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现京剧绚丽多姿的风景

京剧专题_京剧搜索_京剧资讯/

图片①:京剧电影《红楼二游》剧照。 图②:京剧电影《文姬还汉》剧照。 图③:京剧电影《群英会之借东风》剧照。 图④:京剧电影《四郎探母》剧照。图①至④均为“京剧电影计划”领导小组张方满提供的版式设计

核心阅读

“京剧电影计划”纳入的21部影片,覆盖了现有流派的65%以上。 将从18个京剧表演团体中选出最适合演出的人才。

为了形成合适的视觉语言系统,有效地将原作转化为电影,完成从舞美到电影、视听艺术的转变,拍摄团队以创新为引领,以技术为支撑,以技术为支撑根据每个玩法的特点和需求。 以审美支撑,努力实现京剧的精细化传承和电影创作的现代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国作协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一个民族的身份。” 《英雄会借东风》《文姬还汉》四部京剧电影在第十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隆重推出。经过12年的努力,“京剧电影计划”已最终完成两批21部代表性、示范性作品进入收尾阶段,这些具有鲜明文化身份的影片受到了广泛关注。

歌剧与电影有着不解之缘。 中国首部电影《定军山》通过电影艺术保存和传播京剧文化。 两种经典艺术在融合与互补中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京剧电影计划”坚持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 从浩瀚的传统剧目和多年来积累的代表作中,精选具有代表性、艺术性、能体现当代京剧艺术家实力的剧目。 并通过案头剧本的精心加工、排练场的反复打磨、电影制片厂的精心拍摄,制作出了一批可以广泛传播、永久保存的影片。

国粹经典的当代传播与传承

这是一项崇高而艰巨的历史任务,也是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的重要举措。 “京剧电影工程”由中央领导亲自发起、亲自推动,国家有关部委参与、全力配合。 倡导者坚定不移的决心和艺术家们的辛勤努力,是“京剧电影计划”顺利开展的根本保证。

京剧的剧目非常丰富。 仅以《三国演义》为蓝本的骨剧就有200多种,可见三国剧在京剧剧目中所占的比例之高和重要地位。 京剧讲究演员阵容齐全,能唱、能唱、能武术,形式丰富多样。 非常适合演绎雄伟、变幻莫测、诙谐人物的故事。 《群英云集之借东风》就是其中一部,历尽艰辛。 20世纪50年代,由马连良、叶盛兰、谭富英、袁世海、邱盛荣、肖长华等主演的舞台艺术电影堪称当时京剧的“英雄会”。 它完整​​地记录了前人的表演风格,为我们留下了永久的遗产。 相当有价值的历史资料。 翻拍的新版电影《英雄会借东风》由叶绍兰、尚长荣、朱强、孟光禄、张建国、寇春华、叶金元等代表艺术家出演。 它运用更先进的电影工具和科技手段,展现当代京剧表演者传承国粹的艺术高度和诚信创新的精神。

《霸王别姬》是梅兰芳于1922年首演的梅派代表作,《萧何月下追韩信》是周信芳自编自演的齐派戏曲剧目。 两者都是经久不衰的艺术瑰宝。 建国后编撰的《谢耀寰》、《穆桂英挂帅》、《赵氏孤儿》、《满江红》、《九江口》等也具有强大的风格和深刻的内涵,加上梅兰芳、马连良、张俊秋、李少春等著名演员,以唱、读、打的出色演技而闻名。 《秦香莲》、《第一红娘》、《玉链》、《福寿镜》等观众喜闻乐见的故事剧,因其浓郁的民间色彩和趣味性而深受观众喜爱。或是他们对人性细腻而深刻的探索。 “京剧电影计划”选择这些基础扎实的剧目进行拍摄,力争在经典向后人的当代传播和传承中取得更好、更精准的效果。

京剧艺术丰富多彩、博大精深

京剧是一门色彩丰富、流派众多的表演艺术。 “京剧电影计划”收录的21部影片,类型多样、繁花似锦,更加全面地体现了京剧艺术的丰富多彩、博大精深。 从老生的谭派、虞派、马派、气派、阳派、燕派、奚派、高派到丹行的梅派、成派、商派、巽派、张派、杜派) 、关(苏双)派,再到井陉的丘派、元派、侯派,小圣的叶派、虞派,武圣的杨(小楼)派、李(少春)派,老聃派。 老李(多奎)学校、新李(金泉)学校、丑肖(彰化)学校……涉及的学校超过现有学校的65%。

新版《群英会之借东风》集结了叶派少生、马派老生、秋派铜锤、羲派老生、武生武生。杨派、萧派的方巾丑,以及素有“当今活曹操”之称的贾草画脸同台,力图满足各类观众的欣赏喜好。

《文姬还汉》是金仲荪编剧、程砚秋创作并演出的1926年话剧。 虽然有史书和小说《三国演义》为基础,也有元明戏剧为参考,但其戏剧结构、唱腔、歌词、音乐都是全新的创作。 该剧一经上演,就因其复杂的人物内心思想和凄美悠扬的歌声而受到广大剧迷的喜爱。 此后数十年,程派弟子陆续学习表演,剧本由程派名师李世济修改加工。 多个版本同时流传,成为程派青衣必演剧目。 将这样一部凄美动人、委婉深刻的程派青衣戏改编成电影,足以赢得“程迷”的青睐。

另一部向公众上映的影片《红楼梦》,是陈默香在1932年根据《红楼梦》的相关章节为荀惠生量身定做的。 被列为荀派六大悲剧之一。 荀慧生在第一个角色中扮演三姐,在第二个角色中扮演二姐。 荀慧生分别饰演花旦和鬼门旦,充分展现了他超越职业的实力和魅力。 20世纪60年代,荀慧生将这部戏教给了16岁的新星刘长雨。 此后,刘长雨在频繁的表演实践中对剧本进行了多次修改和修改,受到了业内外的广泛好评,被赞为“少凤比老凤还清”。 ”。 由于历史原因,荀慧生一生并没有在银幕上大展风采。 此次这部剧的拍摄,弥补了这部荀派名剧没有形象再现的遗憾。

歌剧与电影的融合与创新

“京剧电影计划”在传播经典艺术的同时,也锻造了一支经验丰富、素质过硬、充满热情、有追求的京剧电影专业团队。 将对戏曲电影产业的后续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和积极的影响。

京剧电影的拍摄不仅是京剧艺术的传承和接力,更是见证了中国戏曲文化与电影文化的融合与创新。 只有一大批有能力、有经验、高水平、高素质的艺术人才全心投入、取长补短、齐心协力,才能实现永久保留的目标。

动员精兵强将,组成一支强大的表演队伍。 以最具实力的北京、天津、上海为主要拍摄基地,打破团体、场所之间的限制,从全国各地选拔最适合演出的人才。 据统计,参与这21部影片的演员、演员分别来自18个京剧表演团体。 武侠剧《大闹天宫》招募了来自14个京剧团、院校的30余名武术封面演员,由来自福建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中央戏剧学院的四位孙悟空演员完成。戏剧。 《谢遥欢》由国家京剧院、上海京剧院、天津京剧院、北京京剧院等院团演员联合演出。 《四郎探母》和《红楼二游》也充分体现了强强联手。

一批朝气蓬勃、实力雄厚的年轻拔尖人才涌现,将他们的青春魅力和非凡才华留在银幕上。 张建锋、李博、杨少鹏饰演的杨艳慧,窦晓萱、郭晓、路阳饰演的铁镜公主,罗荣正饰演的游三姐都让人眼前一亮。

特聘28名表演艺术家、剧作家、音乐家、戏剧理论家、电影导演组成艺术指导组。 从选剧到剧本修改、演出评价、影评论证,他们都全力投入并提供建议。 一批深谙电影规律、懂京剧、技艺过硬的导演、摄影师、录音师、美术师和制作人员组成了各类电影摄制组,边学习边实践边提高。

为了形成合适的视觉语言系统,有效地将原作转化为电影,完成从舞美到电影、视听艺术的转变,拍摄团队以创新为引领,以技术为支撑,以技术为支撑根据每个玩法的特点和需求。 我们以审美为底蕴,努力把京剧传承精致化,把电影创作当代化,赢得当代乃至未来几代观众的认可。 《四郎探母》大胆运用虚拟拍摄技术,力求达到以往“布景”无法达到的诗意效果。 《大闹天宫》大量运用电脑动画和电影特技,营造出难以预测的神话氛围。 《霸王别姬》《萧何月下追韩信》《贞观大事》利用3D/Atmos新技术,将京剧经典传播得更加生动。

京剧艺术透过银幕闪烁着永恒的光彩。 展望多年后,这些影片依然会是观众心中当之无愧的佳作。

(作者为原上海京剧院院长、剧作家)《人民日报》(2023年5月18日第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