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双合印》剧本唱词

京剧《双合印》剧本唱词

角色

董洪:小生
王月梅:旦
丑院子:丑

剧情

有刘玉龙者,笃奸阉刘瑾之族,恃刘瑾为护符。交结官长,同连流匪,皆出一人之身。有地方之贵者,以其朝中有极大奥援,亦无如之何。董洪少年科第,廉洁自持。为海刚峰先生所器重,密保与朝廷,奉命为八府巡按,雷厉风行。举凡势恶土豪,无不惊心动魄。刘玉龙声名狼藉,董洪早有所闻,意欲亲访其劣迹,立正典刑,以除地方之大害。乃易服潜行,至刘玉龙门首,被诳入内。刘玉龙自知所为,有干国纪。不得不定先发制人之计。胆敢将董洪推入水牢,消灭其行迹,虽皇皇乎钦差大员,好不芥蒂。盖水牢之中,屈死无辜,实属不知多少。董洪亦以为万无生理,坐以待毙。暗中摸索,觉身旁横一死尸。怀中隆起一物,以手探取,似乎印信,遂将自己所藏者,两相比并,竟然不分大小。想起前任巡按黄朝宗。不知下落,大约即是此人。不禁唏嘘慨矣,又念家中父母妻子,顷刻间愁肠百转,涕出潜潜。董洪正在自言自语,为婢女王月梅所,怜其同病,砸断牢门铁锁,将董洪救出。王月梅本系大家闺秀,陡遭家离,避至此间。刘玉龙见其容颜姣好,掠进府中,强收为妾。王月梅抵死不从,由刘玉龙老母缓颊,故屈留在房中使唤。董洪敬其身出官裔,又激救命大恩,订为夫妇。两人各诉苦情,董洪交一印与王月梅,嘱至顺德府总兵衙中暂居,再图会晤。两人遂先后逃走云。

(四青袍、丑院子抬董洪同上。丑院子上桌,开水牢门,四青袍同送董洪下水牢。四青袍、丑院子同下。)
董洪(白)我当是什么所在,原来是一座水牢。今日到此,只恐性命难保了! 

(西皮摇板)悔不该打从这贼府门过,

又谁知平地里其了风波。

打在了水牢内身糟大祸,

只怕我这今生命难活。

(白)哎呀,且住!想我今日,落在水牢之中,是怎生逃得性命?待我四下看来。

(西皮流水板)来在这水牢内用目观看,

四下里黑洞洞暗不见天。

只觉得我脚下有物来绊,

急忙向前看根源。

(白)正行之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将我绊了一下,待我向前摸上一摸。

哎呀呀,原来是一个死尸。打鬼!打鬼!哎,想我董洪,被奸贼刘玉龙,将我打在水牢,看看待死,还怕的什么鬼?待我向前在摸上一摸,看看是男是女。

原来是一老者,他怀中是什么东西,待我取出来观看。

原来是一颗印信。想这水牢里边,哪里来得这颗印信?待我将自己的印信取出来,与他对上一对。

哈哈,双合印,双合印!呵呵!是了,此人想必是前任巡按黄朝宗,带印前来私访,被刘玉龙看破,将他打入水牢而死。黄年兄吓!你死在此地,真真可谓无才!

咳,说什么有才无才,想我董洪,却倒有才,为何也来在水牢里面?可说是海老师吓,海刚峰!你今日保举与我,明日保举与我,保来保去,将门生,可就保举在这水牢之中了!

(西皮流水板)心中只把刘贼恨,

害得我董洪好惨情。

今日落在水牢内,

要想逃生万不能。

王月梅(内白)走吓!

(王月梅上。)
王月梅(西皮流水板)忽听得谯楼上起了更,

王月梅出了绣房中。

将身且把花园进,

见了那老夫人去问安宁。

(白)我,王月梅。我父王永,官拜首相。得罪严嵩,被他陷害,全家遭斩。是我打从后花园逃出,连夜赶出皇城,来在此地。不料又被刘玉龙将我掠进府来,要与我成亲。是我再三不允,刘贼大怒,就要将我乱棍打死。多蒙老夫人,与我讲情,才得了活命。就在老夫人跟前,做了一个侍女丫鬟。颇蒙老夫人抬爱,是我一天三次,前去问安。今日晚饭用过,不免到老夫人那里问安便了。

(西皮流水板)轻移莲步出花园,

去到后堂来问安。

有一物将我足来螫,

手持银灯细看一番。

(白)慢着!行走之间,不只是什么东西将我的脚螫了一下,待我看来。

原来是一个锁上的钥匙。呵呵,是了!想是刘玉龙,又抢了人家的妇女,不肯允从,被他打入水牢里面,将钥匙失落在此。我不免去到水牢,问个明白。她若是良家妇女,我便将她救出,叫她逃命。她若是歹人家的妇女,我便不管。就此走走。

(西皮流水板)急急走来急急行,

去到水牢问详情。

(白)待我听他说些什么。

董洪(白)想我董洪身为八府巡按,来在此地私访,不料被刘玉龙奸贼,将我暴打一顿,推入水牢,断无生理。怎奈我有三件大事在心,纵死九泉,也难瞑目。我这头一件,家中老母年迈,无人侍奉;第二件,我定下妻氏,尚未成婚;这第三件,我今以死,无人知晓,不能与我报仇。可说是海老师,海刚峰!你今日蒙你保举,明日蒙你保举,保来保去,将门生,可就保举在这水牢之中来了!

王月梅(白)呔,水牢之内,是什么人讲话?

董洪(白)水牢中,无有人吓。

王月梅(白)分明你在水牢里面讲话,怎说是无人?

董洪(白)呵呵是了!想是刘贼叫人前来害我。也罢,事已至此,听天由命而已。

王月梅(白)我说你且不要害怕,你若说出真名实姓,我便将你救出。

董洪(白)你是何人啊?

王月梅(白)我是这府中的丫鬟,你方才的言语,我已听得明白。待我将牢门的锁开了,救你就是。

董洪(白)多蒙丫鬟姐打救。我感恩非浅。

王月梅(白)你等着罢。

(王月梅持匙开锁,匙断。王月梅持砖打锁落地。推开牢门,解汗巾,持巾在牢门摆。)
王月梅(白)我用汗巾在牢门口,摆来摆去,你可曾够得着么?

董洪(白)我实实的够不着。

(王月梅想,看足,去缠足布,接汗巾,连断三次,上桌,摆汗巾。董洪持巾头登,巾断。王月梅复接巾,救董洪上。)
董洪(白)多蒙丫鬟姐救命之恩,日后定当酬报。我告辞了。

(王月梅坐地缠足。)
王月梅(白)你快快逃走吧!

董洪(白)走不得!走不得!

王月梅(白)你为何不走?

董洪(白)想这黑夜之间,我不认识路境,叫我往哪里逃走?

王月梅(白)既然如此,待我送你出去。

(王月梅提缠足布扯董洪同走转场,王月梅坐地。)
王月梅(白)你就从此处出去吧!

董洪(白)告辞了。

去不得!去不得!

王月梅(白)你为何去而复返?

董洪(白)你在此做什么呀。

王月梅(白)我们在这儿裹脚呐。

董洪(白)吓!丫鬟姐!你今将我放走。倘被那刘贼知道,他岂肯与你干休?

王月梅(白)你只管逃走,我自有妙计,脱离虎口。

董洪(白)听她之言,倒不像小家之女。待我向前问来。

请问丫鬟姐贵姓高名,对我说来,日后定要酬报。

王月梅(白)奴家王月梅。我父王永,管拜当朝首相,被严嵩陷害,全家抄斩。是我一人,逃出皇城,来在此处。又被刘玉龙,将我掠进府来,就要成亲。是我再三不允,刘贼就要将我乱棍打死。多亏老夫人讲情,才得活命。我就在老夫人前做了一个侍女丫鬟。

董洪(白)原来是一位千金小姐,多蒙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意欲与你,成却了这——

王月梅(白)若要成亲,却也使得,只是你后在哪里相会?

董洪(白)此地离顺德府城不远。你去投奔总兵李大人那里,安身便了。

王月梅(白)我乃女流之辈,与李大人夙不相识。他是怎肯收留与我?

董洪(白)这有按院大人印信一颗。你就说我董洪叫你来的,他定要收留与你。

王月梅(白)如此甚好。天已不早,你快快逃走了吧。

董洪(白)正是:

(念)鳌鱼脱却金钩钓,摆尾摇头再不来。

(董洪下。)
王月梅(白)带我去至绣房,打点行李,带些金银,连夜逃走了吧。

(吹牌子。王月梅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