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

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

角色

杨排风:武旦
孟良:净
佘太君:老旦
杨洪:丑

剧情

宋时,天波杨府的烧火丫鬟杨排风,降服了青龙,化为焰火棍。宋、辽交战,杨延昭之子杨宗保被辽邦韩昌擒去,三关二十四员上将均非韩昌对手,孟良飞马奔至天波府搬兵求救,杨排风愿去营救小本官,孟良却轻视之。二人比武较量,杨排风棍打孟良,孟良折服,佘太君令杨排风与孟良一同前往。

京剧《打孟良》剧本唱词

【第一场】

 

孟良(内白)马来。

(大锣〖水底鱼〗。孟良上。)

孟良(念)今奉元帅令号,昼夜不辞辛苦。腰中板斧放光毫,坐骑奔驰咆哮。

孟良(白)咱,孟良。只因清明佳节,小本官出关遥祭老元戎,被韩昌带兵掳去,元帅命俺星夜去往天波杨府搬兵求救,就此马上加鞭。

(〖大锣圆场〗。孟良下。)

【第二场】

(佘太君上。)

佘太君(引子)杨家为国秉忠心,血战沙场费辛勤。

(小锣圆场。佘太君归位。)

佘太君(白)老身,佘氏太君。先夫杨继业,当年宋、辽交兵之时,为国尽忠而死。是我原有八个孩儿,倒有四子战死沙场,三子久无音信,只剩六郎一人,镇守三关,这几日无有家书到来,好教人放心不下。正是:

(念)身坐天波府,昼夜念三关。

(杨洪暗上。)

孟良(内白)嗯。

(大锣〖水底鱼〗。孟良上。)

孟良(念)千里途程远,搬兵求救援。

(白)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杨洪(白)什么人?

原来是孟二爷。

孟良(白)罢了。太娘可在堂上?

杨洪(白)现在堂上。

孟良(白)烦劳通禀:孟良求见。

杨洪(白)是。

启禀太娘:孟二爷求见。

佘太君(白)唤他进来。

杨洪(白)遵命。

孟二爷,太娘唤你。

孟良(白)带路。

太娘在上,孟良参拜。

佘太君(白)罢了。一旁坐下。

孟良(白)谢座。

佘太君(白)啊,孟良。不在三关侍奉元帅,到此何事?

孟良(白)启太娘:大事不好了!

佘大君(白)何事惊慌?

孟良(白)只因清明佳节,小本官出关遥祭老元戎,被韩昌带兵擒去了!

佘太君(白)怎么讲?

孟良(白)擒去了!

佘太君(白)哎呀,不好了!

(西皮摇板)听说宗保被贼擒,

不由老身痛伤心。

(白)哎!孙儿呀……!

孟良(白)太娘不必伤心。当今万岁赐你杨家聚将鼓、调将台,何不前去击鼓叫将?

佘太君(白)不是你提起,我倒忘怀了。

杨洪。

杨洪(白)有。

佘太君(白)同你家孟二爷,前去叫将,有人应声,速报我知。

孟良(白)太娘请至后面歇息。

(佘太君下。)

孟良(白)杨洪带路。

(西皮散板)杨洪带路前引道,

(杨洪下。)

孟良(西皮散板)去往将台叫英豪。

(孟良下。)

【第三场】

(杨排风上。)

杨排风(西皮原板)自幼儿性刚强胸怀志量,

栖身在天波府侍奉太娘。

每日里在花园偷习棍棒,

练成了惊人艺不显何妨。

(白)我,杨排风。在这天波杨府,当了一名烧火的丫头。适才闻听府内之人,纷纷言讲,孟二爷前来搬兵调将,不知为了何事,我不免去到调将台下,观看一番便了。

(西皮散板)听说二爷搬兵将,

调将台前看端详。

(杨排风下。)

【第四场】

孟良(内白)杨洪,带路。

(杨洪、孟良同上。)

孟良(西皮散板)调将台上传令号,

男女众将听根苗。

(叫头)呔!天波杨府男女众将听者。

(白)今有小本官出关遥祭,被韩昌一马掳去,若有能人,救得小本官回朝,得做,骏马任骑。

杨排风(内白)我愿前往。

杨洪(白)回禀二爷:有人应声。

孟良(白)唤应声之人走上。

杨洪(白)是。

应声之人走上。

杨排风(内白)来了,来了。

(杨排风上。)

孟良(白)哈……我道何人应声,原来是个黄毛的丫头。

杨排风(白)哟!简直的是目中无人嘛!

孟良(白)说此大话,你敢随我去见太娘?

杨排风(白)怎的不敢?请。

(孟良、杨排风、杨洪同走圆场。)

孟良(白)有请太娘。

(佘太君上。)

佘太君(白)啊,孟良。适才将台叫将,何人应声?

孟良(白)就是她应了一声。

杨排风(白)太娘,是我应了一声。

佘太君(白)原来是排风丫环。啊,排风,你今应声是要怎样呀?

杨排风(白)我要到两军阵前,生擒那韩昌。

佘太君(白)啊!想那韩昌乃辽邦有名上将,你小小年纪,休得说此大话。

杨排风(白)太娘呐!

(西皮二六板)太娘休把人小量,

自幼习就武艺强;

二爷搬兵来叫将,

排风愿去战辽邦。

抖一抖精神把战场上,

两军阵前要擒韩昌。

佘太君(白)排风啊。

(西皮散板)你说此话我不信,

空言岂能作证凭?

杨排风(西皮散板)辞别太娘厨下奔,

孟良(白)哪里去?

杨排风(白)二爷。

(西皮散板)取棍前来作证凭。

(杨排风下。)

孟良(笑)哈……

(西皮散板)谅她年幼无本领,

哪有武艺战贼兵!

(白)太娘,想那排风,不过是个小小的烧火丫头,到了两军阵前,漫说是冲锋打仗,就是垫马蹄,衬刀背,也是不中用。

杨洪(白)我说孟二爷,您看不起那排风,您敢跟她比比武吗?

孟良(白)比武?比武就比武。

杨洪(白)您要跟那排风比武,咱们可得先睹个输赢。您要胜的了那排风,我替那排风,给您赔礼认错。您要胜不了那排风,又当怎么样呐?

孟良(白)嗳,想俺乃三关有名的上将,与那小小的烧火丫头比武,哪有不胜之理?

杨洪(白)嗳,话可别这们说,倘或您要是不胜呐?

孟良(白)俺若不胜,愿输项上的人头。

杨洪(白)嗳,人头只有一个,您要是把它输了,吃饭的家伙,可就没有啦!

孟良(白)依你之见呢?

杨洪(白)您要是胜不了那排风,您得给她磕头赔礼,叫一声亲娘。

孟良(白)怎么着,叫亲娘?

杨洪(白)哎,叫亲娘。

孟良(白)好,咱们就这们办啦。

杨洪(白)丈夫一言?

孟良(白)驷马难追。

杨洪(白)好啦!二爷您瞧,排风可来啦。

杨排风(内西皮导板)巾帼女儿威风凛,

(杨排风上。)

杨排风(西皮摇板)全凭武艺定输赢。

孟良(白)排风,与你家二爷,同往花园比武。

杨排风(白)请。

(急急风。杨排风、孟良同下。)

杨洪(白)哎呀,太娘呀!那孟二爷与排风丫头,往花园比武去了。

佘大君(白)快快同往花园,看看他们的胜负如何。

(杨洪、佘太君同下。)

【第五场】

(大锣〖水底鱼〗。杨排风、孟良同上。)

孟良(叫头)排风!来到花园,你我怎样比武?

杨排风(白)二爷身带何物?

孟良(白)一对板斧。

杨排风(白)你有板斧,我这儿有棍。

孟良(白)好,看斧。

杨排风(白)二爷,咱们是:

(念)立时分上下,

孟良(念)顷刻见高低。

杨排风(白)二爷请。

(〖急急风〗。孟良、杨排风同比武,亮住。〖急急风〗。孟良、杨排风同比武,杨排风用棍打落孟良斧子。)

孟良(白)哎呀!

(西皮摇板)今日搬兵到此地,

不该逞强惹是非。

(〖大锣一击〗。杨排风打孟良抢背。)

孟良(白)哎呀!

(西皮摇板)火棍不住上面打,

两脚不停在下边蹋。

左冲右撞难躲避,

胆大的丫头把我欺。

(〖急急风〗,阴锣,〖急急风〗。杨排风孟良。大锣冲头。杨洪、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白)唗!胆大排风,孟二爷乃是三关有名的上将,被你打得这般光景,这还了得!

杨排风(白)太娘,您别着急,孟二爷他不要紧的。

佘太君(白)杨洪,向前看来。

杨洪(白)是。

回禀太娘,孟二爷他直冲我翻白眼儿。

佘太君(白)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杨洪(白)不要紧,一拍他就好。

佘太君(白)快快将他扶了起来。

杨洪(白)是。

起来吧,孟二爷。

(杨洪扶起孟良。大锣三击。杨洪拍孟良三下,孟良立起两望。两个撕边大锣一击。)

佘太君(白)啊,孟良,那排风的武艺怎样啊?

孟良(白)排风她是个好的,排风她是个好的!

佘太君(白)大战韩昌,她可去得?

孟良(白)太娘,你问的是她?

佘太君(白)正是。

杨排风(白)不错,问的是我,二爷,你说我去得去不得?

孟良(白)去得,去得,去得。

杨排风(白)你瞧,我又去得啦?

佘太君(白)如此,孟良听令。

(〖大锣一击〗。)

孟良(白)在。

佘太君(白)命你将排风带往三关,搭救小本官,不得有误。

孟良(白)得令。

(〖大锣一击〗。)

杨洪(白)慢着。

哎,我说二爷,咱们那个打赌的事情怎么样啦?

孟良(白)什么打赌?

杨洪(白)别装糊涂,您不是输给人家排风了吗?得给人家磕头赔礼叫亲娘。

孟良(白)咳!俺乃三关上将,岂能叫那排风一声亲娘?俺不能叫。

杨洪(白)怎么着,说了不算呐?好啦!

排风,打赌的事情,他不认账!

(〖大锣一击〗。杨洪作手势。)

杨排风(白)呸,着打!

(〖大锣一击〗。)

孟良(白)别动手,我给你跪下不就得啦吗?

(撕边大锣一击。孟良跪。)

杨洪(白)叫哇。

孟良(白)怎么着,还得叫?

杨洪(白)得叫。

孟良(白)叫?咱们就叫。

我说排风,我那亲,亲娘哪!

(乱锤,撕边大锣一击。)

杨洪(白)我说二爷,这就叫丈夫一言,驷马难追呀!

孟良(白)哼!还不与我滚了下去!

(〖大锣一击〗。杨洪下。)

佘太君(白)排风!得罪你家孟二爷,还不向前赔礼?

杨排风(白)遵命。

排风与二爷赔礼。

孟良(白)哼!不消。

杨排风(白)不消,就不消。

(〖大锣一击〗。杨排风假怒欲打。)

孟良(白)嘿!你怎么又来啦?

(大锣五击。孟良下。)

佘太君(白)啊,排风,此番到了三关,见了你家元帅,要认上一门干亲。我有一言,你且听了。

(西皮原板)花园之内把话论,

叫声排风听分明:

随定孟良三关奔,

战场之上要小心。

(孟良上。杨排风下。)

佘太君(白)啊,孟良,此番带领排风,同往三关,一路之上,你要好好照看于她的才是。

(杨排风暗上。)

孟良(白)遵命。

佘太君(白)你等上马去吧。

(大锣五击。佘太君下。孟良、杨排风同出府门。)

杨排风(白)我说二爷,方才咱们比武的时候,是我的武艺好哇?还是您的武艺好哇?

孟良(白)自然是你的武艺好。

杨排风(白)怎么呢?

孟良(白)你好比那猴儿骑骆驼——

杨排风(白)此话怎讲?

孟良(白)都高过去啦!

杨排风(白)我又高过去啦!哦,这么一说,还是我的武艺好?

孟良(白)哎,你的武艺好。

杨排风(白)我的武艺好,那您就给我带马吧。

孟良(白)啊,俺乃三关有名的上将,岂能与你这黄毛的丫头带马?俺不能带。

杨排风(白)你带不带?

孟良(白)不能带。

杨排风(白)呸,着打!

(〖大锣一击〗。)

孟良(白)别动手儿,我就给你带还不成吗?

杨排风(白)这不结了吗?

孟良(白)嘿!

(阴锣。孟良带马,杨排风上马,孟良上马。)

孟良(西皮散板)坐在马上把话论,

怕你此去功难成。

杨排风(白)二爷。

(西皮垛板)二爷不必细叮咛,

我有言来听分明:

哪怕韩昌虎狠性,

排风自有擒虎能。

紧紧加鞭往前进,

孟良(白)排风!与你家二爷,并马而行。

杨排风(白)请。

(〖大锣一击〗。杨排风、孟良同趟马。〖急急风〗。杨排风、孟良同下。)
(完)