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歌生动地展现了传统戏曲的时尚表现力艺海观澜

戏歌是传统戏曲时尚表现形式的生动展现,体现了拥抱时代审美的文化意识和推陈出新的艺术追求。 它告诉我们,中国戏曲不仅是一门传统艺术,更是一门时代艺术。

近年来,歌剧和歌曲的受欢迎程度不减。 值此北京冬奥会来临之际,著名京剧大师于奎智、李胜素演唱的歌曲《冰雪奇缘》以京剧+交响乐的形式诠释冬奥文化,唱响来自冰雪的热情邀请带着醇厚北京口音的雪北京。 去年,根据京剧《红鬃马》改编的歌曲《五家坡2021》在网络上掀起了翻唱热潮。 不仅吸引了流行歌手、网络主播、音乐院校学生一试身手,还根据越剧、黄梅戏、豫剧等剧种相继亮相。 如今,在哔哩哔哩、抖音等新媒体平台上,以《志灵》、《万江》、《探窗》为代表的古风音乐十分受欢迎。 他们创作的共性在于对歌剧元素的巧妙运用。 戏腔、戏韵已成为中国风格音乐的重要源泉。

戏曲,顾名思义,戏中有歌,歌中有戏。 它是一种将戏曲唱腔、曲调、节目融入现代音乐元素的演唱。 1987年,作曲家姚明与作词家颜苏合作创作歌曲《我的家乡是北京》,这首歌由李谷一在1989年中央电视台元旦晚会上演唱,传遍全国。 由于戏曲歌曲既具有传统音乐的基因和特点,又具有流行歌曲的节奏、配器和结构,因此长度较短,不难唱。 每个人都能哼出几句台词,一出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和追捧。 随后,上海、北京等地趁热举办全国性歌剧歌曲比赛,涌现出《有福恋人》、《慢声》、《大江东去浪》等一批优秀歌剧歌曲作品。出现了。

中国戏曲是民族文化的瑰宝,民族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代表性艺术形式。 从音乐上看,歌剧音色丰富、形式多样、曲调多样,有近400个剧种。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人们的欣赏习惯和审美趣味正在发生变化。 博大精深的戏曲文化对于很多当代人来说,敬佩有余,却不够亲近。 如何为当代观众架起一座通往歌剧艺术的桥梁? 希格就是有益的尝试之一。

无论是20世纪90年代的《前门亲情大碗茶》《说唱脸谱》《为子孙整顿江山》,还是新世纪以来的《大宅门》《梨花颂》,或者近年来的《新贵妃醉酒》《悟空》等,通过戏曲的窗口,让人们对戏曲的类型有了初步的了解,对戏曲的曲调和神韵有了直观的认识,进而会进一步了解、接受、喜爱歌剧。

需要看到,今天,音乐创作、传播、接受的环境发生了变化,戏曲歌曲也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 例如,流行歌曲越来越轻地借用歌剧,有时只在副歌部分使用歌剧口音,这使得形式更加灵活,更容易传唱。 除了运用京剧“国粹”元素的戏曲歌曲外,各种地方戏曲流派歌曲的改编也很活跃,比如豫剧的戏曲歌曲《你的家在哪里》、戏曲歌曲《川剧《圆梦》、越剧歌曲《雪梅一枝》。 《敖双凯》等就是代表。 有的创作不仅将戏曲演唱融入到音乐中,还将戏曲道具、服装等元素融入到舞台表演中,甚至将动画、游戏、直播、短视频等结合起来,以“戏曲+”。 日常生活。

大众参与是艺术兴衰的决定性因素。 不久前,《音乐周刊》推出“中国戏曲歌曲创作与表演工程”,旨在通过讲戏曲、学戏等丰富的活动,推动戏曲歌曲的创作、表演和传播,推动戏曲发展。戏曲、招戏曲、唱戏曲。 文化的当代传承与创新。 在当前的歌剧歌曲创作和表演中,青少年已成为一支主力军。 许多古歌的创作者和演唱者都是年轻人。 社交平台数据显示,目前歌剧爱好者中3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一半以上。 这些年轻人怀着对中华文化的自信和自豪,深挖传统资源,敏锐满足当代需求,充分利用网络媒介,围绕戏曲艺术展开新颖有趣的创作。

戏歌是传统戏曲时尚表现形式的生动展现,体现了拥抱时代审美的文化意识和推陈出新的艺术追求。 它告诉我们,中国戏曲不仅是一门传统艺术,更是一门时代艺术。 在戏曲、古今、新旧的融合互动中,让更多的人走近戏曲,领略戏曲之美,了解时代传统文化的脉搏。

(作者为海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

《人民日报》(2023年9月8日第2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