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张松骂曹剧本唱词

京剧《张松骂曹》剧本唱词

角色

张松:老生
曹操:净
杨修:老生

剧情

杨修对曹操夸赞张松奇才,并以其背诵《孟德新书》一事相告。曹操疑与古人暗合,即命将书焚毁。次日在教场阅兵,曹操向张松夸示军威。张松冷笑,出语轻慢,曹操责其口出狂言,张松历数曹操以往战败事以讥之,并举吕伯奢、陈宫为例,谓其恩将仇报。曹操大怒,将张松赶出帐外。张松对此行甚悔恨,随即收拾起程回川。

京剧《张松骂曹》剧本唱词

【第一场】
(杨修上。)
杨修(引子)参透诗书亿,世人心难知。 

(白)有人么?

(中军上。)
中军(白)是哪个?

原来是德祖先生。

杨修(白)丞相可曾升座?

中军(白)现在书房。

杨修(白)烦劳通禀。

中军(白)随我进来。

(曹操上。)
杨修(白)主簿杨修,参见丞相。

曹操(白)少礼。

杨修(白)启禀丞相:想那西川张松,乃天下奇才,丞相不可轻视于他。若得此人,必有大用。

曹操(白)怎见得?

杨修(白)昨日卑职与他在馆驿闲谈,说起丞相所作新书,令他看过。他说此书,乃是西蜀小儿熟读。卑职叫他背诵,他从头至尾,一一背念,半字不差。卑职问他,此书乃何人所作。他说,此书是战国时无名氏所作。如此看来,此人博古通今岂非天下奇才乎?

曹操(白)哎呀,且住!此书是我出自心裁,怎么又与古人同心,莫非我梦得古书不成?罢了!既有此书,要它何用。

中军!

中军(白)有。

曹操(白)将此书用火焚化,并令各班部,凡有此书,一概焚毁。

中军(白)遵命。

曹操(白)我视张松形容古怪,出言猖狂,有些自大。我不轻视于他,他必然藐视于我。今日也不用他拜见,以待明日清晨,将文武官员,调齐教场,命他在教场拜见,一来叫他看看我的威严,二来要他回转西蜀,告与刘璋。此意如何?

杨修(白)相爷高见,卑职告退。

曹操(白)晓谕张松。

杨修(白)是。

(念)领了丞相命,告知有才人。

(杨修下。)
曹操(白)拿我令箭,晓谕文武各班,明日清晨,文穿补服,武披铠甲,各带人马,教场伺候!

(曹操下。)
中军(白)丞相有令:明日清晨,文穿补服,武披铠甲,各带人马,教场伺候!

(中军下。)
【第二场】
(张辽、许褚、夏侯惇、夏侯渊同上。)
张辽(点绛唇)气盖中华,

许褚(点绛唇)保定邦家,

夏侯惇(点绛唇)操练兵将,

夏侯渊(点绛唇)威振川娃,

张辽、
许褚、
夏侯惇、
夏侯渊(同点绛唇)管叫他心惧怕。

张辽(念)威风凛凛振,

许褚(念)昂昂杀气生!

夏侯惇(念)站立辕门外,

夏侯渊(念)单听将令行。

张辽、
许褚、
夏侯惇、
夏侯渊(同白)俺!

张辽(白)张辽。

许褚(白)许褚。

夏侯惇(白)夏侯惇。

夏侯渊(白)夏侯渊。

张辽(白)请了。

许褚、
夏侯惇、
夏侯渊(同白)请了。

张辽(白)丞相有令,命我等披挂整齐,各带人马,在教场以助雄威,惊吓那西川张松,我等在此伺候!

张辽、
许褚、
夏侯惇、
夏侯渊(同白)请!

(程昱、贾诩、荀攸、满庞同上。)
程昱(念)少小须勤学,

贾诩(念)文章可立身。

荀攸(念)满朝朱紫贵,

满庞(念)尽是读书人。

程昱(白)下官程昱。

贾诩(白)贾诩。

荀攸(白)荀攸。

满庞(白)满庞。

程昱(白)各位大人请了。

贾诩、
荀攸、
满庞(同白)请了。

程昱(白)丞相命我等教场伺候。请!

贾诩、
荀攸、
满庞(同白)请。

(四文堂、曹操同上,中军上。)
曹操(点绛唇)职掌兵权,霸占中原,领人马,扫尽狼烟,篡汉随吾愿。

程昱、
贾诩、
荀攸、
满庞(同白)参见丞相!

曹操(白)少礼。

程昱、
贾诩、
荀攸、
满庞(同白)谢丞相。

张辽、
许褚、
夏侯惇、
夏侯渊(同白)末将打恭!

曹操(白)站立两厢!

(念)南征北战胆气豪,胸怀智谋比人高。只因张松逞才干,特集文武唬儿曹。

(白)本爵,姓曹,名操,字孟德。只因张松到此,我看这厮,甚是狂傲。今日特聚文武,以伏他心。

中军!

中军(白)有。

曹操(白)文武官员,可曾到齐?

中军(白)到齐多时。

曹操(白)传张松进帐!

众人(同白)丞相有令,张松进帐。

张松(内白)来也!

(张松上。)
张松(唱)好一个曹孟德威风不小,

集文武特叫我张松观瞧。

文一边端朝笏身穿朱皂,

武一旁披铠甲盔缨飘飘。

将一概持斧钺白光照耀,

兵与卒各执着剑戟枪刀。

俺张松观一遍只当不晓,

才知道俺张松枉来一遭。

我有心不会他转回川道,

众人(同白)张松入帐!

张松(白)哎呀!

(唱)又听得众将官喊声更高。

悔只悔我不该错投此道,

知奸相行霸道祸已自招。

我只得气昂昂大帐进了,

看一看曹孟德怎样开销。

曹操(白)你见本爵,立而不跪,念你是远来之使,不加罪于你。尔今初到许昌,别无可观,今日特集文武,齐至教场,你看老夫的威风,比尔西蜀如何?

张松(白)这个!

曹操(白)唔!

(张松冷笑。)
张松(笑)哈哈哈!

曹操(白)哼!老夫到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无敌于天下,顺吾者昌,逆吾者亡!你倒笑起老夫来了。

(唱)骂一声小张松忒以狂诈,

敢在这教场上耻笑于咱。

我本当传将令将你斩杀,

又恐怕众文武道我量狭。

看张松形容异身材不大,

古怪的猿猴背狗须乱轧。

他纵有满腹才全是自大,

竟敢在我面前狂口自夸。

张松(白)相爷英名,西蜀皆知!是战不能胜,攻不能取,无颜于天下!

曹操(白)怎见得?

张松(白)你且听道!

(唱)曹丞相你不必说话太傲,

可记得在潼关遇着马超?

战渭南夺船舟避箭跑掉,

只杀得曹丞相割须弃袍。

在宛城遇张绣子侄丧了,

濮阳城被吕布用火来烧。

在赤壁遇周郎火攻计巧,

华容道求关公才得脱逃。

这都是曹丞相威风不小,

战必胜攻必取莫大功劳!

曹操(唱)骂一声小张松说话太错,

休得要在教场胡言乱说。

大将军谁无有胜败之错,

你再说老夫我待人如何?

张松(白)丞相待人,名扬天下,人人皆知!待我说来,你且听了!

(唱)想当年献钢刀行刺董卓,

各州县画图形将你捕捉。

行至在中牟县巧言瞒过,

陈公台弃县令随你逃脱。

吕伯奢他待你哪些有错,

杀他的一满门命见阎罗!

白门楼陈公台被你拿获,

为什么恩不报反把头割?

这都是丞相你待人不错,

真果是量似海恩如江河。

曹操(唱)张松贼说此话忒以猖狂,

竟敢在我面前说短道长。

叫人来将张松赶出大帐,

也免得这畜生任嘴逞狂。

张松(唱)可笑那曹孟德无才无量,

他把我张永年当做平常。

我本当将地图献于奸相,

又谁知曹孟德一味逞强。

我只得将川图暂且收放,

回西蜀见主公再作商量。

无奈何离去了中军宝帐,

不料想这一遭枉来许昌。

(张松下。)
曹操(唱)我本是调文武叫他害怕,

不料想气得我心火难压!

忙吩咐众将官各回府下,

任凭他作何为走遍天涯。

(众人同下。〖尾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