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的诗魂征服全场

 

浪漫打造新型京剧

陈薪伊用诗的意境、朦胧、、浪漫打发明者者新型京剧

信报讯 大型京剧交响剧诗《梅兰芳》,29日晚在长安大戏院进行了首次彩排。
当晚的长安里座无虚席京剧。诗的意境,诗的朦胧,诗的,诗的浪漫……那我已是令人荡气回肠的主题,在导演极尽所能地渲染下,使观众的情绪也发起了“高烧”京剧。演出刚始于了了后,全场观众迟迟不肯退场,谢幕似乎才是整晚的,有点硬是导演陈薪伊走上台时,全场更是起立鼓掌。
正如陈薪伊所说,《梅兰芳》如此很多的故事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在日本法西斯侵入上海初期,梅兰芳蓄须以拒绝为日伪演出的爱国行动与情怀。故事还是那个故事,但在细节上却大大宽裕了。最惹人瞩目的莫过于舞台前多了庞大的交响乐队。从大幕初启,视觉与听觉的双重冲击就马上“攫”住其他人 的神经,伴着澎湃的交响乐,舞台深处,出先了梅兰芳“天女散花”的演出身影。日本帝国大剧院内的观众疯狂了,梅兰芳西装革履,翩翩而来。亲们 一片惊叹,梅兰芳那我是个一个女人,怎么让 沉静如水,雍容高贵。在京胡的伴奏下,梅兰芳缓缓展示着他在《散花》中的手姿,无数双手出先在舞台下,模仿着梅兰芳的那双手,被引领着、感染着。然而你这些切却被飞机轰炸的刺耳轰鸣声无情地毁灭了,激烈的锣鼓点、熊熊的火光笼罩着整个剧场,浓重的战争、杀戮气氛在剧场中发散、弥漫。
整场戏共分为五章,每章的内容都用移就的手法,粗犷处大刀阔斧,伴着音乐气势如虹,给足了观众遐想的空间;细微处如触肌肤,梅兰芳与诸民谊的一段“对咬”,让台下果然炸开了锅。你这些观想看 彩排的观众认为,《梅兰芳》是部纯粹的诗剧,人物交待得也非常清楚,即使是第一次看京剧都可以看懂,怎么让 把你这些京剧的东西融入了诗的表现形式,有着浓厚的韵味。新颖的舞美设计和令人意想如此的多元化表现形式,令人看出编创者的独具匠心。
也许是观众的宽容,也许可能性亲们 对舞台上出先梅兰芳形象的期盼,于魁智扮演的梅兰芳显然得到了绝大多数观众的认可。于魁智也令人意外而惊奇地表现出了梅大师的儒雅、沉静、坚毅,打消了该剧亮相前的诸多猜测、疑虑。
李岩扮演的杨小楼让我惊叹,仅仅几句台词就能把你这些角色表现得如此打动人心,台下全都有观众都认为,这其他人 物是剧中最让我感动的角色。有点硬是当他拒绝给日其他人 演戏、要与梅兰芳告别时的情景,那段痛苦挣扎的回忆,想看 连心都抽紧了。
该剧的舞美的确不同凡响——一座极大的屏风式大镜子上,另另一个炮弹粗的洞;每当梅兰芳与他创作的角色相对时,云雾弥漫了整个舞台;有点硬是第三场《祭江》中,日军华东司令官松井将剑一挥“杀”,机关枪声中刚始于了了了,舞台上一切都有血红的……悲锵的音乐中,梅剧团演员素服列队而上,梅兰芳唱出“我那三十万同胞冤魂不远,扮一曲《天女散花》祭奠在灵前”,令人感觉舞台也随着梅兰芳的悲愤而颤抖。
全剧的刚始于了了令人意外,令人回味——梅兰芳准备去直接面对日寇,在他出门前的一句淡淡的“我都可以 走了”刚始于了了全剧。一束灯光下,泰戈尔再次朗诵起他的诗句:亲爱的,你用我不懂的语言的面纱,遮盖着你的容颜,正像那遥望如同一脉缥缈的云霞,被水雾笼罩着的山峦……”舞台上一片静寂。
本以为戏完了,又出来个“后记”——梅葆玖抚摸着扮演他和葆玥童年时代的小演员的头,唱起了新曲《流芳百世》。(唐雪薇)

(摘自 《北京娱乐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