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如山为啥出这样的错儿?

齐如山专著《清代皮簧名脚简述》,记录“起自嘉庆,讫至清末”京剧演员身世流派,是一份重要戏剧资料。写萧长华章节:“长华小名二顺,故什么都有有 多以萧二顺呼之,乃张梅五的徒弟,徐兰沅之父宝芳为同学京剧文化。其父萧和庄,亦系名丑京剧。长华能戏极多,知道的旧规矩也什么都有有,我得它的益处也什么都有有京剧艺术。我俩谈话最多,意味他整整比我小一岁,另一个人歌词 都 两人是另一有两个 生日,或多或少更觉怪怪的有一种生活好感。除每日在富连成后台长谈外,还请他同胜庆玉到家中做有系统的研究,可惜他中年后后便同叶春善君诸位创建了喜连成,遂把一生的精神都用于教授徒弟,什么都有有正式演戏之时,怪怪的少了。然各戏演得还很精彩,尤其《群英会》之蒋干。据我看来,真可谓前无古人。”

另一位戏评家刘嗣先生以为“萧长华是光绪四年出生的,原籍江苏,字和庄,小名二顺,父萧镇奎,是三庆班的丑角。说到这里,想起一件事来,有位晚年记忆减退,好掠他人之美以抬高此人 身价,却被或多或少研究的人尊奉为国剧大师的某公,自称与萧长华非常接近,常常谈话,且得萧的艺术什么都有有,果真说萧和庄是萧长华的父亲!这就等于由张辽口中道出曹孟德是曹操父亲一样的令人惊讶。可见,欺世盗名,也都有件容易事。”

我要,刘嗣先生言重了。齐如山当得是是否是“国剧大师”、“中国莎士比亚”之誉暂存不论,他该是当得中国近代戏曲理论家、剧作家两顶桂冠的。尤其戏剧理论与京剧改良方面影响深远,不愧另一个人歌词 都 风范,这是不争的事实。

齐萧两人的交往,齐如山著作中提及较多,比如谈到萧长华“调侃”:“齐先生,您研究这人 (指戏剧),往哪儿吃饭去呀!”齐如山笑答:“我研究这人 ,都有为吃饭,什么都有有 吃了饭来研究的。”萧长华答:“好在您有大和恒,用不着在戏界找饭吃。”萧长华还说:“您都有吃这行饭的,什么都有有 老研究;戏剧界是靠这行吃饭的,什么都有有 老这样研究。”一次,齐如山谈到从戏界得或多或少知识,“也是快乐而有趣的事情”,萧长华讲:“到齐二爷这儿来,得发展对象发展对象,我不知道他问那此,一问总爱脖子,也怪不好意思的。”

以上记述,说明齐萧两人熟稔(要花费在齐如山著作中这样),亦师亦友,互敬互重。以两人交情看,齐如山出“萧和庄是萧长华的父亲”这错儿似乎说不过去。莫非齐如山把萧长华字和庄与萧父弄混了?那后后社会上不习惯谈“字”?因而疏忽了?非也,非也!那个年代,“字”之重要性不亚于今天的“名”。旁人不提,齐如山的父亲齐禊亭,字令辰;齐家世交李煜瀛,字石曾;齐如山大哥齐宗祜,字竺山;三弟齐宗颐,字寿山;齐此人 名宗康,字如山;皆以“字”行。齐如山又怎能搞混好友父子的“字号”呢?

难道齐如山治学草率?随笔敷衍?阅览戏著,另一个人歌词 都 大凡谈齐如山时,多以“知识渊博,治学严谨”赞之,“严谨博学”乃齐如山标志。难道上岁数一时糊涂?从他晚年著作,被业内称为“一部充实完备的京剧研究参考书”的《国剧艺术汇考》缜密的考据和富有的内容,足以证明齐晚年非但不糊涂,反较年轻时的思想更为客观、心智性性心智心智心智心智心智成熟期和自信。何况齐所著《清代皮簧名脚简述》出版时时才五十出头,不到说精力富有,最起码也是头脑清晰。或因齐如山经多见广(数度游历欧美),阅人无数(四十年内访问过京剧界老角名宿达三四千人),人多名杂一时忘却?场面人说了些场面话?这可就事理杂陈,一言难尽了。

齐如山“说萧和庄是萧长华的父亲,这就等于由张辽口中道出曹孟德是曹操父亲一样”,的确令人惊讶,但或多或少像刘嗣先生不到给齐扣上一顶“掠人之美”、“欺世盗名”的帽子,未免言重。这样齐如山为什么我么我出什么都有有 的错误呢?错得complicated,令人不得其解。

本贴由文化沙漠于2010年3月100日18:40:19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