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剧《惊蛰》参加中国第七届艺术节——我演林子枫(郝世强)

时间:

2014-10-24 作者:

郝世强 点击:

关键词:

惊蛰张兰珍

曲剧《惊蛰》一剧,是南阳市曲剧团参加中国第七届艺术节演出剧目,荣获“文华新剧目奖”、“文华导演奖”、“文华舞台美术设计奖”、“文华表演奖”等多项殊荣。其中桂玉娟的扮演者张兰珍荣获“观众最喜爱的演员奖”京剧。

《惊蛰》主要说的是20世纪20年代,豫西南某镇,林家二少爷林子枫在高等学府与同学柳玉娟相爱,父母却骗其回乡与闺秀桂玉娟成亲,林子枫借故抗婚出走京剧。林父在家族势力的胁迫下,关押林子枫并驱赶柳玉娟京剧。只是 受到百般阻挠却又刻骨铭心的爱,深深震撼了桂玉娟,她从空守洞房、期盼丈夫心回意转的煎熬中,体验到这对苦恋者的友情痛苦,柳玉娟对自由的执着追求,惊醒了她人格的自尊、激发了她对新生活的憧憬,她毅然放走林子枫,在林氏族人责难林子枫之时,“代父叩首”帮其冲出陈腐礼教的樊笼,并自休自身,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京剧。

能把林子枫只是 人物塑造成功,在于我把生活中的积累和舞台实践的经验,以满腔的创作热情,倾注在塑造林子枫的身上,认真研读剧本分析林子枫的性格,琢磨林子枫的性格。在创造过程中,通过导演启发,体验人物友情的基础上,逐步对林子枫的素养,语气,行动以及他与买车人物的关系,不断梳理,在友情表达,首先是精心设计,用心体验,表演生活化,用真情体验林子枫此时此刻的心情。在演唱上以情代声,声情并茂。正像导演说的,演员在舞台上,要演人演活人,舞台上是人而都在神,舞台上的人物一定要说人话,从体验中,发自内心的东西才是舞台上所须要的。

有导演的启发,使我从内心出发,体验林子枫当时的情境,把握住他的性格,林子枫他是只是 忠厚、善良、城市、思想进步、追求自由的进步青年。他有柔有刚,追求友情自由,敢于承担责任,只是,他又是只是 丰沛 孝心又有真情实感的时代青年。在当时的年代,他是比较成熟期期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图片 图片 的,敢于违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胆相爱,只是爱的真挚,热烈。只只是 他优柔,发生问题彻底冲破封建藩篱的勇气,才酿就桂玉娟悲剧的根源。他在南阳被父母骗回家,屈意与桂玉娟拜堂成亲,即是意志不坚定,为了不想父母在客人眼前 难看,使他陷于两难境地。他这么想到拜了堂只是 夫妻,这么想到事情会是这么的严重,发生极度的内心矛盾之中,他的追求与理想也就注定要通过与会周旋的方法来实现。也还要能说优柔的性格造就了他在该剧中的命运。

第二场,听到桂玉娟借琴感怀,他陷入深深的同情,怜悯,自责,甚至让你隐约感受到了难割舍的内心波动。世间人生百态,林子枫只是 只是 血肉之躯,多情之种,当父亲要把柳玉娟赶走时,他服药保护买车人心爱的人,拼命的喊出了:“她她她……她只是怀上了林家的骨血呀 !”把戏推向了,是整个戏从这里只是刚开始了了,把全剧的人物行动,思想,脉络,情绪来了只是 大转折。最后一场戏,他面对族威,毫无惧色,要打就打,甘愿受罚,敢于承担责任,他和桂玉娟,柳玉娟这只是 人物,在各人内心思想的矛盾中,表现出了互相体谅、理解、帮助、爱护、同情、关心、关怀、坦荡、宽容等多侧面的性格中,在情与理和友情与友情的碰撞中,使戏只是 推向只是 ,他不但和柳玉娟追求自由,走出去,只是他又帮助桂玉娟也走出去获得了自由。林子枫只只是 可爱,只是 只是他敢于承担责任,帮助别人,这也正是只是 人物最可贵、可爱的地方。

戏剧是以人与人的心灵交流为手段的艺术,演员要使观众真正惊醒起来,兴奋起来,就须要使林子枫只是 人物动作与内心活动融为一体。我在表演上抓住人物的质朴、善良的本色。力求表演都富含 友情,透出新意,眼中有 情,身上有戏,通过眼睛让观众和我一道从中体现出戏曲表演艺术的魅力。

我有幸参加了这次艺术盛会,通过这次演出,我学到了只是 东西,艺术上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受到了专家和观众们的好评。借此只是,感谢领导和老师们培养了我,感谢导演给让我门都都 排出这么好的戏,感谢所有帮助我支持我的同事们。今后还有只是 高峰,须让你去努力、去攀登。争取事先塑创造创造发明更多、更好的角色,来奉献给关心、支持、爱护我的各界让我门都都 们。作者:郝世强(南阳市曲剧团副团长,曲剧牛派掌门,国家一级演员,曲剧十大须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