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守口如瓶”到滔滔不绝

——记《红鬃烈马》中的麒派演员裴咏杰

采访裴咏杰是件不容易的事,在忙碌的排练厅里,记者好不容易“逮住”了裴咏杰,这个大嗓门的北方汉子却一口回绝:“你们去采访角儿吧,我没什么好采访的。”好不容易一番软磨硬泡,裴咏杰终于答应接受采访,可坐下没谈几句,他又“旧话重提”:“我只是绿叶,你们应该采访红花去。”
10岁学戏 36年工龄
此次“青研班”在沪演出的《红鬃烈马》中,来自吉林省京剧院的裴咏杰和中国京剧院的李海燕合作《三击掌》一折,整场戏都是两人的对手戏,裴咏杰的戏份并不少。出生在京剧演员家庭的裴咏杰8岁起随父学艺,“我10岁就进入德州市京剧团,开始拿工资了,我现在已经有36年工龄了。”裴咏杰笑道。
美丽误会 脸上自豪
裴咏杰开蒙学的是武生,后又改学余派老生,可是他打心底里喜欢麒派。在1987年的首届央视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上,裴咏杰参赛时放着正规学过的余派不唱,却唱起了被他戏称为“玩票”性质的麒派,“这下一夜之间大家都知道我是唱麒派的了,也不能蒙了,赶紧拜师吧。”他带着戏谑的口吻向记者讲述当年那个“美丽的误会”时,脸上掩藏不住的是自豪。之后,裴咏杰便拜在周信芳的李师斌门下开始正儿八经地学习麒派了。
麒派特色 塑造人物
当记者提到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戏曲是程式化的艺术,不讲究塑造人物,应该向话剧多学习时,裴咏杰“拍案而起”:“胡说八道。”这位自谦的北方汉子终于有话要说了。他说麒派最有特色的就是塑造人物,周信芳大师在舞台上塑造的人物都入木三分,比如同样是演老人,《四进士》里的宋士杰、《清风亭》里的张元秀、《扫松下书》里的张广才等都各不相同,“一个老头儿有一个老头儿的性格,大师最讲究一人千面,最反对千人一面。”裴咏杰越说嗓门越大,他说当年话剧皇帝金山和电影明星赵丹都以麒派的“私淑”自居,接着如数家珍般地一一举例,金山在《风暴》中扮演的施洋大律师的哪个动作是借鉴了麒派的表演,赵丹在《林则徐》中哪个动作又是麒派的味道……滔滔不绝,与之前的“守口如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几分忧虑 担心失传
虽然裴咏杰从“麒派票友”转为专业的麒派演员已经有20年了,但说到自己他总是十分谦虚:“我还根本没开窍呢。”而令裴咏杰感到遗憾的是现在京剧界的麒派传人寥寥无几,他一一细数之后告诉记者:“我现在已经是最年轻的麒派演员了,就我所知,好像没有更年轻的学麒派的了。”当记者问及为什么在京剧界影响这么大的麒派如今会出现后继乏人的情况时,裴咏杰感叹道:“麒派实在太难了,没什么人愿意费那个劲儿。”麒派剧目的失传也是一件令裴咏杰感到担忧的事,“麒派的《赶三关》是很出名的,但我见都没见到过。”裴咏杰说,现在失传的麒派戏太多了,比如《九更天》《哭灵牌》《逍遥津》等一大批麒派剧目现在已经失传或濒临失传。
二路老生 心甘情愿
裴咏杰是“青研班”第三届的毕业生,在众多的青年演员中,他算是老大哥了。说起3年的学习,裴咏杰坦言“学习压力很大”,但是排得满满的课程也让他有了“全方位的收益”,而这次参与《红鬃烈马》的演出在裴咏杰看来是对3年“青研班”学习的汇报,所以这位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心甘情愿地当绿叶。一直演主角的他,对于《三击掌》中的王允这一二路老生的活儿并不熟,况且麒派演这个角色也没有“范本”可依,为此裴咏杰只好自己动手修改台词、设计唱腔,“不是我唱就变成麒派了,台词、唱腔都要重新整理过。”裴咏杰笑道。(记者/王剑虹 实习生 /李敉)

(摘自 《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