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十道本》剧本唱词

京剧《十道本》又名:《宫门带》剧本唱词

角色

褚遂良:老生
李渊:老生
李世民:小生
李建成:丑
李元吉:丑
张妃:旦
刘妃:旦
长孙无忌:老生
徐勣:生
秦叔宝:生
程咬金:丑

剧情

唐初,高祖李渊患病,皇子李世民入宫侍疾。三更出宫时,发觉皇子李建成、李元吉与父妃饮酒纵乐,乃将玉带挂于宫门,借以警告。李建成等见带后,与妃计议,诬奏李世民调戏,并以玉带为证。李渊不察,立命处斩。褚遂良列举历代宠妃乱国故事,并辩明世民冤枉,李渊始醒悟,遂赦免李世民;并对褚遂良重加升赏。

注释

故事源出于《隋唐演义》。

京剧《十道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内侍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引子)海晏河清,保父王,驾坐龙廷。 

(念)奉命征战北可汗,尉迟保驾转长安。皇兄设下恨毒计,要害小王丧黄泉。

(白)小王李世民。奉了父王旨意,征战北国,幸喜得胜回朝。可恨皇兄设计毒害小王,多亏尉迟解破其情,将金壶打碎,小王幸免被害。本当奏知我父王,怎奈父王染病在床,诚恐又添一场愁闷。曾在太医院取得太平汤药,不免进宫与父王煎汤。

内侍,摆驾进宫!

(唱)父王赦旨出帝京,

尉迟保驾转西秦。

皇兄设下药酒计,

要害小王命残生。

内侍臣保驾宫廷进,

表表小王贤孝心。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内侍引李渊同上。)
李渊(唱)都只为御梓童命归仙境,

因此上为王的染病在身。

内侍臣搀扶王龙床安定,

还须要却烦虑静养精神。

(李世民上。)
李世民(唱)内侍摆驾进龙廷,

父王台前问安宁。

(白)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渊(白)皇儿平身。

李世民(白)万万岁!

李渊(白)赐座。

李世民(白)谢座。

李渊(白)皇儿进宫为了何事?

李世民(白)儿臣在太医院,取得太平汤药,进宫与父王熬煎。

李渊(白)我儿真乃孝心。

李世民(白)内侍,金炉伺候!

(唱)父王暂时卧龙床,

儿臣进宫煎药汤。

屈膝跪在尘埃地,

拜天拜地拜三光。

但愿父王身无恙,

焚香顶礼谢上苍。

李渊(唱)儿孝心感动天和地,

药下咽喉病离身。

空养建成、元吉子,

并不进宫问安宁。

为父日后归天境,

儿就是东宫守阙龙。

谯楼鼓打三更尽,

皇儿暂且出宫廷。

李世民(唱)父王但把心放定,

朝中大事儿担承。

拜别父王出宫门,

(内侍扶李渊同下。李世民走圆场。)
李世民(白)呀!

(唱)为何还有作乐声?

(白)啊?我父王染病龙床,为何还有歌舞之声?有了,我且寻声而去,探听明白便了!

(唱)听谯楼鼓打三更尽,

看是何人作乐声!

(李世民下。)
【第三场】
(李建成、李元吉、张妃、刘妃同上。)
李建成(唱)手挽手儿进宫廷,

李元吉(唱)我和你饮酒到天明。

李建成(唱)将酒宴摆至在西宫院,

李元吉(唱)二姨母听封受君恩。

(李世民上。)
李世民(唱)将身儿来至在西宫院,

李建成、
李元吉(同白)请呀!

李世民(唱)皇兄、御弟饮杯巡。

(白)哎呀,且住!原来皇兄、御弟与二姨母饮酒,纲常败坏。我且躲在一旁,听他们讲些什么?

李建成、
李元吉(同白)请呀!

张妃(唱)走上前来忙跪定,

刘妃(唱)幼主封我哪一宫?

李建成(唱)有日小王登龙位,

李元吉(唱)封你昭阳掌正宫。

张妃(唱)叩罢头来龙恩谢,

刘妃(唱)四起八拜谢王恩。

李建成(唱)有朝父王晏了驾,

李元吉(唱)你是当今的一嗣君。

李建成(唱)江山大事虽我掌,

李元吉(唱)怕的是世民不答应。

李建成(唱)开刀先把世民斩,

李元吉(唱)再杀徐勣与魏征。

李建成(唱)马、段、袁、刘皆斩尽,

李元吉(唱)一朝天子一朝臣。

李世民(唱)句句言来伤风化,

败坏人伦胡乱行。

怒气不息打进去,

(白)呀!

(唱)又恐伤了手足情。

(白)哎呀!我若打进宫去,岂不伤了手足之情。有了,我不免解下玉带,挂在宫门,惊动他们便了。

(李世民解带,挂。)
李世民(唱)腰中解下白玉带,

暗地打动手足心。

(李世民下。内侍暗上。)
李建成(白)什么响亮?

李元吉(白)内侍看来!

内侍(白)玉带悬挂宫门。

李建成(唱)一见玉带挂宫门,

李元吉(唱)二姨母快救命残生。

张妃(白)你二人不必惊慌,待我姐妹将计就计,上殿启奏一本。

李建成(唱)计上加计商议定,

管叫世民丧残生。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李渊同上。)
李渊(唱)宫中服药精神爽,

悼念御妻神暗伤。

(张妃、刘妃同上。)
张妃、
刘妃(同白)万岁做主!

李渊(白)梓童为何这等模样?

张妃、
刘妃(同白)今有二主秦王,二更二点进宫调戏我二人。万岁做主!

李渊(白)世民素行仁孝,孤王不信。

张妃、
刘妃(同白)万岁不信,现有夺下他的玉带为证。

李渊(白)呈上来。

张妃、
刘妃(同白)万岁请看。

李渊(白)哎呀!

(唱)一见玉带怒气生,

胆大奴才乱宫廷!

你二人暂且回宫去,

张妃、
刘妃(同唱)管叫世民丧残生。

(张妃、刘妃同下。)
李渊(唱)内侍臣摆驾金殿进,

快宣皇儿李世民。

(太监下,引李世民同上。)
李世民(唱)忽听父王宣世民,

忙上金殿问分明。

(白)见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渊(白)儿是世民?

李世民(白)是世民。

李渊(白)好奴才!

(武士暗同上。)
李渊(唱)把儿当作擎天柱,

奴才竟是忤逆人。

吩咐两旁武士手,

推出午门问斩刑。

李世民(唱)一言未发来问斩,

叫我有话不敢言。

因何将儿推出斩?

说明儿死也心甘。

李渊(唱)奴才不必将我问,

现有玉带作证凭。

李世民(唱)却原来为的是联珠带,

(白)父王!父王!父王呀!

(唱)吓得我三魂少二魂。

本当说出二兄长,

又恐伤了手足情。

望父王饶了儿的命,

父王呀!

还望看在父子情。

李渊(唱)手摸胸膛想一想,

此事可行不可行?

吩咐两旁武士手,

推出午门问斩刑。

李世民(唱)含悲忍泪下龙廷,

看是何人把本申?

(武士推李世民同下。长孙无忌上。)
长孙无忌(白)刀下留人!

武士(内同白)啊!

长孙无忌(唱)迈步撩袍上龙廷,

品级台前臣见君。

(白)臣长孙无忌见驾,吾皇万岁!

李渊(白)上殿有何本奏?

长孙无忌(白)二主秦王身犯何罪,推出午门问斩?

李渊(白)蠢子不正,扰乱宫廷,故而问斩。

长孙无忌(白)想秦王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李渊(白)孤王龙心已定,定斩不赦。

长孙无忌(白)万岁呀!

(唱)当年驾坐太原省,

隋炀帝无道灭人伦。

二主爷大战王世充,

才保我主坐龙廷。

李渊(白)呀!

(唱)无忌奏本大欺情,

(武士暗同上。)
李渊(唱)敢在金殿藐寡人。

吩咐殿前武士手,

他与奴才同罪刑。

(白)绑下去!

(李渊、四太监、大太监同下。)
长孙无忌(唱)早知他是无道君,

不该保他坐朝廷。

忍悲含泪下龙廷,

看是何人保我生?

(众武士拥长孙无忌同下。)
【第五场】
(徐勣上。)
徐勣(唱)一见秦王上了刑,

不由徐勣心胆惊。

急急忙忙金殿奔,

(秦叔宝、程咬金同上。)
秦叔宝、
程咬金(同唱)见了先生礼相迎。

徐勣(白)二公慌慌张张为了何事?

秦叔宝(白)二主秦王不知身犯何罪推出午门问斩。我等上殿保本。

徐勣(白)此本你我保不下来。有人来了,你我暂退朝房便了。

(唱)三人一同朝房进,

褚遂良(内白)先生慢走!

徐勣(唱)那旁又来褚先生。

(徐勣、程咬金、秦叔宝同下。褚遂良上。)
褚遂良(白)反了呀!反了呀!

(唱)听说要斩二主君,

砍断了擎天柱一根。

万岁不准忠良本,

长孙无忌问斩刑。

这都是奸妃用的计,

谁知我主认了真。

(白)这,这,这,也罢!

(唱)歪戴乌纱斜插带,

假装疯魔去见君。

大摇大摆金殿进,

(四太监、大太监、李渊同上。)
褚遂良(唱)与他个君不君来臣不臣。

(白)臣,褚遂良见驾,吾皇万岁,万万岁!请了!

李渊(白)啊?胆大的褚遂良,上得殿来衣冠不整,莫非你疯了?

褚遂良(白)臣倒不曾疯了,只恐万岁你昏了。二主秦王身犯何罪,推出午门斩首?

李渊(白)奴才扰乱宫廷,因此斩首!

褚遂良(白)想二主秦王,东荡西杀,南征北剿,有十大汗马功劳。将他斩首,君心何忍,这臣心何安哪!

(唱)想当年驾坐太原省,

三搜晋阳才为君。

二主大战王世充,

瓦岗寨收了众英雄。

美良川前收敬德,

千秋岭前战罗成。

大唐收了罗世信,

才保我主坐龙廷。

争来江山多安稳,

为何要斩创业人?

李渊(白)胆大褚遂良,上殿言君之过。绑了!

褚遂良(白)万岁!臣有十道条陈,容臣奏完,再斩不迟。

李渊(白)呈上龙书案,寡人看来。

褚遂良(白)臣修本不及,乃是口奏。

李渊(白)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第一道条陈奏的是夏禹王坐了一十七代,四百五十八载。后出一君,名曰桀王,宠爱一妃,名唤妹喜。那桀王听信妹喜之言,以酒为池,以肉为林,忠臣良将,俱已遭害。

(唱)到后来有道反无道,

汤王定计安黎民。

南曹岭桀王丧了命,

只落得江山一旦倾。

李渊(白)大胆褚遂良,毁谤孤王。武士手绑了!

褚遂良(白)啊,万岁!臣奏过一道,还有九道未奏,容臣奏完,再斩不迟。

李渊(白)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第二道条陈奏的是成汤王得了桀王天下,传至三十一代。后出一君,名曰纣王,宠爱一妃名叫妲己。他驾前有两个谗臣,一名费仲,一名尤浑。那纣王听信妲己之言,盖一楼名曰摘星楼。造下炮烙之刑,残虐百姓。比干丞相割心而亡,贾氏夫人坠楼而死,姜后娘娘挖目剁手,东宫太子一旦逐出,黄家父子反出五关。到后来姜尚兴兵伐纣,可叹那纣王只落得火焚摘星楼台而亡。万岁你看他也是宠爱奸妃无道的昏君。

李渊(唱)褚遂良奏本孤心恨,

把孤比作无道君。

寡人至德安天下,

要学尧舜不差毫分。

(白)再将三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道条陈奏的是周朝。那周文王得了纣王的天下,后出一君,名曰幽王,宠爱一妃,名曰褒姒,生得面貌如花。怎奈进宫以来,永无笑容。那幽王无计可施,他驾前有一谗臣,名叫虢石父。是他奏道:万岁要娘娘发笑不难。在骊山设宴,火焚烟墩。那幽王听信虢公所奏,就在骊山火焚烟墩。各路诸侯见烟墩火起,想必国家有难,一个个顶盔贯甲,兵临城下。观见他君妃在楼台饮酒取乐,一个个乘兴而来,败兴而返;那褒姒一见哈哈大笑。后来犬戎作乱,那幽王又将烟墩点起。各路诸侯言道:想必他君妃又在那里饮酒取乐,你我各保汛地要紧。万岁,你看那幽王为褒姒一笑不值紧要,失落周室家邦,他还死在乱军之中。

(唱)幽王无道掌乾坤,

骊山设宴焚烟墩。

各路诸侯无救应,

只落得江山化灰尘。

李渊(白)幽王无道戏耍诸侯,提他做甚?再将四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道条陈奏的是东周列国周惠王驾前有一家诸侯,名曰晋献公。他宠爱一妃名唤骊姬。前妃所生二子,长子申生,次子重耳。那骊姬在献公面前搬弄是非,要害申生太子一死,那献公执意不听。骊姬一计不成,又生二计。用蜂蜜擦头,到御花园观花,命申生公子保驾采花。蜜蜂围绕头上,申生太子不解其意,在后面用扇搧开。那献公在楼台之上观见,言道:这奴才果有戏母之心。吩咐殿前武士,把申生太子推出午门问斩。来在午门,众大臣拦路言道:千岁有满腹含冤,为何不奏知你父王:申生太子言道:我若奏知我父王,我父王大怒,必将骊姬斩首。斩了骊姬不关紧要,有日我父王思想骊姬成病,岂不是小王之罪?小王只可一死,不做那不忠不孝之人。万岁,为臣看来,二主秦王与前朝申生太子一般无二。

太监(白)着呀!

李渊(唱)晋献公本是无道君,

听信谗言斩亲生。

世民本是无义子,

宫闱问斩刑。

(白)再将五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臣这道条陈奏的是楚平王在临潼斗宝,多亏伍子胥力举千斤鼎,压定各国为下邦。到后来秦楚结亲,楚平王闻听无祥女生得天姿国色,有意纳妾,怎奈儿媳不好启齿。他驾前有一谗臣,名叫费无极,奉旨往秦国迎亲。行至钟离山前,用金顶轿改换银顶轿,无祥女改换马昭仪。好个伍子胥,保定皇家四口反出昭关,去往吴国借兵。可叹那平王死后,只落得鞭尸三百有余。

(唱)楚平王本是无道君,

父纳子妻乱人伦。

子胥后来发人马,

鞭尸三百留骂名。

李渊(白)那父纳子妻,乃是酒色昏君,提他做甚?再将六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道条陈奏的是姑苏吴王宠爱一妃,名唤西施。他驾前有一谗臣,名唤伯嚭。那吴王信西施、伯嚭之言,起造一台,名唤姑苏台。挑选天下出色女子,去往楼台饮酒取乐。那吴王日饮千杯不醉,夜用十美陪伴。到后来勾践兴兵前来,只杀得吴王有家难奔,有国难投。

李渊(唱)姑苏吴王无道君,

听信谗言选红裙。

越王勾践发人马,

吴国从此不太平。

(白)再将七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道条陈奏的是齐宣王在桑园射猎,收来一妃,名唤无盐,手使春秋大棍压定各国。只因宠爱一妃,名曰夏迎春。那无盐娘娘身怀六甲,那夏迎春讨下收生代劳旨意,用金丝狸猫剥去皮尾。启奏大王道:那无言娘娘产生妖魔鬼怪。齐宣王大怒,将无盐娘娘推出斩首,多亏满朝文武保奏,打入冷宫。后来吴起伐齐,只落得跪门求救。

(唱)齐宣王本是无道君,

宠爱奸妃夏迎春。

后来吴起发人马,

只落得跪门去求兵。

李渊(白)齐宣王宠妃害贤,怎比孤王?将八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道条陈奏的是齐湣王宠爱一妃,名曰邹赛花。他驾前有一宦官名叫伊立。那湣王听信邹妃之言,要害东宫太子一死。后来乐毅兴兵,前来追赶湣王。赶得他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只落得日晒湣王,路剐邹妃。万岁!这就是前朝宠妃灭子的报应啊!

李渊(唱)宠妃灭子害忠臣,

他将湣王比寡人。

待等奏完十道本,

定与奴才同罪名。

(白)再将九道条陈奏来。

褚遂良(白)容奏:臣这道条陈奏的是前朝杨广欺娘奸妹,败坏人伦,后来丧身。

(唱)杨广本是无道君,

欺娘奸妹乱宫廷。

五花棒下丧了命,

才保我主坐龙廷。

李渊(白)将十道条陈奏完,孤王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褚遂良(白)这个……

太监(白)褚先生十道条陈奏了九道,只管奏来,自有咱家帮助于你。

褚遂良(白)万岁,臣这十道条陈奏的是前朝君王与本朝皇帝一般无二。

李渊(白)呸!

(武士暗同上。)
李渊(唱)褚遂良奏本孤心恨,

道道条陈刺寡人。

吩咐殿前武士手,

推出午门问斩刑。

褚遂良(白)冤枉!

武士(同白)褚遂良喊冤。

李渊(白)召回来!

武士(同白)啊!

褚遂良(白)谢万岁不斩之恩。

李渊(白)非是孤王不斩于你,为何口喊冤枉?

褚遂良(白)臣有一事不明,要在万岁驾前领教!

李渊(白)何事不明?

褚遂良(白)二主秦王什么时候进宫?

李渊(白)一更一点。

褚遂良(白)什么时候煎汤熬药?

李渊(白)二更二点。

褚遂良(白)什么时候出宫?

李渊(白)三更三点。

褚遂良(白)二位皇娘奏道,抓袍夺带什么时候?

李渊(白)这个……

太监(白)二更二点。

褚遂良(白)二主秦王一更一点进宫,二更二点煎汤熬药,三更三点才得出宫。二位皇娘奏二更二点,岂不是冤枉?

李渊(白)现有玉带,拿去看来。

褚遂良(白)待臣看来。

万岁,我想这抓袍夺带,必是你一拉,我一扯。这玉带之上并无一点伤损,岂不是大大冤枉?

李渊(白)寡人看来。

褚遂良(白)请看。

李渊(白)啊嗐!

褚遂良(白)哎嗐!

李渊(唱)寡人如醉方才醒,

险些错斩李世民。

孤王急忙下龙廷,

手提羊毫写分明:

一赦皇儿李世民,

二赦长孙无忌卿。

忙将赦旨交与你,

快到法场走一程。

(李渊、太监、武士同下。)
褚遂良(唱)手捧赦旨下龙廷,

(众人内同笑。)
褚遂良(唱)笑坏两班文武臣。

文班中笑坏了先生徐勣,

武班中笑坏了叔宝、程咬金。

全都笑我不怕死的褚遂良,

(笑)哈哈,哈哈,哈哈!

(唱)险些误了大事情。

(褚遂良下。)
【第六场】
(武士押李世民、长孙无忌同上。)
李世民(唱)父王传旨斩世民,

长孙无忌(唱)听信谗言斩忠臣。

李世民(唱)忍悲含泪法场进,

长孙无忌(唱)两眼睁睁等时辰。

褚遂良(内白)赦旨下。

武士(同白)赦旨下。

李世民(白)接旨。

(褚遂良上。)
褚遂良(白)圣旨下。跪!

李世民、
长孙无忌(同白)万岁!

褚遂良(白)听宣读。诏曰:只因孤王误听谗言,错斩皇儿李世民与国舅长孙无忌。多亏褚遂良保奏,将他二人赦回金殿加封。旨意读奏,望诏谢恩。

李世民、
长孙无忌(同白)万万岁!

褚遂良(白)请过圣命。

李世民(白)有劳先生保奏。

褚遂良(白)保本来迟,千岁恕罪。

李世民(白)岂敢。

褚遂良(白)一同上殿交旨。

李世民(白)请!

(李世民、长孙无忌、褚遂良、武士同下。)
【第七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李渊同上。)
李渊(念)可恨奸妃做事错,

无故平地起风波。

(褚遂良上。)
褚遂良(念)忙将赦旨事,启奏万岁知。

(白)启万岁:二主千岁、长孙无忌宣到。

李渊(白)宣他二人冠带上殿!

褚遂良(白)宣他二人冠带上殿!

(李世民、长孙无忌上。)
李世民(念)法场得活命,

长孙无忌(念)死而又复生。

李世民(白)儿臣李世民……

长孙无忌(白)臣长孙无忌,谢万岁不斩之恩。

李渊(白)皇儿、国舅平身。赐座。

李世民(白)谢座。

李渊(白)长孙无忌为皇儿误受一绑,加升,免朝一月。下殿!

长孙无忌(白)谢万岁!

(长孙无忌下。)
李渊(白)褚遂良上殿听封。

褚遂良(白)臣不愿加官封赠,请我主差哪部大臣,将宫中查明。

李渊(白)皇儿,你二姨母怎样害你,一一奏来!

李世民(白)父王呀!

(唱)未开言不由人珠泪滚滚,

尊父王听儿臣细说分明:

二皇兄与姨母行事不正,

儿戏君妃乱胡行。

儿本当进宫细查问,

又恐失了手足情。

因此上将玉带宫门挂定,

这就是一桩桩一件件父王详情。

李渊(唱)劝皇儿休得要珠泪双淋,

为父心中明如灯。

将二妃打入冷宫院,

自羞自愧自丧残生。

孤皇儿得活命实为万幸,

明日里过府去酬谢先生。

孤赐你上方剑泰山压定,

压定了满朝中文武官员,大小公卿,谁敢不尊,你是盖世良臣。

褚遂良(唱)非是臣我不愿加官封赠,

为的是我主爷锦绣乾坤。

从今后主休听宫中谗本,

普天下众黎民享乐太平,都道你是海不扬波,是一位有道明君。

李渊(唱)为王的离金阙九龙站定,

叫一声孤皇儿李世民。

为江山又何曾略得安静,

为江山东荡西杀南征北战未享安宁。

转面来叫一声褚先生,

你本是擎天柱一根。

为皇儿君臣们一番争论,

为皇儿顾不得自己残生,

为皇儿奏过了十道保本,

为皇儿你把那夏商桀纣历代昏王说与孤听。

孤封你吏部大堂代管都察院,

将皇儿拜先生以为师生。

左手拉定世民子,

右手拉定褚先生。

叫一声孤的皇儿李世民,

褚先生皇儿的恩人,孤的爱卿,你那里放宽心,大着胆,一步一步随定寡人。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