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天女散花》剧本唱词

京剧《天女散花》又名:《天女宫》剧本唱词

角色

天女:正旦

剧情

全剧从跳罗汉(昆班中旧名堆罗汉)始,继以如来佛率领罗汉金刚、揭伽蓝、普贤文殊、诸菩萨长老,登坐莲花宝座,讲经说法为引。既而如来放开慧眼,遥知维摩居士,在毘耶离大城中,现身有病,因命文殊师利,率领诸菩萨诸大,往维摩诘处问病,并谈妙法。文殊等既去,如来又命令伽蓝传法旨,往命天女到维摩室中散花,以验结习。天女者,乃奉上帝玉旨,管领众香国,专司群芳者也。每逢诸天菩萨,谈经说法之时,前往散花,以验菩萨等色相上之结习,是为天女之专职。至是,既奉佛旨,遂率领花奴,前往毘耶离城散花,全剧至此而已。惟中间插入维摩四一番问答,借以形容酒肉和尚心事,颇足发笑,然亦即表出诸菩萨中结习未除之影子。即此可见名手所编之剧本,举觅有文法,异于寻常也。

注释

《天女散花》,向无此戏,乃近数年来,北京诸名士,与《嫦娥奔月》等古装新剧,同为梅伶而作者也。剧旨以劝世点化,醒人魔道为主。剧情则刺取《维摩传》中,维摩大衣袖着花,仍落色相,结习未除等一节参禅语为蓝本。中间本空洞无物,亦并无他情节,专以古装翩舞,及唱片中词句雅隽见长。

京剧《天女散花》剧本唱词

【第一场】
(二罗汉同上,同跳舞,同下,同上,同走马跳云,同下。)
【第二场】
(四云重、十八罗汉、四金刚、四揭帝、伽篮、七菩萨、文殊师利、大鹏鸟、韦驮引如来同上。〖牌子〗。)
如来(万佛会)慧日高悬,俺只是打坐普陀崖, 

救取生灵,慈云洪展。

他那飞来金刚,眼光烁三千,

听吾道功成满月如来。

(念)讲有言无道两偏,非无非有彻中边。分明有相名无相,有有无无总是禅。

(白)吾乃西天如来是也,今因维摩居士,在毘耶离大城中,现身有病,意欲命众们,前去问候,藉谈妙法。

文殊师利!

文殊师利(白)世尊。

如来(白)你可率诸菩萨、众大诸天人等,前往维摩诘处问候,不得有误。

文殊师利(白)领法旨。

(文殊师利引七菩萨同下。)
如来(白)看他们此去,必闻妙法,不免再命天女前去散花,以验结习。伽蓝何在?

伽篮(白)我佛有何法旨?

如来(白)命你传旨天女:速到维摩诘室中散花,不得有误。

伽篮(白)领法旨。

(伽篮下。)
如来(白)正是:

(念)要醒千年梦,需开顷刻花。

(白)众神将收了威严者。

十八罗汉、
四金刚、
四揭帝、
伽篮、
七菩萨、
文殊师利(同白)领法旨。

如来(会蓬莱合头)不把金刚显,怎知那吾不名慧眼,得了如来。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八侍女引天女同上。)
天女(二黄慢板)悟妙道好一似春梦乍醒,

猛然间又入梦长夜冥冥。

未修真便言悟终成梦境,

到无梦与无醒方见性灵。

(念)前因后果两茫茫,大地风轮火又扬。八万四千烦恼贼,能擒能纵率心王。

(白)吾乃天女是也,奉了上帝敕封,命奴在这众香国中,管领群花,每逢诸天菩萨,众大等谈经说法之时,我便将花片散落其身,藉验结习,为我佛广宣妙谛,普种善根。看来倒也逍遥自在。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在此打坐一番便了。

(伽蓝上。)
伽篮(念)奉了如来旨,移步到天宫。

(伽篮进门。)
伽篮(白)吓,天女,贫僧稽首了。

天女(白)不敢,稽首。菩萨何事降临?

伽篮(白)如来有旨:命你速到毘耶离大城,维摩居士室中散花,即请前往。

天女(白)遵法旨。

伽篮(白)告辞了。

天女(白)不送了。

伽篮(念)人天感应慈悲切,三界同沾吾佛恩。

(伽篮下。)
天女(白)如来有旨,命我散花,只得即刻前去。吓,花奴何在?

花奴(内白)来了。

(花奴上。)
花奴(念)花雨粘轻袖,香云湿鬓钗。

(白)参见菩萨。

天女(白)罢了。

花奴(白)有何吩咐?

天女(白)适才如来佛,有旨到来:命我到毘耶离城中散花,你可将花篮收拾整齐,随我前往。

花奴(白)遵命。

天女(白)侍女们,与我来。

(天女、八侍女同下。)
花奴(白)天女命我收拾花篮,不免整理一番便了。

(花奴整理花篮,做身段。)
花奴(西皮摇板)殿前领了天女命,

收拾天花向净名。

忙把花篮来端整,

好随天女走一程。

(花奴下。)
【第四场】
(伽篮上。)
伽篮(西皮摇板)散花法旨传宣罢,

回转灵山礼释迦。

(白)吾乃伽蓝是也,遵奉佛旨,命天女前去散花,传旨已毕,不免回转灵山,启知我佛者。

(伽篮下。)
【第五场】
天女(内西皮导板)祥云冉冉波罗天,

(天女上。)
天女(西皮慢板)离却了众香国遍历大千。

诸世界好一似轻烟过眼,

一霎时又来到毕岩钵前。

(念)清圆智月广无边,慧业超明不作仙。幻中幻出庄严相,慈悲微妙自天然。

(白)吾乃天女是也。遵奉佛旨,去到毘耶大城,维摩寺净名室中散花,乘风驭气而来,也不知经过多少红尘世界,你看旭日腾辉,瑶空散彩,毕钵山头果然一派好景也。

(西皮二六板)云外的须弥山色空四显,

毕钵岩下觉岸无边,

大鹏负日把神翅展,

迦陵仙岛舞翩迁。

八部天龙金光闪,

又见那入海的蛟螭在那浪中潜。

阎浮提界苍茫现,

青山一发普陀崖。

(观音、韦陀、龙女、善才同上,过场,同下。)
天女(白)哎呀且住,看前面已是南瞻部州,那边厢落迦山中,好庄严呵。

(反西皮快板)观世音满月面珠开妙相,

有善才和龙女站立两厢。

菩提树檐匐花千枝掩映,

白鹦鹉与仙岛上下飞飏。

绿柳枝洒甘露三千界上,

好似我散天花粉落十方。

满眼中清妙景灵仙万丈,

催祥云驾瑞行速赴佛场。

(天女下。)
【第六场】
花奴(内白)走呀!

(花奴持花篮上。)
花奴(西皮摇板)宝树金莲花采遍,

法云护我下西天。

(白)我,花奴是也。天女命我携带花篮,随同前往。看天女已向前行,我只得急忙跟随去者。

(西皮摇板)花篮满贮天花片,

结尽瑜珈最胜缘。

(花奴下。)
【第七场】
(四沙弥同上。)
沙弥甲(念)出家人笑呵呵,

沙弥乙(念)清晨起念弥陀。

沙弥丙(念)到晚来最难过,

沙弥丁(念)吃得饱睡不着。

沙弥甲(白)众位师弟请了。

三沙弥(同白)请了。

沙弥甲(白)众位师弟,你看长者病了这些日子,他还要天天在禅榻上打坐,我们把这屋子,给他收拾收拾罢。

沙弥丁(白)师兄,什么叫着“打坐”呀?

沙弥甲(白)打坐,就是在之上,一心成佛,万念俱空。

沙弥丁(白)什么叫作“万念俱空”呀?

沙弥甲(白)就是一切念头,全不许有。

沙弥丁(白)哦,什么事全都不想,那成么?

沙弥甲(白)一有俗念,就不能成佛了。

沙弥丁(白)咦,我想和尚,哪能够真成了佛。不过是指着佛爷,穿件衣服;靠着佛爷,吃碗饭,就完啦。要真是什么事也不办,那有都难过。我可不打坐,我办不了。

沙弥甲(白)别怪我说你,真真罪过罪过。像您这样儿的佛门,长者知道,谁得不赶你出去。

沙弥丁(白)巧了,我还正想出这个门儿呢。我时常心里,想着人家受苦的尽有:有老来受苦的,也有中年受苦的,再不然,十来岁上就受苦。谁像我们做和尚的,在那娘肚子里头就苦。养出来了,我从小儿就常常生病。我那母亲,有爱子之心,无有一天不治道了的。我母亲请了一算命的先生来,把我生日八字,左这么一推,右这么一算,他算来算去,那先生简直的活见了鬼了。

沙弥甲(白)怎么见了鬼了?

沙弥丁(白)你听我说呀。先生他说:令郎的八字,混杂得很,唯得改名换姓,才养活大了。说什么命犯孤魔,三、六、九岁实在难过。我那爹娘,听了这些话,唬的就起了个念头,赶紧送我到空门削发,烧香奉佛,才做了和尚。当了这几年,我心理怨也来不及喽,简直的难过的厉害。

沙弥甲(白)师弟,当初我的时候,也是这个难处。你为什么出家,又说这许多话?

沙弥丁(白)师兄,当初我到这庙里出家的时候,我那师父,可也说过。

沙弥甲(白)师父对你说什么?

沙弥丁(白)他说徒弟,你不要出家的好,出家人有许多难处。我就说老师父,徒弟愿意来出家。我想这出家,不过是看经念佛,说说道法,有什么难处。我那师父说:我的儿呀,你哪里知道这,做和尚香烟不许吃,美酒全无份,红粉佳人不许瞧;雪夜孤眠寒悄悄,霜天削发冷萧萧。要受尽万难千磨,还要过多少苦楚的。我可说了,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么。

沙弥甲(白)怎么不对?

沙弥丁(白)师兄,你想我在那庙里的时候,每逢到了初一十五,大开山门,山下有许多男男,前来烧香拜佛的也不少,内中有一个妇人,生得真是千娇百媚,十分好看,我还记得她的样子。那她冲着人,把那小手这么一捽,小腰这么一摆,吊着小嗓子,叫一声呦,“你们倒是等我一等呀!”嗳呵,那妇女叫了叫了这么一声,就把我的魂灵儿,全都被她叫了去。我一夜也无有睡着,到了第二天早晨起来,脸也瘦了,眼眶子也蹈了。偏偏又被我师父看破了,将我骂了一声:我把你这无知的畜生,想你当初,进我这山门来,肥肥胖胖的一个和尚,怎么如今,弄成这样子?想是你动了邪念,还做什么佛门!一顿戒尺,给我赶下山去!唬得我跪在地下,我就说了:老师父,徒弟前来出家,不过是看经念佛,并没有丝毫杂念,一心只想成佛,如今离着天只有三寸半了,你怎么倒要赶我出去?岂不辜负了我几年的苦工夫?我求了半天,他也不理,我也无法子了,只好到这里来,给你们作个伙计。

三沙弥(同白)我们也不要你。

沙弥丁(白)你们也不要,我可要走了。

沙弥甲(白)你不要胡说了。我劝你,还是在这里修修道德罢。

沙弥丁(白)好了好了,我也不必修了。

沙弥乙(白)师弟别走,我对你说,修道有许多好处。

沙弥丁(白)你又来说了,修道有什么好处呐?

沙弥乙(白)你听着:出家人必要清净,每日不思别事,一心念佛学法,如若有真工,还能上西天坐莲花托。

沙弥丁(白)你别胡说了,想我们当和尚的,还想上西天,坐那莲花呀!你们看,怎么这许多的师兄弟修行,哪一个上西天了?我见全都是花和尚,一天吃吃穿穿打打闹闹,在不能修行成佛。你们哪一个能讲经说法,晓得道门中的妙法?

沙弥甲(白)师弟,你不要这样说话,你晓得哪一个没有妙法的工夫?

沙弥丁(白)师兄,听你这说,我们这里头,还有能说道法的么?

沙弥甲(白)师弟,你不要小看人。哪都像你这样的无知,做了和尚,全都不晓得道德,只想奸盗邪淫,不作正事,还出得什么家啦?

沙弥丁(白)吓,师兄,听你说,你还会语道法?

沙弥甲(白)师弟,要是说道法不敢说会,不过略略晓得一点道理。

沙弥丁(白)师兄,那么,趁着今日也无事,你就说说,大家明白明白。

沙弥甲(白)我要说出来,你们大家,真学点高见。

三沙弥(同白)师兄请说。

沙弥甲(白)别道不说,就说天下佛门,学道之人,必也以古为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改之,要知三世事,须读一切经。

沙弥丁(白)师兄真有点学问。

沙弥甲(白)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因而学之又其次也,因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沙弥丁(白)吓,师兄说这个道理,我还听得进,你再说说我们听听!

沙弥甲(白)师弟,我教导你,出家人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也。

我今劝你众同伦,不必参谁看。但得一句弥陀佛,二六时中抱在心。万里浮云连赫日,人间处处有余光。

我今说的话,你要学学,好好用心念经为妙也。

沙弥丁(白)师兄,打今日起,我还是学好了,还要师兄教道。

沙弥甲(白)别急,慢慢的学。

三沙弥(同白)师兄,长者说不许我们在这里打搅,收拾完了,我们快快走罢。

沙弥甲(白)众位师弟请。

(四沙弥同下。)
【第八场】
(四云重、七佛引如来上。)
如来(西皮摇板)将身坐在莲花台上,

众听我把经讲。

(伽蓝上。)
伽蓝(西皮摇板)传旨已毕回佛殿,

见了世尊说根源。

(白)参见我佛。

如来(白)回来了。命你去至天女宫,可见天女之面?

伽蓝(白)我佛降旨,焉有不尊也?

如来(白)善哉善哉,天女前去散花,众来,随我后面说法也。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沙弥同上。)
沙弥甲(白)众位师弟请了。

三沙弥(同白)请了。

沙弥甲(白)长老命我们收拾收拾佛堂,就此前往。

沙弥丁(白)你看房门开了,长老来也。

(维摩诘上。)
维摩诘(引子)茫茫大千,烦恼苦缠牵。

四沙弥(同白)参见长者。

维摩诘(白)罢了。

(念)佛不可求心可求,即心即佛问心头。无心无佛无心佛,佛佛心心四大洲。

(白)俺,净名居士维摩诘。在这毘耶离城中居住,虽为白衣,奉持沙门清净律行,供养无量诸佛,深植善本,入门,意欲将无量方便,饶益众生,以此方便。现身得病,我想世尊大慈大悲,必然怜悯于我,待我不免将这屋中一切诸佛,尽行除去,等候诸菩萨前来问病,好与他们共说妙法,同证菩提,尔等暂且退下。

(四沙弥同下。文殊师利、七菩萨同上。)
文殊师利(念)我佛发宏慈,

七菩萨(同念)问疾净名居。

文殊师利、
七菩萨(同白)居士在上,我等稽首了。

维摩诘(白)稽首了,请坐。

文殊师利、
七菩萨(同白)有坐。

维摩诘(白)善来文殊师利,不来相而来,不见相而见。

文殊师利(白)居士若来,巳更不来;若去,巳更不去;来者无所从来,去者无所从去,所可见者,更不可见。且问居士病体怎么样了?世尊殷勤,致问居士此病,因何而起?

维摩诘(白)从有爱则我病生,因为一切众生病了,故而我也得病。倘若一切众生能不病,我的病么也好了。

文殊师利(白)此话怎讲?

(维摩诘叹。)
维摩诘(白)文殊师利菩萨,哪知道因为众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疾病,倘若众生不病,则菩萨亦无有病。譬如长者惟有一子,其紫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萨之于众生,爱之如子,众生病则菩萨病;众生病愈,菩萨亦愈。菩萨病,都是因为大悲而起的。

文殊师利(白)居士所病,为何等相?

维摩诘(白)我病无形,不能得见。

文殊师利(白)居士此室,何以空无侍者?

维摩诘(白)诸佛国土,亦复皆空。

文殊师利(白)吓,居士,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也。

(维摩诘默然不答。文殊师利叹。)
文殊师利(白)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也。

(众人当场同打坐。)
天女(内赏花诗)花出世间谁点化,

(天女、花奴同上。)
天女(赏花诗)楼阁华严路几叉。

谢大悲指引向无遮,须不是因缘闲话,

只为那穷子未还家。

(念)众生眼病见狂花,花发花残病转加。悟得华鬘非我相,不妨世界净名家。

(白)吾乃天女是也。奉了我佛之命,散花打救众生,就此前往也。

(风吹荷叶煞)天上龙华会罢,

参—遍世尊走遍大千俺也忙煞。

借得个居士室放根芽,

抵得过只园布地黄金价。

锦排场本是假,箭机锋俺自耍,

莽灵山藤牵蔓挂。

作践了几领袈裟,

叹只叹佛门病医无法。

说什么弹指恒河沙数劫,

一半是中宵火尽和灯灭;

说什么多生性海光明彻,

一半是半渡风生无船接。

俺这优昙种,

遍西方佛土供养匝。

任凭我三昧罢游戏毘耶,

任千般生也灭也迷也悟也。

管他什么人挣扎,

着了语言文字须要差。

(白)花奴看花来!

花奴(白)是。

天女(散花令帽子头)待凭个四季康宁屏花杏月寻春一朵朵花心,

也那思春齐看那润儿仙女斗百草齐移。

哎,异花看绣球花,

不止过赛得它,精神忒大。

嘚,这繁花,端阳会榴花,

已经春尽还荷花;

莲流水潺巧月内牛郎织女,会佳期,

桂花儿,独占鳌头;

九月九把菊花篮,

小春月芙蓉仲花;

奇异嘚这山茶花,

外重卷卉外重花花看符节花;

老梅花赛不过牡丹花,

四季的长春花,琼林宴插金花,蓬莱岛,九节灵芝,看蟠桃花。

(白)哎呀且住,我佛慈悲大旨,宣布已完,不免回转西方去者。

(尾声)但愿言下打碎了苦虚空,

且莫管咱有花没处洒。

(天女、花奴同下。)
文殊师利、
七菩萨(同白)请问居士,此天花从何而来?

维摩诘(白)此花乃是天女所散,去问天便知明白。

文殊师利、
七菩萨(同白)如此,吾等告辞了。

维摩诘(白)如此,大家同请。正是:

(念)天花随处落,五蕴本来空。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