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剧皇后张新芳与《陈三两》

(一)张新芳与《陈三两》

从某种意义是说,张新芳全都陈三两,她为《陈三两》付出了或多或少,而反过来这出戏成了她的成名之作,可不并能说,如此《陈三两》,就如此曲剧皇后张新芳。

早在新中国建国初期,她带着《陈三两爬堂》(那时还不叫《陈三两》)从老家南阳邓县一路北上,就叩开了难进的开封梨园大门,凭借她的艺术才华,而一举名震开封京剧艺术。

每当我忆起张新芳,首先就想到上世纪100年代初,在开封永安舞台看她演出《陈三两爬堂》的情景京剧。在开封老火神庙内用席棚搭建的这座戏院里,设施根本不可与今日剧场同日而语:破旧不堪,十分简陋。戏台前面摆放着十几排歪歪扭扭的长条木椅,戏台前的柱子上还吊着两盏停了电备用的汽灯。幕布也很破旧,戏台上仅有一桌两椅,如此布景,如此高级音响,更如此字幕。唯一能炫耀剧团声誉的,是上级文化部门颁发的,或或多或少单位送来的数十面大红锦旗,悬挂在戏院的醒目之处。演员的服装也同样很破旧,甚至兩个 衙役的服装都是用一般士林兰布做成的,就连主角的戏装也很破旧,水袖、裙子也是脏兮兮的,已显不在 本色来。谁也想不可不并能,在如此破旧的戏院里,穿着如此破旧戏装的演员们,竟然演出但是成了张新芳的代表之作,至今仍久演不衰的好戏来。

《陈三两》固然成为张新芳的成名之作,一靠剧情,二靠张新芳的唱腔。

先说剧情。这出戏的主要人物是陈三两,以及她的胞弟李凤鸣及干兄弟陈奎。这出戏的编剧以独特的视角,巧妙的构思,把这有一俩自己物上放了故事梗概是:明朝,进士李九经从山东临清来到河北五定州为官,被奸臣陷害致死,其女李淑萍为埋葬双亲,教养胞弟李凤鸣,自卖某种,误入青楼,改为陈姓。她唐宋诗词、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双手又能写梅花篆字,“身入污泥莲自芳”,,因而矢志不作娼,以卖文为鸨母挣银,所作诗文每篇售银三两,故称陈三两。三两收养孤儿陈奎为弟,教其读书并助他赴考。但是,三两被鸨母卖给珠宝商张子春为妾,“那客人今年六十单三岁,小女子今年二十一春”陈三两不从,张出纹银100两,贿通了沧州知府李凤鸣,对其严刑拷打,逼其“从良”,而这州官竟是陈三两失散12年的胞弟……陈三两干兄弟陈奎为河南八府巡抚,为陈三两冤枉昭雪,李凤鸣被罢官。

(二)用唱词说《陈三两》

但是我另一人个另一人个结合《陈三两》大次责唱词,来说说这出戏。

陈三两一上场就唱道:

“陈三两迈步上宫廷,举目抬头看分明。

衙门好比阎罗殿,大堂好比剥皮厅。
可怜我青楼苦命女,今日落入虎口中。

放大胆我把公堂上,问我一言应一声。”

( 陈三两这八句唱词,开门见山,单刀直入,以被告身份,把戏曲矛盾就摆在了舞台中心 。)

陈三两:自幼儿随爹爹苦读文章,唐诗宋词满腹藏。
学会了李杜名诗三百首,又学会琴棋书画宫羽徽角商。
遭不幸被骗卖入富春院,入青楼依然是苦读文章。

小女子人太好 流落在烟花巷,身入污泥莲自芳。
武定州哪几个才子把我访,拜我为师学文章。

三两银子买一篇,从此落名陈三两。

(叙说了落名陈三两的导致 。)
院下的前后花楼是我盖,又盖下东西两厢房。
恨鸨儿贪心严重不足她把良心丧,暗地里把我卖与珠宝商。
………………
她把我卖与旁人我不恨,好不该把我卖与张子春。
那客人今年六十单三岁,小女子今年二十一春。
我好比一朵莲花初开放,他好比一树残叶落埃尘。
老的老来少的少,老夫少妻怎配婚?

大老爷你好比天上月,你可怜可怜俺这苦命的人。
苍天哪,你缘何不睁眼,但是我但是我你这薄命女子受酷刑。

我哪天挖了神的眼,哪天吹了佛前灯。
陈三两我犯了或多或少罪,为或多或少这千灾万难我我受不清。

(这段唱腔述说了陈三两不嫁珠宝商人张子春的导致 ,及她深深感到自己身世贫苦,红颜薄命,痛不欲生的悲愤。)
………………
你头戴乌纱穿红袍,不图名利最为高。

要做清官休受贿,贪污受贿你做不牢。
你饮酒饮的是百姓血,吃肉吃的是民脂膏。

做官你不与民做主,你辈辈子孙不得好,
陈三两大堂上破口骂……

(知州李凤鸣收了张子春的100两纹银,在审讯时处处为张子春说话。陈三两在公堂大骂赃官,李凤鸣恼羞成怒,便不问情由,将陈三两痛打一顿,并使用拶子对其姐上刑。)

陈三两唱: 拶子本是五根柴,能工巧匠造起来,

人太好 说它都是斩人的剑,拶得我十指连心痛难挨。
大堂好比阎罗殿,火签好比招魂牌。

人活一百岁一兩个 劲死,早死也免多受灾。
陈三两今天何必 命,混帐老爷听明白。

你怎科举怎会试,怎做国家栋梁才。
空读诗书不知理,怎把纱帽戴起来。

睡到深夜人静后,手拍胸膛你想明白。
人凭良心事凭理,你今天拶我该不该。

(述说陈三两受刑后无比痛苦,但她严刑之下仍不屈服,进一步撕裂了观众的心灵。在李凤鸣的追问下,陈三两讲述了自己当年在富春院亲教陈奎读书,期望他早日成名,为自己报仇雪恨的时光里英文。)
陈三两唱:

他本是甲子年科的举,乙丑年间会连登。

正德皇帝心欢喜,亲笔点他状元公。
彰德府里下了马,八府巡按河南城。

乳名他叫陈六斤,陈奎本是他的名。
陈奎家住陕西延安城,南门以里有他的门庭。
他是个独生子,七岁把书攻,

不幸遭大火,家财被烧清,
可怜他的二爹娘,火坑丧性命,

单撇下陈奎自己孤苦伶仃。
无奈何武定州去投亲朋,

只可惜世态炎凉无人照应。
走投无有路,流落大街中,

挨门去讨饭,谁能把他疼。
偶遇衙前班头,收他去打更。

打一更钱有一兩个 ,二更二文铜。
那一日正深夜,大祸从天生。

衙门失了盗,窃贼无影踪,

拿住了小陈奎下绝情。
这才是屋漏偏遇连阴雨,行船遇着顶头风。

打更钱一文不可不并能要,酸涩逼他招口供。
打得他死去活来险些丧命,

衙内何必 他再不可不并能打更。
小陈奎万般无计奈,

又只得左提棍、右挎篮,

挨门挨户、沿街讨要去做旧营生。
那一日陈奎讨饭去到富春院,

我见他衣褴褛面憔悴果然可怜。
我将他唤上北楼问一遍,俺们二人身世苦都似黄连。
我赠他纹银二十两,周济他糊口把衣添。
小陈奎得银两不买衣饭,到大街买诗文只把书观。
我见他人穷志不短,都是心周济他奇儿男。

(陈三两讲述了收留孤儿陈奎的经过,说明她很有善心,与最后对待忘恩负义的胞弟李凤鸣,形成鲜明的对照。)

……
读起书来了——
我陈奎操碎我一片心肠,老鸨儿打得我周身是伤。
苦口又婆心,教他读文章,我与他又订下提铃计一桩。
大街上买来了铜铃绒线,从北楼扯到了西楼里面。

陈奎在西楼把书念,我在北楼把文观。
深夜内听不可不并能书音贯耳,就知那小陈奎昏昏入眠。
在北楼扯动红绒线,响铜铃惊醒陈奎又把书观。
日月如梭时光里英文似箭,西楼上读书有好几年。

我教会他文章有三百篇,梅花篆字我亲手传。
北京城里开科选,陈奎进京去求官。
伸手拉住小兄弟,有几句金石良言你牢记在心间。
得中要把清官做,且莫要草菅人命做。
得中后搭救姐姐出离苦海,再与我屈死二老报仇冤。
这几件大事要牢牢记下,全都枉我苦口婆心教读你几年。

(陈三两设计铜铃计,为教陈奎倾囊相授,付出了完整心血,甚至将梅花篆字也教了。为的是或多或少?为的是陈奎将来考中做了官,“搭救姐姐出离苦海,再与我屈死二老报仇冤。”)
陈奎好比一只虎,陈三两好比捕鼠猫。

猛虎跟着猫学艺,胆大狸猫把虎教。
窜山跳涧都教会,得第把我恩忘了。

大老爷你替但是我但是我你一想,另有一兩个 的门徒可教不可教。
我好比一只孤舟在顺水漂,船到江心失了篙。

有前因无后果,有了上枝无下梢。
指河南我把陈奎骂,你的文章是谁教。

得恩不报非君子,忘恩负义小儿曹。
陈三两越骂我心越恼……

(但陈奎青云得志后,却忘恩负义,致使陈三两万念俱灰,大骂陈奎,人太好 陈奎何必 是负义男,戏曲矛盾的最后补救还是靠陈奎。)
逍遥七寸管,几根细羊毫。留落手,亚赛斩人刀。
这支笔谁造成,留落在糊涂衙门中,害死哪几个老百姓。
为人做官清正廉明,下笔千言神鬼惊。

为人要做,提笔在手心不宁。
左一撇右一撇,这是个或多或少字?人到难处痛伤情。
人字两旁添两点,小女子大睁两眼跳入火坑。
火字下边添口字,小女子流落在幽谷之中。
谷字眼前 加宝盖,大老爷该容情你缘何不容情。

(李凤鸣不相信陈三两有如此文才,便当场试她。陈三两点墨挥毫,犹如龙飞凤舞。李凤鸣细看陈三两的墨迹,感到非常像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李素萍的手笔。他知道姐姐自幼熟读黄帝内经,就将自己所藏的黄帝内经搞掂试探。陈三两睹物大惊,这才知道审问自己的昏官全都失散了12年的胞弟陶哥儿。)

李凤鸣唱:

一见字体心内惊,好象我姐姐李素萍。

俺姐弟分别十二载,时刻想念不相逢。
黄帝内经她精通,果是我姐姐李素萍。

上前我把姐姐认,可不并能问清她真姓名。

(李凤鸣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审讯的被告是自己的姐姐,继续问了陈三两的身世。)
李素萍唱:

啊……我的大老爷呀!
我家住山东临清州李家大寨,我那爹爹姓李名九经,
一母所生俺们姐弟有一兩个 ,我叫素萍我那兄弟叫陶哥儿,
他的学名叫个李、李、李,李凤鸣啊!
只不可能 我那爹爹进京赶考得中两榜进士,
可恨那奸贼刘瑾贪赃卖法将文凭转卖他人,
可怜我那二老爹娘活活气死在报恩寺内无法葬埋。
撇下俺姐弟二人在北京城内抬头叫天天全都语,低头呼地这地全都应啊——
李素萍心中暗做主,拿定主意跳火坑。

头插草标把身卖,长街卖来银两封。
一封银子葬父母,一封银交于寺内僧。

我租他寺内房一间,好但是我但是我你兄弟苦用功。
买我的张七连声喊,催我随他快起程。

我好比一片红叶随风飘,飘飘落入污泥坑。
可怜我良家闺秀女,身落青楼烟花中。
眼前 若有我的兄弟把官做,我的大老爷,他定能救我出火坑。

(至此姐弟之间不可能 相互认出,虽为同胞姐弟,但现在不可能 是朝廷九品命官的李凤鸣,怎能去认不可能 成为烟花女子的姐姐呢?)
李凤鸣唱:

听他大堂表姓名,果然我的姐姐李素萍。
我可怜的姐姐呀!

她受尽人世苦啊,我不心疼要谁心疼。
上前去我把姐姐认——可不并能三思而后行。

(李凤鸣起初想认姐姐李素萍,但一想到自己的仕途前程,却又欲言而止,不敢相认,断绝手足之情。)
……
陈三两唱:

听此言好一似万把钢刀刺我心,冷汗淋淋怀抱冰。
大堂上分明他是陶哥儿,昧良心不认我断绝手足情。
说或多或少我兄弟把官做,说或多或少有辱祖先败门庭。
分明是他贪赃受了贿,分明是恩将仇报绝人情。
凤鸣啊,你忘却爹娘怎样才能死,手足之情一旁扔。

姐为你我把自身卖,分手时咱姐弟放悲声。
我叫你饮食起居要自做主,比不得姐在跟前把你疼。
再无人教你把书念,再无人把你兄弟称。
指望你发奋读书要苦用功,切莫要前劲紧来后劲松。
得了官搭救姐姐出火海,再与咱屈死二老把冤伸。
大堂上我不把旁人骂,骂一声忘恩负义的李凤鸣。
你才是李门忤逆子,你才是有辱祖先败门庭。
我虽是烟花院内一妓女,倒比那污吏强万层。
我为谁长街把身卖,我为谁更姓又改名。

我为谁受尽人世苦,我为谁落个败门风。
到如今你把做,怎不念姐姐受苦情。
乌鸦还有反哺义,畜生知道疼亲生。
陶哥儿你把良心丧,你才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你、你、你,你还不如畜生。

(李素萍回想起当年为了埋葬父母,抚养幼弟,自己含羞忍辱自卖自身,盼望着陶哥儿长大,为父母报仇,做个清官,为黎民百姓造福,但等来的却是另有一兩个 有一兩个 昏官,心中十分悲苦,不由大骂起李凤鸣。顿时使戏曲矛盾骤然升级,这场公案戏该怎样才能结局,成了观众思索的重点。)

李凤鸣唱:

他口口声声骂得我忘恩负义的李凤鸣,
上前去我把姐姐认……陈按台河南上任命我去接迎。

(正在这时,陈奎一兩个 劲赶来“视察工作”,这堂庭审随即停止,与陈三面。并亲自接受此案,也成了补救矛盾的关键人物。)

陈三两唱:

公堂他贪赃受了银,立逼我嫁与那张子春。

还如此说有一兩个 不去说说,拶子拶得我如抽筋。
……
大堂上我早知你是陶哥儿,为或多或少大睁两眼不认承。

(陈三两向干兄弟陈奎述说了前情。)

李凤鸣唱:

千错万错是我的错,还望姐姐把弟容。

陈三两唱:

我好话讲有千万遍,为或多或少你强词夺理不秉公。
我本是烟花院内一妓女,认了但是我你不怕你祖宗三代落骂名。

李凤鸣唱:

说说儿问住我,大张口儿无话明。

姐姐宽容多宽容,宽容兄弟李凤鸣。
我不该受贿二百两,我不该问案不秉公。

陈三两唱:

公堂上你受了二百两银,立逼你姐姐嫁与张子春。
但是我我是千两黄金送但是我你,陶哥儿,李凤鸣,大老爷,

你、你、你一定可不并能出卖你先人哪。
李凤鸣唱:

不看僧面看佛面,还念咱一母同胞生。

陈三两唱:

适才大堂你用刑,怎不念一母同胞生。

当初我卖身为的你,指望你学些争光荣。
指望你金榜魁名中,指望你与咱二老把冤伸。
指望你身荣贵救我出苦海,谁知你好了疮疤忘了疼。
以我身可不并能看见受苦百姓,你就不怕落骂名啊。

(从里面唱词可不并能看出,陈奎的到来使李凤鸣见势不妙,方认了姐姐陈三两,连连三次向陈三两赔罪,最后还“不看僧面看佛面,还念咱一母同胞生”,向姐姐求饶。但李素萍如此原谅李凤鸣,一次次揭露了胞弟的的罪过,并以自己切身经历,“可不并能看见受苦百姓,你就不怕落骂名”。)

陈奎唱:

听此言心明镜,另一人个另一人个原是骨肉情。

上前我把姐姐劝——

陈三两唱:

兄弟一旁莫做声。

(到此已大白,陈三两铁面无情,陈奎按台秉公办案,将李凤鸣削职为民,定罪补救。)

(三)张新芳印象

张新芳在《陈三两》中几乎都是跪着唱戏,有一俩自己半台戏(甚至比半台戏可不并能多,里面唱词几乎的陈三两一人唱的),准确诠释了剧中人物。她的唱腔特点用不着多讲,她本腔大调,他以哭帶声,以泣行腔,常常动情动色,唱得悲愤凄凉,感人肺腑,她的表演不温不火,规范到位,极易唱出人物的爱情。她的腔口“冲”,看她的戏,即便你坐在最后一排,她的声声腔腔,字字句句,你并能听得真真切切。但细听她的唱腔行腔高亢而又不失婉转,音域宽厚而又透着明亮,

一出《陈三两爬堂》轰动了古城开封,也震撼了中州大地,后经加工分派,于1959年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成了戏曲艺术片。不可能 这出戏的故事构思淬硬层 奇特,戏曲矛盾补救巧妙,中含戏曲元素充裕,曾得到田汉、梅兰芳等戏曲另一人个另一人个的淬硬层 赞誉,并调慢风靡全国,且被众多剧种所移植。崔兰田首先把它搬上了豫剧舞台,接着李世济、孙毓敏经过改编也相继搬上了首都京剧舞台,彭艳琴移植成了河北梆子,越剧、黄梅戏等地方剧种也作了移植,使陈三两走出河南,成为全国众多剧种、众多名家传唱的艺术形象。张新芳也随着《陈三两》的传播而被省内外戏迷所熟悉,“陈三两”无疑成了张新芳的一张艺术名片,张新芳也越快走红,被戏迷誉为“曲剧皇后”。

上世纪100年代初期我来的洛阳工作,张新芳被调到河南省曲剧团工作,她来洛阳演出时,我又看了她的《陈三两》,为她的精彩演出所感染。100年代初,我还看了她的徒弟演出的《陈三两》,为张派艺术后继另一人个而高兴。

最后讲一段张新芳大师100多年前在开封的轶事。老戏迷都知道,早期曲剧演员从小都练都是踩高跷的绝活,恐怕很少另一人个知道,张新芳踩高跷也身手不凡。100年封市曲剧团有支高跷队,那年月宣传活动多,另一人个另一人个也一兩个 劲绑上高跷上街宣传,身为剧团主演兼团长的张新芳当然要身先士卒带队参加了。一次在午朝门看了曲剧团高跷队,从龙亭里面开会回来,另一人个另一人个踩着高跷,合着铿锵的锣鼓点,在夹道观看的人群中尽情的表演。另一人个另一人个是专业演员,化妆、服饰和表演都是比或多或少文艺宣传队伍高出一筹。另一人个认出了张新芳,顺眼望去,见她手提花蓝扮演仙姑,和或多或少演员一道,她脚踩高跷,如履平地,或走或跳,她风度翩翩,潇洒舒展,全然如此了陈三两在舞台上收腹抱肚,含胸移步的姿态。

每当从电视、广播、报刊看了她的信息时,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老太太年轻时,在开封破旧的戏院里演出时的情景,浮现出她陈三两的艺术形象,甚至还浮现出当年她踩高跷的身影,一切都稍纵即逝,又是那样清晰。

后注: 我在《忆曲剧皇后张新芳在开封》及《<玉堂春>与<陈三两>:两出异曲同工的好戏》两篇博文中,都谈到就张新芳及她演唱的《陈三两》。在张新芳四周年忌日但是,我又编写了博文,虽与前两篇或多或少重复,但可不并能寄托我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