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算粮登殿》剧本唱词

京剧《算粮登殿》剧本唱词

角色

王宝钏:正旦
薛平贵:老生
王允:老生
苏龙:老生
魏虎:净
王金钏:旦
王银钏:旦
王母:老旦

剧情

薛平贵既回窑,夫妇满意甚。会值王宝钏父王允寿诞,夫妇商略届时往贺寿,即与魏虎算粮,借端寻隙,以图报复。计定,届日王宝钏先往,仍伪作孤苦状,不提薛平贵归来事。既而席间,王允遣二女及婿,劝王宝钏改蘸。王宝钏遂与争论,继以耻笑,唯于苏龙前,略吐己意,盖苏龙本当年救薛平贵,而有德于王宝钏者也。既而王宝钏愤愤出,引薛平贵至。遂与魏算粮争闹。

注释

后本即《大登殿》。此剧虽名为《算粮登殿》,仅算粮而未尝登殿也。剧中最重角色,为王宝钏。盖其出言吐语,或争执,或讥讽。处处皆有有恃无恐之意。故必描摹到丝丝入扣,方为得当。

京剧《算粮登殿》剧本唱词

(王允上。)
王允(念)我本是一朝忠宰,倒做了位列三台。 

(家院上。)
家院(白)启相爷:文武前来拜寿。

王允(白)明日朝房面谢。

家院(白)明日朝房面谢。

丫鬟(内白)三姑娘到。

家院(白)三姑娘到。

王允(白)吩咐丫鬟有请三姑娘。

家院(白)吩咐丫鬟有请三姑娘。

(丫鬟上。)
王宝钏(内白)哎哎,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摇板)王宝钏离了寒窑院,

想起了平郎夫嘱托之言。

昨日里我夫妻曾相见,

他命我到相府去把粮搬。

这几载未到过王相府,

油漆彩画不一般。

王宝钏行抵进相府,

丫鬟(西皮原板)小丫鬟迎接三姑娘。

王宝钏(西皮原板)问一声我的娘安好可安好?

我的父上朝可曾回还?

丫鬟(西皮原板)老夫人为你眼哭坏,

老相爷上朝也曾回来。

王宝钏(西皮原板)我的娘想我常思念,

嫌贫爱富老椿萱。

我不见爹爹回去了罢,

平郎问我无话言。

走上前来双膝跪,

儿本是不孝的王氏宝钏。

(白)宝钏与爹爹叩头。

王允(白)下跪儿可是宝钏?

王宝钏(白)正是。

王允(白)三小姐?

王宝钏(白)爹爹。

王允(白)罢了儿吓。

(西皮慢板)十八载见了王宝钏,

泪珠滚滚洒胸前。

我儿不在寒窑院,

来在相府为那般?

(白)我儿坐下。

王宝钏(白)儿谢坐。爹爹身体可好?

王允(白)为父安康。儿吓,不在寒窑来在相府为何?

王宝钏(白)前来与爹爹拜寿来了。

王允(白)儿还记得为父寿诞之日么?

王宝钏(白)生儿一场,哪有忘却之理?

王允(白)好。上房见过你母亲去吧。

王宝钏(白)哦哦哦,儿遵命。

(西皮摇板)可恼爹爹心太偏,

一样女儿两样看。

想父不与奴讲话,

后堂去把老娘参。

(王宝钏下,丫鬟下。家院上。)
家院(白)二位姑老爷到。

王允(白)吩咐有请。

家院(白)有请。

(〖吹打〗。苏龙、魏虎同上。)
苏龙、
魏虎(同白)岳父大人一向可好?

王允(白)老夫常常如此。二位贤婿今天过府,莫非为老夫寿诞而来?

苏龙、
魏虎(同白)特为大人千秋而来。

王允(白)今年拜寿比不得往年。

苏龙、
魏虎(同白)却是为何?

王允(白)我那三女她也来了。

魏虎(白)苏亲,想必三姑娘守节不住,来到相府,是与不是?

苏龙(白)哎。大约借贷而来。

王允(白)二位贤婿,少时酒席筵前,相劝三女,另行改嫁,老夫有一言不到,还要二位贤婿帮言。

苏龙、
魏虎(同白)尽在我二人身上。

王允(白)家院。

(家院允。)
王允(白)吩咐丫鬟,有请老夫人与三位姑娘出堂。

家院(白)有请老夫人与三位姑娘出堂。

(王母、王金钏、王银钏、王宝钏、丫鬟同上。)
王母(念)厅前亮而高,

王金钏(念)鲜花用水浇。

王银钏(念)人前夸富贵,

王宝钏(念)贫穷苦难熬。

王母(白)贤婿把盏。

(〖吹打〗。安席。)
家院(白)上筵。

王允(白)二位贤婿请。

苏龙、
魏虎(同白)岳父请。

(〖牌子〗。)
王允(白)宝钏,

王宝钏(白)爹爹。

王允(白)今日酒筵前,为父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宝钏(白)爹爹有何金言,当面请讲何妨。

王允(白)想那平贵命丧西凉,为父有心与我儿在这五府六部之中,选赘一婿,我儿心意如何?

王宝钏(白)爹爹,纵然我那平郎一死,儿要与他守节立志。

王允(白)儿吓,

(念)守节要到头,立志要长久。守节不到头,

(白)儿吓,

(念)反被人笑丑。

王宝钏(白)爹爹,儿

(念)守节要到头,立志要长久。纵然不到头,何劳父担忧?

(白)从今以后,再不用爹爹相劝。

王允(白)臭丫头!

(西皮慢板)我一声吓不住王宝钏,

为父的言语全不听。

王母(西皮原板)老相讲话太绝情,

你说三女我心疼。

王允(西皮原板)看儿吃来看儿用,

在寒窑只落得这般光景。

王母(西皮原板)你说她穷是她命,

王相府未借米半升。

王允(西皮原板)老乞婆说话纵她性,

三女儿俱是你惯成。

王母(西皮原板)守节立志心拿定,

你父之言莫要听。

王宝钏(西皮导板)酒席前施一礼劝奉高堂,

(白)爹娘在上,孩儿有一言告禀:

(西皮慢板)儿命薄怎配那状元的才郎?

闻人说平郎夫西凉命丧,

爹娘吓,

依儿看他还在阳世上。

有此话你就该背地言讲,

同我娘咱三人再作商量。

酒席前现有我二位姐丈,

魏虎(白)三姑娘,咱们是内亲。

王宝钏(白)贼吓!

(西皮原板)虽然是内亲姓不了王。

王宝钏低头自思想,

想必是穿父的好衣裳。

我把这宝衣宝裳一件一件俱脱下,

(咏锣。)
王宝钏(西皮原板)我至死不沾你相府的光。

王允(西皮导板)好一个烈性的王宝钏,

(西皮原板)宝衣摔在父面前。

回头我把贤婿唤,

老夫不能你向前。

苏龙(西皮原板)酒席筵前告了便,

魏虎(白)苏亲,你上哪里去?

苏龙(白)相劝三姑娘去。

魏虎(白)好话多讲。

苏龙(白)知道。

(西皮慢板)上前去相劝王氏宝钏。

三妹妹请来把礼见,

为兄言来听根源:

旁人说平贵把命丧,

是不是还在两可间。

岳父大人命你另改嫁,

从不从尽在你的心间。

王宝钏(西皮原板)王宝钏走上前忙施一礼,

尊一声大姐丈你听仔细:

在征西路上救命多亏你,

那魏虎他本是谋害的。

昨夜晚回来了一个薛……

苏龙(白)“薛”什么?

王宝钏(白)哎吓!

(西皮原板)薛平郎相见在寒窑里。

倘若是爹娘问到你,

你一摇二摆三不知。

苏龙(西皮原板)好一个烈性王宝钏,

说出话来人可观。

出言我把魏亲唤,

下官不能你上前。

魏虎(西皮原板)苏亲说话你有差,

男子汉说不过妇道人家。

上前去不用着两三句话,

管教她另行改嫁在目下。

苏龙(白)请。

魏虎(西皮快板)有魏虎,笑嘻嘻,

出言叫声咱三姨。

(白)三姑娘,老大人在酒席筵前,劝你另行改嫁,为着你来,你要再思再想。

王宝钏(白)在我面前摇来摆去,你是什么人?

魏虎(白)吓,连你魏姐丈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王宝钏(白)听你之言,敢则是魏虎?

魏虎(白)吓,魏姐丈。

王宝钏(白)你莫非劝你三姑娘改嫁不成?

魏虎(白)一个挑儿摆不开。

王宝钏(白)此话……

魏虎(白)然乎?

王宝钏(白)魏虎你敢是放屁!

(西皮原板)魏虎贼好大胆,

三姑娘面前发癫狂。

有日犯在我的手,

剐你一刀问一声。

魏虎(西皮原板)三姑娘不要把脸翻,

非是俺魏虎卖狠言。

慢说犯不了你的手,

犯在你手也枉然。

狗屁蛋来狗屁蛋,

狗屁蛋来狗屁蛋。

王宝钏(白)咱们走着看。

王银钏(西皮导板)酒席筵前告了便,

(王银钏走浪。)
魏虎(白)你扭扭捏捏哪里去吓?

王银钏(白)相劝三妹妹改嫁。

魏虎(白)你不要去,为丈夫带了红胡子回来。你去不要带了鬼脸子。

王银钏(白)我们有姐妹的情肠。

魏虎(白)你叫她千万不要嫁了别人。

王银钏(白)嫁哪个?

魏虎(白)你我她,咱三人糊里糊涂过两天。

王银钏(白)你吓,咱怎能够吓?

(西皮慢板)上前来劝王宝钏。

三妹妹请来把礼见,

为姐言来听根源:

人人说平贵把命丧,

你苦苦守节为那般?

老爹爹命你来改嫁,

轰轰烈烈过一场。

王宝钏(西皮原板)狗贱人假意将我劝,

王宝钏心中不耐烦。

我看你花枝招展头上戴,

红红绿绿身上穿。

来来来随我到檐下看,

你看一看魏虎贼那个容颜。

秤砣鼻子呕呕眼,

亚赛过古庙中一个判官。

未曾走动大肚皮来挺,

要赛那东海岸一个老乌龟。

我要嫁嫁一个真皇帝,

我是不嫁那魏虎狗官。

王银钏(西皮原板)三妹妹休要出此言,

为姐有话听根源:

你说他不好看,

我看他容貌赛潘安。

你爱平贵哪一件,

不过挨门乞讨郎。

爹爹奶奶千声叫,

好容易赚来一文钱。

在相府不看爹娘面,

我一脚踢你个面朝天。

(王银钏、王金钏同下。)
魏虎(白)三妹妹,自古良言讲的好:死了男儿莫怨天。十字路有万千,去了穿红的,你看还有我们穿绿的男。

王宝钏(白)好贼吓!

(西皮快板)魏虎贼,好大胆,

三姑娘前出狠言。

讲此话你敢打我的手?

魏虎(白)来哉。

王宝钏(西皮原板)打了我手欺了天。

王允、
王母(同西皮原板)走上前来忙遮定,

你二人吵闹为何因?

王宝钏(白)就该清算孩儿一十八载的粮饷。

魏虎(白)住了吧,人在粮在,人死粮散。哪有粮饷于你?

王宝钏(白)倘若平郎在世?

魏虎(白)加倍奉还。

王宝钏(白)好贼,不要改口。

魏虎(白)岂能改口。

王宝钏(白)二爹娘与儿作一硬证。魏虎,我把你这贼吓!

(西皮快板)魏虎不要出此言,

三姑娘把话对你明。

如若平郎他在世,

十八载粮饷你要还。

魏虎(西皮快板)假如平贵他在世,

短你一斗还石三。

王宝钏(西皮快板)魏虎不要说狂言,

爹娘与儿作证见。

低头出了王相府,

寒窑去把平郎搬。

(王宝钏下。)
王允(白)观看宝钏大模大样,莫非平贵他还在世?

苏龙(白)想必平贵还在。

魏虎(白)住了吧,是我亲眼得见,在征西路上,被代战公主挑下马来,腰斩三截。我气他不过,是这样踏、踏、踏他三脚!

苏龙(白)踏他为何?

魏虎(白)踏他个死不超生。

王允(白)死了好。

王母、
苏龙(同白)在着好。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有为王打扮的小军模样,

(薛平贵、王宝钏同上。)
王宝钏(白)平郎去到相府,见我娘去。你把帽儿戴的端端的,衣服穿的整整的,齐齐的。看你身上的土,脸上的尘,就不像个拜府的样子。

薛平贵(白)你要老成些。

王宝钏(白)平郎,自古常言讲的好:

(念)官凭印信虎凭山,婆娘凭的男儿汉。

(白)你一十八载不在家中,为妻也不敢在人前讲话;如今你回得家来,为妻敢说敢应的了。我如今也是有了人的了。

薛平贵(白)太厌气了。

王宝钏(白)你看这是老天爷叫我厌气,我不得不厌气。

薛平贵(白)你我走吓。

(西皮慢板)为三姐叫孤王离了西凉。

此一去到相府莫要乱嚷,

算粮事有丈夫一面承当。

行几步来在了相府以上,

魏虎(白)死了好!

薛平贵(西皮原板)魏虎贼在一旁意气昂扬。

见岳母施一礼,可恼丞相,

薛平贵怒轰轰立在一旁。

王宝钏(白)平郎为何不坐?

薛平贵(白)相府内哪有你我的坐位?

王宝钏(白)我看有他们的坐位,就有你我夫妻的坐位。你闪开了,待为妻与你端一个坐位来。

薛平贵(白)犹恐坐出祸来。

王宝钏(白)不妨事,坐出祸来,你来看有我老三呢。

薛平贵(白)有三姑娘么?我薛平贵就大胆坐下了。

王允(白)宝钏!

王宝钏(白)哼。

王允(白)厅前坐下一人,志气昂扬,身施一礼,他是何人?

王宝钏(白)爹爹你问的是他?他就是征西路上,千方百计害不死的薛平贵。他偏偏的又回来了。

王允(白)待老夫看过。

苏龙(白)慢着,待小婿看过。

王允(白)有劳贤婿。

魏虎(白)你上哪里去?

苏龙(白)廊下看先行平贵去。

魏虎(白)我说你这个人真倒霉,分明死去的人了,你要看,鬼门关去看活鬼吧!

苏龙(白)来者敢是薛亲?

薛平贵(白)原来是苏亲。

苏龙(白)几时回来?少得奉迎,面前恕罪。

薛平贵(白)好说,征西路上多谢大人救末将不死,当面谢过。

苏龙(白)岂敢,到此为何?

薛平贵(白)清算一十八载的粮饷,还请大人作一见证。

苏龙(白)那个自然。请来入席。

薛平贵(白)慢着,仇人在此,不便入席,请。

苏龙(白)明白了。

启岳父大人:果然是薛亲回来了。

魏虎(白)住了吧,我看你是不能活了,看见鬼了!明明见他死去,他的鬼魂回来了?

苏龙(白)请自看过。

魏虎(白)那是自然。明明已死,焉能回来?

吓,不是他是谁。想我在征西路上,百般苦苦害他,今日有何面目相见?有了,常言说的好,一笑遮百丑,待我上前施一礼,岂不丢开。

吓,那是薛亲,哈哈,几时回来?少得奉迎,望乞恕罪。

吓,听不见,我再来。

吓,那是薛亲,几时回来?少得迎接,这二次有礼。

唗!某连施二礼,你扬扬不采,看我的拳头打下来了!

王宝钏(白)慢着。魏虎,你在征西路上,未曾将他害死,今天还想把他打。有三姑娘在此,奸贼你不能!

(王银钏暗上。)
王银钏(白)三妹妹,这一拳就打死人了么?

王宝钏(白)不是你的汉子,你不心疼。

王银钏(白)我看你太厌气了。

王宝钏(白)你厌气。

王银钏(白)你厌气。

王宝钏(白)你坐了吧。

魏虎(西皮原板)平贵做事礼不该,

你把我妻搂抱怀。

回头再对大人讲,

果是薛亲转回来。

王允(西皮导板)听说来了薛平贵,

苏龙(白)小婿告便。

魏虎(白)你上哪里去?

苏龙(白)府下有事。

魏虎(白)哪里是有事,分明见我两家事情大了,你想逃脱,是与不是?

苏龙(白)哪有此事。

魏虎(白)也罢,你只管走,有什么大事,都有我老魏。

苏龙(白)他两家事情大了,待我躲在一旁。看他们怎样下场。

(苏龙下。)
王允(西皮慢板)待老夫上前看端的。

看他不像昔年体,

胸前打着三扭须。

为三女上前施一礼,

(白)贤婿,老夫有礼了。

(王允低头。)
王允(西皮慢板)扬扬不采藐视谁!

老夫人,快接喜,

薛平贵果然转回归。

王母(西皮原板)贤婿做事欠主裁,

西凉一去不回来。

老身为你眼哭坏,

三女为你受苦埃。

从今向后莫出外,

免得母女挂心怀。

薛平贵(白)多谢岳母。

王母(白)起来。

(西皮原板)看罢一番笑开怀,

果是贤婿转回来。

王宝钏(西皮原板)当年脾气还未改,

坐在一旁痴呆呆。

(白)平郎,你还坐着不成?

薛平贵(白)干何事吓?

王宝钏(白)上前算粮。

薛平贵(白)有理不在先后,山高遮不住太阳。

王宝钏(白)说什么有理不在先后,山高遮不住太阳?算粮算得明明白白,临行背上一斗大麦。

薛平贵(白)要它何用?

王宝钏(白)为妻我好来糊口。

薛平贵(白)你常来打搅。

王宝钏(白)你不晓得一十八载,你不在家中,把为妻饿得黄黄的。

薛平贵(白)如今为丈夫回来,有你吃的有你喝的。

王宝钏(白)怎么,有吃的有喝的?哎呀,老天爷,我再也不发愁的了。

(西皮原板)平郎算粮之事要明白,

千万间莫走脱魏虎狗官。

王银钏(西皮原板)大事总有男儿汉,

你我姐妹何相干?

王宝钏(西皮原板)头上青丝如墨染,

不是姐妹是仇冤。

王银钏(白)谁是仇冤?

王宝钏(白)你是仇冤。

王母(西皮原板)你不要巧嘴波浪舌,

你的心肠如蟹尖。

来来来,宝钏儿随娘走,

去到后堂饮杯巡。

王宝钏(白)娘吓,走走。

王母(白)来吓。

王银钏(白)娘吓,我也要去。

王母(白)如今有了你三妹妹,不要你了。从今后若进娘房,打折你的箍拐。

(王母、王宝钏同下。)
王银钏(白)你看有了三妹妹,就不要我了。我偏要去,母亲等着,儿赶来了。

薛平贵(西皮原板)出言叫声魏元帅,

克扣军饷为哪般?

(白)魏虎,将你老爷一十八载的粮饷算来。

魏虎(白)住了,潦乱之年,临阵迷走;太平之年,回朝算粮。哪有粮饷于你!

薛平贵(白)你敢与我面君?

魏虎(白)面君何妨?

薛平贵(白)好奸贼!

(西皮原板)上前抓住袍和带,

万岁面前把理排。

(白)哈哈,好奸贼!

(薛平贵、魏虎同下。)
王允(白)看平贵与魏虎抓袍夺带,上殿面君。待老夫上殿,保他一本便了。

(王允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