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翠花宫剧本唱词

京剧《翠花宫》又名:《张金定吊孝》剧本唱词

角色

张金定:正旦
程咬金:丑
秦夫人:二旦
大太监:丑
管家:小生
徐勣:老生
尉迟恭:净

剧情

因护国公死(护国公即秦叔宝),徐茂功、尉迟恭、程咬金三老公爷,同往吊奠。三人知翠花宫妃张金定,亦必来吊,因与护国公夫人等,商量安排定当,待其来时,故意怠慢,引其恼怒,与之打架。程咬金出面劝解,再加调弄,百般羞辱,以出心头之恨。旋张妃来,果如所云,卒坠计中,被夫人厮打,甚至剥裤落鞋,踉跄不堪,且被程咬金调笑一番而去。

注释

《翠花宫》一剧,按阅剧中事实,系出初唐时代,当在薛仁贵征东前后,然按诸说唐扫北征东等各说部中,均无此事。全剧没头没脑,不可捉摸,究不知以何仇怨,而至欲如此被辱。考《征东传》,秦叔宝死于家,系在太宗御驾亲征、尉迟恭挂帅之时,徐勣、程咬金等亦均随往,均不在京,未尝有护国公死徐勣、程咬金等同往吊奠之事。至张士贵之妹,与秦府究有何亲戚关系,而必欲屈其贵妃之尊,亲往祭吊,亦无考据。既往吊矣,又有何大怨仇,而竟欲如此折辱,均难索解。秦腔中剧本,大半如是。

京剧《翠花宫》剧本唱词

【第一场】
(徐勣上。)
徐勣(念)地为阴来天为阳,九宫八卦腹内藏。 

(白)山人,徐勣,唐皇驾前为臣。今因护国公已死,是山人要请诸位国公,前去吊祭。天到这般时候,为何不见到来?

(院子上。)
院子(白)禀爷:诸位国公到。

徐勣(白)有请。

院子(白)有请。

(〖吹打〗。尉迟恭、程咬金同上,同进门,入座。)
徐勣(白)不知国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程咬金、
尉迟恭(同白)岂敢。我等来得鲁莽,先生恕罪。

徐勣(白)岂敢。

程咬金、
尉迟恭(同白)吓先生,邀请到此,有何军情议论?

徐勣(白)护国公已死,要请一同前去,过府吊祭,国公心下如何?

程咬金、
尉迟恭(同白)吓先生讲得哪里话来?同在朝中奉君,焉有不去之理?

徐勣(白)好,你我去到后面,用过酒宴,一同前去。

程咬金(白)吓先生,我想张士贵之妹张金定,必然前去吊祭。你我拿她取笑一场,方去了我心头之恨。

徐勣(白)吓国公,此事万万使不得。

程咬金(白)不要紧,全有我哪!

徐勣(白)全仗国公。请在后面。

程咬金、
尉迟恭(同白)先生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院子上,打扫灵堂。)
院子(白)有请管家爷。

(管家上。)
管家(白)何事?

院子(白)打扫已毕。

管家(白)你且退下。

(院子下。)
管家(白)有请夫人。

(秦夫人上。〖吹打〗。秦夫人哭。)
秦夫人(梆子二六板)见灵堂不由我泪流满面,

止不住泪珠儿打落胸前。

叩罢头来身站定,

再叫管家听我言。

(白)吓管家,如若有人前来吊祭,早禀我知。伺候了。

管家(白)吓吓。

(秦夫人下。院子上。)
院子(白)启禀管家爷:诸位国公前来吊祭。

管家(白)有请。

院子(白)有请。

管家(白)有请夫人。

(秦夫人上。)
秦夫人(白)何事?

管家(白)诸位国公前来吊祭。

秦夫人(白)伺候了。

(〖吹打〗。徐勣、尉迟恭、程咬金同上,同祭奠。)
秦夫人(白)众位国公请坐。

徐勣、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有坐。

秦夫人(白)众位国公前来吊祭,奴家当面谢过。

徐勣、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当得一祭。

秦夫人(白)吓众位国公,我想今日,翠花宫张金定这奸妃,必来吊祭。她若到此,全仗众位国公之力。

程咬金(白)不要紧,奸妃到此,有我咬金,打发她回去。

徐勣(白)你又来多事。

秦夫人(白)众位国公,请在后面摆宴。

程咬金(白)老黑,且到后面吃酒,吃得饱饱的。等奸妃到来,打她一回,出出我们大家气。

尉迟恭(白)你我等候便了。

(徐勣、尉迟恭、程咬金、秦夫人同下。大太监跑上。)
大太监(白)哈哈哈哈哈,别走了,我家娘娘还未摆驾哪,我先出来了。瞒了上了,待我请驾。

有请娘娘。

张金定(内梆子导板)翠花宫又来了张金定,

(内白)摆驾!

(四太监、二宫女引张金定同上。)
张金定(梆子慢板)我去到护国公去看分明。

他本是我朝中一员上将,

东挡西杀如今归了阴城。

我念他为江山功劳之大,

因此上去吊祭表表美名。

内侍臣摆驾往前来进,

又听得内侍报一声。

大太监(白)启奏娘娘:来到国公府,请娘娘住驾。

张金定(白)张太与我来。

大太监(白)是。

(小过门。张金定当场换衣。)
张金定(白)张太保驾来。

(梆子二六板)叫张太保驾往前行,

你听我把话说分明:

此去若有别的事,

早奏摆驾速回宫。

正行用目来观定,

吊祭一毕转回程。

大太监(白)启奏娘娘:来此府门。

张金定(白)侍儿们退下。

(四太监、二宫女同下。)
张金定(白)张太,

大太监(白)娘娘什么事?

张金定(白)我想起事情来了。

大太监(白)想起什么事?

张金定(白)想我们在翠花宫里无一不乐,今日出得宫来,有点不开心。

大太监(白)我说娘娘,我们出宫作什么来?

张金定(白)我们来吊祭来了。

大太监(白)这不完了。吊祭说吊祭的话,什么又不开心了。

张金定(白)张太,吊祭还要说什么话?

大太监(白)哎呀,怎么连吊祭的话,都不会说么,都不会说么?

张金定(白)张太你想,我也无有出过门,晓得说什么?

大太监(白)你无有出过门,你们家里就无有死过人哪?

张金定(白)胡说。我问你晓得不晓得哪?

大太监(白)我倒晓得一点。

张金定(白)你是晓得的?你们家里常常死人哪!

大太监(白)别玩笑。你在这里坐坐,我去看看。

张金定(白)你回来。

大太监(白)做什么?

张金定(白)你说翠花宫娘娘吊祭来了,对不对?

大太监(白)我与你对了——

张金定(白)什么呀?

大太监(白)花头儿。

张金定(白)快快去说。

大太监(白)晓得了。

我看看这门外头,连一个人也无有,不像办事的来头。许是我们走错了,快快回去。且慢,要是回去,不是白来了。待我上前叫一声。

呔!里面有人么?滚出一个来!

管家(白)这是什么人,怎么说话呀?有人滚出一个来?我也不是鸡蛋。我看看是什么人?

大太监(白)呔!快快地滚出来吧!

管家(白)哈哈!我当是什么人哪,原来是亲家。

大太监(白)可不是我。

管家(白)好王八蛋!

大太监(白)亲家,你怎么骂我呀?

管家(白)我不是骂你,骂我把亲家耽误了。

大太监(白)这是什么话?今日亲家见亲家。

管家(白)亲家是我儿。

大太监(白)我儿是亲家。

管家(白)别玩笑。我说亲家你好?

大太监(白)好好。

管家(白)老爷子、老太太全好?

大太监(白)全好。

管家(白)我们亲家母也好?

大太监(白)她也好。

管家(白)亲家你那大儿可好?

大太监(白)也好。

管家(白)他做什么生意哪?

大太监(白)现在戏园子里卖票哪。

管家(白)听说你又得了一个姑娘。

大太监(白)可不是还小哪。

管家(白)多大了?

大太监(白)才三个月。

管家(白)哎呀,少来贺喜,亲家别怪。

大太监(白)亲家,你我全是自家人,不过套言,当面谢谢。

管家(白)好说好说。我来问你:你是个内监,怎么还有许多的儿女哪?

大太监(白)我是半路出家。

管家(白)我看你这儿女,全是我的种儿,是不是?

大太监(白)你可把我们骂苦了。什么东西,别玩笑啦。

管家(白)你做什么来的?

大太监(白)往里去说:翠花宫张千岁前来吊祭。

管家(白)哦,张金定这个奸妃,前来吊祭来了?

大太监(白)正是。

管家(白)你们吊祭,带来什么祭礼哪?

大太监(白)我们来得急速,把祭礼忘了。

管家(白)我看你们不是吊祭来了,不晓得又是害人来了。

大太监(白)别胡说。我有祭礼。

管家(白)拿出来,我们看一看。

大太监(白)给你看,这不是祭礼?

管家(白)哪里偷来的两张白纸,到这里来吊祭。快快拿回去,上你们家的坟去吧。

大太监(白)什么话,礼轻人情重,快快地说去,我们还有事哪。

管家(白)你再等等,待我去说。

有请夫人。

(秦夫人、徐勣、尉迟恭、程咬金同上。)
秦夫人(白)何事?

管家(白)今有翠花宫张金定前来吊祭。

秦夫人(白)怎么说?这个奸妃前来吊祭来了?

管家(白)正是。

秦夫人(白)对她去说:在朝今日害文,明日害武,害来害去,害到这里来了。叫她回去,不必吊祭了。

管家(白)是。

那小子过来。

大太监(白)那小子叫谁哪?

管家(白)你过来吧!

大太监(白)里面怎么说的?

管家(白)我们夫人说了:张金定这个奸妃,今日在朝害文,明日害武,害来害去,又到这里来害我们来了。叫她快快回去,不必吊祭了。

大太监(白)哈哈,你们好大的架子。

启奏娘娘:他们说出话来了。

张金定(白)他们怎么说哪?

大太监(白)哈哈,好你个张金定,今日在朝害文,明日在朝害武,害来害去,害在我们头上来。快快叫她滚回去,不必吊祭了。

张金定(白)好你个奴才,还敢骂我!

大太监(白)回禀娘娘:这话全是他们说的。

张金定(白)好一小贱人,说出无情之话。待我回宫,自有道理。

内侍摆驾回宫。

大太监(白)且慢回宫。

张金定(白)张太,为何阻驾?

大太监(白)启奏娘娘:我们做什么来了?

张金定(白)前来吊祭来了。

大太监(白)这不完了。特来吊祭,连个人的面也无有相见,有何脸面回去哪。

张金定(白)你说这话不差,依你怎么样哪?

大太监(白)依我说呀,你听听对不对:我们占的大,他们占的小,今日前来吊祭,给他们多大面子,他们给脸不要脸,叫见也得,不叫见也得,今日偏要见定了。

张金定(白)你这说的倒是人话,快快去说。

大太监(白)是。

呔!那小子!再给我滚出来吧!

管家(白)又是什么哪?

哈哈你这小子,又来做什么?

大太监(白)对你说,我们张千岁说了:她占的大,你们占的小,今天到你们这里来吊祭,给你们多大的面子,怎么叫我们回去?我们千岁,有点难为情,你们给脸不要脸,叫见也得见,不叫见也得见,今天见定了。

管家(白)你们真不要脸。不叫见,快快滚回去,这不是在你们家里,那想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天一定不叫见。

大太监(白)一定要见。

管家(白)一定要见,无有你们什么好处。

大太监(白)少说废话,快去说。

管家(白)禀夫人:张金定又说,叫见也得见,不叫见也得见,今天一定要见。

秦夫人(白)吓,众位国公,张金定今天一定要见,可容她一祭?

徐勣、
尉迟恭、
程咬金(同白)我等在此,还有什么大事?叫进来一祭。

管家(白)是。

那小子,我们夫人叫你进去一祭快快地。

大太监(白)晓得了。

回禀娘娘:他们说了,叫我们进去一祭。

张金定(白)怎么,叫我吊祭?

大太监(白)正是。

张金定(白)张太保驾来。

大太监(白)且慢。

张金定(白)又怎么不去?

大太监(白)娘娘你想,他叫我们去,这话有点不好听。

张金定(白)怎么不好听?

大太监(白)要加一个“请”字,那才成话。

张金定(白)对呀。你去说去。

大太监(白)待我去说。

呔!那小子出来!

管家(白)你这小子,又讲什么?

大太监(白)我们千岁说:我们是客,怎么叫我们进去?连个“请”字都无有?

管家(白)你这叫请不是一样,给你进去就完了。

大太监(白)什么话!还是“请”字好听。

管家(白)就算“请”字。

大太监(白)这不得了。

回禀娘娘:里面有请。

张金定(白)这还罢了。张太,

大太监(白)娘娘。

张金定(白)保驾来。

(梆子二六板)又听得里面一声请,

我心明来她不明。

张太保驾往前进,

程咬金、
尉迟恭(同白)呔!我想那张金定,今日进得府来,是要打她一个样儿出来。

徐勣(白)吓国公,少时张千岁到来,不要莽撞。

程咬金(白)先生不要你管。

张金定(白)我说这个张太,我看见里面,有许多人说话,那都是什么人呀?

大太监(白)娘娘不认得他们?

张金定(白)不认得。

大太监(白)那就是我朝的众国公。

张金定(白)哦,那就是我朝里国公?

大太监(白)正是。

张金定(白)我来问你,那一个白胡子老头,他是什么人?

大太监(白)那就是保朝的徐勣老臣。

张金定(白)这就是了。张太,你看那一个戴香炉帽子的,他是什么人哪?

大太监(白)他就是尉迟恭敬德。

张金定(白)哦,老黑老黑就是他呀?

大太监(白)正是。

张金定(白)还有那一个,脸上长的像花鸡蛋似的,他叫什么?

大太监(白)那就是鲁国公程咬金。

张金定(白)哦,他就是咬金哪?

大太监(白)正是。

张金定(白)张太,他们在这里,许多不便,我们回去吧。

大太监(白)回禀娘娘:我们是君,他们是臣,见见何妨?

张金定(白)见得的?

大太监(白)见得的。

张金定(白)张太保驾来。

(梆子二六板)许多的人为何情?

将身来到灵堂上,

叫一声国公在上听:

你为江山丧了命,

你的子孙有了功。

叩罢头来身站定,

再叫张太听分明。

秦夫人(白)奴家见驾,娘娘千岁!

张金定(白)不消。

秦夫人(白)不消就不消。

徐勣(白)吓国公,娘娘到此,还不上前见驾?

尉迟恭(白)要见你们见,某家不见。

(尉迟恭下。)
程咬金(白)这个老黑,见见她费了什么?待我前去见驾,我还要调戏她一回。

臣程咬金见驾,娘娘千岁!

张金定(白)罢了。

程咬金(白)罢了。看看你好不好,长得真不错。

徐勣(白)不要胡说。

程咬金(白)先生,你别做好人了。

徐勣(白)待我来见驾。

老臣见驾。

张金定(白)我看这大年纪,不见也罢。

徐勣(白)这倒罢了。哈哈哈哈。

(徐勣下。)
程咬金(白)你们看先生对了心思了,乐了,真真不错。

张金定(白)我说夫人,你过来。你们这里,哪里来的许多乱人哪?

程咬金(白)吓嫂嫂,她骂你是贱人。

秦夫人(白)吓千岁,你为何骂我是贱人?

张金定(白)哎呀你听错了,我说你们这里,哪里来的许多乱人?哪一个说是贱人啦?

秦夫人(白)你本来骂我是贱人。

张金定(白)哈哈,我这里说无有骂你,你一定说我骂你。你想想,我占的大,你占的小,漫说无有骂你,就是骂你,还敢把我怎么样?

秦夫人(白)你要骂,我也要骂你!

程咬金(白)嫂嫂自管骂她,有我在。

张金定(白)你骂我什么?

秦夫人(白)我骂你张金定!

张金定(白)哈哈,好大的胆子!叫我张金定。进前来。

秦夫人(白)讲说什么?

张金定(白)招打!

秦夫人(白)哈哈!你真打呀!咱二人打打看。

(张金定、秦夫人同入帐子。)
程咬金(白)哈哈,她们二人打起来了。我看看打人的。哈哈哈哈。

大太监(白)好,来的不错。他们这里讲打呀,我也找一个来打打看。

管家(白)哈哈,好一个张金定,到我们这里来讲打呀,好好好,我也找一个来打打看。呔!那小子过来!

大太监(白)做什么?

管家(白)你们真不讲理,到这里打我们,今天咱们二人,也要打打看!

大太监(白)来打打看。

(大太监、管家对打,管家追大太监同下。张金定、秦夫人同出帐子,对打。秦夫人将张金定下。)
张金定(白)张太保驾来!

程咬金(白)来了!

张金定(白)快快搀起我来。

程咬金(白)娘娘起来,是我。

张金定(白)哎呀我的妈呀!

(张金定跑下,秦夫人追下。)
程咬金(白)哈哈哈哈,真真好看,我去叫他们看上一看,哈哈哈!

(程咬金下。张金定、秦夫人同上,对打,秦夫人脱张金定裤子,张金定跑下,秦夫人追下。程咬金、徐勣、尉迟恭同上。)
程咬金(白)吓先生、老黑,他们打起来了,走走走,看看去。

(程咬金拾裤子。)
徐勣(白)吓,你手拿何物?

程咬金(白)无有东西。

徐勣(白)看见了。

程咬金(白)你们看见了?是一条女人裤子。

尉迟恭(白)要它何用?

程咬金(白)留下与你老婆穿。

尉迟恭(白)不要胡说,去到后看。

程咬金(白)走走走,哈哈哈!

(众人同下。大太监、管家同上,对打,管家追大太监同下。张金定、秦夫人同上,对打。秦夫人脱张金定绣花鞋,秦夫人下。)
张金定(白)张太!张太!

(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娘娘,娘娘。

张金定(白)张太,快快保我回宫。

大太监(白)快快地走,又来了。

(大太监、张金定同跑下。徐勣、程咬金、尉迟恭同上。程咬金拾绣花鞋。)
徐勣(白)又拾了什么物件?

程咬金(白)无有什么东西。

徐勣(白)又看见了。

程咬金(白)又看见?一只绣鞋。来来来,你闻闻,你闻闻。

徐勣(白)要它何用?

程咬金(白)这是张金定的绣鞋,我要拿回去,取笑玩乐,哈哈哈哈!

徐勣(白)我看这事情闹大了,你我上朝面奏,国公请。

程咬金、
尉迟恭(同白)先生请。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