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长生乐》剧本唱词

京剧《长生乐》剧本唱词

角色

刘晨:小生
夫人:老旦
康宁:净
永庆:彩旦
皇上:生
刘子:末
刘子妇:正旦
刘孙:老生
刘孙妇:旦
刘曾孙:小生
刘曾孙妇:小旦
富贵:丑
鹤松寿:外
永长春:末
福康太:老生
万年青:小生

剧情

东晋之时,有刘晨、阮肇二人,入山采药,迷路不得归。遇二女子引入仙洞,饲以胡麻脱粟饭,相与寝处数日,仍由二女子送出。及到家中,向之呱呱而泣者,今则皤然一老翁矣。团聚问讯,而家人嗃嗃,妇子嘻嘻,俱属孙曾辈。只此一来复之间,已经过七十余年。

注释

剧本所述,但言刘晨而不及阮肇,想系编排者之疏漏。自开幕至终场,既无唱工可听,亦无做工可观,名伶均不曾串演,各舞台经理,往往排在前三出,凡遇吉庆事,最为合宜,或开寿筵,或备喜席,堂唱宴会,恒多点用是剧,藉神祝贺之忱焉。

京剧《长生乐》剧本唱词

【第一场】
(刘晨上。)
刘晨(引子)蟾宫摘桂高仙手,独占鳌头天下知。 

(念)仙家寂静洞门闭,鹤伴孤云去复还。只有桃花留不住,跟随流水到人间。

(白)下官刘晨,当年与兄弟同伴,上京赴试。蒙主龙恩,钦点文武状元。绕道还乡,行至天台山游玩山景,被猛虎冲散。多亏麻姑圣母,引进桃源洞,将瑞鹤二仙,许配我兄弟二人为婚。成亲七日以后,别过仙姑归家。盼望天色尚早,就此前行。

(吹腔)兄弟双双上帝京,

蒙恩钦赐状元郎。

深山猛虎来冲散,

得会仙姑转回乡。

(刘晨下。)
【第二场】
(康宁上。)
康宁(数板)老迈年苍苍,身壮又安康。精神虽如旧,不觉两鬓白如霜,不觉两鬓白如霜。

(白)我乃刘府管家康宁是也。只因我家太老爷,出将入相,上朝未归,只得府门伺候。

刘晨(内白)趱行。

(刘晨上。)
刘晨(吹腔)观不尽奇花美景,

一时行到自家门。

(白)那旁好像康宁,怎么这等年迈了。是与不是,待吾冒叫一声。

吓!那旁坐的,敢是康宁?

康宁(白)喂,你是何人,敢叫吾康宁。

刘晨(白)我是你主人刘晨回来了。

康宁(白)胡说。我家太老爷,去有七十余年,哪还象你这样白面书生。休得乱道。

刘晨(白)你若不信,现有传家之宝玉虎坠,拿去看来。

康宁(白)哎呀,果然是太老爷回来了。小人叩头。

刘晨(白)起来。太夫人呢?

康宁(白)现在后堂。

刘晨(白)请出堂来相会。

康宁(白)是。

吓,永庆。

(永庆上。)
永庆(白)有。

康宁(白)请太夫人出堂。

永庆(白)有请太夫人出堂。

(老旦上。)
老旦(念)光阴容易催人老,两鬓斑白似银条。

(白)何事?

康宁(白)恭喜太夫人。

夫人(白)有何喜事?

康宁(白)太老爷回来了。

夫人(白)哦,你家老爷回来了。

康宁(白)正是。

夫人(白)在哪里?

刘晨(白)哦,夫人。

夫人(白)吓,康宁过来。想你家太老爷去有七十余年,岂是这等白面书生?

康宁(白)太夫人不信,现有玉虎坠为证。

夫人(白)哦,当真是你太老爷回来了。

刘晨、
夫人(同白)哎呀,(夫人)(相公)吓!

(同哭相思)幼年夫妇两离分,

到今日七十有余春。

康宁(白)康宁叩见太老爷、太夫人。

永庆(白)永庆叩见太老爷、太夫人。

刘晨、
夫人(同白)起来。

康宁、
永庆(同白)是。

夫人(白)老爷可把以往之事,说来妾身一听?

刘晨(白)夫人听来。

(唱)兄弟双双到汴京,

叩蒙圣主点头名。

游山玩景虎冲散,

瑞鹤二仙配为婚。

夫人(白)哦。

(唱)想夫君终日常忧闷,

喜得今日转回家门。

(刘子上。)
刘子(唱)朝罢归来喜盈盈,

只见书生坐中厅。

康宁(白)迎接太老爷。

刘子(白)康宁,那是何人,敢与太夫人同坐?

康宁(白)那就是去了七十余载的太老爷回来了。

刘子(白)起过一边。

母亲在上,孩儿拜揖。

夫人(白)儿吓,这就是你爹爹回来了,向前见过。

刘子(白)是。

爹爹在上,孩儿拜见。

(〖吹打〗。刘子妇上,刘子、刘子妇同拜。)
刘晨(白)不消。起来。

(刘孙上。)
刘孙(念)簪缨世代,阀阅家门。

(白)爹爹,孩儿拜见。

刘子(白)罢了。见过你祖父。

刘孙(白)吓,这就是祖父,待孙儿拜见。

(〖吹打〗。刘孙妇上,刘孙、刘孙妇同拜。)
刘晨(白)不消拜了。

刘孙(白)谢祖父。

(刘曾孙上。)
刘曾孙(念)鳌头独占先,宫花插鬓边。

(白)爹爹,孩儿拜揖。

刘孙(白)罢了。见过你曾祖父。

刘曾孙(白)是。

曾祖父在上,待曾孙儿拜见。

刘晨(白)罢了。

(〖吹打〗。刘曾孙妇上,刘曾孙、刘曾孙妇同拜。)
刘晨(白)不消拜了。

吓,夫人,自我去后,康宁、永庆,可曾定配花烛?

夫人(白)自相公去后,妾身终日忧闷,未曾与他们完婚。

刘晨(白)下官今日回来,和夫人当面与他二人完成花烛,你看如何?

夫人(白)老爷言得极是。

刘晨(白)康宁,永庆。

康宁、
永庆(同白)有。

刘晨(白)自你太老爷去后,耽误你二人佳期。今日当着你太老爷太夫人之面,你二人拜完花烛。

康宁、
永庆(同白)哎呀,小人若大年纪,还拜什么花烛。

刘晨(白)就是一百岁,也要拜的。

康宁、
永庆(同白)多谢太老爷、太夫人。

康宁(白)来拜吓。

(念)七十八来八十三,

永庆(念)白发齐眉配姻缘。

康宁(念)我好似前朝彭祖临凡世。

永庆(念)我好似庐山老母降下凡。

康宁(白)来吓。

永庆(白)做什么?

康宁(白)我二人同入洞房吓。

永庆(白)哦哟若大年纪,还入什么洞房。

康宁(白)这是千百年好事,不要装腔,随我来吓。哈哈,丢丑了,丢丑了。

(康宁、永庆同下。)
刘晨(白)下官今日回来,与夫人相会一面,我要上朝献丹展帕,还要入山。

夫人(白)相公,你看儿孙满堂,享不尽荣华富贵,还要入山怎的?

刘晨(白)本当不去,犹恐有误仙子之言。

夫人(白)但凭相公。

刘晨(念)要效张良去修仙,

夫人(念)夫妻恩爱重如山。

刘晨(念)昔日洞中遇仙子,

夫人(念)世上不觉七十年。

刘孙(念)焚香答谢天地德,

刘子、
刘子妇(同念)世代缨冠荣无边。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富贵上。)
富贵(念)常侍金枝玉叶人,时随凤体伴龙行。

(白)咱家,穿宫内监,富贵是也。只因我主寿满百岁,满朝文武,有五世同堂,有耄耋之寿者,大小官员,一概加封,大赦天下,亘古至今,世所罕有。正是春膏降雨露,万姓尽欢声。这且不言,昨日我主传旨,命咱家打扫金殿,悬灯结彩。这才是松柏长青天地久,福如东海寿南山。

(富贵下。)
【第四场】
(鹤松寿、永长春、福康太、万年青同上。)
鹤松寿(念)紫云深处务光明,

永长春(念)带露奇花映月芬。

福康太(念)岁岁花开人不老,

万年青(白)满屋蟠桃庆至尊。

鹤松寿(白)鹤松寿。

永长春(白)永长春。

福康太(白)福康太。

万年青(白)万年青。

鹤松寿(白)今当我主寿满百岁,候驾临朝,同庆百龄。你我分班伺候。

众人(同白)请。

(四小监、大太监引皇上同上。)
皇上(引子)九天金阙千朵光,紫气祥云照万方。

鹤松寿、
永长春、
福康太、
万年青(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圣寿无疆。

皇上(白)平身。

鹤松寿、
永长春、
福康太、
万年青(同白)万万岁。

皇上(念)忆自登基四海宁,满天星斗照乾坤。太平一统民安乐,数满百龄万寿春。

(白)寡人,大晋天子,国号永寿在位。寿命齐天,万民乐业,乃朕之洪福也。孤今日寿满百岁,众卿衣冠齐整,莫非为寡人祝寿?

众人(同白)正是。万岁请上,臣等拜寿。

(刘子上。)
刘子(白)臣启万岁,今有七十年前,刘晨回朝。已在午门候旨。

皇上(白)哦,刘晨去有七十余年,杳无踪迹。今日回来,真乃罕见。来,宣他上殿。

刘子(白)领旨。

万岁有旨,宣刘晨上殿。

刘晨(白)领旨。

(刘晨上。)
刘晨(念)且将仙界事,奏与我主知。

(白)臣刘晨见驾,吾皇万岁。

皇上(白)卿家何不抬头?

刘晨(白)不敢抬头。

皇上(白)恕你无罪。

刘晨(白)谢万岁。

皇上(白)刘晨你去七十余年,还是这等白面书生。

刘晨(白)臣在深山过了七日,世上不觉七十余年。

皇上(白)寡人不信。

刘晨(白)万岁不信,臣有长生丹、展仙帕为证。

皇上(白)长生丹有何妙处?

刘晨(白)将仙丹放在御酒内,饮入腹中,发白转黑,齿落重生。

皇上(白)展仙帕呢?

刘晨(白)展仙帕展开,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皇上(白)内侍看宴。寡人与众卿同饮。

内侍(同白)领旨。

鹤松寿、
永长春、
福康太、
万年青(同白)谢万岁。

皇上(白)刘卿将展仙帕,展开一观。

刘晨(白)领旨。

(刘晨展帕。三仙女同上。)
三仙女(同吹腔)彩云边,

蓦地里嘉祥现。

满朝尽欢。

走金殿,寿筵前,

齐把那仙丹展帕,前来进献。

这是太平年,同庆寿绵绵。

(众人同笑。)
皇上(白)真果是仙人传授秘密妙方也。内臣看香案伺候,同谢天地。

(内侍允。)
刘晨(白)臣启万岁:臣献丹已毕,还要入山。

皇上(白)卿既回朝,还要入山何来?

刘晨(白)本当不去,犹恐有误仙子之言。

皇上(白)既然如此,命光禄司大摆筵宴,众卿与刘卿饯行。

众人(同白)领旨。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皇上(白)退班。

(四太监引皇上同下。)
众人(同白)请。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