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周瑜》剧本唱词

京剧《周瑜》剧本唱词

角色

周瑜:小生
孙策:武生
乔玄:老生
乔靓:旦
乔婉:旦
鲁肃:老生
孙权:净

剧情

三国初,舒城乔玄,生大、小二乔,俱有国色。时该地民俗:每值暮春,选献二女与白沙滩“龙姑”——实则江寇姜顺从中作祟。及选乔玄女,乔玄惧甚,着女各扮假面。选绅既至,皆莫之辨。有周瑜者,精通音律,相传人歌一曲,即知其貌。选绅请以辨乔玄女。果如所传,乔玄女被选。乔玄恐极,趋诉其苦。周瑜悯之,遂与好友孙策夜至白沙滩,剑斩“龙姑”,为舒城百姓除害。乔玄感其德,乃以大、小二乔分别嫁与孙策、周瑜。

注释

此剧后部(自第十六场起)有荒诞迷信色彩,为保存原貌未动。

京剧《周瑜》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白龙套、四校刀手、四将、中军引孙坚同上。)
孙坚(点绛唇)乱世兵戎,群雄思动;金戈振,铁马齐鸣,勤王求效命。 

(念)董贼窃国政,四海起烟尘。壮志难豹隐,雄心得龙伸。

(白)本镇、孙坚。可恨董卓窃国,欺君霸政,河北袁绍与曹操会盟,本帅誓讨,起师相应。又恐此去兵戈连绵,意欲移家舒城。拟命长子孙策保护前往。

来!

中军(白)有。

孙坚(白)唤孙策进帐!

中军(白)元帅有令:公子进帐!

孙策(内白)来也!

(孙策上。)
孙策(念)问字独从韬略用,知人须在纵横时。

(白)参见父帅!

孙坚(白)罢了。

孙策(白)唤儿进帐,有何训教?

孙坚(白)今日兴师讨贼,命你移家舒城,一路保护。去到那里,不可荒废学业。

孙策(白)孩儿与舒城周瑜乃同窗契友。此人颇有大志,我等朝夕相伴,论剑读书,当不负父帅训诲。

孙坚(白)周瑜虽然年幼,英名远闻,得之为友,乃我儿之幸也。出帐去吧!

孙策(白)遵命。正是:

(念)喜得周郎为友伴,

(孙策下。)
孙坚(念)不负迢遥盼子心。

(白)众将官!

四校刀手、
四白龙套(同白)有!

孙坚(白)起兵前往!

四校刀手、
四白龙套(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乔玄上。)
乔玄(引子)乱世保身,隐名姓,自有乾坤。

(院子暗上。)
乔玄(念)花径苍苔失屐痕,草堂别有一家春。莫从尘世论长短,自把心田养太平。

(白)老汉、乔玄。舒城人也。膝下无儿,所生二女:长名大乔,次名小乔,俱是天生国色。此地有一奇异风俗——每年挑选美女二名,献与白沙滩龙姑庙中为婢。那龙姑灵是不灵,倒也难测;只是这被选之女,送入庙中,一夜之间,即不知去向。落得骨肉分离,十分凄惨。老汉生此二女,十分忧虑。因此思得一计,用重金买来假面二付,俱是丑陋模样,每有贵客到来,便命二女戴了假面,以掩真容。只是家人众多,难免泄露于外。今已暮春三月,又到献美之期。不免唤女儿出来,嘱咐一番。

来,唤小姐出堂!

院子(白)二堂传话,请二位小姐出堂!

乔靓、
乔婉(内同白)来了!

(乔靓、乔婉、二乳娘同上。)
乔靓(念)灵麝有香莫风立,

乔婉(念)螭豹多文带雾藏。

乔靓、
乔婉(同白)爹爹在上,女儿有礼!

乔玄(白)罢了,一旁坐下。

乔靓、
乔婉(同白)谢座!唤女儿出来,有何训教?

乔玄(白)今又暮春三月,献美之期。若有贵客前来,你二人各戴假面,莫露本貌。此事性命牵连,须要仔细记下了!

乔靓、
乔婉(同白)爹爹呀!

(同唱)老爹爹为女儿切切教训,

避灾祸又怎敢漠不关心。

戴上了假面具爹爹试认,

(乔靓、乔婉各戴假面。)
乔玄(笑)哈哈哈!

(唱)果然是嫫母样难辨假真。

似这样巧机关把心放稳,

(白)后堂去吧!

乔靓、
乔婉(同白)遵命!

(同唱)这也是无奈何敝帚千金。

(乔靓、乔婉、二乳娘同下。)
朱治(内白)走啊!

(朱治上。)
朱治(唱)在此乡生美女奇祸怎免,

为朋友不敢把消息隐瞒。

(朱治进。)
朱治(白)啊仁兄,你在家中好快活呀!

乔玄(白)贤弟来了,请坐!

朱治(白)谢座。你在家中好快活呀!

乔玄(白)闭门,有什么不快活的呀?

朱治(白)你看今日是什么日期了?

乔玄(白)暮春三月。

朱治(白)着啊!暮春三月,乃龙姑庙献美之期。你有两个好女儿,不怕选了去么?

乔玄(白)怎么不怕!

朱治(白)弟正为此事而来。听说城中美女,俱已选尽。今年献美,要选到你家二乔了。

乔玄(白)怎么讲?

朱治(白)要选到你家二乔了。

乔玄(白)哈哈哈!我却不信。

朱治(白)因何不信?

乔玄(白)我那两个小冤家,丑陋得紧哪!哈哈哈……

朱治(白)今年要面选美人,只凭口传,难以相信!

乔玄(白)面选就面选。我那女儿,本来的貌丑啊!

朱治(白)你不要说这假话了。我且问你,有个乔升儿,可曾在你家为过仆来?

乔玄(白)乔升儿?不错,有的。

朱治(白)他可曾偷盗了你的财帛,被你责打,赶出门外?

乔玄(白)不错,也有的。

朱治(白)却又来!

(念)乔升灭良心,毒计害良民。他道二乔美,丑陋非是真。

众绅闻此言,面选才得凭。小弟来送信,

(白)仁兄,

(念)早早作思忖!

乔玄(念)乔升枉用心,女丑本是真。贤弟若不信,唤来看分明。

朱治(白)二乔果然丑陋,弟也就放心了。他们少时就来面选,快到后面吩咐吩咐!

乔玄(白)不必吩咐,他二人本来是面貌丑陋的。

朱治(白)真的面丑?

乔玄(白)本来的面丑。

朱治(白)面丑就好,弟也就放心了。

乔玄(白)你放心,我早就放心了。

朱治、
乔玄(同笑)啊哈哈哈……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内同白)众乡绅到!

乔玄(白)贤弟回避了。

(朱治下。)
乔玄(白)有请!

院子(白)有请!

(蒋绅、赵虎、钱通、余敬、乔升同上。)
乔玄(白)不知列位乡绅驾临寒舍,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岂敢!我等来得鲁莽,乔员外海涵!

乔玄(白)岂敢!请坐!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有坐。

蒋绅(白)恕我鲁莽,先进一言。

乔玄(白)有话请讲!

蒋绅(白)龙姑庙三月献美,例有年矣。

乔玄(白)我是知道的。难道今年要选我那两个丑女儿么?

蒋绅(白)乔公令嫒,不敢言“选”。若果貌丑,自然罢论。

乔玄(白)我那两个丑女儿,有“大嫫”“小嫫”之名,人人皆知啊!

赵虎(白) “大嫫”“小嫫”也罢,“大乔”“小乔”也罢,今日必须见面,方得凭信。

乔玄(白)见面无妨。

来,后堂传话,二位小姐出堂!

院子(白)后堂传话,二位小姐出堂!

乔靓、
乔婉(内同白)来了!

(内同南梆子)听传唤忙把那假面戴上,

(乔靓、乔婉戴假面具同上。)
乔靓、
乔婉(同南梆子)遵父命作丑态避免灾殃。

我这里扭腰肢形容放浪,

(乔靓、乔婉同作丑态。)
乔玄(白)见过列位叔伯!

乔靓、
乔婉(同白)列位叔伯万福!

蒋绅(白)哎呀列位呀!相传大乔、小乔,难画难描。今日一见,真正令人魂销!

赵虎(白)什么“魂销”?

蒋绅(白)我怕得魂销。

赵虎(白)不错,怕得魂销。哎呀,好丑啊好丑!

乔靓、
乔婉(同白)好美呀好美!

乔玄(白)难选哪难选!回去吧!

乔靓、
乔婉(同白)遵命!

(同南梆子)临去时转秋波再作排场。

(乔靓、乔婉同作丑态,同下。)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笑)哈哈哈……

乔玄(笑)哈哈哈!

蒋绅(唱)乔家有女果貌丑,

乔玄(唱)自家女儿自家羞。

赵虎(唱)此家不中别家走,

乔玄(白)阿弥陀佛!

乔升(白)且慢!

赵虎(白)乔升儿,你还有何话讲?

乔升(白)并非小子多口,从前我在乔府上为仆的时候,亲眼瞧见过两位小姐,俱是天姿国色。今日一见,怎么变了模样儿了哪?莫不是抽梁换柱,不是原来的二乔吧!

乔玄(白)你住了!

(唱)忘恩负义作对头。

(白)列位乡绅,这乔升儿原是我家之仆,只因偷盗老夫的财帛,责逐出府。今日在列位面前搬动是非,乃是以公报私,恩将仇报。

乔升(白)你听着吧!

(念)恩将仇报非为报,是非曲直天知道。大乔、小乔原美貌,怎说小子瞎胡闹!

乔玄(白)这厮还敢胡言。也罢!拼着老命不要,我就与你拼了!

(乔玄打乔升。)
蒋绅(白)且慢!乔公不可如此,老夫有个公断。

乔玄、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有何公断?

蒋绅(白)大乔、小乔,是真是假,难以相信。自古道:言为心声,闻声知人。貌丑貌美,由声音之中听得出来的。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我们俱已听见了。

蒋绅(白)我们俱是愚拙之人,怎能辨得真假!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谁能辨得真假?

蒋绅(白)我有一侄,住此不远,在道南大宅。此人姓周名瑜,字表公瑾。虽然年幼,精通音律,人歌一曲,有误即知。世人传言:曲有误,周瑜顾。便是此人。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此大有名了!

蒋绅(白)我今请此人,烦大乔、小乔各歌一曲,是真是假,周郎一听即知。

乔升(白)好啦。周郎大名,我也知道。请周郎顾曲,以曲断人,说真便真,说假便假。

蒋绅(白)乔公意下如何?

乔玄(白)这也使得。

蒋绅(白)来,拿我名帖,去到道南大宅,请周郎即刻到此。快去!

乔升(白)是啦!

(乔升下。)
赵虎(白)啊蒋大哥,那周郎如此神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儿?

蒋绅(白)听了!

(念)珠样精神玉样姿,行年未到弱冠时。惊神泣鬼文星剑,纬地经天宰相诗。

风流顾曲三吴噪,豁达胸襟四海知。江东早毓风云气,应在高梧凤一枝。

乔玄(白)如此说来,这周瑜是天上神仙,当代俊杰了!

蒋绅(白)当得此誉。

(乔升上。)
乔升(白)周公子到。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有请!

乔升(白)有请周公子!

周瑜(内唱)按红牙谱玉柱宫商解妙,

(书童甲捧琴、书童乙捧板、书童丙捧剑、书童丁捧书引周瑜同上。)
周瑜(唱)凤九奏龙八风继响唐尧。

我胸藏鸿鹄志飞腾云表,

岂似那南山豹雾隐光韬?

调青阳无非是闲中谈笑,

何日里射断了八月秋涛。

众乡绅飞请我顾曲来到,

(白)列位乡绅!蒋伯父!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周公子到了,请坐!

周瑜(白)有僭了!

(唱)愧无有师旷聪滥竽解嘲。

(白)众位乡绅,相召于我,有何见教?

蒋绅(白)只因乔公二女,善歌妙唱。特请公子顾误!

周瑜(白)小生不敢!

蒋绅(白)不必过谦。就请乔公转烦小姐隔帘一唱!

乔玄(白)家院,后堂传话,命二位小姐隔帘歌唱。

院子(白)员外有话:二位小姐隔帘歌唱。

乔靓、
乔婉(内同白)知道了!

(内唱)有凤飞上下,

可怜隔雾花;

早到银河畔,

莫愁海外槎。

周瑜(笑)哈哈哈……

蒋绅(白)为何发笑?

周瑜(白)恕瑜颠狂。此乃“凤仪”之曲,可惜音律俱误了。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唱得这样好听,还有错误吗?

周瑜(白)曲误多矣!

乔玄(白)既是小女曲中有误,公子可能一唱否?

蒋绅(白)是呀,她们唱得不好,你何妨唱来一听!

乔玄(白)小女也好领教。

周瑜(白)如此献丑了!

(唱)有凤飞上下,

可怜隔雾花;

早到银河畔,

莫愁海外槎。

(笑)哈哈哈……

乔玄(白)果然仙音不同凡响。

周喜(内白)走啊!

(周喜上。)
周喜(白)启禀公子:孙策奉母移家到舒城来了。

周瑜(白)哦,我那孙仁兄来了!列位少陪,晚生去也。

(乔升扯赵虎衣。)
赵虎(白)且慢!

蒋绅(白)是呀,只顾唱曲,忘了一件大事。

周瑜(白)还有何见教?

蒋绅(白)公子妙解音律,必能度曲知人。适才二乔隔帘一唱,可知她二人的面貌如何?

周瑜(白)什么“面貌”?

乔升(白)是丑是美,公子一听,必知分明。

周瑜(白)这是何意?

蒋绅(白)试试你的耳音如何。

周瑜(白)这!

蒋绅(白)但讲何妨,又不是招你作女婿!

周瑜(白)若是招我为婿么,晚生却愿讲了。

蒋绅(白)怎么?

周瑜(白)以曲度人,二乔俱国色也。这、这、这失言了,啊哈哈哈!请!

(周瑜下,周喜、四书童同随下。)
乔升(白)周瑜可是说啦,二乔俱是国色,我不是胡说八道了吧?

乔玄(白)哎呀!

(唱)狭路偏逢周公瑾,

断送我二女讲什么知音!

赵虎(白)乔员外,你还有何话讲?

蒋绅(白)事到如今,也就说不得了。就请乔公献出二女,与龙姑受用。

乔玄(白)这个!

(乱锤。)
乔玄(白)列位乡绅!我想人生在世,骨肉为重。老汉半百无嗣,只有二女,今日活活献与龙姑,叫老汉怎生割舍呀!

赵虎(白)也是她们命该如此!

乔升(白)对啦,你认命吧!

乔玄(白)住了!是你搬动是非,害得我骨肉分离。我今日就与你拼了。

(乔玄打乔升。)
乔升(白)慢来慢来!害得你骨肉分离,都是周瑜一句话。你要拼命啊?你找周瑜去呀!

乔玄(白)哦!

(唱)周瑜年幼少谨慎,

恃才傲物胡乱云。

生死二字我不问,

找着了周公瑾我把老命来拼。

(白)我寻找周瑜去了!

(乔玄下。)
蒋绅(白)哎呀列位呀,那周瑜是我们聘请来的,乔公寻他拼命,我们要前去解劝。

乔升(白)咱们走啦,谁看守二乔啊?

赵虎(白)且将二乔送往龙姑庙中便了。

蒋绅(白)只好如此。

来,花轿走上!

乔升(白)花轿走上!

(四青袍、二道婆、二轿夫同上。)
蒋绅(白)将二乔送往龙姑庙!

四青袍、
二道婆(同白)是。

(四青袍、二道婆同下。乱锤。四青袍、二道婆拉乔靓、乔婉同上,二乳娘同上,同拦阻。)
二乳娘(同白)使不得!使不得!

(赵虎、乔升同拦,同推二乳娘。)
赵虎、
乔升(同白)好不识抬举!

(二轿夫抬乔靓、乔婉同下,二道婆、四青袍、蒋绅、赵虎、钱通、余敬、乔升同下。)
二乳娘(同白)使不得!使不得!

(二乳娘同洒,同下。)
【第三场】
朱治(内白)反了啊反了!

(朱治上。)
朱治(唱)听说二乔抢去了,

周郎顾曲把祸招。

这等横行似强盗,

我拼着一死救二乔。

(白)我也寻找周郎去了!

(朱治下。)
【第四场】
(四书童、周喜引孙策、周瑜同上。)
孙策(西皮原板)谢贤弟宽厚情大宅相让,

周瑜(西皮原板)我与你志相合谊属同窗。

孙策(西皮原板)从此后习书剑勉励向上,

周瑜(西皮原板)但愿得翼扶摇九霄飞黄。

孙策(白)策千里来投,承贤弟推宅相让,升堂拜母,感愧多矣。

周瑜(白)仁兄说哪里话来?你我志同道合,正好朝夕相伴,互勉大志。

孙策(白)异日有成,皆贤弟之赐也。

周瑜(白)岂敢!

乔玄(内白)走啊!

(乔玄上。)
乔玄(白)来此已是道南大宅周瑜之家。

好周瑜!周瑜,你与我走出来呀!

周瑜(白)啊,外面何人喧哗?

周喜(白)我瞧瞧去!

(周喜出门。)
周喜(白)谁这么大惊小怪的?

乔玄(白)你是周瑜?

周喜(白)我不是周瑜。

乔玄(白)周瑜呢?

周喜(白)现在二堂。

乔玄(白)待我打了进去!

(乔玄进。)
乔玄(白)你、你、你是周瑜?

周瑜(白)小生在此。

乔玄(白)好周瑜!周瑜,我与你拼了!

孙策(白)嗯!你这老儿,疯疯颠颠,登堂寻衅,是何道理?

乔玄(白)你是何人,敢管我们的闲事?啊,敢管我们的闲事!

孙策(白)江东孙策在此。

乔玄(白)你是孙策?

孙策(白)正是。

乔玄(白)好孙策,我与你讲个理儿呀!

(西皮快板)小周郎作事好颠倒,

害了我家大小乔。

龙姑庙年年敬神道,

双双献神玉枝娇。

我家二女丑陋貌,

幸得家居免祸招。

谁知乔升把是非造,

乡绅要我送二乔。

千言万语才信了,

周瑜又把祸事招。

凭曲声,断容貌,

他倒说国色是二乔。

这就是催命符一道,

可怜我年迈苍苍父女相抛!

孙策(白)噢!

(唱)责贤弟大不该恃才性傲,

(白)岂有此理!

周瑜(白)哎,仁兄啊!

(唱)闲顾曲又谁知暗把祸招。

(白)哎呀仁兄啊!适才乡绅来请,弟但知顾曲,哪知还有别情,怎怪小弟?

哎呀乔公啊!顾曲之前,若知有此一桩公案,我灭了良心,也说你家二乔是貌丑的呀!只因事前未闻,我一闻其曲,便知其人。事到如今,你为何埋怨于我!

乔玄(白)我那女儿本来的貌丑,怎说是国色?

周瑜(白)你那二乔本来的国色,怎说是貌丑?

乔玄(白)哎呀呀,你还是这样的铁嘴,我与你拼了吧!

(乱锤。)
蒋绅(内白)走啊!

(蒋绅上。)
蒋绅(白)乔公不可鲁莽!这是令嫒命该如此,不干周郎之事。

乔玄(白)啊,老夫年迈苍苍,只有二女,如今活活的生离死别,还说什么“命该如此”,还讲什么“不干周郎”?我拼着性命不要,与你们大家拼了吧!

(乱锤。)
朱治(内白)走啊!

(朱治上。)
朱治(白)乔兄在此。

哎呀乔兄啊!你家二乔已被乡绅赵虎等送入龙姑庙中去了。

乔玄(白)哎呀!

(乔玄气椅。)
孙策(白)贤弟,你恃才多事,害得这位老人家骨肉分离了。

周瑜(白)弟但知顾曲,焉知有这一桩公案。

蒋伯父,你陷我于不义了!

蒋绅(白)我也不晓得你那顾曲之才,如此的精妙啊!

朱治(白)你等不要互相埋怨,乔公性命要紧!

孙策、
周瑜、
蒋绅、
朱治(同白)乔公醒来!

乔玄(唱)闻言悲痛昏迷倒,

(三叫头)大乔!小乔!咳,女儿呀!

(唱)怎舍得娇生付碧涛。

埋怨周郎也无效,

(白)罢!

(唱)我父女一同把命抛。

周瑜(白)乔公啊!

(唱)乔公收泪免悲悼,

害了二乔我再救二乔。

(白)乔公,今日之事,千不是,万不是,俱是龙姑庙的不是。我想龙姑庙既是神灵,为何年年索要民女?这二乔么,不送也罢!

蒋绅(白)哎呀呀,倘若不送,那龙姑兴波作浪,洪水为灾,如何是好?

周瑜(白)龙姑如此,罪恶已极;既有罪恶,人人得而诛之。瑜虽不才,幼习剑法,精通水性。今夜三更时分,我要暗藏龙姑庙,剑斩龙姑,力救二乔,为我故乡除一大害,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蒋绅、
乔玄、
朱治(同白)这个!

孙策(白)好啊!朗朗乾坤,哪有什么神道?贤弟之言,正合我意。今夜我与贤弟一同前往!

蒋绅(白)那龙姑呼风唤雨,十分厉害,二公岂是她的对手?

周瑜(白)呃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纵是神灵,怎当俺一片正气呵!

(〖牌子〗。)
蒋绅(白)二公壮怀,我等钦敬。待我约聚乡勇,暗中埋伏,也好相助。

周瑜(白)承公美意,瑜多谢了!

蒋绅(白)请!

(蒋绅下。)
周瑜(白)乔公且自回府。今夜三更入庙,四更斩龙。五更时分,若不生还二乔呵!

(〖牌子〗。周瑜取剑,三点手,下。)
朱治(白)乔仁兄,这就好了!

乔玄(白)好是好了,怕的是周郎年幼,难以令人凭信。

朱治(白)周郎谈吐不凡,又有江东孙策,岂能言而无信?

乔玄(白)若得如此,我愿将大乔、小乔婚配周郎、孙策。

朱治(白)二乔貌丑,他二人如何肯要!

乔玄(白)哎,那周郎顾曲知音,他道我家二乔,俱是国色。他又怎能推却!

朱治(白)不错,周郎若是推却,他那顾曲之才,就不灵了。正是:

(念)山穷水尽疑无路,

乔玄(念)柳暗花明又一村。

(白)阿弥陀佛!

(乔玄、朱治同下。)
【第五场】
(〖急急风〗。四喽罗、四头目引姜顺同上。〖快点绛唇〗。姜顺、四喽罗、四头目同上高台。)
姜顺(念)万里长江一只船,藏龙卧虎非等闲。斗大金银来贡献,这花丢丢婆娘伴我眠。

(白)我乃江中王姜顺是也。自幼精通水性,霸占长江,自立水寨。每年三月十八日,谎言此地龙姑显圣,索要美女二名——明献神灵,暗中受用。俺寨中有一道婆,名唤七七儿,精通剑法。每年献美之日,命她假扮龙姑模样,去至庙中,暗取二美。今年庙期又要到来。

来,有请七七儿!

四喽罗(同白)有请神姑!

七七儿(内白)来也!

(七七儿上。)
七七儿(念)一对无情剑,斩断儿女心。

(白)七七儿拜见大王!

姜顺(白)神姑少礼,请坐。

七七儿(白)谢大王!大王呼唤,可为龙姑庙献美之事?

姜顺(白)今年会期,又要烦劳你了!

七七儿(白)岂敢!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姜顺(白)喜从何来?

七七儿(白)适才回报:今年献美,乃是乔玄之女大乔、小乔。此二女天生国色。大王受用,艳福不浅。

姜顺(白)全仗神姑!

七七儿(白)就请大王今夜三更时分,埋伏龙姑庙侧,迎接美人便了!

姜顺(白)有劳了!正是:

(念)三月春风神作婆,

七七儿(念)休忘玄门剑影挥。

姜顺(白)我岂能忘了你呀?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灯夫、二道婆、二轿夫、乔靓、乔婉、赵虎、钱通、余敬、乔升同上,同进庙。二乳娘同追上。)
二乳娘(同白)使不得!使不得!

二道婆(同白)别闹啦!留神龙吃了你!

(众人双进门,同拉下。)
【第八场】
(四喽罗、四头目、姜顺、七七儿同上。)
姜顺(白)众喽兵!

四喽罗(同白)有!

姜顺(白)埋伏了!

四喽罗(同白)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起初更鼓〗。〖急急风〗。周瑜上,走边。)
周瑜(粉蝶儿)古剑随身,

(〖急急风〗。孙策上,周瑜、孙策同作身段。)
周瑜、
孙策(同粉蝶儿)俺可也古剑随身,

(周瑜、孙策同作身段。)
周瑜、
孙策(同粉蝶儿)吐虹霓铁肩双任。

(〖起二更鼓〗。)
周瑜(白)仁兄请了!

孙策(白)请了!

周瑜(白)今晚夜探龙姑庙,若无动静,还则罢了;若有动静,俺誓必闹海翻江,歼灭此妖,与地方除害。

孙策(白)果有妖邪,俺在陆上等,你在水中拿。不信七尺男儿,捉不得一个妖孽。

周瑜(白)仁兄壮言,与瑜助胆也!

周瑜、
孙策(同粉蝶儿)好男儿百炼雄心,

恁神邪行不正敢当利刃。

(周瑜、孙策同走圆场。)
周瑜(白)来此已是龙姑庙,我等挨身而入。

(周瑜、孙策同进庙。〖起三更鼓〗。)
周瑜(白)夜已三更,分藏左右,等候动静便了!

(周瑜、孙策同下。三冲头。大头目持龙灯上,左右看,请七七儿。七七儿持剑上,七七儿与大头目耳语,大头目下。七七儿摸。周瑜、孙策同暗上。周瑜踢七七儿。七七儿跑下,周瑜追下。)
孙策(白)且住!妖怪出现,待我救走二乔!

(孙策下。孙策拉乔靓、乔婉同上,同下。)
【第十场】
(七七儿跑上,周瑜追上,周瑜、七七儿同打。)
周瑜(石榴花)俺只见云裳月貌一神婆,

浑不似山魈与天魔。

(抽头。周瑜、七七儿同打。)
周瑜(石榴花)又只见霜锋闪闪舞也婆娑,

(抽头。周瑜、七七儿同打。)
周瑜(石榴花)须知俺吴钩利早已横磨。

俺可也试马挥戈,

俺可也地网天罗。

俺与那江东父老除灾祸,

云梯雾索杀到了银河。

(周瑜打,七七儿跑下,周瑜追下。)
【第十一场】
(四青袍、蒋绅、余敬、钱通、赵虎、朱治、乔玄同上。孙策拉乔靓、乔婉同上,交与乔玄,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二场】
(四喽罗、四头目引姜顺同上。七七儿急上,作报信。周瑜追上,孙策上,同起打。七七儿跑下,周瑜追下。孙策杀姜顺、四头目、四喽罗,同下。)
【第十三场】
(七七儿跑上,下水。周瑜追上,下水。七七儿、周瑜同水中斗。孙策暗上。周瑜擒七七儿,孙策绑。四青袍、蒋绅、余敬、钱通、赵虎、朱治、乔玄自两边分上。)
周瑜(白)瑜、策不才,捉得龙姑在此。

蒋绅、
钱通、
余敬、
赵虎、
朱治、
乔玄(同白)待我看看这龙姑姑。

(蒋绅、余敬、钱通、赵虎、朱治、乔玄同看七七儿。)
蒋绅(白)唔呼呀,不是道婆七七儿么,怎说是龙姑呢?

周瑜(白)列位呀!

(唱)原来是水中贼神仙假扮,

每年间索二美欺骗乡贤。

蒋绅(白)原来如此。此案重大,将她送到有司衙门,严加审问。

赵虎(白)绑下去!

四青袍(同白)啊!

(四青袍绑七七儿同下。)
蒋绅(白)那些水寇呢?

孙策(白)俱被俺杀尽了。

乔玄(白)二公真乃神勇也!

周瑜(白)啊乔公,你的女儿,丑也好,美也好,如今杀了江寇,擒了七七儿,除了这奇风异俗,你不要再寻我拼命了!

乔玄(白)老汉还有一言。

周瑜(白)救了你的女儿,你还有何话讲?

乔玄(白)我家二乔,你当真道她貌美么?

周瑜(白)闻声知人,万无一失。

乔玄(白)既然貌美,当不负知人。也罢!二公救得小女,又与地方除害,老汉感激不过,愿将大乔配与孙郎,小乔配与周郎,以侍箕帚。

(孙策、周瑜对看。)
孙策、
周瑜(同白)这个!

朱治(白)公子既知二乔貌美,就不该推却了!

周瑜(白)证我一言,岂能推却!

孙策(白)贤弟,应允得么?

周瑜(白)无妨,有我。

孙策(白)好,我二人应允了。

乔玄(白)就请列公为媒,择吉入赘成礼。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
朱治(同白)我等为媒。

乔玄(白)但有一件:成礼之后,我女若丑,二公不可反悔!

周瑜(白)那个自然。

乔玄(白)若有反悔,列公作保!

蒋绅、
赵虎、
钱通、
余敬、
朱治(同白)我等愿保。

乔玄(白)列公,这干系是大得很哪!哈哈哈……

(乔玄下。)
蒋绅(白)哎呀周郎啊,倘若二乔貌丑,如何是好?

周瑜(白)一诺千金,也就说不得了。请!

(周瑜、孙策同下。)
蒋绅(白)哎呀列位呀,那二乔明明貌丑,周郎偏说美人。此事呀,糊涂得紧!

赵虎、
钱通、
余敬(同白)糊涂得紧!

蒋绅(白)糊涂得紧喏,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丫鬟引乔靓、乔婉同上。)
乔靓(西皮原板)凤凰衾鸳鸯带风裁雨绣,

乔婉(西皮原板)今日里双蝴蝶飞上枝头。

乔靓(西皮原板)同心结成就了同心对偶,

乔婉(西皮原板)但愿得乘龙婿万里封侯。

乔靓(白)奴家、乔公长女乔靓是也。

乔婉(白)奴家、乔公次女乔婉是也。

啊姐姐,爹爹将你我二人许与周瑜、孙策,此二人夙有英明,私心愧幸。只是爹爹嘱咐,命我二人戴上假面,方可成礼。贵人一见,岂不惊吓?爹爹此意,令人不解。

乔靓(白)贤妹哪里知道,那周瑜顾曲知音,隔帘听唱,道我二人俱是国色,才落得进献龙姑。若非相救,性命休矣。爹爹命我二人各戴假面,乃戏耍周瑜之意,贤妹何必多虑?

乔婉(白)爹爹为了“意气”二字,苦煞我姐妹也!

(西皮原板)老爹爹虽年迈童心未敛,

既相谐又何必巧设机关?

红烛下幻出了嫫姑丑面,

怕的是小周郎怒而不言。

乔玄(内笑)哈哈哈……

(乔玄上。)
乔玄(唱)看一看知音人真假可辨,

将美人换丑态戏耍一番。

乔靓、
乔婉(同白)爹爹来了!

乔玄(白)儿呀,那假面可曾携带身旁?

乔靓、
乔婉(同白)现在身旁。

乔玄(白)当着为父将它戴上。

乔靓、
乔婉(同白)遵命!

(同唱)爹爹吩咐戴假面,

风雾遮上牡丹颜。

(乔靓、乔婉同戴假面。)
乔玄(白)哈哈哈……我儿暂且回房等候。

乔靓、
乔婉(同白)遵命!

(乔靓、乔婉同下。院子暗上。)
乔玄(白)唤傧相!

院子(白)傧相快来!

(傧相上。)
傧相(白)叩见员外!

乔玄(白)赞礼上来!

傧相(白)是。伏以:

(念)斩妖除害勇无双,自古麒麟配凤凰。今日夫妻成双对,他年定生状元郎。

(白)搀新人!

(〖吹打〗。二乳娘搀乔靓、乔婉同上,书童搀周瑜、孙策同上。)
傧相(白)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相拜!送入洞房!

(二乳娘搀乔靓、乔婉同下,书童搀周瑜、孙策同下。)
傧相(白)贺喜员外!

乔玄(白)下面领赏。

傧相(白)谢员外!

(傧相下。)
乔玄(笑)哈哈哈……

(乔玄、院子同下。)
【第十五场】
(〖小开门〗。乳娘甲搀乔婉同上,书童搀周瑜同上,乔婉入帐子,周瑜旁坐。乳娘甲、书童同下。〖起初更鼓〗。)
周瑜(白)小姐!小乔!

(乔婉不应。)
周瑜(白)她倒端起来了。乔公啊乔公!你命小乔戴了假面惊吓于我,我岂不知你的诡计?我今以计攻计,早已预备下了。少时相见,说不得一场笑话也!

(南梆子)笑乔公施巧计容颜丑幻,

早备下回敬礼一样的机关。

红烛下戴上了狰狞丑面,

且看那国色女有何话言。

(周瑜揭帐子,揭乔婉盖头。)
周瑜(白)啊小姐!

乔婉(白)贵人!

(周瑜、乔婉对看,乔婉惊。乱锤。)
周瑜(白)小姐,怎么样了?

乔婉(白)人言周瑜,雅俊风流;今日一见,丑恶怕人。爹爹呀爹爹,你将我错配了,喂呀!

(乔婉哭。)
周瑜(白)人言二乔,天生国色;今日一见,令人哪——

(周瑜做欲吐。)
周瑜(白)要呕吐了。啊岳父啊岳父,你害苦了小婿了!喂呀!

(周瑜佯哭。)
乔婉(白)你这样的丑汉子,还想什么样的美人儿?说出此话,岂不可耻!

周瑜(白)你这样的丑姑娘,还嫌什么丑女婿,说出此话,耻之甚也!羞之甚也!哎呀呀,不通之甚也呀哦哦!

乔婉(白)我虽貌丑,不似你这样丑得可怕!

周瑜(白)我虽貌丑,不似你这样丑得可怜!我若是你,早已不生在人世了!

乔婉(白)你道我哪些儿丑?

周瑜(白)你自己看哪,眉秃、目眇、鼻翻、齿豁,喏喏喏,满面上还有这大圈圈、小圈圈,真所谓天下之丑,聚于一身,丑而不可言也呀啊啊!

乔婉(白)你道我丑,你不见你自己么?

周瑜(白)我哪些儿丑呢?

乔婉(白)你自己看呀,粗眉、恶目、黑脸、花斑,哎呀呀,走起路来,还是这一瘸一点的,真所谓丑恶蠢材,无用的废物!令人可怕呀可笑,哈哈哈!

周瑜(白)够了够了。你也丑来我也丑,天配一对丑对偶。你配我不屈才,我配你也不错。来来来,丑人儿不怕丑,说上两句好长久;愿老天念我丑姻缘,丑夫丑妻到白首。

乔婉(白)怎么讲,“到白首”啊?啊啊啊……周郎啊!

(唱)你道我真是这嫫母模样?

周瑜(白)老天生就的丑脸,还有什么假的不成?

乔婉(唱)老爹爹用假面改换容妆。

周瑜(白)我却不信!

乔婉(唱)薄命人到此时有何话讲,

(白)你来看!

(乔婉摘假面,周瑜看。)
周瑜(白)哎呀妙啊!

(南梆子)果然是月嫦娥飞下天堂。

携玉手借红烛细看模样,

乔婉(白)喂呀!

(乔婉哭。)
周瑜(白)小姐呀!

(唱)劝小姐免悲泣再看周郎。

(周瑜摘假面,周瑜、乔婉对看。乱锤。周瑜、乔婉对看,同看假面,同抛。)
周瑜、
乔婉(同白)哎呀妙啊!

乔婉(唱)丑同丑美同美变化同样,

周瑜(唱)你有才我有计换柱抽梁。

乔玄(内笑)哈哈哈……

(乔玄拉孙策、乔靓同上。)
乔玄(唱)好一个小周郎才高智广,

计上计猜破了老夫的智囊。

(白)开门来!

(周瑜、乔婉同惊,各戴假面。周瑜开门,乔玄、孙策、乔靓同进。)
乔玄、
孙策(同笑)哈哈哈!

乔玄(白)你的好计,我也看破。他二人已换真容,你二人也不要装模作样了。

周瑜(白)既已看破,我便不戴了。

(周瑜、乔婉各摘假面。)
乔靓(白)周瑜真真好计!

周瑜(白)岳父之计在先,小生之计在后,这叫作“计上加计”。

乔玄(白)小小年纪,便来弄计;他年用兵,那还了得!

周瑜(白)他年用计,若有不到之处,还请岳父指教。

乔玄(白)哎呀呀,你的计用到老夫的身上来了。我是怕了你了,啊哈哈哈……正是:

(念)今日才见父母心,

乔靓、
乔婉(同念)凤凰台上两知音。

孙策(念)化家为国男儿志,

周瑜(念)谁谓周郎不识人?

乔玄(白)好一个“谁谓周郎不识人”!贤婿,女儿,来呀,哈哈哈……

(乔玄、周瑜、孙策、乔靓、乔婉同下。)
【第十六场】
鲁肃(内白)走啊!

(鲁肃上。)
鲁肃(唱)半世遨游风尘外,

知人何日会英才。

(白)卑人、鲁肃,东川人也。寓居曲阿。承父余荫,薄有家财。目睹时艰,思为世用。前者舒城周瑜假途东归,借贷粮草。纵谈大业,志同道合。是他言道:有朝吴郡兴隆,必来荐用于我。今已数载,杳无音信。昨日友好刘子扬约我同赴巢湖,往投郑宝。微闻此人,庸才碌碌,不堪辅佐。因此踌躇未决。此郡有一活神仙,名唤于吉,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成败利钝之机。不免前去拜见,借问休咎便了。

(唱)芳草不出十步外,

愧非明珠照乘来。

(鲁肃下。)
【第十七场】
于吉(内笑)哈哈哈……

(于吉上。)
于吉(吹腔)信神仙,唾神仙,

神仙自有世外缘;

叹英雄好似昙花现,

往日功业化灰烟。

(童儿暗上。)
于吉(白)贫道、于吉。寄居东方,往来吴会,普施符水,救人万痛。可笑吴郡孙策,恃才傲物,不信黄老,冲撞于我,颠狂而死。可怜一世英雄,落此下场,天数难违,令人悲叹。将有一场杀身大祸,应在贫道的身上,说也可怜!

(于吉叹。)
于吉(白)今日打坐,心血来潮,必有江东贤俊来问休咎。

童儿!

童儿(白)有。

于吉(白)伺候了。

童儿(白)是。

(鲁肃上。)
鲁肃(吹腔)踏青山,过青山。

青山深处白云闲。

入古寺花香曲径远,

登堂礼拜叩神仙。

(白)师傅在上,鲁肃叩问休咎!

(于吉下座。)
于吉(白)子敬请起,一旁坐下。

鲁肃(白)鲁肃不敢!

于吉(白)有话叙谈,焉有不坐之理?

鲁肃(白)如此谢师傅!

于吉(白)子敬此来,可是问你的前程么?

鲁肃(白)正是。

于吉(白)你的前程,应在江东吴郡。

鲁肃(白)还请师傅详示!

于吉(白)这吴郡原归严白虎执掌,自从孙策用玉玺借来雄兵,下曲阿,攻吴郡,收了太史慈,斩了严白虎,独霸江东,威名大震,真乃一世之雄也!

鲁肃(白)如此说来,孙策是吴郡福主了。

于吉(白)可惜呀可惜!

鲁肃(白)惜者何来?

于吉(白)可惜孙策恃才傲物,一世之雄,终归幻影。

鲁肃(白)但不知孙伯符怎样下场?

于吉(白)我有乾坤宝镜一面,能示过去未来之事。尔今一观,便知明白。

鲁肃(白)多谢师傅!

于吉(白)来,取我宝镜来!

童儿(白)是。

(童儿下。)
于吉(二黄导板)乾坤镜示幻相一瞬万变!

(童儿拿宝镜上,于吉示鲁肃观镜。〖四击头〗。放火彩。)
于吉(二黄摇板)这就是孙家业半壁江山。

小霸王借雄兵玉玺质换,

(宝镜内现孙策向袁术献玉玺,现孙策向袁术借兵,现孙策领兵上,大旗写“孙”字。)
于吉(白)啊子敬,这就是江东孙策,在舒城与周瑜双双招亲之后,未及一年,随父孙坚,攻打刘表。不幸孙坚身死。孙策投奔袁术。是他胸怀大志,用家传玉玺,向袁术借兵一枝,攻打曲阿。自此之后,好似那龙游大海,鹏腾九霄,杀一阵,胜一阵,攻一郡,取一郡,你看这乾坤镜中,风云大作,正孙策得意之时。

(三冲头。宝镜内现曲阿、神亭岭,“刘”字旗换“孙”字旗。“三冲头”。宝镜内现孙策大战严白虎,“严”字旗换“孙”字旗。)
于吉(笑)哈哈哈……

(二黄摇板)得曲阿下吴郡威震山川。

(宝镜内现孙策加冠,旗上写“小霸王”字。)
于吉(白)你看,这就是孙策得了曲阿,神亭岭前收了太史慈,吴郡城内斩了严白虎,独霸江东,真乃一世之雄也!

鲁肃(白)真乃一世之雄也!

于吉(白)可惜呀可惜!

鲁肃(白)惜者何来?

于吉(白)可惜他恃才傲物,气数将尽,一番功业,只得付与孙权了!

(三冲头。宝镜内现孙策射猎。许贡家客围杀孙策,冷箭射中孙策,孙策病,口中之气直冲于吉,斩于吉,于吉笑。)
鲁肃(白)那镜中的道人,好似神仙模样,他是何人?

于吉(白)未来之事,不当泄漏。念你忠厚,但讲何妨。

鲁肃(白)师傅指示。

于吉(白)那孙策自霸江东之后,威名大震,求为司马;曹操不许,因此结仇。偏偏有个多事的太守许贡,下书与曹,暗害孙策;又被孙策得其书信,因此杀了许贡。许贡家客为贡报仇,用冷箭射中孙策,箭中有毒,静养不耐,那一腔怨气,转在贫道的身上。贫道再三相避,他却步步相逼。贫道受命于天,孙策岂能杀我。几日颠狂,可笑这威风一世的小霸王,就金疮迸裂,昏倒身亡了。啊哈哈哈……

(三冲头。宝镜内现于吉迷孙策,孙策死,吴郡旗换“孙权”。)
鲁肃(白)孙伯符下世之后,何人继位江东?

于吉(白)孙策死后,那碧眼紫髯的孙权继位称王了。

(唱)这才是天数定难以挽救,

虹霓志变作了过眼云烟。

天赐下福命主紫髯碧眼,

眼见得三吴业让与孙权。

鲁肃(白)承师傅指示,这江东福主是孙权的了。

于吉(白)孙策死后,孙权即位。那舒城周瑜,必来引荐于你,同保孙权。将来东吴大事,俱在你与周瑜的身上。切记此言,静待好音。去吧!

(于吉下,童儿随下。)
鲁肃(白)唔呼呀,神仙指示于我,忽然不见,待我望空一拜!

(唱)神仙指点祸福鉴,

且待纶音列仕班。

(鲁肃下。)
【第十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孙权同上。)
孙权(引)碧眼紫髯,承霸业,坐领江东。

(念)金戈铁马识英雄,志吞山河气如虹。谈笑三吴归我掌,称王图霸谢天公。

(白)孤、孙权。先父孙坚,先兄孙策,转战万里,才得三吴。可叹我兄,恃才傲物,冲撞于吉,颠狂而死。孤承父兄遗业,坐领江东。幸得周瑜忠心扶保。昨日周瑜有书信到来,力荐东川名士鲁肃。今日早朝。

内侍,鲁先生上殿!

大太监(白)千岁有旨:鲁先生上殿。

鲁肃(内白)来也!

(鲁肃上。)
鲁肃(念)知机得仙示,输诚拜英雄。

(白)下士鲁肃叩见千岁!

孙权(白)先生少礼,一旁坐下。

鲁肃(白)谢坐!

孙权(白)孤承父兄遗志,坐领江东,大业攻守,请先生见教。

鲁肃(白)千岁容禀!

(小江水儿牌。鲁肃做身段。)
孙权(白)先生之言,正合孤意。今后大业,全仗先生与公瑾之力也。

鲁肃(白)当报知遇之恩。

孙权(白)后殿备酒,与先生畅叙。正是:

(念)喜得周瑜荐贤士,

鲁肃(念)愧我刍荛献上人。

(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