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行路哭灵》剧本唱词

京剧《行路哭灵》剧本唱词

角色

康氏:老旦
张义:丑
张仁:老生

剧情

张媪次子张义,奉母命至祥符县署中,被恶嫂王氏所害。张媪自次子动身之后,倚闾而望。经久无音信,不免朝暮相思,忽又梦见次子七孔流血,惊疑不巳。不惮跋涉之劳,沿途求乞,奔赴祥符,访查次子下落。及与长子张仁晤面之后,细细盘问,始知次子果然身死,愤激悲痛,达于极点。乃住宿於灵柩之旁,冀有所感遇。而次子鬼魂竟来托梦,将恶嫂如何设谋,如何致死,所受惨痛情形,一一诉于母前,并谓含冤于地下,心实不甘,若焚牒于城隍神,自得灵爽之报应。明日早起,张媪在长子前托辞还愿,索取香烛费,往庙中呈诉云。

注释

是剧为老旦唱工重头,即本考第二册所载《钓金龟》之后本。京沪名伶,如龚云甫、王又宸等亦皆串演,颇受观剧者之欢迎。坤角中惟苗鑫如出色当行。余外诸艺员虽有可取,总不及三人之唱做兼优,允称完璧。

京剧《行路哭灵》剧本唱词

【第一场】
(康氏上。)
康氏(引子)光阴催人似箭,满头蓬鬓如霜。 

(念)四季轮流不可挡,金乌玉兔两头忙。姣儿上京无音信,倚闾悬望不还乡。

(白)老身康氏,配夫张世华,不幸早年弃世,所生二子。长子张仁,次子张义。张仁上京得中二甲进士,叩蒙圣恩出授祥符县正堂,修有家书回来,接我到任同享荣华,不料被王氏父女将书藏瞒,他二人上京去了。我命张义去往祥符县探听情形,一去二月,毫无音信回来。昨夜三更时分,梦见张义孩儿回来,站在面前,只见他七孔流血,口叫“母亲,孩儿已被他人所害”,把老身惊醒,乃是南柯一梦。哎呀,儿吓!没有此事便好,倘有此事,叫为娘怎么得了。哎呀呀呸!梦中之言不要信他。想老身独守寒窑,饥饿难忍,不如往祥符县一走,找寻我那张义孩儿,就此起程便了。

(二黄慢板)恨只恨张仁儿把心来丧,

为什么授不念亲娘。

寄家书怎由得王氏藏抗,

接妻子享荣华娘受饥况。

这事儿我不信命儿探望,

两月整未见他转回家乡。

自张义离别后朝思暮想,

每晚间梦颠倒难解其详。

无奈何涉迢遥亲自一往,

可怜我年迈人苦受风霜。

(康氏下。)
【第二场】
(张义扮鬼上。)
张义(念)可恨王氏太不良,七寸钢钉把命伤。有心要见亲娘面,怎奈阴阳不相当。

(白)吾张义鬼魂是也。奉了母亲之命,来到祥符找寻兄长,不想王氏起下狠心,用七寸钢钉将我钉死。今母亲到此找寻于我,不免在此中途显出灵魂与母相见一番。远远望见母亲来也。

(康氏上。)
康氏(二黄导板)东方白曙河光亮,

(张义迎,康氏跌,张义下。)
康氏(白)吓!

(二黄摇板)分明是张义儿站在面前。

(白)哦,方才一阵阴风,见我张义孩儿阻我去路,为何一霎时就不见了?哦,是了,想老身终日思想于他,因此暗生奇异。张仁呀,张仁!你兄弟没有凶险便罢,如有差误,为娘岂肯与你干休。想老身行路,已经数日,未知祥符县还有多少的路程,待我前面问个明白。

(二黄摇板)出门来只晓得往前奔走,

并未曾问祥符多少路程。

(白)列位大爷们。

路人(内白)做什么?

康氏(白)借问一声。

路人(内白)借问什么?

康氏(白)这里到祥符县,还有多少路程?

路人(内白)此去祥符县,还有五十里之遥,见有高大城郭便是了。

康氏(白)多谢指教。

(二黄摇板)为我子走得我体酸足胀,

一路上宿古庙乞讨村庄。

但愿得此一去得见儿面,

们回寒窑仍度日光。

(康氏下。)
【第三场】
(张仁上。)
张仁(引子)得受朝庭钦选,礼仪忠孝当先。

(念)三更灯火五更寒,为官容易读书难。一举成名光耀祖,当思父母养育年。

(白)下官张仁,乃河南孟津县人氏,上京得中二甲进士,叩蒙圣恩,出授祥符县正堂,自上任以来,落得清闲。只因兄弟上得京来,忽然身故,是下官终朝悲切,这也不然。今日心惊肉跳,不知是何凶吉。

(家院暗上。)
张仁(白)家院过来。

家院(白)有。

张仁(白)门上有事即来通报。

家院(白)是。

(张仁下。康氏上。)
康氏(白)奔走蹊跷路,不觉到祥符。一路问来,此间便是祥符。

门上大哥在哪里?

家院(白)哪里来的?

康氏(白)此间可是张老爷衙门?

家院(白)正是。问他做甚?

康氏(白)相烦大哥通报,只说河南孟津县乡邻求见。

家院(白)站着。

启禀老爷:河南孟津县有乡邻求见。

张仁(内白)与老爷传话出去,说老爷为官清廉,从不周济乡邻。

家院(白)老爷为官清廉,从不周济乡邻。

康氏(白)哦,这畜生做了官,连乡邻都没有了。再烦大哥说上一声,只说河南孟津县有一婆子年方六十三岁前来问安。他若不信,只说蜂儿的母,蜜儿的娘要见。

家院(白)站着。

启老爷:外面有一老婆子,自称年方六十三岁,是蜂儿的母,蜜儿的娘,定要求见老爷。

(张仁上。)
张仁(白)哎呀,原来太夫人到了。吩咐大开中门迎接。

家院(白)是。

(〖吹打〗。)
家院(白)叩见太夫人。

康氏(白)罢了。

张仁(白)孩儿迎接母亲。

康氏(白)你可是张老爷?

张仁(白)孩儿死罪。

康氏(白)念老婆子山遥路远,未便前来问安,望老爷恕罪。

张仁(白)老母之言,孩儿吃罪不起,请母亲台坐,孩儿请罪。

康氏(白)这是张老爷赐的座位,我就大胆坐下了。

张仁(白)孩儿罪该万死。

康氏(白)你这畜生到京得中黄榜,也该修书回家,教为娘的得知,因何片纸皆无,是何道理?

张仁(白)哎呀,母亲!孩儿得中之后,即要修书回家,迎接母亲到任同享荣华,不想岳父王松将书藏瞒,实非孩儿不孝。

康氏(白)这也罢了。

张仁(白)丫鬟。

丫鬟(内白)有。

张仁(白)看茶来,请太夫人用茶。

康氏(白)不用。为娘在河下已曾吃过冷水的了。

张仁(白)看衣来,请太夫人更换。

康氏(白)不消。留于王氏夫人穿用。

张仁(白)呀,母亲到得衙来,茶也不喝,衣也不换,叫孩儿怎么吃得起罪。

康氏(白)你既知孝心,就该着人送到家中。难道为娘,山遥路远,前来讨吃讨穿的不成?

张仁(白)孩儿不孝。

康氏(白)我且问你,在家好,在外好?

张仁(白)在家好,在外也好。

康氏(白)在家有什么好处?想为娘在家,衣衫褴缕,皮黄骨瘦。谁似你在外,享荣华,受富贵,食得是山珍海味,穿得是绫罗绸缎。

张仁(白)母亲教训。

康氏(白)你的官从何来?

张仁(白)官从书得来。

康氏(白)你的身从何来?

张仁(白)身从亲母所生。

康氏(白)哎呀,畜生你也知道,身从为娘所生么!你还不与我跪下来。

(张仁跪。)
张仁(白)哎呀,母亲吓!

康氏(二黄快三眼)康氏女坐二堂珠泪滚滚,

骂一声不孝儿细听分明:

(二黄原板)曾记得儿的父早年丧命,

撇下了们好不伤心。

缺三餐少二顿饥寒难忍,

只落得悬金甑寒窑存身。

街坊上花大姐劝娘改嫁,

丢不下年幼儿难以安心。

我本当携二子另行改嫁,

又恐怕前有子儿难容身。

千般想万般思无计可行,

我只得勤浆洗苦度光阴。

娘也曾送畜生南学苦读,

到如今做不顾娘亲。

有一班行孝子儿且来听,

有为娘一宗宗细说分明:

那郭巨埋亲儿省乳供母,

那孟宗哭冬笋治母疾病。

王祥子卧冰中得鱼孝亲,

那贾甫卖自身安葬父母。

这一班行孝子扬名千古,

不孝儿在世上枉读五经。

恨不得举拐杖将儿来打,

张仁(哭)哎,母亲吓!

康氏(二黄原板)怎奈他受朝官暂且停留。

张仁(二黄原板)有张仁跪二堂低头领教,

尊一声老娘亲细听根苗:

上京来中黄榜修书捷报,

恨只恨王氏女把信藏过。

到如今抛娘亲儿行不孝,

望母亲恕孩儿天大罪条。

康氏(二黄原板)闻儿言把我的牙关紧咬,

为什么重妻子反把母抛。

一霎时气得我心中烦恼,

(白)畜生吓!

(二黄摇板)不孝名传天下万古人吵。

张仁(白)孩儿万死之罪,望母亲恕过,请老母后堂用膳。

康氏(白)不用。为娘在途中已曾乞讨过的了。儿吓,为娘到了许久,怎么不见你兄弟张义?

张仁(白)兄弟么,人家请他吃酒去了。

康氏(白)哦,人家请他吃酒去了。

张仁(白)正是。

康氏(白)快快着人前去唤他回来,只说为娘的到了。

张仁(白)是。

哎吓且住。兄弟已死,叫我把什么人交付于他。事到如今,不得不说,不得不讲。

哎吓母亲,兄弟一至衙来,不幸陡然身死。

康氏(白)你待怎讲?

张仁(白)陡然身死。

康氏(白)哎吓,不好了!

(康氏昏。)
张仁(白)母亲苏醒。

康氏(二黄导板)听罢言来三魂杳,

(三叫头)张义!我儿!儿吓!

张仁(白)这事怎么得了。

康氏(二黄摇板)好似钢刀刺我心,

回头便把张仁叫,

兄弟之死究何因?

(白)张仁,可曾与你兄弟相会过来?

张仁(白)孩儿相会过的。

康氏(白)灵柩现在何处?

张仁(白)现在衙后东边书院。

康氏(白)带路后衙。为娘前去一见。

张仁(白)孩儿知道。

康氏(二黄摇板)怪不得几日心内跳,

梦不想张义儿一命消。

叫张仁带路后衙到,

张仁(白)是。

(康氏、张仁同走圆场。)
康氏(二黄摇板)一见灵柩珠泪抛。

(三叫头)张义!我儿!哎呀儿吓!

(二黄摇板)坐得窑来端端好,

为什么一旦丧荒郊。

为娘年迈有谁靠,

黑发人反别老年高。

(白)张仁,你兄弟临死之时,你可在衙内?

张仁(白)孩儿下乡踏青去了。回衙才知。

康氏(白)何人殡葬。

张仁(白)王氏殡葬。

康氏(白)你可验得明白?

张仁(白)孩儿验得明白。

康氏(白)儿吓,只要你验得明白就好。

张仁(白)启母亲:兄弟已死,不能复生,请母亲不必悲痛,上房安睡罢。

康氏(白)为娘今夜不睡。

张仁(白)一路受过风霜,焉有不睡之理。

康氏(白)为娘今夜就在你兄弟灵前打睡。

张仁(白)孩儿在此陪伴母亲。

康氏(白)你去陪王夫人睡罢。

张仁(白)孩儿不敢。

康氏(白)要你陪伴什么!还不与我下去。

张仁(白)孩儿遵命。

(念)为儿要尽孝,母命敢不遵。

(张仁下。〖起初更鼓〗。)
康氏(白)儿吓,为娘命你来此找寻兄长,不想儿竟没于此间,思想起来,好不痛煞人也。

(二黄原板)在家中贫苦多安逸,

到如今一命归阴间。

颜回短命年寿少,

我的儿中年一命消。

(〖起二更鼓〗。)
康氏(二黄原板)常言道养儿来待老,

积谷防饥劬勤劳。

至今朝半途空废了,

燕子衔泥两离巢。

(〖起三更鼓〗。)
康氏(二黄原板)儿自幼随为娘受苦非小,

无得一刻乐逍遥。

贤孝的儿郎命偏夭,

抛弃为娘没下梢。

(康氏睡,张义上。)
张义(念)荡影无踪,元阳已散,日化泥来晚化风。

(白)吾乃张义鬼魂是也。来此已是灵堂。

哎呀,母亲吓!

(康氏醒,惊抖。张义下。)
康氏(白)吓,方才朦胧之间,只见张义孩儿蓬头乱发,七孔流血,一霎时就不见了。莫非他死得不明?

哎吓儿呀!你若身死不明,今晚为娘在你灵前睡,有什么冤情,托梦与吾,为娘与你伸冤雪恨。儿吓、吓!

(康氏睡。〖起四更鼓〗。张义上)。
张义(二黄摇板)城隍庙里挂了号,

三魂七魄赴九幽。

一阵阴风吹来到,

只见母亲睡悠悠。

儿奉母命把兄找,

一路来到祥符县。

到任来遇着王氏嫂,

七寸钢钉把儿丧。

包爷驾落城隍庙,

阴阳双断不差谬。

望母亲与儿去代告,

报仇雪恨儿冤消。

我本当与母多哀告,

金鸡三唱铁马摇。

儿今仍归阴司府,

与母亲阴阳两隔不相交。

(张义下。〖起五更鼓〗。康氏醒。)
康氏(二黄摇板)梦魂里听儿把冤诉,

却原来王氏害儿身。

他叫我城隍庙把状告,

包爷面前诉冤枉。

(张仁上。)
张仁(念)母住东书院,儿心不安然。

(白)母亲请用茶。

康氏(白)儿吓,有银子借几两为娘使用。

张仁(白)母亲要银子何用?

康氏(白)为娘一路而来,在城隍庙许下心愿,现要买些香烛前去酬谢。

张仁(白)既然如此,孩儿与你媳妇一同前去。

康氏(白)不用你们同去。

张仁(白)命马夫送母亲前去。

康氏(白)为娘千里迢迢也曾到此,城隍庙离此不过数里,要马夫何用。快与我下去。

张仁(白)是。孩儿不能送母亲前去,望母亲早去早回。

康氏(白)知道了。你只管下去。

(张仁下。)
康氏(三叫头)张义!我儿!哎呀儿吓!

(康氏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