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送银灯》剧本唱词

京剧《送银灯》剧本唱词

角色

张子显:小生
桂娟:花旦
老妇:老旦

剧情

有张子显者,自称为秀士,为宦家子,不详其为何等人。风流蕴藉,大概如张绪当年。因当年,晋京应试。途经一镇集,忽被一打虎少年劫之去,闭置书馆中。旋有一老妇出,与之议婚事,欲赘为婿。至晚,忽有美人送灯至。张子显见之,心摇摇不能自主,遂与扳谈。言语间一味挑逗,且挽之求欢。女名桂娟。其送灯至此,本出老妇计,盖故予以暧昧可乘之机。使男女见之,两相爱悦,而苟且作合也。桂娟见张子显如潘安、宋玉,心已雅爱之。惟女孩儿家人前尚腼腆,故假不允。张子显至此,忍俊不禁,急色儿已轻薄不复能耐。方屈膝依依跪桂娟裙胯间,而老妇忽至,始则故装门面,作假正经语以窘张子显。迨张子显求之再三,乃卒为之配合。

注释

此种调情戏,与《月华缘》、《打樱桃》等,同是一丘之貉耳。从前本西皮调,近则多唱梆子矣。

(张子显上。)
张子显(引子)十载寒窗苦,但愿早成名。 

(白)在下张子显。我父在朝,官居武陵侯之职。今乃之年,上京赶考。打此经过,又被一打虎壮士,劫进他府。适才有一位年老妈妈,在我面前提起亲事。是那妈妈临行言道,少时有人送灯前来。这件事,倒叫我难猜难解也。

(西皮慢板)老妈妈作此事太以短见,

她言道有一女要配夫选。

又言道少时间有人来到,

这件事倒叫我难以解开。

将身儿坐至在书馆以内,

看一看是何人送灯前来?

桂娟(内西皮导板)有桂娟持银灯怎敢怠慢?

(桂娟上,老妇上。)
桂娟(西皮慢板)绣阁里来了我女儿桂娟。

明亮亮银灯儿照粉面,

一阵阵迎风过丹墀。

(西皮二六板)急急地走来掉金钗,

(白)且住。

老妇(白)儿为何不走?

桂娟(白)妈妈,儿头上金钗掉了。

老妇(白)妈妈与儿拾起,与儿插上。

桂娟(白)是。走吓。

(西皮二六板)罗裙下失掉了红绣花鞋。

老妇(白)儿吓,为何又不走了?

桂娟(白)妈妈,儿的花鞋掉了。

老妇(白)为娘与你拔上。

桂娟(白)走吓。

(西皮二六板)行走来在书馆外,

羞答答怎见那秀才?

(桂娟站住。)
老妇(白)走吓。

桂娟(白)儿不走了。

老妇(白)儿为何不走?

桂娟(白)儿怕。

老妇(白)怕什么?

桂娟(白)儿怕害羞。

老妇(白)儿附耳上来,去也在你,不去也在你。为娘要回上房去了。

(老妇下。)
桂娟(叫头)妈妈,娘吓!

(西皮慢板)有桂娟只生得命运低,

未出绣阁愁满怀。

来在了书馆用目观看,

(白)呀!

(西皮慢板)桌案上睡下了一少年。

我将这银灯放桌面,

他问我一声答一言。

张子显(西皮摇板)书馆里闷坏我张子显,

(桂娟咳嗽。)
张子显(西皮摇板)倒叫子显着了忙。

若不然上前去拿礼见,

(白)吓!

(西皮摇板)书馆内来了女天仙。

搬椅儿,把桌案,

打扫尘土好几番。

小娘子请到书馆里面坐,

有劳你送灯到此间。

(白)请坐!

桂娟(白)有坐。

张子显(白)请问小娘子,适才有一位打虎的壮士,是你的什么人吓?

桂娟(白)是我的舍弟。

张子显(白)令弟。

桂娟(白)舍弟。

张子显(白)令弟。吓,哈哈哈!请问适才有一年老的妈妈,是你的什么人?

老妇(白)那是家母。

张子显(白)令堂。

桂娟(白)家母。

张子显(白)令堂。吓,哈哈哈!请问小娘子,你的尊字贵表?

桂娟(白)我叫桂娟。

张子显(白)哦。你叫桂娟。你这“桂”,乃是“月中丹桂”之“桂”;但不知你那“娟”呢?

桂娟(白)就是那“月内婵娟”之“娟”。

张子显(白)哦。那“月内婵娟”之“娟”。非是学生说,你倒占了一个好美的名儿。

(笑)吓,哈哈哈!

桂娟(白)请问相公尊姓大名?因何到此?

张子显(白)学生张子显。我父在朝官拜武陵侯,我是个公子,诺诺,还是个秀才。

桂娟(白)哦,哎呀,原来是公子秀才到了,奴家不知,多多有罪。

张子显(白)岂敢。

桂娟(白)你看!

张子显(白)看些什么?

桂娟(白)看你那个下作的样儿。

(西皮慢板)好一个风流张子显,

我爱他青春在少年。

站立在书馆用目看,

张子显(白)哎呀且住,方才小娘子言道,她叫作什么娟?什么桂?

桂娟(白)我叫桂娟呢。

张子显(白)口说是桂娟桂娟,非是学生说你,你倒占了一个好美的名儿。

(笑)吓,哈哈!

桂娟(西皮原板)他将奴名问一番。

有桂娟,言语乱,

黑暗里撒下钓鱼竿。

张子显(白)哦?

(西皮摇板)桂娟容颜生得好,

倒叫子显喜心间。

书馆内引坏我张子显,

(桂娟咳嗽。)
张子显(西皮摇板)若不然上前拉衣裳。

桂娟(西皮摇板)公子礼乐行不正,

我母知道送当官。

打你板子问你罪,

事前容易后悔难!

张子显(西皮摇板)她不从,也枉然,

倒叫子显着了忙。

若不然上前去屈膝跪?

(白)吓,我是公子,又是一个秀才,我岂肯与她下跪?跪不得跪不得。

(桂娟咳嗽。)
张子显(白)好吓!

(西皮摇板)若不然上前去双膝跪,跪跪跪,

小娘子念在生可怜!

桂娟(白)吓!

(西皮摇板)君子做事礼不端,

枉戴头巾穿蓝衫。

始读诸书知礼义,

堂堂的男子无有脸面。

张子显(西皮摇板)自古道色胆大如天,

不怕王法哪怕官。

小娘子请过来拜天地,

拜定天地了姻缘。

(老妇上。)
老妇(西皮摇板)将身来在书馆外,

他二人已成了一对姻缘。

(白)呀,唗唗!你可是桂娟?

桂娟(白)儿是桂娟。

老妇(白)哪个叫你前来?

桂娟(白)娘叫儿来。

老妇(白)还不与我跪下?

桂娟(白)跪下就跪下。

老妇(白)还不与我起来?

桂娟(白)起来就起来。

老妇(白)你可是公子?

张子显(白)是公子。

老妇(白)可是秀才?

张子显(白)是秀才。

老妇(白)好公子!好秀才!哼哼!

张子显(白)哎呀且住,闹到这般时候,这年老妈妈是哪里来的?她那里有气,我不免与她赔上一礼,也就完了。

吓妈妈,休要动怒,学生这厢有礼。

老妇(白)你有礼,老身无礼。

张子显(白)哎!

老妇(白)张嘴吃了老身不成?

张子显(白)我这里与她赔礼,她的气越发大了。小娘子在那里指天画地,莫非叫我与她母亲下上一跪么?吓,我是公子!我是秀才!岂肯与她下跪?哎跪不得,跪不得。哎吓,事到如今,说的什么公子、秀才,我就是举人、进士,我也要下她一跪,也就完了。

吓妈妈,休要动怒,学生这里跪下了。

桂娟(白)你住了罢!方才你说是公子,又是秀才,你与我娘下跪,岂不是想折死我母亲么?

张子显(白)哎吓,一个人在为难之处,你在一旁打搅。你再要打搅……

桂娟(白)怎么样?

张子显(白)我这一条腿也就跪下了。

桂娟(白)我这里奉陪。

老妇(白)你们来看,他们油盐酱醋,合了味了。

(西皮摇板)他二人见了面双膝下跪,

倒叫我大张口无有话言。

(白)先前提亲为何不允?

张子显(白)山遥路远,拿礼不便。

老妇(白)不用财礼,对着老身一拜。

张子显(白)多谢妈妈!

(西皮快板)多谢妈妈许姻缘,

子显才把心放宽。

小娘子请过来拜天地,

拜完了天地了姻缘。

老妇(白)哽!

(张子显、桂娟、老妇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