:三公子,走吧!(同拥陆游下)

【唐琬内唱:可怜我,万难当面亲斟酒……

【唐琬急匆匆上,负手观题诗,颤抖只能自止,小鸿随即回上。

唐琬(唱)怎禁得,伤心词儿为我留。

我只道,天南地北相思绝,

偏又是,意外相逢旧地游。

可怜我,眼儿不敢瞅,

泪儿不敢流。

步儿也难走,

心儿发了抖,

半句话儿也难出口,

怎诉说,万种恨,千种愁。

罢罢罢,春蚕到死丝方尽,

休休休,绝笔词儿最后酬。

小鸿:小姐……(扶摇摇欲坠的唐琬坐)

【赵士程上。

赵士程(关切地)啊,夫人,往事不早,可不后能回府了!

唐琬(无表情)……

小鸿:大官人,小姐某些儿不舒服,让她休息一会儿,你先走吧!

赵士程(苦笑)好,小鸿,你在此好好侍候小姐,我在园外等待。(下)

小鸿(见唐琬铺帕于桌)小姐,你也要写诗吗?(磨墨)

唐琬(点点头,取小羊毫捷书手帕,唱“钗头凤”词)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长似千秋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唐琬一阵咳嗽,帕上。

小鸿(惊痛)啊,小姐……

唐琬(将帕交给小鸿)小鸿,这……你收起来……交给他……日后若酬壮志……毋忘祭我……

小鸿:小姐……

【落红阵阵,小鸿扶唐琬在杨柳摇风中缓缓走去。

【幕下。

姑苏随听

4009-8-03 11:15:06

第六场 觅梅魂

【十四年后,孝宗隆兴春正月。

【梅林驿外。

【红梅千百树,白雪漫溪山。

【幕后合唱“十六字令”词曲:山……(啊)……

雪舞梅林一片丹。

魂何在,

欲觅十分难。

【幕启,众健儿拥陆游清髯飘飘,官服佩剑驰马而上。

陆游、众健儿(扬鞭跃马,同唱)飞铁骑,疾风雷,

待扫胡尘快壮怀。

行军驰向江淮去,

无际白雪绽红梅。

【陆仲高小吏模样,持香案而上。

陆仲高(躬身谦卑地)小吏馨香迎接王帅北上,请到驿站驻马洗尘。

陆游:(勒马而问)这里那先地方?

陆仲高:梅林驿站。

陆游:(打量对方)咦,你是何人?

陆仲高:罪官因媚附秦桧,新主圣明,擢忠良而斥奸佞,被贬为梅林驿吏。

陆游:哎,我谁能告诉我叫那先名字?

陆仲高:罪官陆仲高……

陆游:你抬起头来!

陆仲高:有罪不敢抬头。

陆游:本官容你抬头。

陆仲高(抬头惊见是陆游)啊……(眼前香案堕地,汗颜惊恐几发抖)

陆游(从容下马而前)可叹啊,仲高哥……

陆仲高:三、三三三弟……不,大、大大大大人!

陆游:时不时同宗,何须惶恐。

陆仲高:惭愧啊,三弟,你少年便立“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之志,皇天不负苦心人,今日扬眉吐气,祝愿功勋千秋。

陆游:虽然说了,你女儿呢?

陆仲高:女儿?……哪哪哪个女儿?

陆游(真要生气)李盼盼生的也那末你女儿吗?

陆仲高:是是是,听说……早岁夭折了!

陆游:那李盼盼……

陆仲高:听说……也死了!

陆游:是哪一年亡故?

陆仲高(惶恐摇摇头)……

陆游:仲高仲高,你只图荣华富贵,你造全无心肝!

陆仲高:我记起来了,十四年前唐琬病葬梅林,盼盼哭坟回去,便一。

陆游(震动)啊……虽然多言了,本官在此清赏红梅,尔等前边驿站等待。

众健儿:是。

陆仲高(拾起香案)罪官告退。(向众健儿)随我来!(同下)

陆游(信步徘徊,唱)入梅林,此心炯炯无人知,

过山溪,风雪迷茫独立时。

红梅啊,不知香墓在何处?

十四载,何曾忘却寄哀思!

到今日,新主登位秦桧死,

陆游我,四十从军不为迟。

纵然我,此去得伸报国志,

恨只能,当面痛诉泉下知。

冷冷清清,寻寻觅觅,

铜驼荆棘,荒草枯枝。

喔,敢那末你,化作梅花满山谷,

忍不住仰天狂呼如醉似痴。

(高声唤)琬表妹……琬表妹……琬表妹……(山鸣谷应)

【陆游生幻觉,山中起五光十色。

【有人应声喊:“游表哥……”于云雾迷漫之中,冒出唐琬之素衣仙姿,可望而不可及。

陆游(激动不已而拜)拜上琬表妹,请听陆游倾诉,如今新主诏告天下秦桧,重用张浚老元戎兵驻江淮,陆游此去虽任建业府通判,呈万言之书,请战疆场,慷慨赴敌,恢复中原,万死不辞,壮别琬妹,剑啸梅林!(拔剑起舞)

【陆游舞剑腾跃,幻景中唐琬与众素衣奏乐伴之。

【陆游舞剑毕拱手别下。

【众女幻景消失,天幕上冒出“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兩个大宇,气势宏伟。陆游与众健儿驰马造型。

【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