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琴生喜丧没有哀乐有玫瑰 众多亲友前往八宝山送行

94岁无疾而终 昨日众多亲友前往八宝山为其送行

德高望重的京剧艺术家王琴生去世了,几天前他还硬朗朗地坐在长安大戏院看《定军山·阳平关》,中央电视台给了他好几个镜头,看上去精神也非常好。再问原因,答曰:突然故去,无疾而逝。昨天,王琴生的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追悼会没有哀乐,没有挽联,只有大量鲜花陪伴王琴生上路。

追悼会

谭元寿跪送王琴生

昨天在八宝山举行的追悼会上,谭门和朋友都基本到齐了。灵堂里放着几十个花圈,没有挽联,也没有哀乐,只有肃穆和凝重在这里徘徊。
28日10时,在八宝山一号大厅回旋着王琴生生前的唱段。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来了,穿着校服的学生来了,操着乡音风尘仆仆的家乡人来了……人们向安睡在花丛中的王琴生献上了一枝枝鲜艳的玫瑰。
告别仪式上,京剧艺术家谭元寿与梅葆玖相互搀扶着走到王琴生的灵柩前,年近八旬的谭元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周围的人怕他跌倒,忙上去扶住他,他摘掉了眼镜,目光落向了棺椁中安详的王琴生。“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我舍不得他。”话音未落,大滴的泪珠便落在了地上。站在一旁的梅葆玖也始终是双眼湿润。
10时30分,载着王琴生遗体的灵车缓缓开出殡仪馆驶向火葬场,这时,有人默默地给王老下跪,深深磕了好几个头。
王琴生的儿子王幼生说:“父亲得享94岁高龄,最后没有痛苦地去世,应该说是喜丧。父亲的骨灰28日晚将送回南京,11月1日将在南京举行一场追思会。”

无疾终

饭桌上心脏猝然停止跳动

王老是22日晚6时在吃饭时故去的,突然故去,无疾而逝。最近正值京剧界在纪念后“四大须生”之一的谭富英诞辰100周年,王琴生老先生作为谭富英的师弟,谭派的名誉掌门人,理所应当地从南京赶到北京参加了一系列纪念活动。22日,王老的胃口极好,去长安看戏前,他对陪伴自己的二儿子王幼生提出想吃老北京褡裢火烧。快吃完的时候,他对儿子说:“我能吃三个,只吃了两个没过瘾。”这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便缓缓倒在儿子的怀中,没有一点痛苦的神情。
来北京之前,王老在南京最有名的江苏省人民医院体检时,心脏科主任看了王老的体检结果还在夸:“这是个60岁的心脏,根本不像94岁人的心脏。”没想到不到两个月,他却在饭桌前死于心脏猝停。
在北京的这些天,王幼生感觉王老的精神格外好,以前并不多言的父亲却反常地总是提起过去的家事,他告诉记者:“父亲午休以后还在床上踢了200下腿。”王老生前时除了坚持日常的活动之外,每天早晨起床前,在床上踢腿200下,而且每天入睡前也是靠背台词催眠。王老曾说:“这样不仅锻炼了大脑的记忆和灵活性,而且还背了戏,一举三得。”

生前事

与梅兰芳合作12年

梨园界的人都称王老是“谭徒梅友”,他原是学医的,因为酷爱京剧,1938年拜在谭小培门下成为谭门入室。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曾经与四大名旦、四小名旦、四大坤伶以及武生孙玉堃、茹富兰、高盛麟、李盛斌、杨盛春、徐元珊,花脸金少山、侯喜瑞、王泉奎、袁世海、裘盛戎、马连昆、刘连荣、刘砚亭、金少臣,小生姜妙香、俞振飞,丑行萧长华、马富禄等等艺术大师同台合作演出十余年,尤其与梅兰芳大师合作演出长达12年之久。
王琴生早年与梅兰芳合作,是由梅兰芳的琴师徐兰沅介绍的。1946年4月,梅兰芳在北京请徐先生推荐一位谭派老生同台献艺,适值王琴生也在北京演出。徐兰沅告诉梅兰芳,王琴生13岁学戏,先学铜锤花脸,18岁变声后改学老生,24岁时拜谭鑫培之子谭小培为师,同时向师兄谭富英学戏,其戏路宽广,唱、做、念俱佳。梅兰芳当即首肯。在上海戏院演出京剧《汾河湾》是梅、王首次合作,继而合演《宝莲灯》、《打渔杀家》、《御碑亭》、《法门寺》、《四郎探母》、《武家坡》、《大登殿》、《抗金兵》等。

忆故人

韩震(央视制片人):93岁还曾登台

去年6月我们为王老录制了他与黄世骧合作演出的《朱仙镇》,之前还给他录过《打严嵩》、《打金枝》、《打渔杀家》、《摘缨会》、《二堂舍子》、《举鼎观画》等6出戏的名段,93岁高龄还能登台表演,这在梨园历史上也算前无古人的了。录制当天,王老化妆的时候谭元寿在他几个儿子的陪同下来到棚里,进门时我特意问了一句:“谭老师中午没休息就过来了?”他说:“没有,这比我自己的事还重要呢。”他还特意为王老带来了一个袖珍小风扇,怕他化妆时热着,真是细心周到。
王老化好妆自己勒头,非常干净利落,一边勒一边骄傲地对谭老师说:“怎么样,我这勒头也是谭家的。”谭老师笑答:“是的,是的。”众星捧月一般,王老终于上场了。拍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虽然已是93岁高龄,王老依然是一丝不苟,认真得令人感动。谭老师说:“我看自打有京剧那天,93岁还能登台,恐怕您是第一人。”王老作出天真可爱状回道:“我是93岁才入科班。”

梅葆玖:我欣赏他的敬业精神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一直合作演出,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敬业精神。有些剧目我们都合作演出过几十遍,但是每次演出前他都要张罗着彩排,而且对不好的台词都会合理地修改。他生在北京,当年和我父亲去南京演出时,被江苏省领导挽留,希望他能暂时留在南京成立并带动当地京剧团,后来他就一直留在了南京,原来他是江苏京剧院副院长。

干女儿虞梦令:他完成了三个心愿

老爷子为了来参加谭富英先生诞辰100周年活动,特意提前一年来到北京,还专门做了四套不同季节的衣服。老爷子跟谭富英的关系非常好,从1941年起,有7年的时间里二人除了夜里各回各家睡觉,平时都在一起。他虽然是个名家,但是从来没有架子,这次从南京过来,他每天都劝我要多穿衣服,说“北京寒气重,如果平时不注意,老了要吃苦,最要紧的是两条腿。”
老爷子生前有三个愿望:能把自己的唱段录制下来传给后人;为谭老祖立碑;参加谭富英诞辰100周年活动。现在,他虽然走了,可他的这三个愿望都实现了。(记者 唐雪薇)

(摘自 《北京娱乐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