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罗成叫关》剧本唱词

京剧《罗成叫关》又名:《淤泥河》《周西陂》剧本唱词

角色

罗成:小生
罗春:小生

剧情

唐帝李渊命三子李元吉挂帅出征苏烈。李元吉为夺取其兄李世民的王位,借机指派李世民部下勇将罗成作先锋,企图加以陷害,以便削弱李世民的势力。不想,罗成几次出战,连败苏烈,李元吉反将他痛打,逼其带伤上阵,并闭于城门之外,不准救应。罗成苦战归来叫关,正值义子罗春把守。罗春不敢擅自开关,罗成无奈,写下血书,命罗春回朝求救,遂重赴战场杀敌。

注释

故事见于《说唐演义》及《大唐秦王词话》。

京剧《罗成叫关》剧本唱词

(罗春提灯上。)
罗春(西皮摇板)奉了三王一支令, 

把守北门要小心。

(白)俺,罗春。奉了三王将令,把守北门,待我敌楼去者!

(西皮摇板)将身且把敌楼进,

(罗春上城。)
罗春(西皮摇板)看看来的是何人?

罗成(内白)嘚!马来呀!

(内唢呐二黄导板)黑夜里杀得我马乏人困,

(罗成上。)
罗成(唢呐二黄原板)西北风吹得我透甲如冰。

耳边厢又听得金锣响震,

(白)喔呵是了!

(唢呐二黄原板)想必是那苏烈收了兵。

那苏烈——他倒有爱将意,

三王爷并无有痛臣心。

只杀得江上渔翁收了钓,

牧童牵牛转回家门。

庵观寺院钟鼓震,

绣女房中掌银灯。

(唢呐二黄散板)加鞭催动了白龙马,

(白)啊!

(唢呐二黄散板)又见城楼掌红灯。

站城儿郎哪一个?

罗春(白)听者!

(唢呐二黄散板)俺是罗春,你何人?

罗成(白)噢!

(唢呐二黄散板)听说来了罗春子,

大胆奴才骂几声:

三王定计将父害,

我儿为何不开城?

罗春(白)爹爹!

(唢呐二黄散板)三王元吉传将令,

不准私自来开城。

罗成(白)哎呀!

(唢呐二黄散板)这是我错把罗春怨,

埋怨义子也枉然。

(白)罗春!

罗春(白)爹爹!

罗成(白)敌楼之上,还有何人把守?

罗春(白)就是孩儿一人。

罗成(白)好哇!儿将红灯系下城来,待为父修下血书,儿去至长安,搬兵求救。

罗春(白)儿遵命。

(罗成向远方了望,罗春将红灯系下城。)
罗成(白)尔要将灯掌定了!

(唢呐二黄导板)勒马停蹄站城道,

(唢呐二黄原板)金枪插至在马鞍桥。

临阵上并无有文房四宝,

(白)拔宝剑,割战袍,

(唢呐二黄原板)修书还朝。

钢牙一咬中指破,

(西皮慢板)十指连心痛煞了人!

上写罗成奏一本,

拜上了秦王有道的君:

尉迟恭在床前身染重病,

无人挂帅统雄兵。

三王元吉挂帅印,

命俺罗成做先行。

从清晨杀到,

(西皮快板)午时整,

午时杀到夜黄昏。

连杀四门力已尽,

北门遇见小罗春。

多多拜上秦叔宝,

再拜上朝中各公卿。

千言万语话难尽,

血干袍短写不成。

一封血书,

(西皮散板)忙修定,

儿去至长安搬救兵。

罗春(白)爹爹!

(西皮散板)爹爹不必泪双淋,

孩儿言来听分明;

既是三王将你害,

父子杀上午朝门。

罗成(白)住口!

(西皮散板)罗家本是忠良后,

岂肯落骂名!

儿若是提事,

金枪之下命归阴。

罗春(白)哎呀!

(西皮散板)爹爹执意不肯听,

倒叫孩儿无计行。

用手接过血书信,

去往长安搬救兵。

罗成、
罗春(同三叫头)(罗春)(爹爹)!(我儿)(我父)!咳,(儿)(爹爹)呀!

罗春(白)罢!

(罗春下。)
罗成(西皮散板)城楼去了罗春子,

父子们相逢万不能!

(白)啊!

(西皮散板)耳旁又听得銮铃震,

想必是苏烈发来兵。

抖擞精神跨金镫,

(罗成上马。)
罗成(西皮散板)要与苏烈大交兵!

(罗成亮相,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