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义旗令》剧本唱词

京剧《义旗令》又名:《讲堂斗智》《盗金牌》剧本唱词

角色

薛金龙:净
黄天霸:武生
杨香武:外
李玉:末
计全:生
何路通:副净
施世纶:生
张桂兰:武旦
张夫人:老旦
院子:丑
王栋:丑
王梁:丑
二庄客:副净

剧情

《施公案》中,老英雄张七有女张桂兰,丰姿既美,武艺尤精。薛家窝恶霸薛金龙久属意,欲为其子聘妻。而张七则意在黄天霸,久慕其少年豪侠,且能自拔于绿林之中,拟与缔姻。然张桂兰颇自负,曾故盗施公金牌,以显其能,且亦即留作日后婚姻之媒介。施公尝令部下四出侦访,久不得实。至是始探得在包头镇张七家。惟时张七已死,其妻遂向施公部下说明,欲知金牌缘由,须问李五爷便知。李五爷者,老英雄李堃也。李堃本在施公处,遂告施公,谓张氏欲赘黄天霸为婿云云。施公乃欣然愿与作伐,遂率同一众英雄护黄天霸往张处入赘。而张桂兰负气,必欲与黄天霸一较武艺。相角之下,可称双绝,洵堪匹敌。张桂兰乃惬意,遂与成亲。事为薛金龙所闻,深妒黄天霸占此便宜,乃率其子阻黄天霸归路,思夺张桂兰。然黄天霸夫妇武艺远胜薛金龙,薛金龙遂卒为所擒服云。

注释

惟此剧中所演,与传载少有不同。从前尝推李春来与沈韵秋合演为最拿手,至使春来有“如沈死,誓不再演此剧”之语。诚以夺刀一场,舍沈外,洵无一人能应手故也。

【第一场】
(薛金龙上。)
薛金龙(引子)武艺超群,压绿林,白发如银。 

(念)自幼生来胆气豪,白发苍苍似银条。绿林之中谁不晓,薛家窝内逞英豪。

(四下手、丑院子同暗上。)
薛金龙(白)吾,薛金龙。爱习拳棍,带领四个孩儿独霸薛家窝。今乃老夫寿诞之期。

众家丁,伺候了!

(四弟兄同上。)
四弟兄(同念)好汉生来秉性刚,爱习拳棒和刀枪。

(同白)爹爹在上,孩儿等拜寿!

薛金龙(白)不消拜了。

(〖吹打〗。)
八英雄(内同白)众位英雄到!

四弟兄(同白)有请!

(八英雄同上。)
八英雄(同白)吓!老英雄!

薛金龙(白)众位请!

八英雄(同白)老英雄请上,待吾等拜寿!

薛金龙(白)这就不敢当!

(〖吹打〗。院子上。)
院子(白)杨、李二位老英雄前来拜寿。

薛金龙(白)敢么是那杨香武、李玉么?

院子(白)正是。

薛金龙(白)有请!

院子(白)有请!

(杨香武、李玉同上。)
杨香武、
李玉(同白)薛老英雄!

薛金龙(白)二位老英雄请!

杨香武、
李玉(同白)老英雄请上,待我二人与老英雄拜寿!

薛金龙(白)不敢当了!

(〖吹打〗。)
薛金龙(白)未知二位老英雄驾到,小弟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杨香武、
李玉(同白)岂敢!

薛金龙(白)酒宴摆下!

杨香武、
李玉(同白)来此就要叨扰!

薛金龙(白)请!

(二庄客同上。)
二庄客(同白)启寨主:我等在庄外酒楼擒住两个奸细。

薛金龙(白)竟有这等事?与我绑上来!

(四下手押关泰、谢永泰同上。)
薛金龙(白)大胆奸细,擅敢前来窥探,通上名来!

关泰(同白)你老爷总漕大人标下,漕标参将关泰。

谢永泰(同白)你老爷漕标守备谢永泰。

薛金龙(白)原来是无名之辈。

将他二人吊在马棚之内,押下去!

(四下手押关泰、谢永泰同下。)
杨香武、
李玉(同白)老英雄,想关泰、谢永泰二人俱是漕标手下的官员,今将他等擒来,只恐与老英雄有些不便。

薛金龙(白)想那天霸在施世纶手下,每每与吾绿林作对。今二人前来,未必非天霸的主使,这也是他自投罗网。

杨香武(白)倘若那天霸带领官兵前来,你是怎生得了?

薛金龙(白)纵有官兵到来,俺薛某何惧!想俺薛家五虎乎!

(吹牌子。)
杨香武(白)好言相劝,执意不听,少时悔之晚矣!俺杨香武告辞了!

(西皮摇板)我把好言来劝你,

怎奈你心中太痴迷。

马到悬崖收缰晚,

船到江心补漏迟。

(杨香武、李玉同下。)
薛金龙(西皮摇板)他二人一怒出庄院,

大家到后堂痛饮一番。

(众人同下。)
【第二场】
(计全、何路通同上。)
计全(西皮摇板)在衙中奉了大人命,

寻找令牌要小心。

计全、
何路通(同白)俺——(计全)(何路通)。

计全(白)你我奉了大人之命寻找金牌。看前面已是薛家窝,你我还是与那厮前去拜寿,还是越庄而过?

何路通(白)你我去至他庄,再作道理。

计全(白)请!

(西皮摇板)二人催马往前拥,

又只见二位老英雄。

(杨香武、李玉同上。)
计全(白)原来是杨、李二位老英雄。

杨香武(白)原来是计全。此位是?

计全(白)这就是何路通。

来,见过二位老英雄!

何路通(白)参见二位老英雄!

杨香武(白)敢么就是人称“赛鱼鹰”?

何路通(白)岂敢!

杨香武(白)令师可好?

何路通(白)已下世了。

杨香武(白)咳!又去了一位老英雄!

计全(白)但不知二位老英雄打从哪道而来?

杨香武(白)打从薛家窝而来。

计全(白)老英雄,为何与那厮来往?

杨香武(白)我二人亦是为金牌之事而来。只因我二人在酒楼饮酒,见关泰、谢永泰被他们擒去,故而以拜寿为名,前去探听。那薛金龙将关泰二人吊在马棚之内。

何路通听令!今晚三更十分,去到他庄马棚之内,搭救他二人,不得有误!回去对天霸言讲,上你一件功劳。

何路通(白)遵命!

(何路通下。)
杨香武(白)前面有一包头镇,就是凤凰张七住处,去到那里访问金牌下落,便知明白。

计全(白)遵命!

(计全下。)
杨香武(西皮摇板)到此时我这才把宽心来放,

李玉(西皮摇板)寻访金牌为忠良。

(杨香武、李玉同下。)
【第三场】
(何路通上,救关泰、谢永泰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八英雄、朱光祖、李堃、黄天霸、施世纶同上。)
施世纶(西皮摇板)本院下马鸡鸣驿,

失却金牌甚跷蹊。

闷奄奄且坐二堂里,

且等众人报端的。

(王栋、王梁同上。)
王栋、
王梁(同白)叩见大人!

施世纶(白)王栋、王梁回来了。金牌之事如何?

王栋(白)启禀大人:小人去到包头镇,见有一个人家,是八字小门墙。进去一问,果然是张姓。只是凤凰张七现已去世,见了那老夫人。她曾言道:

(念)若问金牌事,李五爷便知情。

李堃(白)咳,不好了!

(西皮摇板)听说是老英雄丧了命,

倒叫李堃恸在心。

大人若问金牌事,

只为他女一段婚姻。

(白)启禀大人:那张七之女,名唤桂兰,久已许配黄爷,并未下聘。今日失去金牌,定是为黄爷而起。

施世纶(白)既然如此,本院就同诸位同到她家,本院还要看看她的武艺。吩咐外厢开道!

黄天霸(白)开道!

(四龙套同允。〖吹牌子〗。众人同转场。)
书吏(白)里面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白)什么人?

书吏(白)施大人要见你家老夫人。

家院(白)有请老夫人!

(张夫人上。)
张夫人(白)何事?

家院(白)施大人到。

张夫人(白)有请!

家院(白)有请!

施世纶(白)老夫人!

张夫人(白)参见大人!

施世纶(白)老夫人请坐!

张夫人(白)金牌奉上!

(施世纶接。)
施世纶(白)天霸,见过你的岳母!

黄天霸(白)叩见岳母!

张夫人(白)不消拜了。

来,请你家小姐!

家院(白)有请小姐!

(张桂兰上。)
张桂兰(白)参见母亲!

张夫人(白)向前见过大人。

张桂兰(白)叩见大人!

施世纶(白)罢了。本院要看你夫妻的武艺,当面演来。

黄天霸、
张桂兰(同白)遵命!

(黄天霸、张桂兰同比武,同起打。张桂兰打黄天霸嘴巴,黄天霸摸镖欲打,朱光祖、李堃同拦,张桂兰下。关泰、谢永泰、何路通、计全同上。)
关泰、
谢永泰、
何路通、
计全(同白)叩见大人!

施世纶(白)命你探听薛金龙,怎么样了?

关泰、
谢永泰(同白)我二人被他们擒去,不是何路通前去搭救,险遭不测。

施世纶(白)天霸听令!命你前去捉拿薛金龙,不得有误!

黄天霸(白)遵命!

(黄天霸、关泰、谢永泰、何路通、计全同下。)
张夫人(白)后堂摆宴,李五爷奉陪大人同饮。

施世纶(白)叨扰了!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薛金龙、四下手、黄天霸、关泰、谢永泰、何路通、计全自两边分上,同对阵。)
薛金龙(白)呔,你是何人,敢挡老夫的去路?

黄天霸(白)就瞎了你的狗眼!你老爷家住江南绍兴府金华县,四霸天赛罗成,黄天霸!

薛金龙(白)天霸,你父三泰也是绿林中的英雄。不想生了你这逆子,投在赃官手下,每每与绿林作对,是何道理?

黄天霸(白)薛金龙,老匹夫!你既在这薛家窝居住,就该安分守己,才是正理,为何每每与总漕大人干涉?今日特奉大人之命,前来拿你!

薛金龙(白)你拿老夫什么过犯?

黄天霸(白)你将关泰、谢永泰吊在马棚,是何道理?

薛金龙(白)也是老夫一时大意,被你等救去。今日老夫饶尔等不死,去罢!

黄天霸(白)你黄爷有好生之德,快快就擒,免在刀下做鬼。

薛金龙(白)休得胡言,看刀!

(黄天霸、薛金龙同起打。连环十二股荡。薛金龙被擒,黄天霸三笑。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