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弓砚缘》【二本】剧本唱词

京剧《弓砚缘》【二本】又名:《十三妹》剧本唱词

角色

安学海:老生
华忠:老生
佟夫人:旦

剧情

淮阳县知县安学海,因不肯行贿,致被总漕借口黄河决口,罚款六千两,否则立即拿问。安学海乃令家人华忠送信其子安骥,变卖在京财产。华忠行至中途,遇其妹丈褚一官,始知其妹已死,褚一官又赘入邓九公家为婿。褚一官并借与路费,继续赶路。

京剧《弓砚缘》【二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安学海上。)
安学海(引子)身受皇恩,为县令,秉正忠心。 

(念)为官忠义报君王,不合上意起祸殃。黄河决口洪水涨,难免他人道短长。

(白)下官,安学海。家住京都。蒙圣恩钦受淮阳县知县,自到任以来,处事秉公,军民信仰。只因总漕谈大人寿辰之日,是我不会应酬,未送礼物,因此得罪总漕,恰巧黄河决口,惟恐难免有失于检查之罪。我也曾命管家华忠到上衙打听消息,去了两日不见回来,好不烦闷人也。

丫鬟(内白)夫人出堂。

(佟夫人、丫鬟同上。)
佟夫人(念)夫受皇家禄,妻沾雨露恩。

安学海(白)夫人请坐。

佟夫人(白)老爷请坐。

安学海(白)咳。

佟夫人(白)老爷为何长叹?

安学海(白)总漕寿辰,下官未曾送礼,不想得罪于他。今黄河决口,惟恐总漕借此机会,以失于检查为名,陷害于我。曾命华忠到上衙打听,两日未回,心中烦闷,故而长叹。

佟夫人(白)老爷不必忧虑,吉人自有天相。

华忠(内白)走哇!

(华忠上。)
华忠(唱)都只为我老爷心忠性耿,

少奉敬谈大人惹下祸凶。

黄河涨奏老爷侵用,

要拿问我主人尅扣考程。

(白)可恼呀,可恼!

安学海(白)呀呸!命你去打听消息,今日才回;进得门来,未叙长短,连道可恼,敢与你老爷生气么?

华忠(白)老奴怎敢与老爷生气。老奴曾劝过老爷:上司原要应酬,老爷要做清官,正直无私,少得一份寿礼送那谈大人。恰巧黄河决口,谈大人奏老爷侵吞,尅扣钱粮,罚老爷六千两银子,可免无罪;要没有银子,就要将老爷拿问了。

安学海(白)哎呀!

(安学海气坐椅。)
佟夫人、
华忠(同白)老爷醒来!

安学海(二黄导板)听他言不由人神魂不定,

(白)哎呀!

(唱)这件事我只得自怨自身。

到如今无别法听天由命,

佟夫人(唱)劝老爷免忧愁商议而行。

(白)老爷不必愁恼,大家商量个主意才好。

安学海(白)遭此不白冤枉,我倒无有主意了。

华忠(白)老爷总要筹备六千两银子才好。

安学海(白)你老爷到任以来,不贪民财,两袖清风,你是知道的,我哪有六千两银子拿得出来?

华忠(白)事到如今,并无别法,只好将老爷在京都的房屋变卖银两,打点上司,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安学海(白)就是变卖房产,此处离京都路远,谁能即去办得此事?

华忠(白)就请老爷与少爷写封书信说明此事,老奴愿去走这一遭。

安学海(白)你这大年纪,如何受得这场辛苦?

佟夫人(白)既是如此,老管家你就收拾去罢。

华忠(白)遵命。

(华忠下。)
安学海(白)夫人浓墨!

(二黄顶板)老华忠可算得忠义大,

远途辛苦还要亏他。

手提羊毫两泪洒,

字谕我儿悉根芽:

父在任所命运差,

黄河水涨漫无涯。

上司参奏难辩答,

索银六千将父罚。

我的儿将房产速行变化,

变卖银两交与管家。

写罢了书信划花押,

快唤华忠付托他。

(华忠背包自下场门上。)
华忠(唱)收拾包裹身背定,

老奴就此要登程。

安学海(唱)我今付你这书信,

劳你年迈受劳辛。

一路之上须谨慎,

见了我儿详细云。

华忠(唱)老爷不必细叮咛,

我受厚恩当尽心。

拜辞老爷与夫人,

(华忠走。)
安学海(白)管家转来。

华忠(唱)唤回老奴为何因?

(白)老爷有何吩咐?

安学海(白)哎呀,管家呀!此番进京变卖房产,须要及早回来;若是迟误,恐怕你老爷要吃苦了。

华忠(白)老爷呀!

(唱)老爷请把心放定,

老奴星夜赶途程。

(华忠下。安学海望,哭。)
安学海(白)华忠,管家呀!

(唱)华忠上路泪难忍,

不由下官挂在心。

但愿早来事安稳,

佟夫人(唱)且免愁烦听好音。

(安学海、佟夫人同下。)
【第二场】
(华忠上。)
华忠(唱)迈开大步往前行,

不顾高低路不平。

心急懒观路旁景,

不分昼夜奔京城。

(华忠下。)
【第三场】
(褚一官上。)
褚一官(念)奉了岳父命,四路谢宾朋。

(白)俺,褚一官。奉了岳父之命,四路拜谢亲友。俱已谢毕,回庄便了。正是:

(念)侠义门前三千事,待客还须半子劳。

(褚一官下。)
【第四场】
(华忠上。)
华忠(唱)早行晚宿奔途程,

盘费用尽无计行。

(白)老汉行了旬日,银钱用尽,这便怎么处?

(华忠望。)
华忠(白)看那边来了一人,好像我那妹丈褚一官,待我向前看来。

(〖水底鱼〗。褚一官上。)
华忠(白)你可是我妹丈?

褚一官(白)原来是舅兄。久违了。

华忠(白)妹丈一向可好,为何到此?

褚一官(白)舅兄有所不知,你我离别日久,不幸你令妹亡故,因为相隔路远,一时难与舅兄送信。

华忠(白)我妹亡故了?

褚一官(白)正是。

华忠(白)哎呀。贤妹呀!

(华忠哭。)
华忠(白)吓,妹丈,你在此作甚?

褚一官(白)舅兄不知。此处有廿八棵红柳村,有一邓九公,将我招赘为婿。今日幸会舅兄,请到庄上盘桓几日。

华忠(白)我有要事在身,还要赶路。

褚一官(白)何事如此紧急?

华忠(白)只因黄河决口,总槽将我老爷参奏,罚银六千两,我家老爷为官清正,不取民财,任所没有许多银两,命我进京变卖房产,方可赎罪,故而要急急赶路。

褚一官(白)既有要事,不敢强留,改日再会。

(褚一官、华忠分走。)
华忠(白)吓,妹丈!

褚一官(白)舅兄?

华忠(白)我盘费用尽,你有现成银两,请借我使用?

褚一官(白)这有散碎银两,不知够用否?

华忠(白)足以够用,我就去了。

(华忠下。)
褚一官(白)俺回庄便了。

(褚一官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