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新安驿》剧本唱词

京剧《新安驿》又名:《女强盗》剧本唱词

角色

周凤英:旦
李氏:丑
罗雁:旦
赵美容:旦

剧情

考从前本无此剧,自前清光绪初,十三旦登台逞奇,自行编演,方始出现。相传剧中情节原本脱胎于《文武香球》,然事实人名圴与小说不尽符合,盖拉杂编凑,原不过一时遗兴之作耳。今略按说部所载:张桂英既与龙官宝订约为婚,放龙官宝下山后,久不得龙官宝之音耗。张桂英殊惦念不忘,遂乔扮男子下山访寻。路过新安驿,下宿客寓中。孰料寓主人为母女二人,素赖其女乔装男盗,而以杀人越货为生者。是日老媪见张桂英装重金多,遂如法先以酒醉倒,然后令其女持刀入房行劫。不意女强盗见张桂英面如敷粉,醉若海棠,私念普天下恐无如是之美男子,是得未曾有,非天假之缘而何。遂解去男装,露出庐山真面目。用清水喷张桂英使醒,其母即与细述女意,欲以终身相委。张桂英姑含糊允之,彼此又略较武艺,女盗见张桂英无一不精,益形满意。不料合卺后,女为代解罗襦,竟露出一双金莲窄窄,女大惊,急询情由,张桂英详告来历,始知一对雄飞者,皆系雌伏也。

注释

此剧离奇变幻,本无寓意,惟忽而笄,忽而弁,忽而浓须撩鬓,忽而搔首弄姿,为足增观者兴趣耳。沪上以七盏灯为独步。

京剧《新安驿》剧本唱词

【第一场】
(李氏上。)
李氏(数板)开店打伙,终日受奔波。有人住着我的店,不死三更见阎罗。 

(白)老身周门李氏,我们当家的早已去世,留下我母女二人,在这新安驿,开了一所黑店。这几天落雨,没有买卖。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幌儿挂出,若有主儿住店,杀上几个,留下金银财宝,也好度用。将那幌儿挂起,哇哇,待我喊叫起来。

如有不怕死住店的,上这里来吓!

(李氏下。)
【第二场】
赵美容(内西皮导板)赵美容出门来泪流满面,

(赵美容、罗雁同上。)
罗雁(白)小、小姐等着。

赵美容(白)不对了。

罗雁(白)怎么不对了?

赵美容(白)你扮上男子,须要学男子行走才是。

罗雁(白)这就难了。

赵美容(白)我来教导于你。男子要这样行走。

罗雁(白)就是这样行走?

赵美容(白)这就对了。倘有人盘问,便什么相称?

罗雁(白)主仆相称。

赵美容(白)使不得。

罗雁(白)要什么相称?

赵美容(白)兄妹相称。

罗雁(白)只是我叫不出口。

赵美容(白)咱俩来试验试验。

那旁来的,敢是哥哥?

罗雁(白)来的敢是小姐?

赵美容(白)哎,不对了。

罗雁(白)再试来。

赵美容(白)来的敢是哥哥?

罗雁(白)来的敢是小……

赵美容(白)小妺小妺!

罗雁(白)是,小妺小妺。

赵美容(白)这便对了。

(唱)把一个美使女扮成了解元。

怕的是在途中行走不便,

但不知何日里才到龙山。

罗雁(唱)中途路我这里仔细观看,

看小姐容貌儿好似天仙,

赵美容(唱)正行走睁双睛举目观望,

又只见大路牌挂在面前。

(白)“新安驿”,“新安驿”,哥哥上前住店。

(李氏上。)
李氏(念)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二位敢是住店吗?

罗雁(白)正是。可有上房?

李氏(白)有,请到里边,客人请坐。

赵美容、
罗雁(同白)有坐。

李氏(白)待我婆儿替你们睁相睁相。

罗雁(白)怎样睁相?

李氏(白)你们可是兄妹二人?

赵美容(白)正是。

李氏(白)我婆儿眼工不错。客官用点什么?

罗雁(白)前面用过,只要明灯一盏。

李氏(白)待我取来。

(李氏取灯。)
李氏(白)灯到。二位这样寒天,妈儿有好酒与相公、小姐打打风寒。

罗雁(白)这个……

李氏(白)不妨事,我们新安驿风俗,如有客官到店须敬三大盏。

赵美容(白)哥哥不要用酒。

李氏(白)何妨。敬相公当朝一品。

罗雁(白)多谢妈妈。

李氏(白)和合二仙。

罗雁(白)谢妈妈。

李氏(白)再敬个连中三元。

罗雁(白)够了够了。

李氏(白)相公海量,喝个长流水吧。

(罗雁吐。)
赵美容(白)妈妈,我哥哥吃不得了。

李氏(白)何妨事。小姐你也喝一杯,打打寒气。

赵美容(白)我不会用酒的。

李氏(白)妇道人家吃醉了耽误你的大事。你们安眠了吧,待我将门闭上,留神灯火。

呔,女娃子,店前来了两只羊,公羊为娘捆住了,那只母羊吾儿把刀磨快杀死,我们大接财神。

(李氏下。〖起初更鼓〗。赵美容执灯关门。)
赵美容(唱)赵美容坐店房自思自叹,

思想起家园事好不伤惨。

想吾父在监中将儿来盼,

见长兄想计谋好报仇冤。

周凤英(内西皮导板)在后店我听娘言讲一遍,

(周凤英上,起霸。)
周凤英(唱)前店内住下了一女一男。

来至在门儿外侧耳听见,

(周凤英听。〖起三更鼓〗。)
周凤英(唱)听樵楼打罢了三更已转。

进房内且把他一刀两断,

管叫你小佳人命不周全。

赵美容(白)哎呀!

(赵美容跪。)
赵美容(哭板)我哭、哭一声大、大、大王爷吓,

我与你无冤无恨,

你、你、你杀我为何来吓!

周凤英(白)呔,你这女子姓甚名谁,我这宝刀虽快不杀无名之人。

赵美容(白)大王爷问我名姓,莫非送我回家。

周凤英(白)呸,谁送你回家,送你们命见阎罗。

赵美容(白)哎呀!我父名赵恒,奴家赵美容,爹爹在监中,我兄妹逃逃逃出门来吓!

周凤英(白)站、站、站起来,哇呀呀,本大王就是铁打的心肠,也被你这女子哭软了。上面是你什么人?

赵美容(白)是我家哥。

周凤英(白)他怎样了?

赵美容(白)他吃醉了。

周凤英(白)本大王从未见过吃醉了,什么叫做吃醉呢?待我看来。

嗳唷妙吓!

(周凤英拉胡子。)
周凤英(唱)见相公只生得十分俊雅,

倒把我大王爷活活喜煞。

适才间我顽耍你休害怕,

到后店见我妈再提缘法。

赵美容(白)送大王。

周凤英(白)免。

(周凤英下。)
赵美容(唱)适才间使钢刀将我唬煞,

一霎时大王爷变出奴家。

(李氏上。)
李氏(唱)有婆儿听儿言满怀欢喜,

到前店见相公来把亲提。

(白)小姐醒来。

赵美容(白)妈妈起床了。

李氏(白)你哥哥怎么样了?

赵美容(白)哥哥吃醉了。

李氏(白)何妨事,我就为的这个吃醉的。

(李氏喷水。罗雁醒。)
罗雁(白)多谢妈妈,好高酒!

李氏(白)答礼答礼,不用谢了。哈哈,吃了我的酒,没谢过我的。

罗雁(白)多谢多谢。

李氏(白)请坐请坐。请问相公,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因何到此?

罗雁(白)吓,妈妈听道!

(唱)我的父名赵恒官高爵显,

都只为与奸贼结下仇冤。

我爹爹现在那南监之内,

有小生本是个新科解元。

李氏(白)哦,原来是赵公子,婆儿失敬了。

罗雁(白)岂敢。

李氏(白)我有一言,难以启齿,从与不从,但是不要烦恼。

罗雁(白)妈妈请讲。

李氏(白)我有一小女,年方二八,尚未婚配,想许配公子,不知意下如何?

罗雁(白)慢着,我父现在监中,如今背父定亲,乃是一行大罪,千万使不得。

李氏(白)相公定了吧。

罗雁(白)哎,万万使不得。

李氏(白)哈,真乃少年之人,我婆儿提了亲事,他就羞得面红过耳,如若不从,如何是好。哦,待我唤女儿出来。

呔,女儿快来,女儿快来。

(周凤英蒙头上。)
周凤英(白)来了来了。

李氏(白)你这样打扮干什么吓?

周凤英(白)妈吓,儿拜天地去。

李氏(白)你与谁拜天地吓?

周凤英(白)与那相公拜天地。

李氏(白)罢了。我与相公讲过,他说不要你。

周凤英(白)妈吓,拿把刀来。

李氏(白)何用?

周凤英(白)待我将他杀了。

李氏(白)丫头,你不好的面孔,你不要招他,如今这个好面孔,你倒把他杀了。看起来,你一辈子不用寻了。

周凤英(白)母亲,儿有一计。

李氏(白)有何妙计?

周凤英(白)想是没有见过儿的面孔,待儿与他见上一礼,他见了儿长得好看,将儿搂下也是有的。

李氏(白)待为娘说来吓。

赵小姐请来。

赵美容(白)妈妈何事?

李氏(白)我家女儿要与你哥哥见上一礼,你快些说去。

赵美容(白)哥哥,小姐要与你见礼。

罗雁(白)亲事不从,还有什么礼吓?

赵美容(白)哥哥与他见上一礼,也有何防。

罗雁(白)你就说哥哥礼到。

赵美容(白)妈妈,我哥哥礼到。

李氏(白)女娃子来,你们相相面孔,我们呱呱叫的好面孔。

周凤英(白)还礼了。

李氏(白)这就不对了。

周凤英(白)妈吓,怎么不对了?

李氏(白)他既是赵家公子,走上前来,就该深施一礼,怎么他又施礼又下拜?那不成了个二乙子礼了。

周凤英(白)妈吓,他见儿长的好看,儿也见他好看,咱们俩施个对对礼吓。

李氏(白)为娘明白了。

周凤英(白)妈吓,儿有一计。

李氏(白)有何妙计?

周凤英(白)闻得赵家公子好枪法,儿要与他比试比试。

李氏(白)你要与他比试比试?

周凤英(白)正是。

李氏(白)儿吓,下面收拾去吧。

(周凤英允,下。)
李氏(白)赵小姐,我儿要与你家哥哥扎枪比武。

赵美容(白)我家哥哥不通武事。

李氏(白)怎样中的武解元?

赵美容(白)待我说去。

哥哥,他家小姐要与哥哥扎枪比武。

罗雁(白)怎说比武?

赵美容(白)我说不会。

罗雁(白)吓,我会吓。

(罗雁下。)
李氏(白)赵小姐,你这个人不好,你哥哥说会,你怎么说不会,你我站在高岗之上,看个花红热闹。

赵美容(白)丫头使得好好的,你们扎起来,留神枪口儿,哇哇。

(罗雁、赵美容执枪自两边分上,对枪,自两边分下。)
李氏(白)赵小姐,你家哥哥不胜我家女儿,留在店内招亲。

赵美容(白)妈妈你不明白。

李氏(白)怎见得我不明白?

赵美容(白)妈妈你好糊涂。

李氏(白)哈哈,你糊涂,我可不糊涂,你去吧。

(赵美容、李氏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李氏上。)
李氏(白)今日乃是我儿大喜之事,不免去请阴阳,选个好时辰吓。来此已是。

开门来!

(阴阳师上,下。李氏请赵美容、罗雁、周凤英同上,拜天地。众人同下。众人同上,入洞房。赵美容、李氏同下。〖起初更鼓〗。)
罗雁(白)我罗雁保定小姐来到店房,那妈妈将女儿与我为婚,时才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今夜花烛之事,哎呀,好难吓!

(唱)进店来老妈妈一眼错看,

他把我当做了赵家解元。

在洞房揭罗纬仔细观看,

见小姐容貌儿亚赛天仙。

我只得上前去与她安眠,

细思想我二人俱是一般。

走上前我且把罗纬放展,

好华铺开酒馆无有本钱。

(罗雁靠桌睡。)
周凤英(西皮导板)忽听得樵楼上起了更点,

(唱)揭罗纬观一观新科的解元。

在洞房奴这里举目细看,

见相公容貌亚赛潘安。

今夜晚花烛事我心情愿,

(周凤英作身段。)
周凤英(唱)解元爷近前来细听根源。

(白)吓,解元爷,请来安眠吧。

罗雁(白)小生与旁人同床有些不便。

周凤英(白)奴家独坐一宵,又待何妨。

罗雁(白)如此甚是不公了。

周凤英(白)公干。

罗雁(白)有罪了。

(唱)见小姐她待我十分恩爱,

她怎知我是个女儿裙钗,

怕的是今夜晚偷营劫寨,

罗裙带紧塞扣永不松开。

周凤英(唱)解元爷去一人安眠,

引得我女孩家意马心猿。

(白)吓,且住,那相公去安眠,叫我如何忍耐得过,不免脱了衣服与他现眠了罢。

(唱)我只得解下了罗裙带,

(白)呀!

(唱)拨朝靴见金莲露了出来。

(白)哎吓,妈吓,快来快来!

(李氏急上。)
李氏(白)儿叫什么?

周凤英(白)她是个女人。

李氏(白)儿吓,听错了,他是个解元,不是举人。

周凤英(白)哎,妈吓,她是个女孩子。

李氏(白)你待怎讲?

周凤英(白)她、她、她是个女孩子。

李氏(白)呀呸。

赵小姐快来!

(赵美容急上。)
赵美容(白)妈妈叫什么?

(李氏打赵美容,周凤英欲杀赵美容。)
周凤英(唱)骂声狂徒好大胆,

假扮男子罪非常。

赵美容(白)妈妈、大姐不必动怒,小姐婚姻之事,去到龙山,见了我家哥哥,有我承管。

周凤英(白)哎呀,我的不明白的娘吓!

(唱)进店来我的娘一眼错看,

你把她当作了赵家解元。

儿只说今夜晚与她鏖战,

又谁知她与我俱是一般。

李氏(白)事已如此,你埋怨为娘也是无益了。

赵小姐你把她叫起来吧。

赵美容(白)是。

哥哥醒来,哥哥醒来。

罗雁(白)好睡吓,好睡。

丈母娘,小生有礼。

李氏(白)谁是你的丈母娘!

罗雁(白)吓,小姐请来,小生有礼。

周凤英(白)你称个奴家了罢。

罗雁(白)我不能奴家。

周凤英(白)我把你当做男子,谁知你我俱是一样。

赵美容(白)咱们三人俱是一样。

李氏(白)慢来慢来,我看起来,我们四人俱是一样。

赵美容(白)正是。

(念)妈妈、大姐莫记仇。

罗雁(念)洞房花烛假风流。

周凤英(念)此去到了龙山上,

李氏(念)女娃子见了哥哥再报仇。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