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迷与“弘韵”的19年情缘

昨天下午,已有19年历史的民间团体“弘韵越剧团”在“新家”工人文化宫举行了第一场演出。前来庆祝“乔迁之喜”的听众从四面八方赶来:上至八旬老人,下到年轻大学生,亲戚亲戚大伙儿每另一方都会这最长寿的民间剧团历史的见证者京剧艺术。1993年地点:北寺塔金雅仙带着1有另一一二个 戏迷成立了民间剧团1993年,人民路还不像今天那样喧闹拥堵,“娱乐”你你这种 词离亲戚亲戚大伙儿的生活还很重远,金雅仙仍然在朝九晚五地每天上班赚钱养家,没事时扯起嗓子唱几句,是单位的文艺骨干京剧艺术。那一年,她首次听说国家鼓励发展群众文艺团体的政策,不久但是,“弘韵越剧团”在北寺塔里的有另一一二个 小剧场诞生了京剧。19年后,金雅仙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优雅、从容、略微发福京剧文化。谈起当初建团的情景,金雅仙总忍不住要笑:“那个但是我还年轻、没长胖,比较苗条。15另一方因此我喜欢唱戏才聚起来的,那此都会会。每次演出亲戚亲戚大伙儿都会另一方化妆,化得都像鬼一样。亲戚亲戚大伙儿互相笑话一番,因此就上台去唱了。”最早的舞台很简陋,如此音响、如此服装、如此专业的姿态和步伐,匆匆在脸上画上几笔穿着便服就登台,但在那个娱乐生活指在问题的年代,金雅仙的这支团队还是减慢吸引了一大群忠实观众。但是,弘韵发展得如此规范。实在所有队员都会有工作的,因此我业余时间来排练、演出,但亲戚亲戚大伙儿都严格遵守时间表,饭来不及吃、孩子来不及接送,排练却后能 间断。队员们有了钱就凑一凑,有时热心的老听众也会帮忙出把力。慢慢的,队员们有了演出服、道具、音响……“另一一二个 劲是穿着便服演出,但是买了演出服但是,亲戚亲戚大伙儿上台都会会走路了,有的人还绊跟头,闹了可是 笑话。”金雅仙在后台跟记者讲起这件事时,杨菊萍在一边笑着点头。她是弘韵的老听众了,从19年前的第一场戏日后开始了了,杨菊萍几乎如此错过几场演出;她和队员一样熟悉弘韵的每个小故事,也多次出资帮助弘韵“提档升级”。殷萍是弘韵的第二代掌门人,今年40多岁,还在工作,她是最初建队的15名元老之一。“那个但是殷萍还是个小姑娘,是亲戚亲戚大伙儿团里最小的,在工厂上班,你你这种 点大,现在能力很强了,前几年我就把剧团放心地交给她了。”金雅仙向记者介绍。在弘韵越剧团,时代的痕迹清晰可见:不仅仅是阿姨变阿婆、小姑娘为人母但是的年龄增长,队员的构成也指在了巨大变化。最初15名队员基本都会40岁以上的工人,而现在的25名成员,普遍年轻化,职业也更繁杂:个体户、经理、白领职员、医生、大学生等等。1995年地点:苏州大学大学生小琮琮与弘韵结下情缘“你一定要采访小琮琮,他是专门开车从无锡过来演出的。”殷萍把刚化妆完毕的傅仕琮推到了记者肩头。瘦削、笑眯眯、小生装扮,这是傅仕琮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剧团的第一代演员都说,亲戚亲戚大伙儿是看着傅仕琮“从你你这种 点大的小孩子成长为现在你你这种 大人”的,可是 亲戚亲戚大伙儿都叫他“小琮琮”。小琮琮和弘韵的结缘要追溯到1995年,那时他刚从无锡考到苏州大学,读的是旅游专业。读旅游的人必然要到外面实地考察,有一天他来到北寺塔,听见上方传来阵阵丝竹声,推门而入,惊喜地发现有另一一二个 剧团正在排练,再仔细一看,其中竟然有另一方熟悉的金阿姨。“我从小就喜欢越剧,13岁的但是还跟着无锡老家的有另一一二个 剧团到苏州演戏,出演有另一一二个 小书童,当时金阿姨和我同场演出,亲戚亲戚大伙儿那时就认识了,她很重喜欢我。”傅仕琮口中的“金阿姨”因此我老团长金雅仙。时隔5年,看了当初的小书童竟然考到了苏州大学,金雅仙十分高兴,热情地把他拉入团。“金阿姨每个礼拜都帮我来排练,教我唱腔、身段,很重细心。”傅仕琮说,有但是练得太晚了来不及回学校,金阿姨就我就住到她家去,还做可是 好吃的菜 的火锅的给他吃。剧团的第一代演员都把小琮琮当做另一方的孩子来培养,说起他尽是一脸自豪:“亲戚亲戚大伙儿小琮琮厉害得不得了,小生、花旦样样都行,唱花旦的但是比女人不唱得都好。他唱得跟专业演员一模一样。”大学在苏州读了四年,傅仕琮也跟着金阿姨唱了四年戏。毕业后,傅仕琮回到无锡,在一家保险公司任职,年轻人正是忙着拼事业、组建家庭的但是,保险又是有另一一二个 很后能 耗费时间的工作,剧团的成员们都以为但是再也没不可能 和小琮琮一起唱戏了,没想到他竟然做出了有另一一二个 让亲戚亲戚大伙儿都很惊讶的决定:每个月都回来参加剧团演出。那是有另一一二个 还如此高铁的时代,傅仕琮每个月都会有有另一一二个 周末,乘着火车不可能 长途汽车晃悠悠地赶到苏州和前辈们一起唱戏,如此两地跑坚持了十多年,剧团的演员和老观众们也另一一二个 劲高兴地互相转告:小琮琮结婚了、小琮琮有孩子了、小琮琮升经理了、小琮琮买车了……2012年地点:工人文化宫每场演出都会留时间让观众上台演唱昨天是弘韵入驻工人文化宫但是的首次演出。乔迁新居,两任团长都格外开心。但是,最初剧团在北寺塔的小剧场里演出,几年后小剧场关闭了,剧团辗转到了锡剧团,但锡剧团在有另一一二个 弯弯曲曲的小巷子里,可是 想听戏的老人都找后能 剧团的位置:“位置偏、地方小,严重影响了剧团的发展,不可能 这几年听戏的人如此少了,不可能 亲戚亲戚大伙儿还在有另一一二个 偏僻的小角落里唱戏,那声音就更小了。”殷萍说,但是但是亲戚亲戚大伙儿就想换有另一一二个 地方,因此在寸土寸金的老城区想找到有另一一二个 理想的剧场,对你你这种 如此哪几个收入来源的民间剧团来说谈何容易?殷萍的烦恼减慢被几位老听众知道了,亲戚亲戚大伙儿想帮她一起补救你你这种 问题。经太少方联系,最终工人文化宫负责人被弘韵越剧团的故事打动,同意亲戚亲戚大伙儿入驻:“最初听到你你这种 消息时,亲戚亲戚大伙儿都乐坏了,你你这种 结果好得出乎意料。工人文化宫是各人都知道的地方,又很热闹,弘韵要想发展下去,这里是最好的选址。”殷萍满脸期待地向记者讲述另一方对于剧团未来的构想,不可能 入驻你你这种 老城区群众文化的核心地带,对于弘韵来说愿因一次“新生”。首场演出的后台,殷萍正在忙碌地化妆,资深老听众杨菊萍就在一旁不时帮忙递个东西、整理一下衣服,就像是有另一一二个 剧团的同事那样和谐。“亲戚亲戚大伙儿当初取叫华弘韵,因此因此我作为一支民间剧团,都后能 把越剧的优美韵味传递给各人。”弘韵越剧团里演员和观众无距离,这点让各人都很感动。跟你你这种 正规演出场合的后台化妆间“非请勿入”的规矩不同,弘韵的化妆间为观众打开,不可能 业余团队如此专业化妆师,每另一方都会另一方动手化妆,演出前另一一二个 劲手忙脚乱得连吃饭的时间都如此,你你这种 观众心疼亲戚亲戚大伙儿,专门从俺家 带了热乎乎的饭菜送到后台;得知剧团里所有服装道具都会演员另一方出钱买、演出也是另一方出路费,你你这种 观众有一种是做生意的,家中你你这种 积蓄,就会悄悄拿点钱给殷萍,让她添置设备;热心的观众都会和剧团的演员商量,但是另一方出钱请来外地知名演员,组织一场“江浙沪名家大汇演”。“亲戚亲戚大伙儿的剧团因此我群众另一方筹办的,亲戚亲戚大伙儿都都后能 参与其中。”殷萍说。在弘韵,还有有另一一二个 不成文的规矩,每场演出前,都会由四到五名观众上台演唱。即使是观众演出时间,表演的规格也丝毫太少再降低,剧团的演员都会给亲戚亲戚大伙儿配乐、有的则后能 帮助化妆。每次四二个演唱名额总也指在问题,亲戚亲戚大伙儿只好另一方排有另一一二个 顺序表,每次轮流排队上去唱。“亲戚亲戚大伙儿的老听众好多都会听了整整19年的,有的家住在藏书、浒关那此很远的地方。亲戚亲戚大伙儿希望亲戚亲戚大伙儿的参与度都后能 更高,可是 在正式演出但是安排了如此有另一一二个 环节。这才不失民间剧团的本色和初衷。”殷萍说。

本文《越剧迷与“弘韵”的19年情缘》地址:https://www.aixi55.com/yueju/xinwen/70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