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战蚩尤》剧本唱词

京剧《战蚩尤》剧本唱词

角色

黄帝:老生
蚩尤:净
元后:旦

剧情

蚩尤背反黄帝,大战于涿鹿之野,势甚猛,黄帝军不敌。帝妃元后献造战车之策,两军对敌时,并请来雾神,战车在浓雾中摧毁蚩尤军营,黄帝军大胜。

京剧《战蚩尤》剧本唱词

【第一场】
(歧伯、雷公、大挠、祝融同上。)
歧伯(念)九天阖闾开宫殿, 

雷公(念)万国衣冠拜冕旒。

大挠(念)日色才临仙掌动,

祝融(念)香烟欲傍衮龙浮。

歧伯(白)我乃左丞相歧伯。

雷公(白)右丞相雷公。

大挠(白)大司徒大挠。

祝融(白)大司马祝融。

歧伯(白)列位请了!

雷公、
大挠、
祝融(同白)请了!

歧伯(白)今日我主早朝,大家在此伺候。请!

(四龙套、黄帝同上。)
黄帝(引子)凤巢阿阁,麟游郊原。

(歧伯、雷公、大挠、祝融同参拜。)
黄帝(念)茫茫宇宙远无疆,朗朗乾坤照万方。海晏河清称盛世,民康物阜乐安邦。

(白)朕,轩辕皇帝在位。自登基以来,创立甲子,振兴文化,制造兵戈以修武备,政教大昌,天下太平。昨晚仰观天象,彗星出现北方,恐不免有刀兵之乱。今日早朝,不免将此预兆宣与满朝文武,同商应付之策。诸位爱卿!

歧伯、
雷公、
大挠、
祝融(同白)万岁!

黄帝(白)侍立朝班,朕有言说与众卿听者!

(二黄原板)自从朕创基业普天同庆,

命大挠作甲子文化流行。

有歧伯和雷公灵柩厘定,

采医药疗疾病救护人群。

蚩尤氏他把那兵戈整顿,

为的是防苗人率众来侵。

昨夜晚观天象彗星入境,

但只怕边塞地要起刀兵。

(白)众卿,那彗星出现北方,恐刀兵难免,众卿以为如何?

祝融(白)臣祝融有本上奏。

黄帝(白)祝爱卿有本,平身奏来!

祝融(白)谢万岁!自从我主命那北伯侯蚩尤创造干戈,不想他擅自征伐,横行无忌,去年灭了九国诸侯,今年又并吞小国十二,昨接密报,此贼正在秣马厉兵,大有进攻涿鹿之势,是此贼叛形已著,彗星即应他身,若不及早消除,诚恐患生不测!

黄帝(白)呜呼呀!

(西皮摇板)那蚩尤恃强权兴兵作乱,

全不想众黎民苦受颠连。

金殿上点人马亲自出战,

为只为灭反贼早把民安。

(白)众卿传朕旨意,点齐人马,择定黄道良辰,随朕御驾亲征者!

歧伯、
雷公、
大挠、
祝融(同白)领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山都、烈侯同上。)
山都、
烈侯(引子)兵精将广,谁人敢挡。

山都(白)某,大将山都是也。

烈侯(白)某,大将烈侯是也。

山都、
烈侯(同白)我主升帐,此处伺候。请!

(四马甲引蚩尤同上。)
蚩尤(引子)巧夺天功,谋大业,何患不成。

(念)奉命造干戈,暗藏兵器多。盔甲人难挡,要把尊位夺。

(白)孤,蚩尤是也。前在黄帝驾前为臣,幼年学得冶金之法,因此黄帝命我采葛卢山之铜,创造干戈,是我暗制盔甲多副,希图,两年以来吞并二十余国,正是兵强将勇,地大人众,一旦兵占涿鹿,那黄帝江山,即刻到了我手。

二位将军,人马可曾点齐?

山都、
烈侯(同白)俱已齐备。

蚩尤(白)择定吉日就要起兵!

蓝旗(内白)报。

(蓝旗上,跪报。)
蓝旗(白)启禀我主,黄帝亲率大兵前来征讨,前锋离此不远,请令定夺。

蚩尤(白)再探。

蓝旗(白)咋。

(蓝旗下。)
蚩尤(白)呜呼呀!孤家正待进兵涿鹿,不想昏王自来送死。

二将何在!

山都、
烈侯(同白)在。

蚩尤(白)与孤竖立旗纛,率领人马迎杀涿鹿,不得有误。

昏君呀昏君!管叫你来时容易去时难,猛虎如何擅出山。

杀!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歧伯、雷公、大挠、祝融、黄帝同上。)
黄帝(念)兵临涿鹿城,要把蚩尤擒。

(白)孤家率领大兵征讨蚩尤,人马进据涿鹿,适才探马报到,那蚩尤果然带领叛兵,前来迎敌,如此胆大妄为,实属罪不容赦,只得督军进剿,扫除余孽。

众将官,杀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黄帝、蚩尤自两边分上。)
黄帝(白)蚩尤!好一个蚩尤!朕命你镇守边关,为何无故?

蚩尤(白)昏君,你终日修仙学道,不理朝政,不配为君,你今日到此休想回去!

黄帝(白)逆臣胡言!

(唱)自盘古立纲常到了如今,

哪见过为臣子敢来叛君。

孤劝你弃甲兵早早归顺,

免得孤捉着你剥皮抽筋!

蚩尤(唱)自古帝王人有份,

说什么臣子来叛君。

我的计划早已定,

不得江山不甘心。

黄帝(白)一派胡言,众卿与朕擒了此贼。

(黄帝、蚩尤自两边分下。歧伯、雷公、大挠、祝融、山都、烈侯同开打,歧伯、雷公、大挠、祝融同败下。蚩尤、四马甲同上。)
马甲(念)鹰鹞擒燕雀,必定得胜回。

(山都、烈侯同上。)
山都、
烈侯(同白)启禀我主,黄帝大败而逃。

蚩尤(白)天色已晚,传令不必追赶,收兵!

(众人同下。)
【第五场】
(二宫女引元后同上。)
元后(西皮原板)我主爷领雄兵扫灭贼寇,

全凭着文共武百万貔貅。

那蚩尤他本是用兵妙手,

怕只怕我主爷不是对头。

祝上苍保我主凯歌早奏,

准备着满朝臣共贺龙楼。

(元后坐。)
元后(白)哀家,元妃西陵氏嫘祖是也。因蚩尤作乱,圣上统领大兵前去征讨,闻说那蚩尤生来足智多谋,先后并吞二十余国,声势浩大,兵精粮足,我主此去胜败有些难测,已差宫人前去探问,为何不见到来,思想起来好不烦闷人也!

(西皮摇板)可恨那蚩尤贼一时狂逞,

无故地起人马挑起战争。

只顾他逞野心争强斗胜,

却不想丧天理残害生灵。

(宫女上,跪奏。)
宫女(白)启禀国母千岁:奴婢探得前宫消息,圣上出兵涿鹿,与那蚩尤几次交战,皆因蚩尤盔坚甲固,难以取胜。如今在休兵防守,另图攻取之策呢!

元后(白)啊,果有此事!我想那蚩尤全凭利器制胜,若不改变战略,恐怕此贼难平。哀家自幼曾受过仙人传授,能呼风唤雨,驱鬼使神,此时正该助我主灭贼成功,不免星夜赶奔涿鹿,见了我主再作道理。

宫娥们!前宫传旨:预备一支人马,随哀家赶赴涿鹿,不得有误!

宫女(白)领旨。

元后(白)与哀家!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太监引黄帝同上。)
黄帝(唱)那蚩尤戴铜盔护心铁镜,

沙场上一见了胆战心惊。

有长枪和短刀不能取胜,

看起来一时间此贼难平。

(太监上。)
太监(白)启万岁:娘娘驾到。

黄帝(白)国母到来必有大事,快快召她进见。

太监(白)圣上有旨:国母进见。

元后(内白)遵旨。

(元后上。)
元后(念)袖中藏韬略,特来佐圣明。

(白)参见吾皇万岁!

黄帝(白)皇后少礼请坐。

元后(白)谢座。

黄帝(白)皇后不在宫中,到此何事?

元后(白)昨日宫中得报,蚩尤用利器战胜吾皇,臣妾放心不下,故而前来问讯。

黄帝(白)那蚩尤十分凶恶,孤王战他不过,如何是好?

元后(白)万岁,那贼盔甲虽然能避刀剑,就该用马助战。

黄帝(白)此话怎讲?

元后(白)用马驾车冲锋猛进,那些盔甲士兵必被一齐荡倒。

黄帝(白)马车冲阵虽然不难,但不知此车如何造法?

元后(白)臣妾有图在此,请我主一观!

黄帝(白)待朕看来!

(黄帝看图。)
黄帝(笑)哈哈哈哈!

(白)真妙策也!

(西皮摇板)贤梓童虽女流才学甚广,

用冲车制盔甲计划周详。

扶孤家这江山亏你力量,

任凭他铁甲兵怎能抵挡。

元后(白)陛下用此冲车,必须借着大雾,才免敌人见了躲避。

黄帝(白)哎呀,这初秋天气,哪来大雾!

元后(白)陛下非知,臣妾幼年得逢九天玄女,授以呼风唤雨,使鬼驱神之法。设坛七日大雾立见。

黄帝(白)哎呀,贤妃有此神妙之法,何愁大事不成。皇后听旨!

元后(白)万岁。

黄帝(白)设坛祭雾,助朕平贼,不得有误!

元后(白)领旨。

(元后下。)
黄帝(白)内臣!宣歧伯、雷公进见。

太监(白)歧、雷二臣进见。

(歧伯、雷公同上。)
歧伯、
雷公(同念)忽听圣旨宣,联步到阶前。

歧伯(白)臣歧伯,

雷公(白)雷公,

歧伯、
雷公(同白)见驾,愿吾皇万岁。

黄帝(白)平身!朕命你二人照此图样赶造冲车千辆,钦此!

歧伯、
雷公(同白)领旨。

(岐伯、雷公同下。)
黄帝(白)内臣传旨:暂将免战牌挂起,众将官只许防守,不许出战,违令者斩!

太监(白)圣上有旨:免战牌高悬,众将只许防守,不准出战,违令者斩!

歧伯、
雷公、
大挠、
祝融(内同白)咋。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老宫役、少宫役同上。)
老宫役(念)有道是好铁不打钉,

少宫役(念)好人不当兵,

老宫役(念)如今晚好铁打了钉,

少宫役(念)好人当了兵。

老宫役(白)伙计,适才黄帝有旨,高设神坛,预备娘娘作法,好灭叛贼蚩尤。现在神坛搭妥,就请娘娘登坛作法吧。

少宫役(白)是。

老宫役、
少宫役(同白)神坛香案备好,请娘娘升坛!

元后(内二黄导板)在金殿领了万岁命,

(元后上。)
元后(回龙)设神坛祭大雾要退贼兵。

(唱)来至在神坛下将身立定,

叫宫娥看香酒来把衣更。

宫女(白)香酒备妥,请娘娘。

元后(白)伺候了!

(元后过场,开门毕。)
元后(唱)穿罢了仙衣神坛站定,

忙把宝剑空中擎。

又把那聚神咒口中默诵,

高擎水酒喷雾云。

管叫那掌雾神坛前听令,

但等他降临时细说分明。

(雾神上。)
雾神(白)娘娘唤来小神有何法旨?

元后(白)雾神听旨:七日以后要你在涿鹿之野。布满大雾,不得有误!

雾神(白)遵法旨。

(雾神下。)
元后(白)祭雾已毕,侍儿回营。

(众人下同。)
【第八场】
(四龙套引黄帝同上。)
黄帝(念)免战牌高悬,安排巧机关。

(歧伯、雷公同上。)
歧伯、
雷公(同白)冲车已经造齐,特来启奏。

黄帝(白)如此甚好,传朕旨意:今夜晚上,三漏用饭,五漏出兵,一涌前进,不得有误!

歧伯、
雷公(同白)领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蚩尤领山都、烈侯、四马甲同上。)
蚩尤(念)心惊肉战,为着哪般。

(兵卒上。)
兵卒(白)报!黄帝大兵一直杀进大营来了!

蚩尤(白)好生厉害,二将军杀上前去!

(雾神执旗上,放雾,下。)
蚩尤(白)好奇怪呀!孤家正要进兵,忽然天降大雾,想必天助我成功。

众将官!冒雾冲杀!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大开打。冲车上冲。蚩尤、盔兵自相践踏,众人擒蚩尤同下。)
歧伯、
雷公、
大挠、
祝融(同白)启万岁,蚩尤被擒。

黄帝(白)车前斩首!

歧伯、
雷公、
大挠、
祝融(同白)咋。

(斩蚩尤。)
黄帝(白)反贼已平,众将官起兵还朝!

歧伯、
雷公、
大挠、
祝融(同白)咋。

(歧伯、雷公、大挠、祝融随黄帝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