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刚现象是一种混淆

我在前文《贴错了标签的李玉刚》中已经表达了我的一些基本认识,那就是:
一、李玉刚不是(至少现在还不是)男旦演员,不能以戏曲艺术的标准来衡量和评价他的表演,他或他的支持者们以“男旦”或者类似“前有梅兰芳,后有李玉刚”的说法来自许和宣传他,显然是不妥当的。
二、李玉刚的表演是一种综合性的歌舞表演,他的最大特色当然就是以男身扮女角。他的表演很难定位,因为手段很杂,总体上是要达到一种古典的、秀美的效果,由于李玉刚的个人条件和自身的勤学苦练,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三、有一个关键问题,被很多人忽略了,就是李玉刚表演的“卖点”。论唱歌,他唱不过真正的歌手;论唱戏,他的戏曲水平无论是唱腔还是身段,都还比较初级;论舞蹈,他也未见得有很高的专业水准。那么,为什么他会受到那么多人的欢迎呢?就要看他的真正“卖点”是什么,就是男演女。一个男子能化身为女子表演各种歌舞,这就是观众最为好奇和兴奋的地方,而且他的扮相和举止又能很像一位颇具姿色的女子,这就令观众更加侧目。但同时,观众其实也就降低了对他的艺术要求,不会用专业标准去衡量他的表演了。
我们反观京剧的男旦艺术,所谓男旦(或称乾旦),是相对坤旦而言的,都是京剧的旦行。男旦的产生有它的历史原因,京剧的男演女是从无奈的选择发展成为成熟的表演艺术的,男旦的“卖点”并不是男演女(所以男旦不去把垫起来,强调女性身体特征),而是表演艺术本身。观众是来看艺术表演的,不是来看男子扮女装的。扮相好、举止像,当然是好。但观众看戏要看唱、念、做、舞的功夫,没有好艺术再漂亮也不是个角儿;相反,一些优秀的男旦演员,即便是人老色衰了,扮上去不太理想了,但凭借过人的艺术,仍然能令人喝彩、叫绝。
比较两者的“卖点”不同,就不难弄清两者的本质差别。所以,李玉刚和梅兰芳,他的表演和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都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先不说高低难易,首先就不是一个领域内的东西。
近日,听说炒作出来一个“李玉刚现象”,网上娱乐版、戏曲版的论坛里到处都是对李玉刚的争论。还把李玉刚比作去年的郭德纲(笔者也并不认同),一些京剧业内人士还希望让“李玉刚现象”带动青年人关注京剧和梅派艺术,另有一些京剧院团和演员希望能和李玉刚合作演出,拉动票房和人气。有一点是确凿的,李玉刚的生活被改变了,他的身价飚升,商业机会大把攥,可谓名利滚滚来。不禁让人瞠目现在媒体的娱乐力量之大,不禁让人怀疑会不会又是一次成功的商业炒作和策划?
戏曲艺术(或者说是传统艺术)的现状,使他们的一些从业者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了。或者表现为对李玉刚的愤怒和指责;或者表现为对李玉刚的暧昧和依赖。就想是一个长期不受重视被压抑的人,内心或者极度自卑,或者狂妄自大。
什么“李玉刚现象”,我看是“混淆”,是概念的混淆。是娱乐与艺术混淆,是对男旦理解上的混淆,关于李玉刚的争论,大多数都是一场在混淆下的乱仗。如果是这样,除了把李玉刚炒红之外,还有多大的意义呢?
不可否认,李玉刚火了。他的表演形式虽不是始创,但之前的人没能像他这样掀起娱乐狂潮。那么多人,尤其是青年对李玉刚的热捧,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也不是不值得或不屑于一谈的。但要看谈什么,从什么角度去谈。李玉刚自称男旦,演了改编版的几段《贵妃醉酒》和《霸王别姬》,其实也正说明了京剧(传统艺术)的深厚文化底蕴对当今娱乐大众的影响力仍然存在;人们混淆地争论李玉刚固然无聊,但也都不曾贬低梅兰芳和京剧艺术,其实也正说明京剧和梅派艺术在大众心中的崇高地位。
作为京剧人,作为戏迷。李玉刚且由他红去、火去,连这点宽容都没有了?批评他的表演不是男旦艺术,就要把真正的男旦艺术发展好,呈现出来。当代的男旦水平怎么样呢?男旦的市场生存空间有多大呢?大众,尤其是青年人喜欢李玉刚,且由他们追去、捧去,连这点自由都没有了?潮笑他们品位低、不懂戏,就要把高水平高档次的艺术继承好,展示出来。京剧观众为什么会流失的?京剧文化的普及和宣传做的很得利吗?
说句刻薄的话,李玉刚能利用京剧火起来了,京剧人有多少懂得真正有效地利用娱乐手段的?就是“电子乐伴奏京胡”?就是某些晚会上的戏曲杂烩小品?就是某些新编戏里的“皮黄唱+话剧”?

本贴由裘迷于2007年3月15日13:27:30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