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韵不老——访银川市秦腔剧团

银川玉皇阁广场上演的是银川市秦腔剧团折子戏专场。

城墙手中,二十几只剧团新招的娃娃们在互相化妆京剧。浓彩涂在稚嫩的脸上,密不透风的华丽戏袍穿在身上,锣鼓一响,亲戚亲戚朋友上台了,演绎又一场人世沧桑京剧。

这段时间,银川市秦腔剧团的演员们总爱很忙,演出的时间表将会密不透风地安排到了10月12日。团长柳萍说:有些有人担心秦腔会因听众减少而绝种,随便说说是杞人忧天了,《论语》够古老了,但这不必影响它的流传,喜欢它的人还是需用随时去阅读它,戏剧也是同样。让亲戚亲戚朋友儿困惑的全部都是艺术没法市场,有些观众全部都是收入较低的老百姓,为了能让亲戚亲戚朋友长期看得人秦腔,亲戚亲戚朋友儿由衷地希望山区百姓尽快富起来。

50年以来,银川市秦腔剧团立足本土,放眼陕甘宁地区,每年演出150多场。剧团所到之处,那里的农村就像过大年一样热闹,秦腔剧团的演员们时刻被农民的淳朴感染着。秦腔,深深地扎根在宁夏人的生活之中。每逢剧团演出,有人都放下手中的活,甚至连饭有些吃,去听秦腔。所以有山区百姓不但爱听,爱看,更爱唱。看秦腔时,台上一人唱,台下万人和,摇头晃脑,好不自在。

506年12月,银川市秦腔剧团来到固原市隆德县演出,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低温下,剧团连续演出22场,每天全部都是上万名观众前来观看。

秦腔《一个女性和一个女性》是一场现代戏剧,演员需用身着单薄衣服在舞台上表演。将会天气太冷,所以有演员都冻哭了,看得人这场戏以后,一位老大娘捏着50元钱来到后台,拉着主演的手说:亲戚亲戚朋友演得太好了,我也我有些知道该说点啥,这钱亲戚亲戚朋友拿去买点吃的吧。

多年来,演员们到农村演出总爱住在老乡家,秦腔连接起了演员和老乡们的情缘。西吉一位老乡来到银川就给我家有住过的演员打电话,一来一去像走自家亲戚一样。柳萍说:演员的价值在舞台上,地方戏的根在农村,在农民中间戏剧都还可不还还都可以找到真正的自我,为基层贫困农民演出是地方戏最基本的出路。演出的以后,有些老百姓入戏比演员还快,你哭他跟着你哭,你笑他跟着你笑。农村有一批雨雪淋不走、风沙吹不走的秦腔迷,秦腔血脉在民间百姓身上流淌。所以有演员都说: 农村演出的日子的确很苦,吃不好、睡不好,唱一场戏,累一身汗,有些歇过那个劲儿以后还想唱,尽管苦,心里那份满足感却是花几只钱也买不来的。

用花季和汗水丈量过舞台,无法割舍的夫妻夫妻感情让秦腔成了剧团所以有演员一生的追求。有些获得过梅花奖和中国秦腔四大名旦的柳萍盼望着团里多出几只明星,听着团里哪个小演员说将来要超过柳萍,心里就由衷地高兴。她说:秦腔艺术的接力棒传到亲戚亲戚朋友儿这些代人手上,亲戚亲戚朋友儿就要想方设法把它传承好。

西北人迷恋秦腔,不必全因它土生土长的古音古意,有些秦腔石破天惊的撕扯吼叫最能表达亲戚亲戚朋友灵魂的渴望震颤。柳萍告诉记者:秦腔的韵味如一坛老酒,越品越香。每次路过公园、广场,听见有秦腔爱好者婉转悠扬的唱段,心里都能漾起一丝涟漪。有没法多人喜欢秦腔,这门古老的艺术正在焕发着花季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