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孝义节》剧本唱词

京剧《孝义节》又名:《索庙》剧本唱词

角色

孙尚香:正旦
吴国太:老旦
门神甲:丑
门神乙:生

剧情

此剧系《别宫祭江》之后,孙尚香鬼魂还宫,托兆吴后,自言投水之后,尸向西逆流,在芜湖关旁,已蒙上帝嘉我节烈,敕封为枭姬娘娘,受世人祭享。但虽受封,却无庙堂可以凭式。吴后乃许为立庙云。

注释

按前过枭矶祠,相传为孙夫人之祠庙。但此“枭”字甚不雅观,其确系孝姬而讹为枭矶乎?抑本系枭矶而流传附会为孝姬乎?还请致诸孙尚香。一笑。此剧二黄摇板甚多,为青衫之唱工重头戏。

【第一场】
(四龙套引孙尚香同上。)
孙尚香(点绛唇)沧海连江,乾坤浩荡,虽受职,哪有庙堂,何处受祭享! 

(孙尚香上高台。)
孙尚香(念)大孝能感天,节义须周全。神光照水府,慧眼望西川。

(白)吾乃孙氏尚香灵魂是也。配夫玄德,在西蜀为君。只因荆州失陷,在白帝城晏驾。幸喜阿斗接位。奴在东吴,投江尽节一死。蒙上帝怜悯,敕封为神。奈无庙堂,谁来祭祀?今去托兆母后,建造庙堂,重名于世。

众水卒,

(四龙套同允。)
孙尚香(白)随我同往。

(孙尚香下高台。)
孙尚香(西皮导板)驾神风急冲开长江波浪,

(西皮慢板)灵光照齐护拥孝姬娘娘。

我本是千金女皇宫生长,

今方见世间人名利奔忙。

蒙敕封并无有

(西皮摇板)坐位神像,

(四龙套同下。)
孙尚香(西皮摇板)长寿宫托母兆建造庙堂。

(孙尚香下。)
【第二场】
(二宫女、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西皮原板)夫本是炎汉家辅国大将,

小孙策寿命短少年夭亡。

孙仲谋霸江东独把业掌,

汉江山分三国俱想称皇。

魏天时吴地利人和气旺,

为荆州叹我婿白帝城亡。

尚香儿全节义祭夫亲往,

儿百步母枕忧难解愁肠。

(白)本后吴氏。长子孙策,少年夭亡。次子孙权,虎踞江东。尚香,配夫玄德,西川为帝。只为荆州,被陆逊火烧连营,叹我儿婿,身丧白帝城中。女儿亲往江边祭奠,怎么还不回宫?

(大太监上。)
大太监(白)太后大事不好了!

吴国太(白)何事惊慌?

大太监(白)郡主投江已死!

吴国太(白)你才怎讲?

大太监(白)郡主投江而亡!

吴国太(白)哎吓!

(西皮导板)儿为夫尽节死鱼肠埋葬,

(三叫头)尚香!我儿!哎儿吓!

(西皮摇板)比前朝汉昭君不舍刘王。

夫身丧妻尽节虽有榜样,

(哭)哎呀!

(西皮摇板)恐难效孟姜女受职表扬。

(白)内臣,

(大太监允。)
吴国太(白)郡主投江,可有人搭救?

大太监(白)难以救起。

吴国太(白)报与主公知道。

大太监(白)领旨。

(大太监下。)
吴国太(三叫头)尚香!我儿!儿吓!

(白)为娘若知你有此尽节之心,我也不要你江边祭奠去了吓!

(西皮摇板)要尽节也应该对娘直讲,

讨祭奠投江死魂灵渺茫。

天保佑儿命在免娘痴想,

(哭)儿吓!

(西皮摇板)宫娥们扶本后即归龙床。

(二宫女搀吴国太同下。)
【第三场】
(二门神同上。)
门神甲(念)上苍有旨意,

门神乙(念)看守宫门庭。

(白)请了。

门神甲(白)请了。

门神乙(白)奉了玉帝敕旨,看守宫门。远远望见,孙氏尚香来也。

(四龙套引孙尚香同上。)
孙尚香(二黄摇板)水晶宫与阳间一般模样,

也有这银銮殿画角雕梁。

众神将且肃静休要声嚷,

比不得水府内任儿猖狂。

(白)尊神请了。

二门神(同白)到此何事?

孙尚香(白)尊神吓!

(二黄摇板)奴虽受玉帝封魂魄飘荡,

哪一处是我的神位庙堂?

乘夜来见我母待求方向,

托一兆不久停即出宫墙。

二门神(同白)只许你一人进去,休要惊吓于她。

孙尚香(白)知道了。

(二黄摇板)你等在宫门外隐身休闯,

(四龙套同下。)
孙尚香(二黄摇板)二尊神请让路暂息张扬。

(孙尚香下。二门神同下。)
【第四场】
(二宫女引吴国太同上。)
吴国太(二黄原板)恨的是陆伯言智足谋广,

火攻计烧连营鸡犬难藏。

大限到在数灾难逃罗网,

尚香在吴国内未离兰房。

将身儿且坐在龙凤锦帐,

(二宫女同下。)
吴国太(二黄原板)闷恹恹只想我尚香。

(孙尚香上。)
孙尚香(二黄摇板)在生前常出进宫人随往,

今见母孤单单躲躲藏藏。

欲开言老年人心散神恍,

跪御榻音声细忍住凄惶。

(白)母后醒来!

吴国太(二黄导板)空负我数十年儿女娇养,

孙尚香(白)母后!

吴国太(白)哎吓!

(二黄摇板)听姣音真是我尚香。

见儿面方把我愁眉展放,

孙尚香(回龙)人命大关系重岂能谎谈。

(反二黄慢板)尽节死阴灵魂水府路上,

未报答哺乳恩难舍亲娘。

吴国太(白)儿吓!

(反二黄慢板)听儿言似空中霹雳下降,

娘好似燕衔泥枉费心肠。

为荆州献儿计恨你兄长,

甘露寺娘见面相儿招夫郎。

今尽节不尽孝娘谁供养?

孙尚香(反二黄慢板)老娘亲缺甘旨还有兄王。

尽节烈以图了后人钦仰,

儿不是枭鸟心天大仓娘。

吴国太(反二黄慢板)古今来女生时面生外向,

但不知儿尸首漂流何方?

阴灵魂既见娘直言话讲,

寻着你尸和首好去奔丧。

孙尚香(反二黄慢板)儿的尸向西方逆水漂上,

蒙上帝敕封我孝姬娘娘。

吴国太(白)哦,儿封为孝姬娘娘?

孙尚香(白)正是。

吴国太(白)儿的尸首呢?

孙尚香(白)母后。

(反二黄原板)女阴魂想西川独自难往,

尸现在芜湖关江北路旁。

吴国太(反二黄原板)孝义心感天地上帝旌奖,

孙尚香(反二黄原板)虽敕封并无有寺院庙堂。

吴国太(反二黄原板)娘传旨建庙堂儿受祭享,

孙尚香(反二黄摇板)谢母后天地恩日月寿长。

(〖起五更鼓〗。)
孙尚香(反二黄摇板)睁眼看月光隐日出浮山,

(孙尚香下。二宫女同上。)
二宫女(同白)太后醒来!

吴国太(二黄导板)见姣儿诉衷肠平日一样,

二宫女(同白)醒来!

吴国太(白)哎呀,儿吓!

(二黄摇板)宫娥女惊醒了大梦一场。

(哭)儿吓!

(二宫女搀吴国太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