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名家叶少兰:富连成培养的人没有一个是“废材料”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30日电(记者 上官云)提起京剧,你会想到什么? 威风凛凛的将军,还是风度翩翩的青衣? 其实,在这些优美的身姿和唱腔的背后,是京剧演员日以继夜的辛勤劳动。

“要想在别人面前出名,就必须受别人的苦。” 看过电影《霸王别姬》的人,可能对这句台词多少有些印象。 它描绘了学习戏剧的痛苦。 在现实中,最著名的科目之一是傅连城。 说起那段历史,中国戏曲学院名誉教授叶绍兰、从中走出来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叶绍兰感慨不已。 而他,从学艺到教艺,也与之有着不解之缘。

从西连城到富连城

叶绍兰出生于京剧世家,祖父叶春山是著名的“复联城”班的“班长”。 富连城原名西连城,由酷爱京剧的商人牛子厚出资创办。 中途换过人,但一直是叶春山一手掌管教学业务。

它的地址已经改变了好几次。 起初,由于资金短缺,叶春山租了一个小地方,招收了六个贫困儿童。 大家卷被褥睡觉,卷被褥练武; 为了维持生计,妻子负责学生的日常生活。

学有所成后,同学们开始练习表演。 靠着演戏挣来的一点钱,班级成员扩大到20多人。 叶春山聘请了肖长华等老先生为师,甚至涵盖了鼓手、钢琴手等各个职业,并自信地说,“20年后,不管是什么球队,都离不开我的学生。”

1904年至1948年停办期间,傅连城培养了习、连、赋、生、诗、元、运7个学科700余名学生。 世界京剧名家梅兰芳、周信芳曾在此学戏,世代追随“习”字。

《英雄相会》叶绍兰饰演周瑜。本文受访者供图

“傅连成不仅教戏,还育人,他对学生的道德要求非常严格。” 回忆起爷爷叶春山,叶绍兰感叹傅连城培养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废料”,即使是配角,也一定是配角中的好演员,“对于那些名演员和师父,戏重于命”。

学艺往事:被“消费”的京剧真功夫

和当年傅连城的年轻学生一样,叶绍兰很早就接触了京剧。 小时候,母亲抱着他跟随父亲叶盛兰走遍世界各地,到处演出。 他是在戏院里长大的,不知道看了多少次台上师兄们一颦一笑,来来去去。 我还看了爸爸演一场戏,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学京剧有多难? 很快,叶绍兰有了“体验机会”,7岁学艺。京剧很多基本功需要“稳”,还得靠“耗”:横立一块砖,立在砖上一只脚,盘腿,一只脚空着,双臂平举。 10分钟。

又如,练“下腰”时,老师扣了一张桌子,学生躺不下,站不起来,惨不忍睹。 “撕腿”时,坐在地上,背上一根木桩,劈开双腿,面向石阶,在脚与石阶之间加砖,强行将“前八字”的腿撕成碎片. 《主持八字》……“我们知道唱歌需要努力,但我们真的知道很痛。”

《断桥》排练现场,张火丁(左)饰演白素贞,叶绍兰(右)饰演许仙。中国戏曲学院供图

但当她成功演绎武侠剧《八字大锤》,听到掌声响起时,叶绍兰第一个感谢老师,“苦练才成材”。

由于刻苦训练,即使今年已经76岁高龄,叶绍兰依然能够在舞台上表演。

一次,他与著名京剧演员张火丁合作演出《断桥》。 许仙下跪的细节有六个。 不管是彩排还是正式演出,74岁的叶绍兰真是跪了。

有人劝他不要那么认真。 他只是摇头,“我,骗不了观众”。

晚年为师传承夜拍小生艺术

表演和教学始终是京剧艺术的不同方面。 从一百多年前的傅连城到今天的戏校,都是如此。 时光飞逝,叶绍兰边表演边教学生,希望将父亲叶盛兰开创的叶派小众艺术传承下去。

今年9月,“京剧院叶派艺术人才高级研修班”开班。 叶绍兰是教官。 他制定了五项学习内容,包括理论研究和四项技能五法训练。 要想成才,就得全心投入。”

叶绍兰给学员们立下“规矩”:要做到“一人一戏”,每个学员都要拿出自己最拿手的剧目,自己讲、自己演,需要规范和改进的地方由导师点评。 不要大意。

叶绍兰在《傲娇缘分》中饰演陆昆杰。受访者供图

他觉得夜拍小生的文艺表演,根据曲目、人物、情节内容,在音色、形体、动作上肯定是不一样的,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

“什么是流派?无流派,无流派。既继承又发展,必须有精湛的技艺、扎实的基础、多方位的实践,独立创作出许多经久不衰的作品,源源不断的模仿和追随者,最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表演风格,为业内外人士所认可。不是演了某部戏,也不是有绝活,是一种流派。” 叶绍兰认为,流派是要重视的,要有后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